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兒聽完我的話,就走到了一張石桌子前,然後用一個石頭杯子,倒了一些不知名的液體,然後緩緩地喝了下去……

胖子站在那兒,傻傻的看了看蘭兒,又看了看我,估計他的心裏已經想到了什麼,接着,他朝我這兒挪了挪,又拽了拽我的衣服,說道:“江曉,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還有女人倒貼的要和我們滾牀單啊?而且,我們剛纔被抓的時候,被他們餵了藥,說是我們聽話,就每隔三天給我們一次解藥,如果我們不聽話的話,就讓我們的內臟被腐蝕而死。”

我點了點頭,怪不得蘭兒這麼放心,讓我把胖子他們帶過來呢,原來是胖子他們已經被餵了毒藥,看來,我必須找個機會,就把七葉一枝花給挖出來,讓大夥試試了。!

“胖子,咱們現在想走出這片森林,要是靠我們自己的話,基本上沒有什麼機會了,所以,我們必須藉助蘭兒她們,纔有很大的可能逃出生天。但是,現在就看看你願不願意和這個蘭兒滾牀單了。”我看着胖子,笑嘻嘻的說道。


胖子聽了我的話,又瞅了瞅蘭兒,然後神祕的說道:“江曉,我還是個雛啊!”

“臥槽,不是吧?”這尼瑪把我嚇了一跳,這年頭想要找像胖子這樣的雛,真是千難萬難啊,不過,這樣等於又多加了一個砝碼啊!

“我還騙你不成?只不過,這個美女會看上我麼?”胖子突然臉紅了,然後扭扭捏捏的樣子。

“噗呲!”

我直接被他說笑了,然後用手肘抵了抵他,接着用嘴指了指蘭兒說道:“你看看,她已經過來了。”

我的話剛說完,就看見蘭兒滿臉通紅的走了過來,然後伸手拽住了胖子,說道:“今天就是你表現的時候了。”

胖子看了看我,一臉興奮的神色,然後跟着蘭兒就往木牀那兒走了過去……

當時,我笑了笑,然後對着高翔他們說道:“好了,我們都出去吧!”

“你們不用出去,你們都是我的奴隸,只要把那塊簾子拉上就行了。”蘭兒指了指牀前的一個獸皮簾子。

我朝着高翔使了個眼色,他嚥了下口水,然後走過去,輕輕地拉上了簾子。

高翔他們不知道蘭兒真麼開放,不過我卻知道,蘭兒不讓我們出去,其實就是沒有把我們當人看而已,因爲奴隸只不過是物品一樣,說殺就能殺了,所以,她讓我們在這兒,也只不過是把我們當成了物品而已。

我搖了搖頭,就坐到一邊,點燃了一支菸,想讓自己放鬆一下,可是耳中卻傳來了蘭兒那狂野的聲音,這是我預料到的,畢竟蘭兒在這野外長大,所以所作所爲自然會很狂野的。

只不過,聽着那種聲音,身上難免會有些反應,只感覺渾身上下都熱浪襲來,於是我丟掉手中的香菸,然後盤腿坐在地上,就直接打坐了起來。

現在四處都是危險,而且李信他們了無音訊,老鬼和周洋也不知道有沒有進來,更不知道危險什麼時候,就悄然的侵襲到了身邊,所以爲了胖子他們,也爲了我自己,必須打坐練氣,讓自己在危險的時候,能多一根救命的稻草。

我坐在地上,全身心的放鬆,然後讓身上的氣流,照着大周天的軌跡,慢慢地運行着……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直到胖子和蘭兒沉沉睡去的時候,高翔在我的身邊,突然問了我一個,既簡單而又令我有些疑慮的問題…… “曉哥,咱們一開始進來的時候,到底是不是六個人?”高翔在我的身邊,突然又問了我這個問題。

我睜開眼睛,看了看他,說道:“高翔,你是不是有神經質啊?這個問題,你已經問我兩遍了。我們進到這原始森林的時候,一共就六個人。”

高翔看了看我,然後想了想,才說道:“我也記得是六個人,但是我總感覺少了什麼似的。”

我白了他一眼,然後說道:“別和我扯這些沒用的了……”說到這裏,我招了招手,讓大夥都輕輕地走到門外,我才繼續說道:“我可告訴你們,我現在的任務,是假裝一個盲人,並且是常年在黛山採藥,和你們互相都不認識……而你們沒有別的特殊任務,那就是一定要配合我。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的底細。你們明白了沒有?”

“曉哥,你放心吧!”高翔看着對我說道,還有另外三人也立刻答應了我。

我看着他們點了點頭,然後又把這裏的一些情況,都給了他們知道,準備再商量一些事宜的時候,有一個小子憋不住了,想要小便。

我搖了搖頭,說道:“這兒可不是我們外面的社會,到處都是公共廁所,這兒就是一個四通八達的山洞,所以,你隨便找個地方就可以了。”

那人點了點頭,然後就一個人走到了光線不佳的地方,方便去了。


“高翔,這裏是個母系的社會,而且對於這裏的情況,或者說出去的路線,我相信,那個琳姐是肯定知道的。所以說,我們要幫着胖子,慢慢地接觸到那個琳姐。而你們也要多多的留心,只要聽到什麼消息,一點要告訴我。”我看着高翔他們說道。

大夥好像並不怎麼害怕,反而有些興奮,估計這和他們的年齡有關,只是他們只要不衝動,這種不害怕的感覺,我還是蠻喜歡的。

“曉哥,我能問你一個問題麼?”高翔眨着眼睛看着我,一副無辜的樣子。

我看了看他,感覺他確實問題太多了,而且都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問題,全都問了些無關緊要的問題,可是現在情況特殊,我也不能打擊他,於是朝着他點了點頭。

“曉哥,我們從進到這個原始森林裏,是不是一共就五個人啊?”高翔看着我問道。

“呼……”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說道:“高翔,我可真是服了你了啊!你都問了我多少遍了。我們進來的時候,一共就五個人。你還要準備問幾遍啊?”

“就是!高翔,你是不是無聊啊?老是問這種無聊的問題?我們進來的時候,不就是五個人麼?”

“肯定是五個人,這有什麼好質疑的?”

另外兩人也看着高翔嘲笑道,說得高翔聳了聳肩,便沒有再說話了。


我看着高翔搖了搖頭,感覺身上有些疲累,於是讓大家先休息一會。

這個山洞裏,除了胖子睡得那張牀,我們只得直接躺在了地上,雖然有些不太舒服,但是這個時候,還要奢侈什麼呢?

這段時間,我們經歷的太多,各個都疲倦的很,所以躺在地上,沒有多一會兒,就全都睡着了。

等我們醒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天亮還是天黑,總之過了一會兒,胖子和蘭兒也起來了。

蘭兒經過胖子的洗禮,臉色越發的紅潤多了,而且精神也更神采奕奕了,看來,她對於昨晚的胖子,肯定是非常滿意的,不然不會這麼春風得意的。

蘭兒告訴我們,她要出去辦些事情,讓我們待在洞中,不要亂走亂撞,因爲我們雖然是蘭兒的奴隸,但要是惹到在部落裏有地位的人,別人殺了我們,也是如同殺死螻蟻一樣,不用付任何的責任。

我們自然爽快的答應了下來,現在我就怕蘭兒在我們的身邊,這樣一來的話,我們無法商議一些事情。

蘭兒看了看胖子,嘴裏又露出了笑容,然後扭着標準式的大屁股,走出了洞外。

“胖哥,你太厲害了。”

“胖哥,你到底能不能讓她生女兒啊?”

“我看胖哥一定能,看看胖哥的盆骨,我就感覺他一定可以。”

蘭兒一走,胖子就被高翔他們兩人一頓的調侃,氣得胖子一人踹了一腳,然後說道:“讓你們聽聽現場直播,就已經是你胖哥給你們發福利了。你們要是再笑話我,我就讓你們一輩子在這個洞裏。”

高翔和那人伸了伸舌頭,便不再說話了。

“好了,好了……”我拽了拽胖子的袖子,說道:“胖子,我想知道,你們怎麼被她們抓到的?”

胖子聽我這麼一說,立刻瞪着眼說道:“你先別問我們,我問問你,你又是怎麼到這兒的?而且又是怎麼擺脫大蟒蛇的?”

我尷尬的笑了笑,然後把事情的經過,說給了他們聽,這惹得胖子連說命大福大,又說我機智膽大,反正給我好一頓的誇……

直到胖子再也找不到什麼詞語誇獎我的時候,他才又嘆了口氣,告訴我分別之後,他們又是怎麼被抓起來的。

原來,我把大蟒蛇引走之後,胖子聽了我的話,在驚魂未定的李洪陽他們周圍,設置了一些火堆,又指揮手下放哨,防止野獸再次來襲擊他們,直到李洪陽他們的精神好轉,胖子才問了李信的下落。

李洪陽這個老狐狸,一直感謝胖子救了他們,但是他就是不把李信的確切下落說出來,而且只是說,李信他們就在前方……胖子救兄弟心切,於是讓李洪陽帶路,兩撥人馬併爲一撥人馬,就朝着某一個方向追去。

胖子也不記得他們到底走了多遠的路,反正是黑夜白天,白天黑夜的交替變換着,只是始終都沒有看見李信的影子,這也直接導致了胖子的耐心消失,於是和李洪陽對質了起來,而最後的結果就是,兩幫人就在森林裏打了起來。

胖子這方人少,但是各個都是久經街頭的人物,所以李洪陽他們節節敗退,於是在這森林裏,他們就邊走邊退……這樣一來,衆人也就不想後果,全憑着性格行事了,接着用紛紛的掉進了陷阱裏,接而被那些護衛抓起來了。

聽到這裏我點了點頭,說道:“李信的事情,我們還必須找到李洪陽他們,纔有可能知道他的下落,而且現在最關鍵的事情,就是控制住蘭兒,利用她的勢力,把李洪陽他們給弄到我們這邊,這樣一來的話,又能打聽到李信的下落,也能找到出去的路。”

這是我的想法,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辦法,除此,我也想不到,還有比這好的主意。

胖子看着我點了點頭,然後突然睜眼道:“江曉,你的辦法雖然不錯,以我的男人魅力,也肯定能控制住蘭兒,但是我,高翔,瘦子,可是都被餵了蛇丹,這解藥好像也在琳姐那兒,這沒有解藥,我們就算是控制住了蘭兒,也不可能走出去,還必須要琳姐給我們長期喂解藥啊!”

胖子的話說完,高翔和瘦子就點了點頭,不過高翔也提出了異議,那就是我們吃的蛇丹,不一定就是毒藥,也許是她們爲了怕我們造反,而有意騙我們的。

我搖了搖頭說道:“琳姐她們應該是這裏的原住民,而能在這種環境這麼惡劣的地方,生活了祖祖輩輩,我想她們一定有所依仗,而且你沒有看見那些護衛麼?他們之前都是有錢有地位的人,可是爲什麼要淨身之後,還心甘情願的在這兒做護衛?”

高翔看着我點了點頭。

“所以說,他們這些護衛裏,肯定有三天沒吃成解藥,內臟被侵蝕而死的,不然的話,那些曾經呼風喚雨的護衛,早都起來造反了。動不動?由此可見,這種蛇丹是肯定存在的,我們吃的也確確實實是毒藥。”我看着高翔非常肯定的說道。

“那怎麼辦?沒有解藥,一切都是白廢啊!”瘦子也連忙說道。

“不過……”我看着他們三人,說道:“你們不用擔心這個,因爲山人自有辦法。”

胖子站在一旁,想了想,說道:“江曉,我知道了。你之前說那條大蟒蛇,因爲怕你手中的那個什麼草,什麼花……所以說,你手中的那顆植物,很有可能可以解我們的蛇毒,是不是?”

哎喲我去,老子還想裝裝逼,沒想到胖子直接給我揭穿了。

“好好好……算你說對了。只是,我們要抽個時間出去,把那幾株七葉一枝花給挖出來。然後讓我們幾個服下去,看看有沒有效果。畢竟現在只是猜想,不一定百分百就能解了我們的毒。”我的心裏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只能到時候試一試了。

胖子他們聽了我的話,也都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他們也知道,這七葉一枝花,只有五五開能救我們。

我回頭看了看洞外,蘭兒出去已經有很長時間了,估計再過一會就回來了,於是準備商量商量怎麼把李洪陽給弄過來。

可是,高翔突然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我,有看着胖子說道:“胖哥,我們和曉哥分開之後,不是和李洪陽打了一架麼?”

胖子皺着眉毛,說道:“是啊!怎麼了?”

我看着高翔不知道他又怎麼了,但是我想了想,好像也想到了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蘭兒經過胖子的洗禮,臉色越發的紅潤多了,而且精神也更神采奕奕了,看來,她對於昨晚的胖子,肯定是非常滿意的,不然不會這麼春風得意的。

蘭兒告訴我們,她要出去辦些事情,讓我們待在洞中,不要亂走亂撞,因爲我們雖然是蘭兒的奴隸,但要是惹到在部落裏有地位的人,別人殺了我們,也是如同殺死螻蟻一樣,不用付任何的責任。

我們自然爽快的答應了下來,現在我就怕蘭兒在我們的身邊,這樣一來的話,我們無法商議一些事情。

蘭兒看了看胖子,嘴裏又露出了笑容,然後扭着標準式的大屁股,走出了洞外。

“胖哥,你太厲害了。”

“胖哥,你到底能不能讓她生女兒啊?”

“我看胖哥一定能,看看胖哥的盆骨,我就感覺他一定可以。”

蘭兒一走,胖子就被高翔他們兩人一頓的調侃,氣得胖子一人踹了一腳,然後說道:“讓你們聽聽現場直播,就已經是你胖哥給你們發福利了。你們要是再笑話我,我就讓你們一輩子在這個洞裏。”

高翔和那人伸了伸舌頭,便不再說話了。

“好了,好了……”我拽了拽胖子的袖子,說道:“胖子,我想知道,你們怎麼被她們抓到的?”


胖子聽我這麼一說,立刻瞪着眼說道:“你先別問我們,我問問你,你又是怎麼到這兒的?而且又是怎麼擺脫大蟒蛇的?”

我尷尬的笑了笑,然後把事情的經過,說給了他們聽,這惹得胖子連說命大福大,又說我機智膽大,反正給我好一頓的誇……

直到胖子再也找不到什麼詞語誇獎我的時候,他才又嘆了口氣,告訴我分別之後,他們又是怎麼被抓起來的。

原來,我把大蟒蛇引走之後,胖子聽了我的話,在驚魂未定的李洪陽他們周圍,設置了一些火堆,又指揮手下放哨,防止野獸再次來襲擊他們,直到李洪陽他們的精神好轉,胖子才問了李信的下落。

李洪陽這個老狐狸,一直感謝胖子救了他們,但是他就是不把李信的確切下落說出來,而且只是說,李信他們就在前方……胖子救兄弟心切,於是讓李洪陽帶路,兩撥人馬併爲一撥人馬,就朝着某一個方向追去。

胖子也不記得他們到底走了多遠的路,反正是黑夜白天,白天黑夜的交替變換着,只是始終都沒有看見李信的影子,這也直接導致了胖子的耐心消失,於是和李洪陽對質了起來,而最後的結果就是,兩幫人就在森林裏打了起來。

胖子這方人少,但是各個都是久經街頭的人物,所以李洪陽他們節節敗退,於是在這森林裏,他們就邊走邊退……這樣一來,衆人也就不想後果,全憑着性格行事了,接着用紛紛的掉進了陷阱裏,接而被那些護衛抓起來了。

聽到這裏我點了點頭,說道:“李信的事情,我們還必須找到李洪陽他們,纔有可能知道他的下落,而且現在最關鍵的事情,就是控制住蘭兒,利用她的勢力,把李洪陽他們給弄到我們這邊,這樣一來的話,又能打聽到李信的下落,也能找到出去的路。”

這是我的想法,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辦法,除此,我也想不到,還有比這好的主意。

胖子看着我點了點頭,然後突然睜眼道:“江曉,你的辦法雖然不錯,以我的男人魅力,也肯定能控制住蘭兒,但是我,高翔,瘦子,可是都被餵了蛇丹,這解藥好像也在琳姐那兒,這沒有解藥,我們就算是控制住了蘭兒,也不可能走出去,還必須要琳姐給我們長期喂解藥啊!”

胖子的話說完,高翔和瘦子就點了點頭,不過高翔也提出了異議,那就是我們吃的蛇丹,不一定就是毒藥,也許是她們爲了怕我們造反,而有意騙我們的。

我搖了搖頭說道:“琳姐她們應該是這裏的原住民,而能在這種環境這麼惡劣的地方,生活了祖祖輩輩,我想她們一定有所依仗,而且你沒有看見那些護衛麼?他們之前都是有錢有地位的人,可是爲什麼要淨身之後,還心甘情願的在這兒做護衛?”

高翔看着我點了點頭。

“所以說,他們這些護衛裏,肯定有三天沒吃成解藥,內臟被侵蝕而死的,不然的話,那些曾經呼風喚雨的護衛,早都起來造反了。動不動?由此可見,這種蛇丹是肯定存在的,我們吃的也確確實實是毒藥。”我看着高翔非常肯定的說道。

“那怎麼辦?沒有解藥,一切都是白廢啊!”瘦子也連忙說道。

“不過……”我看着他們三人,說道:“你們不用擔心這個,因爲山人自有辦法。”

胖子站在一旁,想了想,說道:“江曉,我知道了。你之前說那條大蟒蛇,因爲怕你手中的那個什麼草,什麼花……所以說,你手中的那顆植物,很有可能可以解我們的蛇毒,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