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顏點點頭,正色道:「是的,你奶奶說,你爺爺死於橫禍,而且身中妖毒,很可能會詐屍,她便請我出去到附近村落尋找黑狗血!我去了好幾個村子,可最後還是一無所獲。我記得我父親說過,一般的行屍,若是沒有黑狗血,黃雞血也成,只是沒想到,你爺爺果然詐屍了,而且還這麼厲害!」

原來如此,可是,奶奶既然想到這個問題了,為什麼不自己解決呢?

蒼顏搖頭說,這就不知道了。你奶奶讓我先不要對你講,所以我只能不辭而別!怎麼,你奶奶不在家?

「是的,大家本以為她還在廂房裡,可誰知道不知道什麼時候人就消失了!」

蒼顏皺了皺眉,自言自語道,這老太太好奇怪,她打發我出去找狗血,還掩人耳目讓人誤以為她在廂房,莫非她……

蒼顏說道這,忽然瞪大眼不再言語了!

我一愣,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頓時冒出一個不好的念頭,沒錯,奶奶一定是去了黑水潭!

她這是找那怪物拚命去了!

我來不及多想,讓本家叔伯留下重新入殮爺爺,而我和蒼顏則直奔黑水潭!

不知道怎麼了,我已經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心中總莫名響起一聲聲悲憫的調子!

奶奶,你可千萬別干傻事,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該怎麼活啊!

我一邊跑,一邊掉眼淚,或許我還真是個天煞孤星,離我近的人,都不會善終!

我跑的氣喘吁吁,可是蒼顏卻異常平靜,她奔跑起來的樣子就像是一隻小鹿。

「喂,羅卜,你做好心理準備,事情不妙!」忽然,蒼顏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我扭頭一瞧,她攢著眉心,手中正掐著小六壬算術。

我本來就恐懼,聽了她的掐算,頓時心涼了半截,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一路狂奔,耳邊風聲瑟瑟。

終於,到了黑水潭邊,眼前的景象徹底震撼了我!

只見黑水潭無比渾濁,好似被攪了個底朝天一般!潭面上一望無際都是帶著血色的泡泡和大大小小的魚屍,小的還形若蝌蚪,大的則超過米長,其中幾條大鱔魚、黑魚、狗魚足足有豬仔大小,早已經一命嗚呼,在水面上瞪著死眼!

蒼顏倒吸冷氣道:「這是一場惡戰啊!」

看到此景,除了一點點的解恨,更多的其實是恐懼,邪祟如此,那奶奶呢?

我發了狂地沿著黑水潭尋找,一路走來,竟然在岸邊碰見了幾十具死屍。當然,不是人,而是死的猙獰的黃皮子、白毛刺蝟和大大小小的蛇……這些死去的野獸一個個瞪著兇惡的眼神,目標無疑都是黑水潭!

我正沉浸在驚愕中,蒼顏忽然大聲喊道:「喂,你看,那棵大柳樹下是不是躺著個人?」

我循聲望去,果不其然,有個佝僂的身影躺在血泊之中,她頭髮花白,身穿神婆道袍,不是奶奶還能有誰…… 我感到一陣眩暈,血瞬間充上大腦,身子一晃就要摔倒!

蒼顏扶住我,大聲道:「羅卜,你先別著急,你看,那人似乎還在動!」

我一聽,趕緊抬起頭,仔細一瞧,奶奶果然在微微朝我招手!

「奶奶!」

我高呼著沖了過去!

到了跟前才發現,血泊之外,還躺著一個半個女人臉的魚形怪物,這怪物正是當晚襲擊我的那個邪祟!

怪物已經死去多時,身體腐爛變質的極快,下半身已經爛成了魚骨架!

「小卜,你來了!」奶奶渾身是血,面色蒼白,可是還是擠出一點點笑容!

「奶奶!」我剛一開口,便已泣不成聲:「奶奶你這是為什麼啊,爺爺雖然走了,不是還有我嗎?你別說話了,我這就帶你回家!」

我說著,彎下腰便要將奶奶背起來!

奶奶擺了擺手,吃力道:「小卜,沒用了,奶奶不行了!」

「怎麼會?奶奶你可是神婆,你能救別人的命,為什麼不能救自己的命!」

「傻孩子,人活著哪有個夠啊!不管怎麼說,你爺爺的仇我是報了,只是被偷襲了一下。也好,隨你爺爺一起走,還有個伴!」

「婆婆,偷襲你的是什麼東西看清楚了嗎?」蒼顏看著奶奶身後的傷口問道!

奶奶虛弱地搖了搖頭,苦笑道:「丫頭,讓你看笑話了,我一個神婆,終究是道門小了點!」

不知道為什麼,蒼顏有些尷尬,小聲道:「婆婆,休要講笑話了,您需要休息!」

「呵呵,來不及啦!老婆子我拜託你一件事,不知道姑娘能不能成全!」

蒼顏馬上道:「婆婆您說!」

奶奶鄭重道:「江湖險惡,日後小卜要是有難,在你蒼家綹客地界,你們可要幫他一把!」

蒼顏垂眉點了點頭應聲道:「婆婆放心,相逢便是緣分,您今日所請,我代家父答應了!那……你祖孫說說話吧?」

蒼顏說完,很有眼色地走到了一邊!

奶奶看著蒼顏的背影忽然笑了,斷斷續續道:「大孫子,將來娶媳婦就娶這樣的,屁股大好生養,脾氣直不會給你挖坑!」

「奶奶……」我又是流淚又是笑,奶奶啊奶奶,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說笑!

「奶奶,我不讓你死,你死了小卜就再也沒親人了!」

「怎麼會呢?」奶奶慈祥一笑道:「你還有你媽媽,你姐姐們,未來你還有媳婦,等你娶媳婦的時候,記得告訴奶奶哈!」

奶奶伸出手,攥了攥我的掌心,忽然抽搐了一下,梗塞道:「小卜,奶奶要走了,有些事我要告訴你,這關係到你的身世……」

「我的身世?」

「沒錯!」奶奶額頭綳起了青筋,努力講述道:「其實,你不能埋怨你媽媽!你媽懷你六個月的時候,咱們這一帶突然連雨天到了,山洪肆虐!一直安寧的黑水潭也不知道怎麼,一夜之間,水變成了紅色!從那之後,村裡不得消停,夜夜狼哭鬼嚎的,很多人家的牲畜都莫名其妙的消失,還丟了一個孩子一個女人!大家紛紛傳說是潭中鬧了妖怪,當時村裡人都求我出面做法,可我一直猶豫著!因為你媽大著肚子,我本不想去,大小殺戮都是罪孽!可是村長李大富和老張頭一行鄉親苦苦哀求!

乘歡妻下:首席的第一愛人! 我身為神婆,又不能坐視不管,便到道觀占卜,結果卜相說此地出妖,我確實該出手。思來想去,我還是沒顧你爸爸的反對,坐著老張頭的船到了湖上!其實那天我做的不過是個祈福法,並不是鎮妖術,可是不知道怎麼,我的香火剛點著,一道天雷就朝著水中劈了下去!驚愕之餘,水中忽然飄出了一個亮光,所有人眼睜睜看著那亮光掉到了村裡,更有人直接目睹,那亮光砸在了你們家的屋頂上!

我急急忙忙往回跑,到你家的時候,發現你媽媽已昏倒在了屋門口,下身還出了紅!我當時就知道自己犯了大忌,可是已經於事無補。 和大叔相親以後 好在你媽媽經過調養,把你保了下來!後來的事你也知道了,你生下來之後先天六指,你爸爸接著就去世了,村裡人風言風語,你媽媽自然也聯想到了那件事,她是恨我,自然對你也就愛不起來了!你別怨她,其實是奶奶不好。

但不管怎麼說,你的三個半紀劫都已經渡完了,以後你的日子也就順了,奶奶放心了!另外,大概是因為你六指的緣故,老話講,六指通陰,從今往後,小心從事,說不準,咱們祖孫一樣,都是吃這碗飯的。若是碰到什麼為難著窄的事,你可以去求蒼定遠,我們曾經有過一面之緣!哦,對了,你要去紫雲觀一趟,玄冥道長說過,三紀劫之後他能幫你找個出路。」

「奶奶,你別說了,我哪也不去,我只要你活著!」

「小卜,人沒有不死的!不許任性,等你媽媽回來,你便跟她走。偷襲我的東西還在,它容不得你的!」

奶奶的態度不容置否,可越是這樣,我就越發難過。到了死,奶奶還在為我坐著安排!這輩子的恩情,我卻永遠也報答不了了……

奶奶終究還是去了,懷裡抱著的三個大仙牌位都裂成了兩半,我知道,奶奶供養了它們一輩子,這一戰,它們也都隨奶奶去了!

村長李大富帶著村民趕來,將奶奶抬了回去,和爺爺入殮在了一個棺材里。

第二天一早,我媽回來了,還有她那三個寶貝女兒!

從她們進門,我們之間沒有說過一句話,直到奶奶下了葬。

大姐樸實一些,小時候畢竟在奶奶身邊長大,多少還有些感情!

給爺爺奶奶磕完頭,大姐問我:「爺爺奶奶不在了,你怎麼辦?」

我沒吭聲,其實我也沒有答案!

二姐脫口道:「能怎麼辦?村裡的孩子自然在村裡,去了城裡像個膽小的猴子,他不自在,我們也丟人!」

「可不是!」三姐哼道:「咱們家就那麼大地方,他去了還要騰房間,反正說好了,我是不會和讓出自己房間的!」

我心中冷笑,這便是我的親人!

有道是,酒冷尚可溫,心寒如何暖,她們當我是可憐的哈巴狗,我為何還要渴望把她們當人?

再說了,我本來也不想走,蒼顏說了,襲擊奶奶的東西是個嚙齒類邪祟,我得報仇!

「我哪都不去,我就守著奶奶的房子!」

我說完這話,二姐三姐正在竊喜。可令我沒想到的是,村長李大富卻開了口!

「小卜,你別怪伯伯心狠,可是事關重大,我作為村長不得不說,你還是跟著你媽走吧!你也知道,你爸爸,柳婆子、你的老師,大虎,還有你爺爺奶奶,哪個靠近你的人不是橫禍而死?而且,你奶奶這次鬧得動靜太大了,你留在村裡,要是招來報復,很可能連累大家的!你奶奶生前不是讓你去紫雲觀嗎?我看你出家算了!嘖嘖,這話說的殘忍了些,可是我說的其實是大夥都想說的話,對不對?」

李大富一問,人群里果然有半數以上的人隨著點了點頭!這些人七嘴八舌,可總的意思無外乎勸我離開……

我這回算是徹底冷了心。奶奶,你看到了嗎?就是這些人,求你去和怪物拚命,也是這些人,將我轟出了村!

人情不過如此!

我不禁有點想念蒼顏,至少她的眼中沒有半點對我的嫌棄!昨天夜裡她便離開了,她說她見不得生死!現在想想,哪裡是見不得生死,她一定意料到了我現在的處境,她怕我尷尬,所以先走了!

真是個是聰明的姑娘!

可惜,她的出現不過是我生命里的驚鴻一瞥,可能這輩子再也不會相見了吧!

我正在奚落和冷嘲熱諷中心灰意冷的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母親開了口,她面無表情冷冷道:「隨我走吧,不過,你別叫我媽,也別指望著我養你……」 我本來打算和母親老死不相往來的,那天聽了奶奶的講述,我在心裡同情這個女人。

可是,最終我還是和母親回了雲城!

因為我恨!

二姐、三姐的話本來就在我的意料之中,她們一向對我冷漠,我生氣,但是不屑。可是母親那冷冰冰居高臨下的面孔卻讓我重新恨了起來,她在眾人面前收留了我,可神態卻分明像是收留一條狗!

所以,我勸服自己就算受盡委屈也要跟她們走,我的目的就是將自己的霉運帶過去,我希望她們倒霉,倒大霉!

我知道,我的想法做法都很卑鄙,可是,那有什麼關係呢?

反正,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人死了,我的心已經冷了!我死都無所畏懼,臉要不要又何妨?

母親當年帶著姐姐們投奔舅舅,後來利用父親死時的賠償開了一家小小的便利店,又買了一套老房子!

大姐在念研究生,很少回家。所以,家裡的三個卧室母親和二姐、三姐各佔一個!

那天一到家,二姐和三姐便甩著臉子回了房間。母親將我的行李丟進了儲物間,告訴我以後我就住在那裡!

我看見儲物間里有一張老舊的破鐵床,還有一個精緻的狗窩,看來這裡曾經是養狗的地方!

母親在一旁審視著我的臉,她似乎就等著我發火!

可我偏不,我淡淡笑了笑,一聲沒吭!

母親看見我的笑容抽搐了一下,露出了一副越加厭惡的表情,大聲道:「家裡不養閑人,你自己的生活費自己想辦法。另外,醜話說在前面,你奶奶那套老封建的東西不要在房裡出現。我若是聽見你說一個關於這方面的字,立馬滾蛋!」

我像個傻子一般靜靜地點點頭,好在我還有些奶奶生前留下的積蓄,從此開始苟延殘喘的生活!

相處一段時間我發現了她們的生活規律。

母親要看店,只有夜裡在家;二姐在一個醫院當護士,休一上二;三姐則是個無業游民,染了一頭黃頭髮,像個小太妹,有時幾天不見人影,有時會帶著一個陌生男子回來!一到家便關起門來,然後隔壁便傳來咿咿呀呀的床動聲!

都是成年人,心照不宣,我只噁心不吐痰!

而我,只有等她們都不在家的時候,才能拿出奶奶和爺爺的照片瞧幾眼,上柱清香!

所有的人中,三姐對我最冷漠,也最令我厭惡!

那天吃飯,我不過是朝著一盤菜夾了一口,她便端起來直接倒在了我的碗里!

她說這是我們村裡人吃不到的東西,讓你吃個夠!

大姐幫我解圍,訓斥了她一句,她便惡狠狠對我說,你作為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如此不要臉?這是你家嗎?你厚顏無恥賴著,難道不知道父親怎麼死的嗎?

我心裡冷笑,我還不是為了你們來的,我就是要看你們倒霉的樣子啊。你們拿著自己父親的撫恤金充優越的城裡人生活,究竟是我不要臉還是你們不要臉?

其實奶奶和爺爺葬禮那天一見面,我便看見三姐的氣色不對。

她顴骨青黑,這是情感挫敗的象徵,同時眉尾兩邊色澤青暗,這是健康出現了狀況!

我當時便覺得,她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回到雲城沒幾天,三姐的頭上便隱隱約約升起一層黑雲,而且這黑雲越來越濃!

三姐的脾氣也越來越差,回到家之後便摔東西,罵罵咧咧!電話里總是和一個人在吵架,我知道這人就是她的男朋友,不過電話那邊對她已經是愛答不理!

我每天都偷偷觀察她的狀況,享受著那種報復的快感!

三姐見我看她,便呵斥道:「你在幸災樂禍是不?」說著,便將茶杯砸了過來!

我使勁咧嘴一笑,回了房間!

出事那天是半夜,母親和二姐在客廳看電視,我自己在房間里翻來覆去睡不著!

只要一閉上眼,我便會夢見奶奶倒在血泊里的情形!

奶奶咽氣后,蒼顏曾經檢查過奶奶身上的傷口,最致命的一處傷是後頸的兩個血洞,蒼顏說,可以肯定的是,襲擊奶奶的兇手一定是嚙齒動物!

嚙齒動物無非就是鼠類和兔類,我馬上想起一個人,那就是那個叫做田宇森的,他不是被老鼠所傷嗎?我記得他出現的時候,我的六指也癢過,或許是奶奶的死和那是肥碩的老鼠有關!

我覺得我該聽奶奶的去紫雲觀一趟,也許玄冥老道會認識這種傷口!不過,在母親和姐姐們倒霉之前,我是絕不會走的!

正當我偷偷拿著奶奶照片暗自傷神的時候,突然聽見房門傳來了幾聲沉重的敲擊聲,緊接著房門一開,我便聽見了三姐發了狂的叫聲。

母親和二姐倉皇失措,大聲詢問三姐怎麼了,可是三姐要麼嗚嗚哭泣,要麼哈哈大笑,像是個瘋子!

我用被子蒙著頭,暗暗聽著,我可不想去觸霉頭,想到三姐那副刻薄的面孔,我巴不得她多受些苦頭!

外面亂成了一團,三姐的聲音越來越低沉,沙啞梗塞,好像隨時都會窒息一般!

過了大概七八分鐘,儲物間的房門砰的一腳被踹開了!

我裝作一無茫然一樣掀開被子瞧了瞧,發現母親正帶著慍怒的目光站在門口!

「你是聾子嗎?趕緊滾起來,背你三姐去醫院!」

我淡淡地應了一聲,慢慢悠悠爬了起來!

等我出了房門看見三姐的一剎那,嚇得我一下子怔住了!

暗淡的燈光下,我分明看見一個只有巴掌大還帶著血的嬰兒正趴在三姐的脖子上!

這嬰兒慘白色的皮膚,身上儘是大大小小的血痕和淤青,兩隻小手死死裹著三姐的脖子,碩大的腦袋從三姐的頭頂探出來,瞪著一雙只有白眼泡的眼睛,嘴巴掛著浮誇的笑容……

「還愣著幹嘛?快背人啊!」二姐呵斥道!

我站在原地未動,後腦勺一陣涼麻。我下意識低頭一瞧,果然,那道黑色的血線又出現在了我的六指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