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元瑤立馬揚起下巴笑道:「比就比。」說着,將手裏的荷包往上拋了拋,然後徑直朝着孫長澤扔去。

孫長澤早就看到董元瑤和稻花幾個了,以前參加龍舟比賽,也會有官員這樣撒錢取樂,為了讓官員多撒點銀子,他也樂得和眾人一起鬨搶,可在今天,他不想彎下腰了。

在董元瑤拋下荷包的剎那,孫長澤疾步向前衝刺了一段,然後縱身跳起,穩穩的接住了荷包。

見此,周圍的人立馬起鬨:「再扔再扔!」

董元瑤見了,立馬扔下第二個荷包。

孫長澤仰頭一笑,再次跳躍而起,一把抓住空中的荷包。

董元瑤見孫長澤身手敏捷輕便,突然來了興緻:「我倒要看看你還能不能接住!」說完,就接二連三的將自己手中的荷包往下拋了下去。

蘇詩語見董元瑤拋得太快,忍不住提醒道:「你慢一點,別讓他接不住。」

稻花笑道:「他可以的,孫長澤的身手還不錯。」

果然,孫長澤幾個翻轉跳躍就將董元瑤的荷包全部拿在了手中。

看着得意的朝着自己揚眉的孫長澤,董元瑤抿了抿嘴,看向稻花:「你的荷包給我用用。」

稻花笑着將荷包遞了過去。

董元瑤接過荷包,看了一眼下方的孫長澤,再次拋出荷包,這一次董元瑤的速度更快,角度更刁鑽。

孫長澤見了,臉上仍帶着自信從容的笑容,衝刺、跳躍、空中翻轉,幾個動作一氣呵成的完場,然後雙手拿着荷包穩穩的落地。

「多謝姑娘!」

孫長澤舉起手裏的荷包朝董元瑤道謝。

正當孫長澤轉過身和同伴分享喜悅的時候,董元瑤突然拿過蘇詩語手中的荷包扔了下去。

荷包來得太突然,眼看就要落在地上,孫長澤一個掃腿,將荷包踢到了空中,隨即跳身而起將荷包握在了手中。

董元瑤見了,對着孫長澤粲然一笑,眼裏帶着欣賞和滿意。

其他閨秀見這種方式好玩,也照着照做。

可惜,樓下其他人的身手不如孫長澤,一般只能接到一兩個荷包。

「喂,那位小哥,我們這裏也有荷包,只要你能接住都是你的。」

見孫長澤不加入爭搶之中,有姑娘身邊的丫鬟忍不住朝他喊道。

孫長澤笑道:「多謝了,不過今天我得的打賞已經夠多了,其他的,就留給別的兄弟。」說完,轉頭看了一眼樓上的董元瑤,笑着拿着荷包回了龍舟,高高興興的和同伴分金銀裸子去了。

「搞什麼嘛,董姑娘荷包里的是銀子,咱們的就不是了嗎?幹嘛只接她的。」

董元瑤見孫長澤跑開,嘴角忍不住上揚了起來,尤其是聽到旁邊的議論聲,一種別樣的情愫就開始在心間蔓延開來。

看完賽龍舟后,各家夫人繼續坐在樓上聊天,而閨秀們則是下了樓。

寧門關這邊有好些地方都形成了低矮的河槽瀑布,景色很是壯觀秀麗,眾閨秀自然不願意錯過。

尤其是看到男眷那邊的年輕公子們也都下樓了,就更坐不住了。

稻花的腳還沒好全,不想到處走動,便對着董元瑤、蘇詩語說道:「你們去玩。」

董元瑤看了看稻花的腳,也沒多說其他的,只是道:「我們回來告訴你看到了那些美景。」

稻花笑着點了點頭,又看向顏怡歡三個,叮囑道:「別只顧著賞景,有水的地方盡量不要靠近。」

顏怡歡三人點了點頭:「大姐姐,你放心,我們會注意的。」

很快,眾人就離開了。

稻花見朱綺雲坐着沒動,笑道:「朱姑娘不下去瞧瞧這邊的風景嗎?」

朱綺雲笑着搖了搖頭:「別的姑娘我一個都不認識,一個人賞景怪無聊的。」

稻花笑着點了下頭,見別家的夫人時不時的就往自己這邊打量一眼,稻花對着朱綺雲說道:「我們到樓下去坐。」

朱綺雲點了點頭,快速看了一眼母親,見她好好的陪坐在三伯母身邊,便隨着稻花一起下了樓。

兩人走後,朱夫人忍不住朝朱四夫人問道:「綺雲什麼時候認識顏家大姑娘的?」

朱四夫人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朱夫人埋怨的看了一眼朱四夫人:「你是怎麼當母親的?自己女兒和哪些人交際來往都不上點心。」說着,頓了頓。

「那個顏家大姑娘是個性子高傲的,之前顏知府還是縣令的時候,她和我家秀雲鬧了一點矛盾,後頭我們到了興州,她都還記恨著,是個得理不饒人的。」

朱四夫人沒有接話,她覺得那位顏家大姑娘挺好的,女兒當眾出醜,就她站出來幫忙了,後來瞧見女兒過來會尷尬,還貼心的讓女兒留在了她們那邊,下樓的時候也帶上了沒有同伴的女兒。

朱夫人見朱四夫人沒說話,也懶得多說,目光轉向平州知州夫人,見她只顧著和其他人說笑,也不搭理她們,心裏就堵得慌。

一個傻子兒子,也不知她在高傲個什麼勁兒,真以為他們家綺雲嫁不出去了? 雖然沒辦法偵測到深淵之地的反應,但在天才裝甲下,加成的極為恐怖的六感觀,以及天才Build對周圍環境產生變化的情報收集。

讓肖龍敏銳地發現,附近的深淵之地似乎沸騰了起來?能量感應系統,也在發出能量增幅警報。

「我們可能有大麻煩了……」肖龍出聲提示道。

海東大悟抬頭看著陰沉的天空:「天空,也在異變!」

桃塔羅斯不客氣道:「辣么大的龍捲雲,我們看得到!」

海東大悟也不生氣,平淡地道:「那這個你們一定看不到!」

不等桃塔羅斯反問回來,海東大悟拿出時空守望者(RPG樣式武器),對準地面稍等片刻。

「就是現在上!」時空警衛紅藍色的眼睛光芒一閃,扳機扣動!

炮彈出膛,恰時其分,一個黑影破土而出,與炮彈重合,就像是特意衝出來,只是為了接住這個炮彈罷了。

黑影轟然碎裂,摔在地上,碎塊還在不斷蠕動。

「是Z86號犯人,本身是異次元時間線的影刺客,他更是最強者,已經化身為不死不滅的影子,就算被打碎了,也能在一定時間中重組。」

「他本身可以遁入影子中,幸好我們離得高,不然我怕是也察覺不到影子的異常。」海東大悟多少有些慶幸道。

「太久沒進來,果然還是退步了,那份警惕心。」

肖龍安慰道:「沒有關係,這不是沒問題嗎,接下來大家都小心小心再小心就沒問題了。」

「嗯,這裡的罪犯都千奇百怪,也不一定就擁有不死的能力,但他們會在另一方面更麻煩的,遇到被放逐的罪犯可不要沒腦子的莽上去……別看了,說的就是你啊,桃塔羅斯。」

「唔?嗯!嗯嗯!!!你這傢伙,是想打架嗎?!」桃子一頓暴怒。

「喂喂喂,這可不是亂來的時候啊,前輩。」浦塔羅斯急忙安撫桃子,以免真的讓這傢伙的武力佔領高地。

肖龍忽然出聲:「我被鎖定了,下面太危險,所以你們抓緊了!」

也不等兩人回話,一個銀色的滿裝瓶亮起,在天才Build四肢的裝甲,自動打開,露出推進器。

而在天才Build的背部,銀色的光芒匯聚,形成白色的機械翅膀,充當羽毛的推進器噴吐著藍芒。

緊跟著,四面八方都有這橙黃色的光能子彈射向Build。

Build一個響指,推進器全動力運轉的,天空中出現了一條白色的線條,帶著橙色的雨線,不斷在陰沉的雲朵間穿梭。

天才Build微微扭頭,看著落後一大截的子彈,逸散消失的場面,稍微鬆了口氣。

扭過頭,繼續朝著目標點的方向飛去,就在這時,一道X的錐形能量體鎖定了天才Build。

「唔!」Build被鎖定后,全身都出現了僵直,手一松,時空警衛和電王都朝下掉。

「肖龍!!」良太郎著急地大喊。

天才Build咬牙對抗著能量體的封鎖,因為襲擊太突兀了,這能量體還帶著壓制的特性。

在電光火石間,黑黃色的人影緊隨而至,穿透了X錐形能量體,一腳踢中了Build。

當看清那個人影的真面目時,肖龍驚訝了:「你是……」

下一瞬,天才Build猶如墜落的天使,渾身纏繞火焰,落向地面。

轟!!

火球在地上砸出了大坑,現場煙霧繚繞,還有些許余火在地上燃燒。

「咳咳……」一條白色的手臂探出煙霧,用力揮了揮,拍散了煙霧。

黑黃色的騎士落在了地上,露出電路的身軀在冒著電火花。

煙塵散去,天才Build打量著這位看上去有些慘烈的騎士。

渾身各處的裝甲都有破損,電路就裸露在空氣中,電火花就沒停過。

面甲的嘴部裝甲也破損,露出了著裝者的下半張臉。

「你是……」肖龍不由出聲道,因為眼前的裝甲,太像凱撒了,除了太過破爛外,其他簡直和凱撒一模一樣。

「凱撒·損壞三。」露出的嘴唇咧嘴一笑。

「海東大樹那傢伙呢?把那傢伙交出來,我就不為難你,我已經聞到了,他的味道。」

肖龍一愣,超級大腦在一瞬間推演模擬,一秒后,肖龍道:「那傢伙偷了套時空警衛的裝備,那個時空警衛就是他。」

損壞凱撒說道:「那可不像那個小偷的風格。」

「那是時空警衛唯一一套,最新系列裝甲產品。」肖龍隨口瞎扯道。

這是基於對方並不了解時空警局,才能瞎扯的話。

從對方的話,就能知道對方並不知道時空警局,都是招聘的時間線中已經出名的傑出人才,有能力,有責任的同位體來擔當時空警衛的職業。

「哼,這也到附和那小偷的特性,不過那小偷居然用著時空警衛的裝甲,而且還敢冒險到這?」損壞凱撒冷哼一聲,也許是天才Build的示弱,才敢讓他如此囂張。

「那是因為他的Diend槍被搶了,那伙時劫者你知道吧?」肖龍試探道,對方明顯沒有發現肖龍的試探。

損壞凱撒嘴角上揚,緊接著大笑出聲:「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傢伙搶了我的東西,今天他也被人搶了東西,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原來如此,是這樣嗎,我大概明白了。

肖龍暗自點頭,情況他已經大概推理出來了。

那麼……

「那麼……」

你也就沒用了!

「你就去死吧!」損壞凱撒的電路瘋狂往外噴出電火花,一時間看起來就像是個人形煙火棒一樣。

一個橙色的X形成,飛向天才Build。

X初一形成,天才Build就從上面偵測到了強大的能量波動,那已經有坦坦的必殺大炮的威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