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寒笑笑正要說話,就在此時,他忽地大叫一聲,重重倒地!(未完待續) 蘇寒從復甦到再度倒地,前後不過半盞茶的功夫,這個時候,連迦樓羅亦是微微一怔。

而分一已然敏銳感受到了危險,心念一動,一道靈力屏障已然降臨在他與迦樓羅的身前,兩道黑氣被阻擋了一下,當即分散開,向著別處而去。

便在同時,迦樓羅也已然反應過來,他身形一閃,出現在分一身邊,將分一抓著往後而去,分一才看到不知何時,已然有兩道黑氣到了他後面,若非被迦樓羅及時抓開,這個時候他說不定已然中招。

「怎麼回事!?」分一驚訝道。

「好強大的魔氣!」迦樓羅沉聲道。

這些魔氣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在這個時候,第一波從蘇寒體內衝出的數百道魔氣,已然鑽入了附近一些修行的僧侶體內。

迦樓羅高聲道:「魔氣入侵!未曾被魔光入侵之人,即刻離開大殿!須菩提!緊那羅!夜叉!阿修羅!與我一道封鎖此地!」

就在迦樓羅說話之間,又是一片黑氣侵入了一眾佛子的體內,而其他人聞言當即不敢逗留,一個個衝天而起,往外而去!

「緊那羅被魔氣入侵了!」此時天空傳來一聲驚呼,迦樓羅抬頭看去,便見一道黑氣正與一道佛光激烈交戰。

此刻,最開始被入侵的佛子,此刻盡皆暴起,渾身上下散發出可怖的魔氣,見到身冒佛光的佛子便瘋狂攻擊。


能靠近佛祖座下的佛子,乃是佛界修為最為強大的一批人,此刻被入侵的又皆是這些人,因而情況一瞬間就已經失控。

「呼!」

一道黑影疾速而來,迦樓羅抬手與其硬拼一記,旋即便拽著分一驟然飛起。

「本尊……」分一還惦記著蘇寒還在那裡。迦樓羅道:「你不想一起死就不要管他了,被如此可怕的魔氣入侵,他不可能還活著!」

「轟!」

一位佛子被幾位入魔的佛子圍攻。一瞬間爆炸,浩蕩的佛光讓金光閃閃的佛界都驟然明亮幾分。

「中計了中計了。」迦樓羅道。「甚至連佛祖都中計了,敵人正是知道佛祖看重你,於是借你們帶來了厲害的魔光,這些魔光被超級高手做過手腳,一瞬間就可以讓佛子失去理智!僅僅憑佛界的人,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但我佛界與其他世界向來無冤無仇……」

「是仙界。」分一道,「是仙界!」

「仙界?」迦樓羅目眥欲裂。

「傷了本尊之人,正是仙界的人!」分一道。

「竟敢對我佛界出手。這個仙界……」


迦樓羅很快逃了出來,旋即便組織起人手對著魔的人進行抵禦。雖然著魔的三百多位佛子皆是實力非凡之輩,但是他們畢竟人數很少,更何況大雷音寺本身對魔光便有鎮壓的效用,這些著魔的佛子一時反而被壓制下來,有幾位更是一時不察,被活捉了過來。

迦樓羅很欣慰,與摩柯迦葉、舍利佛和阿修羅等人商議如何處置這件事的問題。

「佛祖這次神遊已然有十萬年之久,這次事情,是不是要將他請回來?」

「佛祖料事如神。這次事情應該只是小風波,最好不要打擾佛祖修行。」

「這三百多位佛子,應該如何處置?他們中了那麼嚴重的魔光……」

「唉。看來還是要請佛祖回來了。」

雖然這個時候佛祖的金身處於動亂的核心,但是沒有一位著魔的佛子去關注他。一方面固然是這些佛子內心中千萬年一來,對佛祖有著足夠的敬畏,另外一方面,也在於即便他們聯手起來,實則也沒辦法傷害佛祖分毫。

可惜,眼看事態就要得到控制的時候,外圍的佛子之中,忽然有至少上千的佛子被魔化。他們瞬間狂暴,對著周圍的人進行了瘋狂的攻擊。

包圍瞬間從外而內被破壞。隨後那三百多位實力最為強大的佛子也沖了出來。

「轟!」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人類怎麼可能帶進來那麼多的魔氣!」乾闥婆沉聲道。

「這定然會是我佛界百萬年來遭遇的最嚴重的災禍,趕快召喚佛祖!」迦樓羅道。

就在這片刻混亂的時間裡。又有上千位佛子被魔化,最麻煩的是這些魔化的佛子根本沒有任何規律可言,因而神志清醒的佛子很難對這些魔化的佛子進行有效的處理。而且他們開始十分小心的行事,因為擔心身邊的人會突然魔化。

「轟!」

一輪轟響,至少有二十位佛子身死。

「趕緊退出去!將大雷音寺封鎖!運轉大陣,徹底封死大雷音寺!」迦樓羅冷靜道。

「佛祖金身怎麼辦?幾千位實力最為高強的佛子,他們已然可以對佛祖的金身造成威脅了!」

迦樓羅看著說話的乾闥婆:「你有能力將佛祖的金身救出來嗎?」

乾闥婆向著裡面看了一眼,不由得搖了搖頭。

此時在場已然有兩三千的佛子被魔化,哪怕迦樓羅他們帶動著足夠的人衝進去,一進一出之間,必然要損失慘重,一個不好還要全軍覆沒。

因為,經過了這一輪的混亂,黑氣進入了多少人的身體,誰會是下一個被魔化的人,誰也不知道。

分一一直跟著他們,看著裡面的情況愈來愈為混亂,他的內心也是十分焦急的,蘇寒還在裡面啊。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想到什麼,沉聲道:「迦樓羅前輩、各位前輩。」

迦樓羅看向分一,雖然此時的狀況都是因為分一與蘇寒而起,但迦樓羅等人,竟然都沒怪罪他的意思,這讓分一心中有些感動。

「我在想,是否我的身上也被做了手腳,只是沒有被發現?」分一問。

自始至終。他一直跟著迦樓羅等人,而明明和他們一樣處在後方的人卻會出問題,然分一不由得覺得奇怪。

「不可能。這麼重的魔氣……」

迦樓羅卻神色有些凝重,向著分一走近了幾步。仔細看著他。

這種時候,分一真正體會到了不懂佛光魔光是多麼令人痛苦的一件事,他與本尊此時陷身於此,對此卻完全無能為力。

「諸位。」迦樓羅神色凝重道,「真的有問題,他的身上的魔氣比那個昏迷的人的更重!」

後面的話是他疾速說出來的,他方才在分一的身上施展了一個小手段,這個時候手段的效果已然體現了出來。眾人當即感覺到了分一身上繚繞的濃郁魔氣。

「轟!」

說話的同時迦樓羅還在疾速後退,但是相比於疾速而出的黑氣而言實在是太慢了,最濃烈的一股黑氣陡然間一卷,便卷中了迦樓羅!

「哈哈哈哈!」尖細的笑聲響徹雷音寺,一個尖細卻十分高亢的聲音道:「釋迦牟尼座下最得力的佛陀迦樓羅,你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刻,無邊魔氣擴散開來。

眾多佛陀眼見自身築起的防禦或進攻佛光對這些魔氣全無效果,一時之間不由得方寸大亂,紛紛飛逃。

周遭大亂之間,分一還可以聽到一些聲音:

「那個人類處在那麼濃重的魔氣中也沒事。他定然是魔界中人!」

「可恨,竟然被魔界中人擺了一道!」

「佛界完了啊!末法之日!末法之日啊!」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趕緊回來吧!」

「大家同心協力!保衛大雷音寺!保衛佛祖金身!」

「魔障休要猖狂!」

……

一瞬間大量的聲音傳入耳中。分一心中突然湧起無限愧疚,而此刻也正是迦樓羅才被魔氣包圍的時刻。有幾個人想要來救迦樓羅,卻轉眼同樣陷身於魔氣之中。

「迦樓羅前輩……」

分一本抱著一顆忐忑的心來到佛界,慧雲那般倨傲無禮,本已讓分一感覺到此次救治本尊希望不大了。

是迦樓羅及時出現,如和煦溫暖之朝陽安撫了分一焦躁的心靈,而且迦樓羅給他的感覺乃是有道長者。他上次感受到這種感覺,已然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了。

此時看到迦樓羅陷身於危險之中,而他自己更是這危險的來源。他倒也不管那麼多了,驟然向著迦樓羅掠去。

他一把抓住了迦樓羅的肩膀。這個時候,迦樓羅正在拚命抵禦魔氣的入侵。

在分一碰到迦樓羅的那一刻。分一陡然覺得腦子一陣,下一瞬,他便感覺感覺到自己再度出現在了域外。

迦樓羅站在他面前,沉聲道:「蘇寒,佛祖不知道何時能夠趕回來!現在只有你能救我們了!」

分一肅容道:「蘇寒不敢擔當如此重責,但是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前輩但說無妨!」

「你身負如此重的魔氣卻得以安然無恙,必然是有什麼特殊之處。此次到來的敵人,乃是魔界巨梟黑山老妖,他不知如何寄存在你與你本尊的體內,潛伏進入了佛界,而後在佛祖腳下陡然發難。」

「他使用的魔氣,其厲害程度乃是貧僧修行那麼多年第一次見到,如此厲害的魔氣,現在我傳你《三界無相真雷咒》,你即刻前往佛祖金身所在,藉助他手中的那一串佛珠念動此咒,便可滌盪一切魔障,還我大雷音寺清明。」

「好。」分一點頭。

迦樓羅旋即伸手向著分一眉心點來,分一驀地睜開眼,此刻周遭混亂依舊,越來越多的佛子身死。迦樓羅卻已然完全平靜下來,只有微微顫抖的肩膀,顯露出此刻他正在艱難地抵抗著魔氣。

「轟!」

大雷音寺外傳來巨響,隨即就有人高喊道:「魔界入侵!魔界入侵!」

分一心道:「屋漏偏逢連陰雨,而佛祖如此大的神通,此時卻究竟跑到了哪裡?」

同時,他的心中已然在疾速運轉著《三界無相真雷咒》,以他如今的實力,再加上他一直以來的悟性,這門應當算是頗為高深的佛法,只是在內心之中運轉百遍,他便已然有把握初步運用。

「雷帝,靠你了!」

分一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前方密密麻麻的人們,心念一動,整個人便驟然暴起一道驚虹,向著佛祖金身所在而去。

「阻止他!——」

尖利的聲音高聲道。


分一的身上此時仍然在不斷地散發出魔氣,但他自己竟然絲毫也不受到影響,無數的佛子向著他撲過來,被他險之又險地給躲開。

但是此刻在此的佛子,各個實力都遠遠高於分一,哪裡是這麼好對付的?就在分一接連閃過十幾位佛子的攻擊的時候,一位佛子自斜刺里衝出,一拳轟在了分一的身上。

「砰!」分一如遭重殛,狠狠向著下方跌落而去。

或許是因為受到重傷,他感覺到了魔氣開始入侵他的身體。

現在,因為修行了《三界無相真雷咒》,分一對魔氣的存在逐漸變得敏感起來,他感覺到了他身上散發的魔氣都來自於依附在丹田外的一粒沙子,這粒沙子以空間規則而巧妙地嵌入在那裡。但準確地說,它並不在分一的身體里。

「這到底需要多麼高明的手段。」分一是接觸過空間規則的人,這個時候已然明白做出這一切的人絕不簡單。

也正因為這沙子實則「不在」分一的體內,因而他也沒辦法將沙子取出。

他之所以會想這些事情,正是由於他此時頭腦逐漸變得昏沉,注意力很難變得集中了。

但他迷迷糊糊,依然感覺到身體被什麼東西給拽了起來,而後身周是狂風呼嘯。

當他感受到溫暖的撫慰,意識逐漸恢復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正站在很高的位置,向著下方的四周看去,到處都是被魔氣侵擾的佛子正在與正常的佛子爭鬥。

「這是哪……」

他才冒出這樣的念頭,便反應過來他現在正站在佛祖金身的手臂之上,而他方才是被雷煌勾幽劍帶到的這個位置。

「雷帝……」

「我也是老了,竟然沒發現魔氣的入侵。」雷煌勾幽劍在他背後道,「不過好在我這把劍殺過幾隻大魔,再厲害的魔氣,也不敢在我面前造次。」

分一苦笑:「但是這粒沙子依然在這裡釋放魔氣。」

「我只能保你周全。」雷帝說。

分一向著旁邊看去,那顆包含蓮子在內的一百零八顆佛珠,正掛在佛祖金身的右手之上。

分一走了過去,「佛祖真是厲害,即便雲遊出走,只是一具軀殼在這裡,那些妖魔便不敢靠近一步。」

說話之間,他已然到了佛祖金身之前,並且一瞬間就看到了那枚蓮子。(未完待續) 蓮子被磨地十分光滑,蘇寒看過去,便發現其上閃爍著淡淡的綠色光輝,與其他佛珠還是稍有不同。

他不敢怠慢,心中運轉《三界無相真雷咒》,隨著他的低聲吟唱,一枚枚載浮載沉的佛家真言陡然出現在了周圍,而後紛紛向著蓮子之中投入進去。

然而,佛珠卻紋絲不動,根本難以催動。

「就是那些佛祖座下的佛子來到這裡,都未必能夠催動這串佛珠,你才修行佛家真言多久。」雷帝在一邊說道。

分一沒有說話,閉目凝神,將全部的心神都投入到眼前的這一枚蓮子之中。

他何嘗不知道雷帝所說的問題,可是眼下的確沒有別的辦法了,他唯有儘力一搏。

就在同一時間,他還花費心神聚集在了這一串佛珠的構造之上。雖然佛法乃是不屬於規則的力量體系,但是佛珠卻是,很快,他便將這串佛珠的構成大概看了個清楚。甚至包括那一枚蓮子。

然而,看清楚之後,新的問題又來了,便是這一串佛珠的構造實在是太複雜,複雜到了分一即便將其完全看懂,也根本不知道這一串佛珠到底是如何運轉。

「不管了。」

他稍微猶豫片刻,真氣便已然從他覺得最為安全的一個口子灌注進入了佛珠。

一串佛珠,漸漸升起一團金色佛光。

同一時間,莊嚴的梵唱陡然間響徹大雷音寺。

在莊嚴的梵唱之中,著魔的佛子明顯受到了更大的壓制,而正常的佛子則俱是精神振奮,狀態好了很多。

分一知道管用,當即小心翼翼地開始灌注靈力。而他僅有的一點佛家法力,全都用在了那枚蓮子上面。

梵唱聲越來越大。

「人類!這是我佛魔兩道的事情,與你無關!你休要自尋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