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錦溪的頭埋在司厲霆懷中,華晴還沒有認出她就是司厲霆身邊的助理。

「和你有關係?」司厲霆還是那句話回答她。

「霆,你一定要對我這樣嗎?我知道你是怪我當年……」

「夠了,當年的事情我已經忘得七七八八,你也沒必要再提當年。

我家寶貝兒喝醉了,我得送她回家休息,就這樣吧。」

華晴臉上一片不甘,「我不信!明明這麼多年你身邊一直沒有女人。

老爺子給你介紹的女人你一個都沒去見,你心中分明是有我。」

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影后,你怕是演戲上癮了,以為全世界都得以你為女主。

我不和其她女人交往是因為她們和你一樣噁心,要是你歸咎成和你有關,那麼也太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霆,我從來都沒有忘過你,我那時候也是……」

「你是為了什麼我不感興趣,我只想要告訴你一句話,別來煩我,我現在過得很好。」說著他腳步不停直接離開。 數量這麼多而且品種還不少的薔薇花出現在自己的家裡,沒有一定的年數根本就無法達到這樣的程度。

穆七從小生活倒是習慣了,旁人來自然會驚訝。

「我媽咪喜歡薔薇,爹地特地給媽咪種的,時間一長就爬滿了每個角落。」穆七解釋道。

這裡面還有穆塵的大手筆,從小穆七沒有見過媽媽,只知道薔薇是她喜歡的花,因此她才會也喜歡上薔薇,穆塵在穆南樞的基礎上又升級了。

「原來是這樣,小七,伯父他們回來了嗎?」楊眉很想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家庭能生出穆七這樣可愛的孩子。

「沒呢,媽咪和爹地還在很遠的地方旅行,好了,咱們就別站在門口說話了,我帶你們進去吧。」

穆七挽著楊眉的手,就像是導遊一樣給兩人介紹著。

在楊眉和高傳的心中,她住在這樣的大古堡裡面就已經很厲害了,殊不知穆七隨便一句話又讓兩人驚訝到無以復加。

「小七,你家附近可真安靜,奇怪的是地段明明不錯,卻一直沒有開發。」楊眉發問。

一路上過來發現周圍都保留著原始的建築,一點都沒有被新的建築所取代,和前面一段路的建築風格完全不同。

「這周圍的地皮都被我爹地買下了,聽說當年爹地本來是想要推平了周圍給媽咪建一個森林公園的。

後來也不知道怎麼的沒有建成,爹地也就放任不管了。」

兩人可以說得上是目瞪口呆,「什,什麼!你的意思是這周圍都是你家的?」

一個古堡還不算,周圍的地皮都是穆家的,這是什麼概念?在房價日益上漲的今天,穆七儼然就是地主家的千金大小姐。

「對呀,之前塵哥哥也問過我要不要在附近建立一些自己喜歡的建築物,我嫌麻煩就沒有弄。」

穆七絲毫不知道自己的每一句話對於普通人來說是怎樣可怕的存在。

區區幾十萬算什麼,穆七才是真的大戶人家!比高傳想象中還有錢。

可怕的是她明明家庭條件很好還不自知。

楊眉終於能理解為什麼開學第一天她一點菜就是一桌,人家這物資條件,就算每頓都那麼點也都很正常啊!

「你們怎麼了?」穆七見兩人的表情都是一副驚訝的模樣。

「小七,你家裡是有礦。」楊眉只得羨慕嫉妒恨的說了一句。

穆七一本正經道:「眉眉,你怎麼知道?我爹地在南非有很多礦山的。」

楊眉扎心了,某人不是在炫耀,每一句日常的話出來都是對她們小老百姓的一種巨大打擊。

虧得她之前還在想穆七的前途,人家哪裡需要什麼前途,她就坐在礦山上玩也夠用幾輩子了。

「小姐,這就是你的同學嗎?」琳達緩緩走來,她一眼就看到了高傳。

畢竟是跟在穆七身邊這麼久的人,她比穆塵還要緊張,穆七這才上學多久就和男同學這麼要好,穆塵會不會吃醋什麼的?

琳達有時候就很像是某些明星的CP粉,在她心裡穆七和穆塵才是一對,任何異性出現在兩人身邊都很可疑。

楊眉笑著介紹,「你好,我和小七是一個寢室的,我叫楊眉。」

這個落落大方,眼睛裡帶著笑意的女同學琳達很喜歡。

「我們家小姐多虧你照顧了,之前她回來就老提到你。」

楊眉撓頭嘿嘿一笑,「哪有,都是小七照顧我。」

琳達看向高傳,「這位也是小姐的同學嗎?」

高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得這個女人看他的時候帶著一種敵意。

他挺直了腰桿自我介紹,「我是小七的男朋友。」

這句話一出來直接炸了,琳達臉色大變,「什麼!!!男朋友?」

怎麼穆七剛去學校不久就有男朋友了,而且這麼大的事情這兩天她怎麼沒有告訴自己?

穆塵對學校的事情了如指掌,那他一定也知道了吧。

高傳愣了愣,「那個……不可以嗎?」

他沒想到自己說出這句話會讓人這麼驚訝,琳達當即就想脫口大罵,當然不可以,這世界上除了穆塵誰配得上穆七。

但她不能,畢竟這是穆七帶來的朋友,她不能不給穆七面子。

「我只是有些驚訝,我和小姐天天在一起,她並沒有提到過你,我還不知道小姐有了男朋友呢。」

琳達這話說得很講究,目的就是想讓他知道,我家小姐壓根就沒將你放在心上,你自己最好有點自知之明。

高傳也並未覺得委屈而是好心解釋了一句,「我和小七才交往不久她就回家了。」

「小姐,你也真是的,既然都交了男朋友也不告訴我一聲。」琳達嗔怪道。

怪不得她覺得穆塵這兩天身體周圍全是低氣壓,本來以為是穆七落水造成的,現在想來怕是沒有那麼簡單。

落水是一件事,穆七交了男朋友又是一件事。

穆七脖子上多了一條項鏈,她不是一個喜歡佩戴首飾的人,這條項鏈一看就不是家裡的,穆塵好幾次看著那條項鏈發獃,琳達猜到了幾分。

「我……我忘記了。」穆七似乎並不想提起這件事,臉上有些心不在焉。

「時間不早了,眉眉,學長,我準備好了午餐,我們去餐廳用餐吧。」她轉移了話題。

「好啊,看來我今天有口福了。」楊眉沒有察覺到這裡面的暗涌。

琳達跟在穆七身邊多年,對她的性格了如指掌。

很顯然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樣,穆七對這個男生並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歡,她連正眼都不敢看他,甚至在逃避這個話題。

琳達看得出她不喜歡他,以穆七的性格,她要是不喜歡一個人肯定不會答應,為什麼這個男生會以她男朋友自稱呢?

「哪有,就是一些家常菜,我害怕你不喜歡,跟我來。」

高傳跟在兩人身後,他明顯感覺到了穆七對他的疏離,甚至比之前的朋友關係還要疏離。

也許……也許她只是害羞或者不習慣吧。

他並沒有多想什麼,只是在具體看到穆七的家境之後,他覺得和她在一起的壓力更大了。

這樣的家境自己就算是努力一百年也趕不上的。

餐廳的裝潢也很是低調奢華,餐桌上擺放著更是天南地北各種美食。

穆七笑了笑,「不知道你們喜歡什麼,中餐和西餐都準備了一些,你們請自便。」

「哇,這比五星級餐廳都要好,小七,你每天都是吃這些東西嘛?」

「嗯,請坐,不用客氣哦。」

兩人落座,本來高傳是要坐穆七身邊的位置,然而穆七並沒有那個意思他也不太好意思要求。

一個低氣壓的男人慢慢靠近,正是讓高傳害怕的穆塵。

那個男人就像是蒼鷹,被他看一眼就像是被他盯上的獵物。

「塵哥哥,我朋友都到了。」

穆塵的冷眼朝著高傳掃來,高傳背後一涼,趕緊起身打招呼。

「你好穆先生,我們之前見過的,我是高傳,小七的男朋友……」

這句話一出來,周圍的氣壓更冷了,他沒有看到,穆七的眉頭緊皺。

琳達很巧妙的將她的表情收入眼中,她不僅不喜歡,甚至是有些反感了。

一看到她是這個表情琳達就放心了很多,事實證明穆七心裡還是很在乎穆塵的,否則她不會這樣的表情。

「塵少爺,原來這位就是小姐的男朋友。」琳達火上澆油。

叫你不主動,現在好了吧,人家男朋友都上門來了,看你怎麼辦。都是你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了吧,說不定再不管穆七就跟人跑了。 蘇錦溪的酒品很好,像是一隻睡著的小貓咪在他懷中。

司厲霆緊緊將她擁入懷中,「蘇蘇,你不會離開我吧?」

蘇錦溪彷彿有所感應似的睜開睡眼迷濛的眼睛,迷迷糊糊的問道:「三叔,你怎麼了?」

「蘇蘇,你會離開我嗎?」

窗外灑落進來的光芒忽明忽暗,蘇錦溪看不清楚司厲霆的臉,但她卻能夠從他身上感覺到濃濃的悲傷。

「只要三叔不捨棄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三叔。」蘇錦溪伸出手指,「不信我們拉鉤。」

這樣孩子氣的動作,司厲霆卻是緩緩將手指勾到了蘇錦溪的小拇指上。

「那說好了,永遠都不許離開我。」

「嗯,說好了。」蘇錦溪腦袋一偏又歪到了他的懷中睡去。

宿醉的後果就是第二天早上醒來腦袋天旋地轉,蘇錦溪趴在床上有氣無力。

「三叔,我好難受……」

司厲霆給她揉了揉太陽穴,「以前沒喝過這麼多酒?」

「嗯,我很少會喝酒,昨晚高興嘛,你明明是T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蘇錦溪攬著他的脖子掛在他身上。

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那時候你心裡沒有我,說了你會和我一起玩?」

「三叔,我覺得這世上的事情還真是奇妙,滄海竟然就是顧南滄,你知道嗎,那晚在美國的時候我就遇到他了。

我們都在同一個餐廳,但那時候我們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後來因為威爾的事情他陰差陽錯救了我,我們才相識。」

蘇錦溪回味著和顧南滄的經歷,簡直比小說都還要精彩。

司厲霆的手指劃過她的眉眼,「蘇蘇,我不喜歡你在我面前提起其他男人。」

「好,以後我不提了,呀,都八點半了,三叔你怎麼不早點叫我?」蘇錦溪急吼吼的起床。

「不急,今天不用去公司,我約了顧南滄,蘇蘇,昨晚你們喝醉了我和他談過合作的事情。」

蘇錦溪停住動作,「三叔,那他怎麼說?」

「他很狡猾,說不談公事,讓我們今天去了再談,而且同時他還約了唐茗。」司厲霆沉聲道。

「啊?顧總這是在玩什麼花樣?」

「去了就知道了,其它事情我都能夠算到,顧南滄隱藏的很深,我算不到。」

「那我趕緊起來,可不能遲到了。」

蘇錦溪利落的起身梳洗,化了一個精緻的妝容,再次出來的時候已經煥然一新。

司厲霆眼前一亮,「我的蘇蘇,你總是能夠給我驚喜。」

「總裁,現在你該叫我蘇助理了。」蘇錦溪調皮一笑,替司厲霆拉開了車門,「總裁大人,請吧。」

司厲霆輕笑著伸手將她攬入懷中,將她抱入車子。

蘇錦溪嬌呼一聲,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三叔,你是不是要嚇死我,在其它地方可不能這麼做了,我是你的秘書。」

「笨蛋,多少秘書都是秘密情人,這一點你要知道。」

蘇錦溪不滿意情人的稱呼,「情人是見不得光的。」

「我會儘快讓你成為司太太的。」司厲霆眼中閃過一道堅定。

只要這次的項目能夠成功從唐茗手中搶下,那麼唐茗就沒有了任何可以拿來交換的籌碼。

感受到他的認真,蘇錦溪點點頭,「嗯,我相信三叔。」

唐茗這邊也是精心準備,詹助理陪著唐茗這麼久的時間,也還是頭一回看到唐茗這麼緊張。

「唐總,你額頭上都出汗了,你擦擦吧。」

唐茗從上衣口袋拿出手巾擦了擦,「詹助理,你說我們會贏嗎?」

「唐總,這幾天你都沒有睡過一天的好覺,一直在研究G公司,我想咱們做了這麼多功課,應該不會輸的。」

這次的結果還真的不一定,G公司在美國就是超級上市大公司,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突然回國發展。

從他們之前的做事風格來看,就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毫無規律可循!

每次的中標結果都很出乎意料,唐茗的心中才會這麼沒有底氣。

兩輛車子同時到達,唐茗和司厲霆同一時間下車。

「你怎麼在這?」唐茗冷漠的問道。

「你能來,難道我就不能來了?」

才見面兩人身上就已經出現了對立的氣息,蘇錦溪和詹助理也都出現在兩人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