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離站在空曠的角斗場上,他的對手是一個高大的魔族,手持巨錘。

那魔族目光兇狠的瞪著葉離,咧嘴朝他露出了森白的牙齒,「你看上去很好吃的樣子。」那巨魔說道。

「是嗎?」葉離語氣淡淡,「恰好相反,你真是讓人倒盡了胃口。」

巨魔聞言,冷哼一聲,「牙尖嘴利的小東西!一會你該說不出話來了。」

巨魔猛地舉起巨錘狠狠地朝大地錘去,登時大地開裂,一股極強的氣席捲而來,朝葉離攻去,葉離面色淡然臨危不動,在那開裂的大地逼近他時,整個人突然騰空而起。而此時,地面上猛地伸出一隻巨掌朝他抓去,就在這時候,葉離動了!他動了!

他身影朝前移動,速度極快!

只見他拔出一劍,揮劍朝前一斬,劍光一閃,一個人頭滾落。

血濺三尺!

第一場比斗,葉離贏了。

全場一片寂靜。

很快的第二場比斗開始了,葉離的面色淡然,意料之中的結果。他所追求的從來不只是簡單的勝負而已,他只是不能輸而已。

第二場上場的是一個角魔,因頭生一黑色的犄角而得名,他的角是他最強大的武器,能無視一切的法術,破除一切的結界,且鋒利無敵,能斬殺一切的敵人。

葉離不給他近身的機會,先發多人,一劍斬斷了角魔的角,語氣輕狂道:「角魔也不過如此,姑且讓我看看,沒有了角,你能做到何種程度。」

被斬斷了角的角魔發狂了,他瘋了似的朝葉離發動了攻擊,葉離與他打鬥了十分鐘后,說道:「只是這樣嗎?那還真是讓人失望啊!真沒意思,快點結束好了。」

葉離舉起手中的劍,一道劍光閃過,轟的一聲,巨大的角魔倒下了,一個圓滾滾的頭不斷的滾動著。

這時候,角斗場的人看著他的目光有些變了,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很強,出人意料的強!

……

葉離這一天,一共參加了十場比斗,這真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一般的人一天也就是三場比斗,三場比斗之後,便會給身體和精神帶來極大的負荷。有些不怕死的的戰鬥狂,角斗狂熱愛好者,一天撐死了也就是五場比斗。而葉離一天戰十場,且是十戰十勝!這是一個驚人的結果,這個結果足以讓他成為角斗場最吸引人的戰士之一!

若是全程觀看了葉離的十場比斗的人,會發現這個結果其實不是那麼難以接受。葉離在這十場比賽中明顯的是留有餘地,他贏得很輕鬆,他的那些對手完全不足以和他對比,壓倒性的勝利!這樣的比斗,別說是十場,就是二十場對於葉離來說,也沒有區別。

葉離從角斗場下來,淵站在一旁等候他許久了。

「走了。」葉離朝他說道。

淵一言不發的跟在他身後,「去哪吃飯?別告訴,沒得吃,我都快餓死了。剛才的戰鬥可是消耗了我不少的體力。」葉離說道。

「你看上去很輕鬆,贏得很輕鬆。」淵說道。

「只是看上去而已,那些人可不是軟腳蝦,有幾分本事。」葉離說道。

淵聞言不語,只是有幾分本事而已嗎?這個人比他想象的要強上許多。

「跟我來。」淵突然說道。

「去哪?」葉離問道。

「你不是餓了嗎?帶你去吃好吃的!」

*********************************

十天後

葉離從角斗場下來,帶著一股強烈的血腥味和逼人的煞氣,他清麗的眉眼間一片肅殺,原本如美玉一般無暇的姿容也染上了血一樣的風采,他所經過之處,無人敢直視他。

他的身後,那個承載著無數榮譽死亡廝殺血腥的角斗場上,鮮血染紅的石板,一地的碎肉。那個曾經驕傲不可一世,在角斗場收割了無數生命的血魔,就這樣被面前這個俊美的甚至是看上去溫和無害的男人給分屍了。

真是太可怕了!

十天,只是短短的十天而已。

和馬賽克相親相愛那些年[快穿] ,經此一戰,再無人敢小瞧他!這個男人,強大而冷硬,殘忍而嗜殺!他的手下從不留活口,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從他手上活下來!或許他不是角斗場里最強大的,但是他絕對是最令人懼怕的!這是一個從不留活口的可怕男人!

葉離看著那些低頭不敢看他匆匆離去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忍不住的抱怨道:「我有那麼可怕嗎?他們這個樣子,讓我都懷疑我是什麼十惡不赦喪心病狂的殘忍存在。」

淵聞言,目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嗎?」

「不是!絕對不是!」葉離立馬說道,「我可是一個好人!根正苗紅的好人!」

葉離這心裡還真是挺為自己委屈的,看看那些魔,一副怕他怕的要死的樣子,他只是看他們一眼,就渾身發抖好像他會吃了他們一樣。媽蛋!到底誰才是魔啊!老子可是仙,純種的仙!

「他們害怕你,你手上從不留活口。」淵說道。

「咦?」葉離驚訝道,「難道可以留活口?」

「……」淵。

「我以為角斗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葉離一臉驚訝道。

淵一臉無語的看著他,「自然不是。」


你丫的把魔當成什麼東西了啊!殺人狂嗎?

「沒想到魔還挺仁慈的啊!」葉離一臉感慨道。

淵已經不想再和這個人說話,每次和這個人說話都是一種挑戰,要忍著不掐死他!


兩人腳步緩緩的朝前走著,突然一個黑衣的男人在他們面前挺住,準確的說是在葉離的面前停住。

那個男人朝葉離彎下腰,將一張請帖雙手遞給他,語氣恭敬的道:「主人邀請你進入下個月的陰風谷秘境。」

葉離腳步頓住,他目光停留在那張紅色的請帖上,許久之後,伸手接過了那張請帖,說道:「榮幸之至。」

等那個黑衣男人走遠了,葉離手把玩著這張請帖,語氣淡淡道:「不用一個月,十天就夠了。」

淵聞言,目光看了他一眼,說道:「你還真是讓人意外。」 第300章仇恨,寵妻的老公

陸羿辰的眼前,緩緩漫開那一場滿是血光的車禍,還有爸爸媽媽掛滿血痕的臉,在他面前慢慢地閉上眼睛,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離開了他……

那種親人在自己面前慢慢死去的絕望,是他這輩子都無法掙脫的夢魘。

祁遠治。

當年若不是你步步緊逼,父母怎麼會出車禍雙雙亡故!

陸羿辰碾碎了指間的香煙,眼底寒光如利刃般,殺氣凜凜。

「boss……」趙默還不放心,低喃一聲。

「不著急。」陸羿辰唇角輕彎,綻放的陰佞笑意,攝魂噬骨。

心底埋藏的仇恨種子,一直扼制生根發芽,但若有人刺激它的生長,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回擊。

陸羿辰抬起手腕,看了眼時間,到了吃午飯的時候了。拿起手機撥通顧若熙的電話,問她在哪裡,親自去接她一起吃午飯。

陸羿辰很喜歡吃中餐,他說,身為中國人就應該鐘愛中國的傳統,那些獨特的美味西餐,雖然華麗,到底不如中餐營養健康。

顧若熙不挑食,他喜歡吃什麼,她也就喜歡吃什麼。

安可馨最近比較安靜,乖乖在別墅里,閉門不出。葉薇薇也很安靜,但是媽媽還在堅持讓她和陸羿辰離婚。

陸羿辰拿著筷子吃飯的優雅畫面,美的就像一副唯美的宣傳畫。

顧若熙吃著吃著,就忍不住咬著筷頭,看著對面的陸羿辰,發起呆來。這麼好看的他,最近幾天又對自己格外溫柔體貼的他,怎麼捨得離婚。

「你吃飯的毛病還真多。」他又像個管孩子的大家長了,「咬筷子很不文明。」

顧若熙吐吐舌頭,小聲嘀咕,「我又不是你女兒。」

沒想到他聽見了,「幸虧你不是我女兒。」

「你是在說我很差嗎?」顧若熙凝眸瞪他,他若敢說是,她就把面前一碟子蒜泥都混到他碗里去。他最討厭蒜味!顧若熙最近卻鍾愛上蒜泥,嘴裡總是沒什麼味道,吃點蒜泥感覺舒服不少。陸羿辰糾結半天,做了很大的犧牲,才讓蒜泥出現在他們的餐桌上。

陸羿辰見顧若熙眼裡閃過一抹精光,估計她是在打壞主意,看見顧若熙的手指徘徊在蒜泥的碟子上,他臉色一緊,忙道,「我的意思是,你若是我女兒,就不能是老婆了。」

顧若熙燦然一笑,一雙大眼睛都彎成晶亮的月牙,「這還差不多。」

陸羿辰看著她笑得漂亮的小臉,不禁心情隨之愉悅,她已經很久沒有笑得這麼開心了。自從她們婚後,他以為將她保護的很好,卻讓她無端承受很大的壓力,不免心中慚愧。

顧若熙用乾淨的筷子,夾了一口細嫩的魚肉,放在陸羿辰的碗碟內。陸羿辰便將魚肉放入口中,慢慢咀嚼之後,說了一句。

「我不大喜歡吃魚。」但是她給他精心挑好刺的魚肉,總要吃一口。她說過,他不喜歡什麼就直接告訴她,喜歡什麼也直接告訴她,才好掌握他的喜好。

那麼從今往後,他都會一一告訴她。

「那你還點魚?」豈不浪費。

「我以為你喜歡吃,每次去你家吃飯,你家的餐桌上都有魚。」他輕聲說,十足就是溫柔寵妻的老公。 葉離和淵原本以為他們需要一個月甚至是更長的時間才能名動魔城,葉離一度壓力很大,因為他只有一個月的時間。陰風谷百年開一次,名額有限,錯過了這一次只能百年後。葉離不可能在虞淵呆一百年,他為仙非魔,虞淵到處充斥著魔氣,百年的時間足夠虞淵的魔氣侵蝕他的仙體。

所以這一次的機會他絕對不能錯過,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在角斗場那麼賣力的原因。結果賣力過頭了,整個角斗場的魔都被他嚇尿了。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手下從來不留活口,分|屍|狂|魔,殺人癖……葉離果然是名動魔城了,只不過方式有點不一樣。

現在葉離可是一個名人,他所出現之處,眾魔退散,他的大名讓人聞風喪膽。即便是兇殘的魔族也是愛惜生命的,沒必要和一個瘋狂的殺人狂魔過不去。這讓葉離很鬱悶,沒人告訴他角斗場只要打敗對方就好了,他理所當然的以為角斗場上只能活下來一個,難道不都是這樣的嗎?

當他把這些話告訴淵時,淵抬頭看了他一眼,說道:「你還沒發現嗎?」

葉離聞言一怔,道:「發現什麼?」


淵漆黑深邃的眼睛看著他,許久之後,說道:「你殺人的時候什麼感覺?」


「沒什麼感覺。」葉離想了一下,又說道:「有些興奮,根本停不下來。」

是的,興奮。

鮮血讓他覺得興奮,殺人的感覺讓他渾身戰慄,根本……根本就停不下來。

「看來,魔氣已經對你有影響了,接下來,你最好別再造殺戮,以免迷了心智。」淵說道,「既然已經拿到了進入陰風谷的名額,明天你便不要再去角斗場了。」

葉離聞言也明白了過來,他沉思了許久,說道:「這樣沒有關係?我突然不去角斗場?」

「無礙,你不去反而會讓那些人鬆了口氣,記得去角斗場把獎勵拿了。」淵說道。

葉離點頭答應。

第二天,葉離一生黑衣,面無表情,冷艷又高貴的去了角斗場的大廳,「我是來拿獎勵的,接下來一段時間我不會再來了。」

果然,如淵所說,他這話一出,大廳里的所有人都鬆了口氣。接待葉離的那個男人聞言臉上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蒼白的臉上帶著笑容,說道:「這是您的獎勵,歡迎您下次再來。」

葉離接過了一個黑色的儲物袋,轉身便走了。

全程冷艷高貴,帥到沒朋友!

等出了角斗場的大廳,葉離朝淵抱怨道,「他們那是什麼表情!什麼反應!我有那麼可怕?一個個竟然露出了解脫的表情!簡直是夠了,到底誰才是魔?」

淵聽著他的抱怨,一貫面無表情的臉上難得的浮現了一絲笑容,說道:「以後你要是在仙界混不下去,可以考慮來投奔我。」

葉離聞言「呵呵」了兩聲,語氣斬釘截鐵道,「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回到了客棧,葉離把角斗場的獎勵拿了出來,十來塊紅色的寶石,「這是什麼?」葉離拿起了一個紅寶石,放在手裡把玩著,「看起來挺漂亮。」

「這是血魔的心臟。」淵說道。

葉離手一抖差點沒把手上那玩意給丟了出去,他一臉嫌棄的說道:「想不到那麼噁心的玩意,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心臟。」

葉離最後一場比斗對手就是一個血魔,十分耐打,血魔的特性就是打不死,不管受了多重的傷只要身上還有一滴血在就不會死。葉離那一場打的很艱難,廢了不少時間,最後還是把血魔給分屍成無數塊,耗盡了他所有的精血,才把他弄死。所以葉離對血魔格外的印象深刻,一個打不死的噁心怪物。


「魔族最重要的就是心臟,就好比你們妖族的妖丹。越是高級的魔物心臟越漂亮,血魔是高等魔族。」淵說著看了葉離一眼,說道:「你的心臟肯定更漂亮。」

葉離聽后嘴角抽了一下,然後一本正經道:「我不是魔族,心臟不值錢。」

淵聞言沒有說話,只是目光意味不明的看著他。

「這東西有什麼用。」葉離手裡把玩著一塊血色寶石,問道。

「魔族的心臟保留了他們大部分的力量,可以藉助它們來修鍊。高等魔族的心臟很珍貴,十分難得。」淵說道。

葉離想起了上次淵給這家客棧老闆的那塊黑色石頭,頓了頓,然後一臉嫌棄的說道:「拼死拼活幹了十天,結果換了這一袋子能看不能用的東西。」

「你可以試試看,魔族心臟的力量很純凈。」淵說道。

「不了,太重口了,下不了手。」葉離說道,然後把這一袋子的血魔心臟丟給了淵,說道:「送給你吧!或許你用得上。」

淵手裡攥著這個儲物袋,目光怔怔的看著已經躺在床上的葉離,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

半個多月的時間轉眼便逝,到了陰風谷開啟的日子。

「你不和我一起去?」葉離問道。

「不了,沒必要。」淵說道。

葉離聞言皺眉,淵看著他,目光平靜,說道:「我在外面接應你。」

葉離看著他平靜的神色,許久之後,說道:「隨你吧!」

給葉離請帖的那個人是大炎魔君,他雇傭了一批實力高強的魔族,想要在陰風谷里搶奪一件寶物,葉離正是他雇傭的其中一個。

「諸位,一會陰風谷開啟了,還望諸位不要擅自行動,等魔君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之後,必然不會虧待大家的。」說話的是大炎魔君手下的一位魔將,也是這一次的帶隊人。

葉離站在隊伍中,他旁邊長著的是一個身材高大壯碩的魔族,那個魔族低頭對葉離說道:「嘿!兄弟,你是哪族的?聽說你很厲害?殺了很多人?血魔也被你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