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的神識在烈熊的識海中顯化出本尊的模樣,火焰巨熊看到他闖入識海,咆哮著衝殺過來。

「造化青蓮!」


葉楓運轉造化道力,化作一尊青色的蓮台,青光如水波般盪起漣漪,蓮台懸浮在烈熊元神的上方,立時便將他給定住,無法動彈。

與此同時,葉楓催動造化道力滲入烈熊元神的體內,幫他驅逐那些蘊含詭秘劇毒的黑氣。

但是這些黑氣已經完全侵蝕了烈熊的元神,葉楓想要以造化道力凈化劇毒黑氣,便會連同烈熊的元神,也給一併凈化掉。

無奈之下,葉楓只能凝聚造化道力,將烈熊元神體內的劇毒黑氣,暫時鎮壓起來。

劇毒黑氣被鎮壓,烈熊的神色出現剎那間的恍惚,旋即回過神來。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你是什麼人?」

烈熊第一眼便看到了葉楓以神識顯化的身影,他之所以沒有認出葉楓,卻是因為葉楓以神識顯化的,是他人類本尊的模樣。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需要告訴我,你進入這座秘境空間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葉楓並沒有表明身份,而是直接詢問道。

烈熊的神色間充滿了戒備,顯然不認為這個進入自己識海的人類武修會有什麼好心。

「你應該很清楚,我若想要殺你,你根本無力反抗,況且,我只問你進入秘境后的事情,沒有向你打聽你們妖界的事情。」葉楓面無表情的說道。

烈熊聞聽此言,沉吟了片刻,這才道:「我進入秘境后就被毒氣侵蝕了身體,然後就失去了意識,我只記得我跟一群妖修廝殺了很久……」

與此同時,烈熊也注意到了自己元神之中被壓縮成一團的劇毒黑氣,沉聲道:「這毒氣中蘊含有一股意念,強行控制我殺死其他的妖修,吞噬他們的修為精血。」

烈熊的話剛剛說到這裡,一股慘烈的氣息,陡然從他元神之中的那團劇毒黑氣中爆發蔓延。

「啊!……」

烈熊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劇毒黑氣的陡然爆發,竟是擺脫了造化道力的壓制,只見他的元神被不斷的消融,盡數都被劇毒黑氣吞噬。

嗖!

吞噬了烈熊的元神后,劇毒黑氣壯大了很多,黑氣翻滾涌動,變化成一個面色陰狠的中年男子模樣。

「沒想到,一個區區七階修為的小子,竟然能夠不受奪魂之毒的影響。」這中年男子陰測測的望著葉楓,眼睛微微眯起,殺機凜然。

「你應該就是這座秘境的主人了。」 我為紂王之傲嘯封神

與此同時,四周這片識海的空間,也發生了轉變,原本燃燒的火焰,變化成了滾滾黑色的毒氣。

「不錯,老祖坐不改名,行不改姓,名叫陳博,你小子是什麼來歷?」

「我叫葉楓。」

說話間,瀰漫在四周的黑色毒氣猶如海嘯般兇猛撲來,葉楓也當即動手,運轉造化道力,施展煉天鼎神通,向著對面的陳博老祖打去。

「嘿嘿,你小子的神識之力很古怪,但卻鬥不過老祖我!」

黑色毒氣翻滾,化作一條大蟒,橫尾一掃,啪的一聲,便將葉楓打出的煉天鼎抽碎。

這只是葉楓分離出來的一部分神識,在這陳博老祖掌控的主場中,想要與之對抗,全然沒有可能。

念想至極,葉楓也不戀戰,當即抽身而退。

將分離出去的神識收回后,葉楓便當即抬腳狠狠踩踏下去。

烈熊的元神已經被吞噬,他自然不可能再有絲毫的手下留情。

「小兔崽子,休想毀掉你家老祖好不容易奪來的肉身!」

陳博老祖也反應極快,身體化成黑霧,被葉楓一腳踩碎,破碎的霧氣很快就在不遠處重新匯聚,顯化出他的身形。

奪舍之後,烈熊的身體也產生了變化,變成了這陳博老祖的模樣。

此人是人類的武修,但修鍊的功法卻很古怪,連妖族的肉身也能夠奪舍。

「你小子不是妖族,為何會在妖界?」陳博老祖陰測測的說道。

「你也不是妖族,不也是在妖界中么。」葉楓不以為意。

他此刻處於狂神天賦的狀態,足可與任何九階以下的強者爭鋒,即便眼前這人曾經是仙級強者,但若修為處於九階以下,葉楓也有足夠的把握可以對付。

何況,就算這個陳博老祖是這座秘境的主人,有種種後手,葉楓也有隱藏的底牌手段沒有施展,鹿死誰手,還很難說。

「老祖我是來自天魔大世界的毒宗,你小子是哪裡來的?」陳博老祖主動說出自己的來歷,實際上是想要摸清楚葉楓的底細。

但葉楓卻是突然笑了笑,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陳博老祖當即大怒,「老祖已經說了自己的來歷,你為何不說?」

「我又沒讓你說。」葉楓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這陳博老祖之所以一直都不動手,實際上卻是對眼前這個看起來只有七階修為的年輕人頗為忌憚。

因為對方似乎修有某種特殊的功法,能夠剋制他的毒功。

「小子,你不說沒關係,你既然進了老祖我的秘境世界,早晚都是老祖的瓮中之鱉!」

陳博老祖陰冷一笑,旋即身影散開,化作一團黑霧,向著遠方飄去。 看到那奪舍了烈熊身體的陳博老祖竟然主動退走,這倒是讓葉楓頗有些詫異。

很明顯, 權利矛盾 ,之所以退走,是要徐徐圖之,等到他的實力恢復到一定程度,就會對他動手。

所以,葉楓打算先想下手為強!

空間極速!

一圈氣浪在他的四周盪開,他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不見,剎那追了上去。

「小子,老祖我不殺你,你居然還敢追上來?」

陳博老祖回頭望來,勃然大怒,抬手一甩,兩團黑氣飛出,化作黑色的蛟龍昂首怒吼,向著葉楓狠狠咬去。

殺戮劍道之力在掌指間凝聚,便聽嗤嗤嗤的聲響不絕於耳,兩條黑色蛟龍便當場切碎,血色劍氣去勢不減,繼續朝著陳博老祖斬去。

那陳博老祖臉色一變,渾然沒料到一個七階的小子竟然實力這麼強,他曾經乃是人仙境的強者,即便現在處於八階巔峰級的狀態,也絕對可以媲美九階武尊的實力了,莫非還打不過一個七階的小子不成?

他周身黑氣噴涌,一雙手掌化作鬼爪猙獰,刺破長空,向著葉楓劈出的血色劍氣抓去。

劍氣猶如實質的兵器,在他的一雙黑色鬼爪中掙動不休,震蕩的他雙手鮮血淋淋,皮肉炸開,鮮血四濺。

「這麼強?看來老祖我要恢復到武尊級的修為,才能夠打的過這個小子。」

陳博老祖催動毒功,終於將兩道血色劍氣煉化,然後再次化作黑霧,向著遠處極速飄去。

「老祖我自從仙靈崩潰后最多不超過三萬年,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厲害了嗎?」

被一個七階的小子追殺,讓陳博老祖的心中可謂又驚又怒,武帝境便能有媲美武尊級的實力,他實在是想不出九座大世界中哪個勢力能夠培養出這樣的妖孽。

這片秘境世界乃是陳博老祖的主場,儘管葉楓的空間極速很快,但是沒過多久,還是被那陳博老祖給逃掉了,失去了蹤影。

相反,葉楓身處於這片空間中,那陳博老祖可以隨時隨地知道他所處的方位,一旦實力恢復到一定程度后,就會來尋他廝殺。

不過葉楓對此並不擔心,他掌握有原始空間之力,一旦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刻,可以強行撕裂這座秘境世界的空間,便可逃脫出去。

只要到了外界,實力還未恢復到仙境的陳博老祖,就絕對不敢輕舉妄動。

秘境的發現,肯定會引起麒麟聖族高層的關注,此刻在秘境的外面,肯定聚集了很多妖界軍團的強者。

事實也的確正如葉楓所想,岐山統領在發現九階以上無法進入秘境之後,便將關於此地的事情上報。

第三軍團的大將軍當即趕來,乃是貨真價值的妖仙級強者!

葉楓在秘境世界內四處探索,直至過去了很久之後,一座巍峨的宮殿,出現在視野中。

宮殿的四周布設有陣法,乃是一級的防禦仙陣,疊加了一座一級的幻仙陣。

以葉楓的修為雖然無法強行破開陣法,但以他所精通的陣法造詣,卻是能夠藉助陣台,安然無恙的穿過陣法的阻隔。

穿過兩座仙陣之後,他沒有冒然上前,而是遠遠的打出一掌,將那宮殿的大門轟開。

抬眼望去,只見這座宮殿中光輝交錯,一道道光華璀璨奪目,赫然是一件件各種形態的道兵,在殿中四處亂飛,這其中有刀劍道兵,也有長槍戰矛,方天畫戟,弓箭,古鐘,大鼎,各種各樣的道兵,堪稱應有盡有。

「這裡應該就是那陳博老祖收藏道兵的寶庫了。」葉楓看的眼花繚亂,這裡面的道兵都頗有靈性,畢竟能夠被仙級強者看重收藏在這裡,都不是普通的道兵。

葉楓藝高人膽大,當即大步邁入殿中。

「嗤!」

一把道兵瞬間飛射襲來,葉楓探手去抓,便覺一陣刺痛,手掌幾乎都被切斷。

這讓他臉色一變,長生天賦的再生之力運轉,手掌的傷口以極快的速度癒合。



剛才那襲來的道兵,是一柄利劍,劍柄是一頭龍首猙獰的青龍,劍身寒光四射,僅僅散放出來的鋒芒之氣,便可撕裂空間。

這件道兵並沒有人來操縱,僅僅是因為具有靈性,本能的攻擊進入這座宮殿的人,即便如此,也有如此強大的攻擊力,顯然是一件最低上品級別的道兵!

嗖!

那青龍劍再次刺來,殺氣濃郁,相距很遠,便讓人感受到毛骨悚然的氣息。

劍的攻擊速度本就極快,眨眼間便到了葉楓的近前,劍芒暴漲,要將他的腦袋洞穿。

葉楓冷哼一聲,打出煉天鼎神通,混沌道力凝聚成鼎,咣當一聲,將那柄青龍劍收入鼎中。

青龍劍在鼎中四處撞擊,但混沌道力無比凝練,一時半刻無法破開。

與此同時,葉楓祭出陣台,手捏陣訣,手指凌空刻印陣紋,打入鼎中,將這柄青龍劍的威能封印。

片刻后,青龍劍停止了震顫,安靜的躺在煉天鼎中,寒芒內斂。

葉楓面露喜色,不禁哈哈大笑起來,當即施展煉天鼎神通,配合陣紋封印,繼續收取這座大殿內的其他道兵。

「我的殺戮重劍品級太低,還不如我的肉身堅硬,這些上品道兵到時候全部丟進造化爐內返本還源,便可用這些九級材料,將殺劍重鑄!」

就在這時,宮殿的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波動,葉楓循聲望去,便看到一道道人影穿過外面兩座仙陣,來到了宮殿的大門前。

「除了我之外,居然還有人能夠穿過仙陣的阻隔?」葉楓面露詫異。

突然間,他看到穿過仙陣過來的這些人影,竟是一個個都長得一模一樣,全都是陳博老祖的形象。

葉楓恍然大悟,這座秘境中的陣法都是那陳博老祖所布置,對於這些陣法了如指掌,自然可以自由出入。

並且,這陳博老祖吞噬奪舍了烈熊之後,顯然又奪舍了其他妖修的身體,葉楓眯眼望去,穿過仙陣來到這座宮殿門前的人數,不多不少,正好八個。

「小兔崽子,你竟然敢來偷取你家老祖爺爺的寶貝?」八個長得一模一樣的陳博老祖異口同聲,俱是聲色俱厲的冷喝道。

葉楓哈哈大笑,站在宮殿中,淡然道:「什麼叫你的寶貝?小爺我收走了,便姓葉了!」

「不知死活!老祖現在就斬了你,然後奪舍你的身體!」

陳博老祖怒喝一聲,八個化身齊齊向前衝來,探手一招,大殿內的八件道兵化作光束,飛入這些人的手中。

這些道兵原本就是陳博老祖留在這裡的,懂得收走的秘法,不像是葉楓這樣,需要蠻力來強行鎮壓封印。


被收藏在這座宮殿內的道兵,最低也是上品級別,葉楓的肉身無法硬抗,再加上陳博老祖的這八個化身,都是武聖巔峰級修為,可謂處處佔據了先機和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