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玉顏簡直要被氣瘋了:怎麼藍曦若身邊的人各個都不順眼?各個都要和她作對?

最氣人的是,她明明就是不願意承認,卻還不得不承認,他們藍家確實不如黃家,她嫁給太子的意義完全沒有黃穎黎嫁給太子的意義大。

可是有一點她就是不願意承認——太子不喜歡她!

「黃小姐,勸你說話別說的太滿。」藍玉顏的神色已經不對勁了,「太子喜歡誰不是你能猜得到的,我和太子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難道我還不清楚太子的心意嗎?倒是你,黃小姐,你從來都沒怎麼和太子接觸過,恐怕太子連你是誰都不知道吧?」

這話,說的狠毒至極。

太子確實沒怎麼見過黃穎黎,不然,如此優秀的人,那種人渣怎麼可能不動心思?

黃穎黎為數不多的和太子的幾次見面,都是跟在黃家家主的身後,到日輝國來拜訪的。

黃家家主,也就是她的爹爹,是個極其有頭腦的人。他知道日輝國的經濟發達,都動了要來日輝國的念頭。月耀國欣然同意,希望黃家家主把握機會,並且能促進兩國的關係。

月耀國的皇帝很溫和,他只希望和平,其餘的,都不重要。

所以說,太子幾乎沒怎麼正眼看過她。

這種話在藍玉顏的惡意揭露下,也變得難堪起來。

黃穎黎的手緊緊攥在身側,她瞪着藍玉顏:「不認識又怎麼樣?就算你藍小姐已經和太子都是青梅竹馬了,也沒有留住他的心。哼,難道你不知道男人最喜歡新鮮感嗎?對於太子來說,你早就不新鮮了。」

黃穎黎這番話殺傷力也是極大,藍玉顏的臉一陣紅一陣白,最後惱羞成怒的動手了。

但是,動手絕對是藍玉顏做出的最愚蠢的決定,以為她才是橙階,而黃穎黎,是黃階巔峰。這差距,簡直都沒法比。

所以,在藍玉顏還沒怎麼動手的時候,黃穎黎就直接牽制住了她,一臉的不悅:「藍玉顏,你不要太囂張了,你以為別人都怕你不成?」

估計是真的被藍玉顏刺激到了,黃穎黎說話的聲音也大了很多。

藍玉顏又羞又惱的擺脫了黃穎黎的控制,就不再出手,只是看着她憤恨的瞪眼,最後看着她來了一句:「黃穎黎,如果你存心要和我作對,那就對不住了,我一定不會讓你得逞的,我會讓你知道,和我爭是什麼下場!」

藍玉顏的話,透著陰暗。

藍玉顏已經把黃穎黎列為首先要對付的對象了,而且心裏已經開始籌劃要如何才能讓這黃穎黎受到教訓和打擊了。

至於藍曦若,她稍後就去會會她。

兩個女人在這裏爭執了半天也沒有結果,就憤恨的各走各的路了。藍玉顏直接從捷徑走的,她要保證能夠在藍曦若到達之前趕到,這樣……她就能開始部署了。

一想到藍曦若終於要永遠留在這裏了,藍玉顏的心裏就莫名的興奮。終於沒有人和她搶風頭了,她的地位終於保住了,她……終於可以自由了!

「藍曦若,你不是很厲害嗎?那你這次有本事就再逃脫試試啊?」藍玉顏一邊趕路,嘴角的笑卻越來越陰森,越來越詭異。

。 葉秋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彷彿金玲玲的事情,對他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小李和保安隊長眼中都出現了驚訝。

林總的這個男朋友到底是什麼人?

居然用這樣的口吻說話,難道他真能化解這場危機公關?

「小李,你是公關部的人?」葉秋忽然問道。

小李點點頭:「是的。」

「你回去之後,馬上寫一個聲明出來,也不用胡編亂造,實事求是就好。」

葉秋道:「告訴大眾,我們之前談好的給金玲玲兩千萬代言費,她臨時變卦,要四千萬。」

「還仗著自己是大明星的身份,威脅林總,說不給四千萬,就要讓美容會所關門。」

「林總氣不過,這才抽了她。」

小李看向林精緻,似乎在問,是這樣嗎?

「葉秋說得沒錯,金玲玲確實這樣威脅我了。」林精緻道。

小李說道:「林總,雖然按照實際情況,金玲玲確實很過分,但是她在網路上有眾多粉絲,這麼聲明的話,網友們怕是不會相信我們,對我們美容會所依然不利。」

「沒事,按照我說的做吧,速度要快。」葉秋道。

小李看向林精緻。

「看我做什麼,馬上按葉秋說的做。」林精緻不滿道。

「是。」小李應了一聲,快步離開。

保安隊長又說道:「秦總,林總,門口那些人怎麼辦啊?」

葉秋對保安隊長說:「你現在就出去,帶著保安們擋在會所門口,不要讓那些人進來搞破壞。」

「如果有人非要衝進來,或者是潑油漆,還想放火的話,給我狠狠地揍他們。」

「記住,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出手,一旦出手,就不要手下留情。」

「只要人不死,就沒問題。」

保安隊長沒想到葉秋這麼強硬,有點擔心,道:「萬一他們拍視頻發到網上怎麼辦?」

「你手底下的人都是廢物嗎?」葉秋瞪了保安隊長一眼,跟著說道:「算了,這件事情我來處理。」

「你只需要記住,不要讓他們繼續搞破壞就行了。」

「趕緊按照我說的去辦!」

保安隊長點點頭,快步離開了辦公室。

「葉秋,這樣行嗎?」秦婉有些擔心,「那個金玲玲畢竟是大明星,有很大的影響力。」

「婉姐你就放心吧,我要是連一個戲子都收拾不了,還怎麼在江湖上混?」

葉秋掏出手機,給韓龍發了一條簡訊。

隨後,又給龍夜撥了一個電話,等電話接通之後,葉秋問道:「你在哪?」

「我還在京城。」龍夜不滿地嚷道:「大哥,你不夠意思啊,離開京城也不跟我說一聲,我還想跟你喝酒呢。」

葉秋沒有廢話,說道:「龍夜,我有點小事需要你幫忙。」

「什麼是?大哥儘管吩咐。」自從葉秋大鬧白家之後,龍夜就對葉秋佩服的五體投入,早就把葉秋當成了親大哥看待。

「金玲玲你知道嗎?」葉秋問道。

龍夜反問:「大哥,你說的是那個大明星金玲玲?」

「沒錯,就是她。」

「哈哈哈,我當然知道她,宅男女神嘛,每次出現在公眾面前都穿著十分暴露,說她是大明星都抬舉她了,其實她就是個靠賣肉出名的。」

龍夜忽然嘿嘿笑道:「老大,我告訴你一個秘密,金玲玲在成為明星之前,在會所坐台。」

葉秋有些意外:「你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龍夜道:「金玲玲在電影學院讀書的時候,就在會所陪客,我第一次見到她,就是在會所裡面。」

「那個會所是我朋友開的。」

「不僅如此,她還兼職賣肉,我那個開會所的朋友手裡有不少金玲玲的小視頻,我還欣賞過呢。」

「不得不說,她會的姿勢真多。」

龍夜說到這裡,突然一聲驚叫:「靠,老大你該不是對金玲玲感興趣吧?」

「我勸你,碰誰都不要碰金玲玲。」

「這個女人以前還患過病,很臟。」

卧槽,重磅消息啊!

葉秋給龍夜打電話,就是想讓龍夜幫他搜集一些金玲玲的黑料,然後用來反擊。

畢竟公眾人物,誰沒點黑料?

哪想到,龍夜知道的這麼多。

葉秋立即說道:「龍夜,找你朋友把那些視頻搞來,我需要,另外再給我搜集一些金玲玲的黑料。」

「老大,你要這些做什麼?」龍夜陡然想起了什麼,問道:「老大,金玲玲得罪你了?」

「這個蠢女人,她威脅林姐和婉姐,還要我兩隻手,你說她是不是找死?」

「擦,這麼囂張,老大你等著,我一會兒就把她的黑料發給你。」

「好。」

「對了老大,有空再來一趟京城唄,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哪裡妹子可水靈呢,空姐,護士,白領,幼師……反正什麼樣的都有。」

「滾!」

葉秋掛斷電話,然後對林精緻和秦婉笑道:「放心吧,金玲玲很快就完蛋了。」

秦婉說:「金玲玲這麼一鬧,對我們會所的聲譽多多少少都有些影響,我們還要想個辦法,挽回聲譽。」

林精緻點點頭,「還是婉姐考慮的周全,想要挽回聲譽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秦婉問。

林精緻說:「找一位新的代言人,這個代言人不管是容貌氣質,還是名聲,都要全方位碾壓金玲玲才行。」

秦婉眼睛一亮,這確實是個辦法。

林精緻跟著說:「不過,除了剛才這些條件之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這個新的代言人沒有任何黑料,給大眾的印象一直是正面的,積極地,健康的。」

秦婉的臉色頓時苦了起來,「這個條件就有點難了,娛樂圈那麼多人,身上沒有黑料的明星屈指可數。」

林精緻也嘆氣,「是啊,這個新的代言人不太好找。」

葉秋心中一動,說道:「我倒是有個人選。」

「你說的是劉天王吧?」

林精緻知道葉秋唯一喜愛的明星就是劉天王,說道:「劉天王出道四十年,德藝雙馨,確實是藝人的榜樣,只是,我們美容會所的客戶都是女性,用劉天王當代言人不太合適。」

「況且,劉天王是天王巨星,邀請他代言,他不一定會同意。」

葉秋笑道:「我說的不是劉天王。」

「那是誰?」林精緻詫異的問道。

葉秋微微一笑:「糖糖!」

【作者有話說】

第2更。

。 陳氏握著帕子的手,猛地收緊,眼神突然暗淡了下來!

「我開給你的方子,你再吃十來天,我再給你把脈,這期間,不可食用任何的其他的藥物,切記!」顧知鳶拍了拍宋含雪的手,眼神十分的嚴肅。

特別是說道「不可食用任何其他的藥物」的時候,顧知鳶故意加重了幾分語氣,故意強調了幾分。

宋含雪也不傻,一下子就聽出來顧知鳶的話中有話,她抬頭看着陳氏,眼中是一抹不知所措。

陳氏拍了拍宋含雪的手背,讓她放寬心,自己會有辦法保護她的。

「其他的,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這種病需要慢慢調養,若是中間有什麼問題,可以去丞相府尋我。」顧知鳶笑了一聲緩緩站了起來。

宋川一聽,整個人激動不已,他抱拳說道:「多謝王妃,多謝王妃,王妃的大恩大德,下官無以回報,王妃想要什麼?只要你提出來,下官一定竭盡全力尋來給你。」

顧知鳶一聽,笑了:「我與宋小姐也算是有緣分了,東西就不要了。」

什麼都不要?

聽到顧知鳶的話,宋川連忙擺了擺手說道:「要的,要的,王妃想必是不缺錢財的,下官前些日子尋得了南梔布匹,一份差人送到王府,一份差人送給公主殿下,還請王妃和公主不要嫌棄。」

「南梔布匹,價值千金,若是做成衣服,行走之時,上面的圖案也會跟着動,我喜歡。」宗政秋雅到底年紀小,一聽到有好東西,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嫂嫂,若是做成衣服,我們穿着去參加冰雪節,肯定是十分出色的。」

瞧著宗政秋雅臉上激動的額光芒,顧知鳶倒是不知道說什麼了,總是感覺收人家這麼貴重的禮物。

「王妃,您救了我的命,這一點點禮物您就收下吧。」宋含雪站了起來,沖着顧知鳶盈盈一拜:「您的大恩大德,我無以回報!」

顧知鳶一把扶住了宋含雪:「只要你能好好活下去,我就很開心,證明這麼多的努力沒有白費了。」

「你好好養著,我先回去了。」顧知鳶拍了拍宋含雪的手說道。

「王妃這就要回去了?留下來用午膳吧。」陳氏一聽,連忙激動的說道。

顧知鳶一聽,搖了搖頭:「我出來有些時間了,用膳就不必了,我先回去了。」

「嗯嗯。」宗政秋雅伸了個懶腰,輕聲說道:「皇嫂,我都困了,我們回去了吧。」

「既然如此,便不強留王妃和公主了,他日我們定當登門道謝。」宋川抱拳說道,他的一張老臉上面寫滿了感謝。

終於,自己的女兒有救了,整個左相府,也不必為流言蜚語困擾了,這對於他們一家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宋川和陳氏將顧知鳶和宗政秋雅送到了大門口,並且安排了,馬車送二人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