葉星辰也是簡單的介紹了下自己這三年的情況,然後掏出了三十瓶活生露遞給了紫楓,口中開口說著:「這是我二師兄煉製的藥劑,對於傷口經脈有著極高的療效,你那天受了那麼重的傷,那去用吧!」

看到葉星辰眼中的擔憂之色,紫楓心裡也是一陣感動,不過他卻推回了葉星辰的活生露,口中溫和的說道:「你拿著吧,魔門雖然處於暗處,但這種藥劑卻有很多,我的傷勢早就好了……」說著,已經將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露出了一身滑嫩細白的肌膚,哪裡還有半點傷口。

操,我要不要叛出龍門加入魔門呢?他們的待遇這麼好?看到紫楓那被治癒的不留一點痕迹的傷口,葉星辰心中很是無恥的想著。

「對了,你的頭髮怎麼變成黑色了?」看到紫楓一頭的黑髮,葉星辰疑惑的問道,若是他的頭髮早變成紫色,又怎麼會打到那種境界才知道是他。

「我也不知道,自從進入潛爆境界后,就變成了這個樣子,不過這樣也不錯,至少沒那麼扎眼,嘿嘿……」紫楓將外套披上,口中淡淡說著。

「你有歐陽他們的消息嗎?」葉星辰朝紫楓問道。

「沒有,不過他們想來也應該成功的激發了自身的潛能,又沒有任何的消息,想來也是加入了某些組織。」紫楓搖了搖頭,這些年來他也在找幾人的下落。

「但願吧,對了,李妍在你們魔門手中?」葉星辰忽然想到了這次行動之時,七個老頭給出的情報,說魔門以李妍來要挾李家。

「操,要是她真在魔門,我早就帶她來見你了?當時我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也是嚇了一條,後來又仔細的查了一遍,根本沒有這回事,完全是那些老傢伙給出了誘餌,不過京都的一些官員的子弟卻被他們暗中給扣押了起來,其中還有幾個小美女呢,你要不要?我告訴你地址,你去英雄救美……」紫楓搖了搖頭,當初他看到李妍這個名字的時候也是勾起了一段深深的回憶。

「算了吧,我可沒那個心思,不過你這次被襲擊可是有人保密呢,你不覺得你們魔門有內鬼么?」葉星辰想到了從龍宗楓那得來的情報,不由的開口說道,要知道,紫楓身為魔門少門主,身份是絕對保密,行蹤更加的保密,可是卻依然傳到了龍門的耳中,除了魔門的一些高級成員外,其他的人怎麼可能知道?

「魔門內鬥又不是什麼秘密,自然有一些人要算計著我,不過那有什麼,你們龍門的當代掌門都沒有留下我,其他的人又能奈我何?」紫楓卻是得意的說著。

「滾,那天要不是老子拚死自殘,你丫的能夠逃過我二師兄的風隨劍我就不信……」葉星辰卻是翻起了白眼,這傢伙怎麼三年不見變得這麼自戀?

「算了,不說這些,總之我以後會小心的,你自己也小心一點,現在你出現的消息已經散播了出去,我師尊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他們絕對不允許龍門出現一個可能突破潛龍境界的高手!」紫楓慎重的說道……

「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可不會無緣無故的去找那些變態的麻煩,而且不是還有你在裡面照應我么?若是有什麼行動,你提前告訴我不就行了……」葉星辰卻是毫不在意說道。

「嘿嘿,彼此彼此……」紫楓笑了起來,朝葉星辰伸出了右手,兩隻邪惡的爪子緊緊的握在一起,臉上更是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那才叫一個得意,才叫一個奸詐。

「對了,我加入龍門都好幾個月了,吃了他們那麼多,卻沒有立下什麼功勞,你看什麼時候給我準備點名單?」葉星辰似乎想到了什麼,轉頭朝紫楓說道。

「早就準備好了……」紫楓臉上也是露出詭異的笑容,從兜里掏出了一張名單,遞給了葉星辰,然後很是奸詐地說道:「這些都是我的幾個小師侄,你要是無聊的話,順便去看看他們吧?他們最高的是潛爆初級階段,不會對你形成任何威脅的!」

「噢?都是潛爆初級,那那些對你有威脅的呢?」葉星辰自然知道紫楓的心思,無非是不想讓自己涉險。

「我師尊和你的幾個師父都是同輩,那幾個師兄都是六七十歲的人了,一個個都達到了潛爆高級,根本不是現在的我們能夠抵擋的,而且他們的行蹤詭秘,我也摸不清准,只能夠先從他們的徒弟下手……」紫楓認真的說道。

「那好,我就先從他們的徒弟下手,將威脅到你的人全部的清除,然後助你登上掌門之位,到時候……嘿嘿……」葉星辰臉上再一次綻放出奸詐的笑容。

「到時候我掌管魔門,你掌管龍門,這天下還不是我們兄弟的……」紫楓接上了葉星辰的話語,很是配合的淫笑道。

當下,兩人又是一陣哈哈哈大笑,兩人就這麼在天台上坐了很久,一直到東方的天空泛起了白肚子,紫楓這才起身,直朝遠方竄去,看著紫楓遠去的身影,葉星辰的眼中再一次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忽然抬頭望著那逐漸泛白的天空,口中喃喃說道:「不管是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們……」

一個極其龐大的計劃也在他的腦海中形成……、已經是十二月的天氣,地處北方的京都如今已經是大學紛飛,白茫茫的大雪鋪滿了整個城市,路邊的樹木時不時的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那是被大雪壓的快斷掉的聲音,而馬路上的汽車輪子上也綁上了鐵鏈,防止路滑出車禍,而其速度極慢。

馬路兩邊,時不時的有一些年輕人經過,他們全身都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根本看不清容貌,而看他們那慌忙的腳步,應該是要趕回家裡,畢竟這麼冷的天氣,躲在家裡睡大覺絕對是最幸福的事情。

不過也有一些年輕人成群結隊的走在大街上,或者朝那路邊的酒吧而去,他們好不畏懼嚴寒,似乎要以自身的熱力融化這一片嚴寒。

此時,已經是深夜十點過,不過因為大雪的原因,整座城市都顯得那般的聖潔,葉星辰裡面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外面套著一件黑色的休閑外套,下身是一條黑色的長褲,腳下是一雙黑色戰靴,就這麼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之上,一路引來不少年輕人的矚目,畢竟這麼冷的天氣卻穿得這麼單薄在街上行走的人實在不多見。

大雪繼續下著,可是在離葉星辰還有幾厘米處的時候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一切都是幻想一般,而葉星辰的身上,也沒有落下一滴白雪。

這個時候,葉星辰直接來到了一間名叫「婉玲清香」小咖啡廳門前,輕輕的推開了那貼著聖誕快樂的玻璃門走了進去,就感覺到一股熱氣襲來,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笑容,口中更是輕聲說道:「好暖和,這裡的環境真好……」

「呵呵,先生,請問您幾位?」當下,一名身高一米六多點,看上去有些纖瘦,穿著一套深藍色工作裙的少女從吧台走了出來,滿臉微笑的說著。

「加上你兩個……」葉星辰的眼神落在了少女的那清純可愛的臉蛋上,略帶調戲的聲音自口中傳出。

「啊……」少女一愣,一時之間還沒有回過神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呵呵,我想請你喝杯咖啡,你不會介意吧?」葉星辰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上去很是和煦,就彷彿那春日的陽光,給人帶來陣陣暖意,更是看的眼前的少女一陣炫目,不過她總算明白自己現在還是在上班,這才沒有完全迷失在葉星辰的笑容之中。

「可是先生,我……」少女想要說我還在上班,沒時間奉陪,卻聽到吧台傳來了老闆娘的聲音:「婉玲,你就陪陪這位先生吧!」

「呵呵,婉玲?婉玲?好好聽的名字,沒有想到著咖啡廳的名字竟然是以你的名字來命名……老闆娘真是好見識……」葉星辰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

「呵呵,先生過獎了,這是我的女兒司徒婉玲,第一次到店裡來幫忙,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還請先生多多包涵……」那坐在吧台的美麗少婦卻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親自為葉星辰調起了咖啡。

「呵呵,你這麼年輕就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兒,還真是好福氣……」葉星辰朝著少婦笑了笑,卻是轉身來到了靠近門口的一個座位坐了下來。

「先生過獎了!」那少婦微笑著說著,而那叫司徒婉玲的少女卻是有些面色潮紅的走到吧台邊端起自己母親親自調製的兩杯咖啡,來到了葉星辰的身前,恭敬的將咖啡放在了葉星辰的面前,然後有些不自然的坐在了葉星辰的對面。

她也不知道這是因為自己母親的話語,還是因為自己的內心就想坐在這裡,反正就這麼渾渾噩噩的坐在了這裡,雙手緊緊捧著咖啡杯,腦袋埋得低低的,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不遠處,她母親的臉上卻掛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看到眼前這名害羞的少女,葉星辰臉上也露出淡淡笑容,多麼純潔的少女,真沒有想到現在這個社會還有這樣清純的女子,一個龍婉兒,一個司徒婉玲,嘿嘿,這是巧合么?不過葉星辰的眼睛雖然在眼前的這名少女的身上,可是他的注意力卻全部落在了吧台的那名少婦的身上。

少婦很美,甚至美得讓人窒息,特別是她的眉宇之間,總有著一股濃濃的嫵媚,就算意志再堅強的男子,都會不知不覺間的陷入少婦的魅惑之中,當然,若是僅僅憑藉著少婦的外貌,還達不到這樣的效果,但當她本身就是一名潛控初級者的時候,這種魅力將是幾何倍數的增長,畢竟,有一種專門激發魅力指數的功法叫做媚功,而歷史上練成至高境界的人物也不在少數,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商紂王的王妃蘇妲己和一代女皇武則天,這兩女都是將媚的潛力發揮到極致的存在,一個成為了禍國殃民的絕色妖姬,一個則是靠著媚的力量,成為了萬人之上的一代女皇。

當然,少婦的水準和他們比起來,卻相差甚遠,不過魅惑一般的人卻是足夠。

「你一直盯著我看幹嘛?|」這個時候,坐在葉星辰面前的司徒婉玲卻是被葉星辰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首先開口說道。

「呵呵,因為你很漂亮啊……」葉星辰隨口說著。

「是么?可是我媽媽卻老說我沒有女人味?做什麼事情都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呢!」一聽到葉星辰說自己漂亮,司徒婉玲卻是心中竊喜,不過嘴裡卻謙虛的說道。

「呵呵,你還小嘛?對了,你們真的是母女?怎麼我覺得你們反而像姐妹呢?」葉星辰淡淡笑著,他可不認為一個潛控初級的高手會有這麼大一個女兒。

「嘻嘻,很多人都這麼說呢,甚至有時候連我也以為她是我的姐姐,不過她的確是我的媽媽……」司徒婉玲卻是淡淡笑道。

「呵呵……」葉星辰輕輕的笑了笑,此時已經是深夜十點過了,因為天氣冷的原因,咖啡廳的客人很少,到了最後,就剩下葉星辰一個人還慢慢的喝著,而他跟前的司徒婉玲,卻不知道什麼時候不知不覺趴在桌上睡著了。

這個時候,咖啡廳的大門再一次從外面被人推開,三名身穿黑衣的男子走了進來,走到吧台的位置,和那名少婦小聲的嘀咕起來。

葉星辰也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朝吧台走去,一股冰涼的煞氣更是自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似乎感受到葉星辰身上的煞氣,三名男子包括那名少婦皆是露出驚訝的神情望向葉星辰,其中少婦的口中更是傳來冷漠的聲音:「果然是一名潛能者,喝了我的迷香散竟然還沒有被迷暈,看來你的體質蠻不錯的嘛!」

「呵呵,天狐夫人過獎了……」葉星辰淡淡笑著,卻是朝那名少婦拱了拱手,而四人在聽到他說天狐夫人的時候皆是臉色大變。

「你是龍門的人?」其中最左邊的一名大漢首先開口驚呼道。

「怎麼?現在才知道我是龍門的人?不覺得太晚了么?」葉星辰臉上依舊掛著微笑,三名潛控中級,一名潛控初級,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太晚?呵呵,小子,你不會是想來殺我們立功的吧?」當中的一名男子名叫狼君,乃是三人之中實力最強的存在,在他看來,葉星辰還這麼年輕,就算再有天賦,也不過達到潛控境界而已,怎麼可能是自己等人的對手?他已經將葉星辰當成了那種想要出盡風頭的年輕龍門弟子,因為在以前,也有一些自以為是的龍門子弟得知了他們的下落,前來除暴安良的,結果沒有一個不是被自己等人輕易斬殺。

現在的年輕娃娃,總是那麼的不自量力。

「咦,你們怎麼知道?」葉星辰卻是做出驚訝的神情。

「哈哈哈,果然又是一個送死的傢伙,狼君,這傢伙讓我來吧!」左邊的那名男子當下一聲獰笑,已經開始活動筋骨就朝葉星辰走去。

而其他的兩人卻絲毫沒有出手的打算。

「狼君,不要小看他,我們一起上……」這個時候,吧台後面的那名少婦看到葉星辰那鎮定的眼神,卻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口中忽然說道。

「不用,小子,受死吧!」那名走向葉星辰的男子卻是揮手拒絕道,接著猛然轉身,狠狠的一拳就朝葉星辰砸去,他的拳頭在空中變幻了三百六十五個方位,他的身體更是瞬間移動了一百三十八個位置,可以說,對於潛力的控制,他已經達到了巔峰,根本不是資料中所說的潛控中級。

不過這對葉星辰來說卻依舊算不上什麼,實力的差距在那擺著,無論男子的速度多快,無論男子的拳頭變幻了多少招式,在他看來,眼前就只有一個目標,也因此,葉星辰毫無猶豫的轟出了一拳。

「轟隆……」一聲巨響,不斷變換招式的男子被葉星辰一拳直接轟飛了出去,腦袋更是彷彿大西瓜一樣碎裂開來,鮮紅的血液和白花花的腦漿將這溫馨和諧的咖啡廳染得一片血腥。

少婦,狼君,另一名男子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林中的真實實力已經達到潛控高級,可是這麼強大的他依舊被對方一拳轟殺,龍門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年輕的高手?

「一起殺了他……」不過幾人終究是魔門的精銳,隨即就反應了過來,當下狼君口中大喝一聲,三人同時就朝葉星辰掠去,而他們的手卻朝衣兜里探去,就要抽出武器全力擊殺葉星辰……

「你們不覺得太晚了么?」葉星辰冷笑,拳面忽然泛起了陣陣銀色的光芒,口中慶賀一聲:「碎星拳……」接著就見到他一拳狠狠的砸向了三人,數道銀色的光芒更是自他的拳頭奔出,恐怖的威壓壓得三人臉色劇變……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剛才明明已經被少婦的迷香散迷暈的司徒婉玲卻瞬間從桌前暴起,抬手一掌就朝葉星辰的後背拍去,一股冰冷的寒氣自她的掌心形成……

3冰冷的

「 在整體實力上,玉石集團是趕不上崑崙派的,而且白總裁又是一個普通人,這讓很多人覺得玉石集團很弱,不過雙方如果真的要衝突的話,那就要分析很多方面的數據了,就比如現在這個情況,雙方是在玉石集團的地盤上,那麼樂視集團的實力就是最強的,別說是你們幾個年輕子弟了,就算你們崑崙派的掌門在這裡,恐怕也不敢跟白總裁對著干吧,除了修真者的實力之外,要考慮的就是社會實力了,崑崙派的修真實力比較強,如果說到社會實力的話,不知道被玉石集團落下幾條街呢。

「白伯父請息怒,我們這些人絕對沒有其他的意思,純粹是為了白師弟著想,當年白師弟可是我們崑崙派當中首屈一指的弟子,甚至是下一任的掌門,可以說是前途十分廣大,如果按照師門長輩的路子走下去,白師弟以後可能會是華夏修真當中的前幾位,沒想到竟然在家裡遭遇了這樣的狀況,我們也都是十分可惜的。」誰說修真之人情商不高了?這幾個傢伙的情商也是非常不錯的,看到白總裁真的暴怒了,立刻就換了一副面孔,但是他們還是不相信李天的,認為李天這個傢伙是胡扯的,專門在這裡坑蒙拐騙的,而且他們也想打擊李天來敲打白總裁。

以前的時候,因為兒子的原因,就算崑崙派跟玉石集團發生了什麼衝突,白總裁這邊也都是自己忍下來的,並不想跟崑崙派有什麼過節,但現在崑崙派做得太過分了,就算我兒子的潛力不在了,那當一名普通弟子又能怎麼樣呢?非要把他給除名嗎?這對於一個修真者來說意味著什麼,這就意味著以後他會背上一個罵名,就好像普通人背著一個處分一樣,這一輩子都是一個污點,不管走到什麼地方,這個污點總是要跟著她的,這全部都是拜崑崙派所賜,如果白總裁還能夠咽下去的話,那可真的是宰相肚裡能撐船了。

「李先生…」白總裁也感覺面子上不好看,雖然他可以讓手下的護衛威脅一番,但卻不能真的對這些崑崙派的人動手,白總裁在當地的關係十分複雜,崑崙派可以說是樹大根深,如果白總裁真的跟崑崙派鬧翻的話,對白總裁來說也沒有什麼好處,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雙方還必須得保持明面上的往來,白總裁也就沒有辦法把這些人給轟出去,除非他們先動手了,但很明顯,這些人也明白潛規則,並沒有對李天他們先動手,反而是逼著李天出手。

「白總裁不需要說什麼,我明白這裡的情況,我的確就是白麒麟未來的師傅,如果你們覺得我不配的話,那你們可以下場來跟我比試比試,只不過我這個人有特點,如果你們沒有足夠的籌碼的話,那就別指望我能出手,當然了,你們可以主動向我出手,可我必須得提醒你們,如果沒有籌碼的情況下,那我會要你的命的,每個人跟我動手都要簽一張生死契,如果你們不簽的話,那我不會跟你們動手的。」李天的話讓崑崙派的人差點都笑出來,他們認為李天就是故作玄虛的,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人呢?修真之人相互比試一下不是很正常的嘛,難道每一場都要有些彩頭的嗎?就算是沒有彩頭的話,你竟然想要人家的命,大家都知道修真之人的比試,想要打敗對方還是很容易的,不過你想要人家的命,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打死跟打敗那可是完全兩回事。

「想必閣下就是那位李先生吧,據說最近一段時間在大西北有很大的名聲,今日一見不過如此,我看李先生也是浪得虛名的,如果李先生看得起在下,在下想要跟李先生討教幾招。」 婚婚欲睡:老公,約嗎? 接到了陳雄的眼神之後,司馬雷立刻就站出來了,陳雄是他們這夥人的頭,司馬雷就得出來當馬前卒,雖然司馬雷心裡不怎麼滿意,但陳雄的背後有崑崙派的長老,如果按照權力來劃分的話,司馬雷可是要比陳雄強的,但陳雄那邊的資源比較多,所以陳雄的實力超過司馬雷,不管在什麼地方,家世都很重要。

「莫非沒有聽清楚剛才我的話嗎?還是你們崑崙派的人理解能力有問題呢,我剛才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想要跟我比試的話,那必須得有彩頭才行,如果沒有彩頭的話,那就別指望我出手了,況且以你的實力,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李天看了看眼前這個傢伙說道,在所有來人當中,這個傢伙的實力並不算是很弱,但是一個人能夠發揮多大的作用,並不僅僅看你本身的能力的,崑崙派的人都喜歡使用武器,尤其是腰間掛著的佩劍,司馬雷這個傢伙能力很強,但是他的武器可以說是垃圾的要命,在老百姓眼裡算是不錯了,在修真者的眼裡,就跟一塊廢鐵一樣,誰讓這個傢伙沒有什麼後台呢,所以也沒有人想要栽培他。

「找死…」司馬雷在崑崙派當中地位不高,所以很多人都欺負她,沒想到到了外面之後也有人欺負她,立刻拔出利劍,就朝著李天衝過去了,這一件可是要李天的名字,職中李天的咽喉。

「廢了他。」李天連動都沒有動,嘴巴當中說出了三個字,司馬雷眼看就要用劍刺穿李天了,誰知道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大大的手掌,這個手掌竟然是直接抓住了寶劍,讓司馬雷吃驚的是,這手掌竟然沒有一點鮮血流出來,這說明這傢伙已經練成了金鐘罩鐵布衫,這樣的人在崑崙派當中也很難找,這個傢伙就是鐵塔了,鐵塔不僅僅是力氣比較大,在李天的指導之下,這個傢伙渾身上下就跟鐵的一樣,別說是你這樣的破劍,就算是你身後師弟們的寶劍,恐怕也不能劃破鐵塔的皮膚。 冰冷的寒氣席捲整個咖啡廳,更是有一道超過零下數百道的掌風拍向葉星辰,不等葉星辰的的拳頭砸中剩下的三人,掌風已經拍在他的后心上,一道藍色的冰晶更是自他的身體表面開始形成,只是眨眼的功夫,他的身上已經多了一尺厚的寒冰,整個人就這麼被風封在了裡面。

「好冷……」那名少婦和郎君以及另一名男子口中同時忽道,雙手更是不由自主的抱緊了身體,牙齒髮出嘎查嘎查的聲響。

「一群廢物……」司徒婉玲這個時候卻是冷冷的哼了一聲,臉上更是布滿了寒氣,哪裡剛才的純真可愛,一股極強的氣流更是自她的頭髮更是全部飄蕩起來,隱隱呈現冰藍色的光暈,一雙眸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淡淡的藍色。

「小姐贖罪……」一聽到少女那冰冷的聲音,三人立馬跪倒在地,朝司徒婉玲說道,額頭上的冷汗更是一滴一滴的流淌出來,不過很快就被凍成了一粒粒的冰珠子,而三人的眼中,更是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司徒婉玲,魔門大長老司徒風的孫女,天生的冰屬性潛能者,在七歲的時候已經激發了自身的潛能,十六歲的時候更是成功的突破了潛控高級,達到了潛爆初級,可以說在整個魔門是除了紫楓以外最厲害的天才,要不是魔門門主蕭逝收了一個紫楓一樣的怪胎,她將絕對是魔門年輕人中最中間的力量。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一點卻是司徒婉玲有著極其極端的兩種性格,一種性格清純如水,善良可愛,而且不會一點潛能,簡直就和一個普通的天真少女一模一樣,而另一重性格就是現在的這幅樣子,冰冷肅殺,彷彿那來自宇宙洪荒的女戰神。哪怕天狐夫人將她養育成人,此刻也完全不認識一般。

大多數情況下,司徒婉玲都是以善良的一面展現人世,只有受到危險,或者善良的一面沉睡的時候,冰冷的一面才會蘇醒,而且兩種性格下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沒有任何的記憶,就彷彿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一樣。

「廢物就是廢物……」司徒婉玲冷冷的說了一句,看也不看被凍成冰雕的葉星辰,轉身就朝外面走去,在她想來,中了自己的寒香掌,絕對沒辦法存活。

看到司徒婉玲走出了咖啡廳數百米,少婦和狼君三人這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狼君更是直接就朝少婦罵道:「天狐,你他媽的到底給了小姐喝了什麼咖啡?怎麼好端端的忽然就變成這個樣子……」

「我……我不過是想迷暈這傢伙,誰知道小姐竟然也會暈倒……」天狐夫人一臉委屈的樣子,在她想來,司徒婉玲都已經是達到了潛爆初級的高手,又怎麼會是被小小的迷香散迷暈。

「媽的,你難道不知道小姐在那種情況下的時候和普通個人幾乎無異么?」狼君一把抹去額頭的冰珠很是憤怒的說道,整個魔門,若說年輕一代中誰最恐怖,絕對不是已經成為少門主的紫楓,畢竟他雖然做事冷酷無比,但卻總有那麼一絲人性,而司徒婉玲一旦轉化為另一個性格之後,簡直就是一個不通人性的殺戮機器,根本就是不分敵我的擊殺,今日他們能夠逃過一劫完全也是因為運氣太好。

「狼君,現在小姐都走了,這人怎麼處理?」另一名一直沒有說話的男子眼見狼君和水雲兒要一直爭吵下去的趨勢,趕緊開口說道。

「這人能夠一拳擊殺郎思遠的存在,絕對也是達到了潛控頂峰,能夠在這個年紀達到這種境界的人,整個龍門都是屈指可數……」狼君一手托住下巴,做出一副思考的樣子,口中喃喃自語道。

「會不會是龍門那七個老不死剛收的弟子,聽少門主說他也是一個達到潛爆初級的超級高手?」天狐夫人這個時候眼眸一轉,猶如天籟的聲音自口中響起。

「極有可能,實力很強,可是對敵經驗實在太少,這應該是剛加入龍門不久……」那名叫李瑞其的男子再次開口說道。

「如果真是那樣,我們這次且不是立了大功?」狼君的眼中立馬露出了綠色的光芒,雖說當時紫楓回到魔門之後,說對方不過達到了潛爆初級境界,根本用不著擔心,但畢竟是被龍門的七個太上長老收為弟子的人,這人的潛力絕對不低,至少門主已經下令,全力擊殺此子,可現在他已經死了,那自己等人且不是立了天大的功勞?

當然,人不是他們所殺的,但他們總可以說是自己和司徒小姐一起擊殺他的吧?畢竟陷入冰冷狀態的司徒婉玲可不會去在意這些事情,至於恢復過來后的她,又怎麼可能記得這裡發生的事情?

被狼君這麼一說,天狐夫人和李瑞琪臉上也同時浮現出燦爛的笑容,這個功勞可不小啊?

「咔嚓……」忽然之間,偌大的咖啡廳之中傳來了一聲清脆的響聲,三人燦爛的笑容瞬間凝固,接著就見到封住葉星辰的冰雕出現了一道裂痕……

「他沒死?」這樣的想法剛剛出現在三人的腦海之中,冰封住葉星辰的冰整個爆裂開來,無數的冰渣就朝四周砸去,驚得眾人連連後退,更是不知道打碎來了多少瓶瓶罐罐。

「呵呵,原本只是想點捉幾隻小貓玩玩,卻沒有想到發現了一隻極品波斯貓,給你們一次求死的機會,好好的說出你們這位小姐的身份,否則……」葉星辰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可是到了最後,這種笑容卻是那般的殘忍,看得狼君三人骨子裡一陣寒氣直冒。

「小子,你說話也太狂妄了一點吧?就算你僥倖不死,難道你還能夠對付我們不成?」不過狼君三人畢竟是達到潛控高等境界的高手,很快就鎮定下來。

「看來你們是選擇了生不如死噢?」葉星辰輕輕的拍了拍肩上的冰屑,依舊淡淡的說著,他的神情充滿了鎮定……

「狼君少和他廢話,我們聯手剁掉他!」李瑞琪看到葉星辰一副優哉游哉的模樣,知道他的實力應該在自己三人之上,但若是三人聯手,並不是沒有機會。

「上!」狼君點了點頭,口中大喝一聲,身體已經朝前衝去,而李瑞琪見到狼君也沖了上去,頓時也跟著朝前衝去,手中更是多了一把三尖刀。

而他們身後的天狐夫人看了看葉星辰,又看了看兩人,最後玉唇一咬,翻手掏出一把三尺長的金針,也朝葉星辰撲去。

看到兩人都朝葉星辰撲去,狼君的身體卻忽然一頓,轉身就朝後面閃去,三人之中,他的實力最高,眼界也最高,自然看得出剛才司徒婉玲的一掌沒有給葉星辰帶來任何的傷害,這一點足以說明了葉星辰的實力至少在司徒婉玲之上,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他們三人能夠對付的?而他之所以第一個像葉星辰衝去,就是想引其他的兩人一起攻擊葉星辰,自己才有機會逃離。

魔門的心狠手辣在他的手中發揮到極致。

天狐夫人和李瑞琪看到狼君竟然轉身就跑,口中大罵狼君卑鄙,身體卻轉身就朝後面逃去,在向葉星辰進攻的時候,自私的他們都為自己留下了一條後路,此時見到狼君率先逃離,哪裡還有留下拚命的道理。

婚後試愛:檢察官老婆 大佬,你女人翻牆了! 「這就是魔門的精銳么?」看到三名不戰而逃的魔門中人,葉星辰嘴角露出了譏諷的笑容,龍門是怎麼樣的情況,他還不是很清楚,但若是換成星曜會的成員,哪怕明知道對手比自己強大,也不可能私自逃離,可是為何這些實力遠比普通人強大的潛能者卻如此膽小呢?

心中默默的嘆息著,葉星辰「緩慢」的朝最先逃跑的郎君奔去,他走得很緩慢,走的很輕巧,可是卻瞬間來到了狼君的身後,輕輕的一掌拍在狼君的肩膀,彷彿在拍自己心愛的人兒一樣,只不過隱隱有一道銀白色的光芒在手心一閃而逝。

「啊……」狼君的口中卻忽然發出一聲慘叫,接著就見到他的肩膀猛然爆裂開來,一隻手臂直接掉落下來,大半邊身體更是一片血肉模糊,狂奔的身體頓時一個踉蹌,直接朝前摔去,重重的砸在那塊玻璃門上,頓時就聽到玻璃噢破碎的聲音響起。

而這個時候,天狐夫人和張瑞琪的身體也才剛剛到達門口而已,兩人的眼中充滿了驚懼的神情,他們雖然都知道葉星辰的實力很強大,但絕對沒有想到會強大到這種地步?特別是他的速度,一個閃身就追上了最先逃跑的狼君,簡直就能夠用匪夷所思來形容,除非是潛爆境界的高手潛爆時候爆發的速度才能夠有這樣快吧?可是剛才根本沒有感覺到他潛爆呢?

他們又哪裡明白,葉星辰身為星光之體,速度天生就比其他人快,試問,這世間又有東西的速度能夠比得上光?

不理會驚愣的兩人,葉星辰直接一腳踩在狼君的小腿骨上,頓時就聽到了骨裂的聲音傳來,而狼君的慘叫聲也更加的慘烈,好在今夜的大雪特別大,很多人都躲在家裡,這才沒有被他的叫聲嚇到。

「你們還有一次機會……」葉星辰慢慢的轉過身子,冰冷的眸子看向了兩人。

這是自己針對魔門的第一戰,怎麼也要給大夥留下一個比較深刻的印象不是?

天狐夫人和李瑞琪對望了一眼,似乎想通了什麼一樣?

「我們說了,你會放過我么?」天狐夫人臉上可憐兮兮的說道,配合她那絕美的容顏,足以讓任何男人產生憐香惜玉之心。

「會,我會放你們的魂魄輪迴轉世……」葉星辰淡淡說著。

「你真的捨得殺人家么?」天狐夫人忽然嬌媚的說了一句,眼中更是一抹粉色的光芒閃過,空氣之中更是多了一種極其誘人的香味,而天狐夫人那楚楚可憐的臉蛋上更是泛起了陣陣紅暈,彷彿高潮之後的潤紅一般。

「不捨得……」問著那誘人的芳香,葉星辰的眼神也是有些迷離,而他的口中更是輕聲說著,聲音說不出的溫柔,就好比世界上最溫柔的男人在呵護自己心愛的女人一般。

「破……」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直等候時機的李瑞琪單手朝前揮出,一道深藍色的光芒射出,那是淬有劇毒的飛鏢,他相信這麼短的距離之類,又中了天狐夫人魅惑之術的葉星辰絕對不可能躲開。

飛鏢和李瑞琪預想的一樣直接射進了葉星辰的身體,可是卻在他意料之外的穿透了過去,就彷彿從空氣中穿出一般。

「幻象?」李瑞琪的口中直接呼出了這個詞語,接著,他就聽到一句冰冷的聲音自他的身後響起:「這不是幻象,是虛影……」

葉星辰就彷彿鬼魂一般的出現在了李瑞琪的身後,直接一掌扣在了李瑞琪的肩膀之上,接著用力一捏,巨大的力道直接將李瑞琪的骨頭捏碎,這完全沒有使用任何的星光之力,完全是憑藉著他本身的肉體力量。

一招廢掉了李瑞琪的肩膀,葉星辰又是一腳踹出,直接踹在了李瑞琪的右膝之上,恐怖的力道更是讓李瑞琪整個人跪在了地上,膝蓋骨一陣粉碎,口中更是慘叫不止。

這個時候,天狐夫人是徹底的呆住了,她甚至沒有感受到葉星辰移動的氣息,可是葉星辰卻已經來到了李瑞琪的身後,這是什麼速度?瞬間轉移么?

再一次朝葉星辰臉上望去,他的眼中一片清澈,哪裡還有剛才的一片茫然,難道剛才的一切都是他故意的?這樣的疑惑瞬間出現在天狐夫人的腦海中。

「呵呵,我說過,我不捨得殺你,不過不是因為你有多漂亮,而是因為你自身的價值……」看著天狐夫人那驚愕的神情,葉星辰的嘴角浮現出了淡淡的笑容,而他的身體卻是一步一步的朝天狐夫人走去,他的指尖,更是亮起了一道銀白色的光芒……

看到葉星辰臉上的淡淡笑意,天狐夫人的眼中閃過了驚懼的神情,她猛然想起了自己在魔門的身份——天狐夫人,這可不是她的名字,而是代表著她的身份,天狐,乃是魔門旗下人數最多但戰鬥力卻是最弱的一個組織,當然,這也和她們的職責有著最直接的關係,因為她們掌管著魔門的所有情報信息。

而天狐掌權者稱之為天狐仙子,掌管著魔門所有的機密信息,而下來就是天狐夫人,專門輔助天狐仙子整理各項機密,可以說,要是能夠抓到天狐夫人,那對於魔門的很多東西都能夠清楚的了解,可是不管是天狐仙子,還是天狐夫人,都是傳說中一般的存在,沒有人知道她們到底是誰,更沒有人知道她們身在何處,除了魔門的高層外,其他的根本不知道,龍門花費了大把精力,也得不到半點消息。

也因為天狐夫人的神秘性,在葉星辰第一次叫她天狐夫人的時候,她的臉上露出了極其震驚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