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安嵐見姜辰臉色堅定,便一咬牙,也打定了陪著姜辰的心思。

「嵐兒,快過來!石頭怪人朝你們來了!」

此時蘇有德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讓姜辰兩人頓時一驚,連忙回頭看去。

果然,石頭人正快步朝著他兩跑過來。

「你想跑?你跑不了的!雖然不知道你剛剛是怎麼讓我動不了的,但是我不信你還能再用一次。」

石頭人叫嚷著,快速朝姜辰衝過來,他居然放過了二青,轉移了目標。

「媽的,我怎麼覺得這就跟貓捉老鼠似的,笨貓換目標了?」

二青彎著腰喘著粗氣,心裡頭不免有些無語。

他突然覺得自己正經歷的這一幕,跟某個動畫片里的場景極為相似。

「你快走!我有辦法對付他,如果你被抓住了,我反而還不好出手。」

姜辰連忙把蘇安嵐推開,一臉嚴肅的說道。

蘇安嵐聞言一陣猶豫,但是看著衝過來的石頭人,又不免一陣恐懼。

「走啊,別看了!」

姜辰一把把蘇安嵐推開,然後居然迎面朝石頭人跑去。

「姜辰!」

蘇安嵐見狀一驚,連忙驚呼。

「小子!有點骨氣,真男人就該如此。」

眼見著姜辰朝自己衝過來,石頭人的臉上居然扯出了一個笑容。

「哼,傻叉才跟你正面斗呢。」

姜辰冷哼一聲,在距離石頭人五米遠的地方突然停住了腳步。

只見姜辰突然一蹲,然後把手放在地面上。

「你這要幹嘛?」

石頭人不免有些詫異,不知道姜辰又在憋著什麼大招,不過他還是起了警惕之心。

「你馬上就知道了。」

姜辰嘴角一掀,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

只見姜辰話音剛落,石頭人的身體突然一矮,差點直接摔倒。

「這是怎麼回事!」

石頭人心裡一驚,因為他發現自己腳下的地面似乎有些不對勁,導致他差點摔倒。

「看我的土遁,沼澤術!」

姜辰一本正經的大喊道,讓不遠處的二青直接傻了眼。

「啥玩意兒?」二青用手指掏了下耳朵,然後再揉了下眼睛,一臉的不敢置信。

此時的石頭人居然半個身子直接陷入了地下。

原本庭院里的泥土地面,直接變成了沼澤地,使的石頭人直接陷了進去。

「卑鄙!你有本事把我放出來,我們正大光明的打一場!」

石頭人大叫著,不停的掙扎,可惜的是,越掙扎就陷的越深。

「你他媽刀槍不入的,居然讓我跟你肉搏。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像傻叉?」

姜辰不屑的一笑,變成石頭人是他的手段,那麼把土地變成沼澤,就是姜辰自己的手段。

誰能贏,那就得看是誰的手段更加高明了。 很明顯,這一次是姜辰技高一籌。石頭人此時深陷地面,只有一個腦袋露在外面,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

把地面變成沼澤,是姜辰在歇息的時候突然想到的主意,在控制了石頭人以後。

姜辰才後知後覺的想起自己是可以控制土元素的,甚至能夠直接操縱土地。

「你小子可以啊,居然想到了這一招。」

二青此時來到了姜辰的身邊,看著只露出了一個腦袋的石頭人,不免一陣驚奇。

「那可不,比你可是強多了。剛剛把他困住,你都搞定不了。」

姜辰不屑的瞥了二青一眼,一臉的鄙視之色。

「媽的,這狗賊刀槍不入的,我有什麼辦法!命根子都成了石疙瘩,我還能怎麼辦!」

二青聞言有些不服氣,連忙出聲反駁。

「你別跟我嗶嗶這個,你就只想到了命根子,命根子後面那個致命弱點,你就想不到嗎。」

姜辰眯著眼睛,臉上的鄙視之色更甚。

二青聞言一呆,他方才確實是沒想起還有這麼個弱點。

「哎,怪就怪勞資為人太正直,思想太純潔,這麼噁心的辦法我想不到。」

二青突然輕嘆一口氣,滿臉的唏噓之色,裝逼指數瞬間拉滿。

「我他媽一腳把你踹到下面去去陪他,你信不信?」

姜辰有些無語,抬起右腳便作勢欲踢。

「來來來,你試試,看看到底是誰踢誰!」

「你們別鬧了,還是想辦法怎麼處理這個人吧。」

此時蘇安嵐紅著臉開口了,方才姜辰兩人談的實在是太不堪入耳,她一直沒好意思說話。

但是見兩人吵個沒完,她便忍不住了。

「問我幹嘛,這是你們蘇家的地方,你還是去問問你老爸吧。」

姜辰聳了聳肩,指了指身後。蘇有德方才就在那裡。

蘇安嵐聞言往後望去,不過當她發現自己的父親此刻正靜靜的趴倒在地時,頓時心裡一驚。

「這老傢伙怎麼了?被襲擊了?」

二青也是看到了蘇有德此時的狀態,便不由得警惕起來,連忙朝四周打量著。

「老爸!」

蘇安嵐可不管到底還有沒有人,直接便朝蘇有德沖了過去。

姜辰見狀臉色一沉,也連忙跟上。

由於蘇家其他的人,也早就跑沒影了,所以現在這裡就剩下他們四個人了。

如果蘇有德是被人打暈的話,那就證明這裡又來了不速之客。

「不是被打倒的,是因為氣急攻心的緣故。應該是方才看到你不回來,然後心裡一急的緣故。沒什麼大礙,過一會兒就能醒。」

姜辰把了下脈后,便鬆了一口氣,沒有其他人躲著就好。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蘇安嵐鬆了一口氣,不停的念叨。

「那個人怎麼處理?」

二青此時又指了指那個陷入沼澤的石頭人。

由於石頭人鼻子一下都被淹著的緣故,所以倒是一直沒辦法出聲說什麼。

但是看著石頭人怒睜的雙眼,就知道他此刻是無比的憤怒。

「還能怎麼辦,等蘇伯父醒了,讓他自己想辦法吧。」

姜辰看著石頭人的腦袋,輕聲說道。

「或許等會兒就有人來處理這事兒了。」

姜辰喃喃自語,卻是讓二青有些摸不著頭腦。

「丫頭,我倆就先走了,估計馬上就要來人了,我們倆留在這裡有些麻煩。」

姜辰又看向蘇安嵐,輕聲對她說道。

「走了?」

蘇安嵐聞言一愣,連忙抬起頭來。

「對。」姜辰點了點頭,「你剛剛說了,國安局的人等會兒要來。如果跟他們碰上了,我反而還解釋不清楚。」

姜辰不想再跟國安局的對上了,雖然已經對上了一次,但是那一次不是疑點重重的嘛。

「對了,關於我成了進化者的事情,整個蘇家就只有你知道了,你老爸他們都沒有看到,所以你一定得幫我保密啊。」

姜辰笑著說道,心裡也有些慶幸。

這次陰差陽錯的,並沒有人看到他施展異能。

蘇有德一行人出來的時候,也只是看到他一動不動的待在原地,並不知道是他控制了石頭人。

所以,這倒是無形之中免去了姜辰不少的麻煩。

「你放心吧,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蘇安嵐點了點頭,一臉嚴肅的保證道。

「那我倆就先撤了,我聽到有車子過來了。」

姜辰聽到有汽車聲響起,便不打算再耽擱時間,匆匆的跟蘇安嵐道別,便直接離開。

「我去,就不能走正門嗎?非得翻,牆……」

二青看著眼前的院牆,有些無語的吐槽道。

「門口來車了,你要是想跟那些人去喝會兒茶,那你就去吧。」

姜辰利落的翻上牆,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說道。

「哎,命苦啊。我這簡直就是無妄之災啊!」

二青抓著姜辰伸下來的手,借力翻上院牆,無奈的說道。

此次他是完全為了幫姜辰,這才攤上這事兒的。結果到最後,自己受了重傷,姜辰看起來卻是屁事兒沒有。

「別逼逼了,我承你這次的恩情。回去就把那個東西給你看看,行了吧。」

姜辰也有些不好意思,於是只好把修鍊法當做報酬了。

「嗯,勉強還行。」

二青聞言一喜,不過還是裝出一副勉強的樣子。

不過姜辰這次可沒有理他了,直接加快腳步朝前走去。

「誒誒誒,你慢點啊。老人家我還受著傷呢,你就不能扶一下我嗎?懂不懂尊老愛幼啊你!」

二青也就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想起自己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人了。

「你也不照照鏡子,那個老年人長你那副模樣的。」

「誒,你怎麼說話的……」

兩人互相拌著嘴,慢慢的離開了蘇家所在之地。

不過兩人沒有注意的時,他們前面剛走不久,後面便突然出現一個人影,悄悄跟上。

……

蘇家別墅,鐵門外不遠處,姜天策兄弟倆正偷偷的藏起身子,往別墅里張望著。

「媽的,我說路上怎麼有警察封路,原來是國安局的人過來了。」

姜天豪看著蘇家別墅庭院里的那些人,心裡不由得有些不爽。

他們兩人因為路上遇到警察封路的緣故,所以兩人棄車步行,偷偷越過封鎖圈,這才來到蘇家別墅外圍。

不過這麼一來花費了不少時間,所以兩人並沒看到姜辰。 兩人尚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此時在別墅里配合國安局辦案的,是蘇家的管家,而蘇家的主事人,一個都不在。

甚至於,由於裡面人遮擋住了的緣故,兩人連那個石頭人都沒有看到。

「我們走吧,既然國安局的人到這裡來了,那麼我們也就得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了。」

姜天策沉著臉說了一句,便直接轉身離開。

「誒,你說走就走啊!」

姜天豪疾呼道,連忙快步跟上。

兩人離開后不久,他們方才所待的地方,便又來了三個身穿黑色斗篷的人。

「方才那兩個,是原來姜家的那兩位?」

一個女聲響起,她在向另外兩個人詢問。

「沒錯,就是他們兩個。」

另外一個斗篷人回答道,此人說話的聲音有些沉悶,能夠清晰的聽出來,此人正是一個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