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龍和真龍之間雖然有差距,但更多的是血脈之間的差距,而外形上邊,卻相差不太遠了。

蛟龍稀少,陰陽界見過的少之又少。

即便是妖怪們,也罕有一窺蛟龍真容的存在。

至於真龍,那更是幾乎存在於傳說中的存在。

且,除了血脈壓制,白小鳳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力量,能讓羣妖跪在地上求死。

如果只是單純的境界碾壓,羣妖絕不會像現在這樣乾脆的跪在地上等死,至少還是會生出反抗念頭的。

就好比羚羊面對猛虎,哪怕知道不敵,但本能的求生意識還是知道逃跑的。

但,如果那隻抓爆蒼羽大妖的猙獰黑爪是真龍的,一切就能解釋的清楚了。

血脈壓制,是從內心最深處的壓制。

對妖怪而言,簡直就是大恐怖!

這樣的壓制,足以讓妖怪們連本能的求生意識都喪失掉。

“什麼?!”

聞言,胡三太爺等人全都驚呼出聲。

一個個大佬再也無法保持平靜,紛紛目瞪口呆,呆立當場。

“不,不可能的?怎麼會有真龍的?當今陰陽界,根本就不可能有真龍存在的。”

黃家家主搖晃着腦袋,宛若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白小鳳冷冷地指向戰場前沿:“那你說,現在這場面,怎麼解釋?或者說,除了真龍之外,還有什麼力量的壓制,能夠讓羣妖跪在地上等死?亦或者,你們幾位,能辦到?”

說着,白小鳳不屑地對黃家家主翻了一個白眼。

血脈,決定了一個妖怪的上限。

但,血脈卻不代表一個妖怪的實力。

黃家家主他們雖然能修煉到如今的地步,傲視羣妖,但真論起血脈,別說真龍了,就算和皮皮比,也拍馬都趕不上。

甚至,以慧孃的血脈,估計都能超過幾位家主。

畢竟,慧娘如今綠瞳大妖的級別,都還無法化形呢。

黃家家主神情一窒,被白小鳳的話噎的不知道怎麼反駁。

的確。

現在這種場面,除了血脈壓制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同樣的血脈壓制,他不是沒經歷過,所以自然知道的很清楚。

無上鼎爐

可就是因爲太瞭解血脈壓制,所以他更加不敢相信。

黃家家主咬着牙,呆愣的看向戰場前沿。

與此同時。

胡三太爺、柳家家主和白家家主也紛紛看向戰場前沿。

身爲家主級的大妖,對於血脈壓制的恐怖,他們知道的很清楚。

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 雖然和黃家家主一樣,都不相信白小鳳的言辭。

當今陰陽界,怎麼還會有真龍的存在?

但,戰場前沿的血腥一幕,卻彷彿是重錘,狠狠地砸進他們的眼球裏,讓他們,不得不信。

如此恐怖的血脈壓制。

至少,在場的幾位家主,都辦不到。

怕是,也只有真龍能辦到了。

白小鳳神情冰冷,看了一眼手中的棍狀皮皮,能把蛟龍壓制成這副模樣的,也只有真龍了。

且,因爲血脈接近的緣故。

所以,皮皮最先感應到真龍的血脈壓制,也是情理之中。

他,擡頭看向戰場前沿。

那裏,已經算不得戰場了。

準確的說,是一個巨大的絞肉場。

鋪天蓋地的陰氣雲團包裹着數之不盡的汪洋鬼海,緊貼着地面,緩緩地朝着妖怪羣中推進。

所過之處,妖怪們如同風吹麥苗一般,跪伏在地。

隨之而來的,便是無數厲鬼撲殺出來,絞殺。

血水,噴灑。

那些被絞殺的妖怪,甚至連全屍都無法留下。

血水摻雜着碎肉,在地面流淌出血泊,朝着四面八方流淌而去。

空氣中,瀰漫着濃郁刺鼻,讓人作嘔的血腥味。

單調的絞殺場面。

讓人絕望的tú shā手段。

鬼盟的汪洋鬼海,只是重複着推進,絞殺,再推進的單調動作。

而妖怪們,也是重複着跪地,被殺,再跪地。

這是赤果果的逆風翻盤。

讓人絕望到無法再反推回去。

和現在這場面比起來,羣妖剛纔tú shā鬼海的戰果,簡直微不足道。

城牆上,一片死靜。

空氣都彷彿凝固了一樣。

所有的目光,都驚恐地注視着戰場前沿。

而在城外,那些距離戰場前沿尚且有一段距離的妖怪們,此時再也不敢作戰,如同退潮一般,紛紛朝着城池內後退。都市之神級高手

整個妖怪海洋,此時都彷彿沸騰了一般。

哀嚎、驚恐,慘叫聲,震天動地。

“別退,都特麼別退,給老夫殺回去,殺回去啊!”

黃家家主拳頭狠狠地砸在城頭上,氣的破口大罵起來。

如此大規模的潰退,意味着這場大戰,已經再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至少,從古至今,大大小小的戰場上,一旦一方潰逃,真的就沒指望潰逃的軍士能夠再提起膽氣,殺回去了。

“血脈都壓制成這樣了,還玩個錘子?”

白小鳳用看二傻子的眼神看向憤怒地黃家家主:“他們不後撤,難道跪在地上等死麼?”

“你……”

黃家家主豁然轉身,朝着白小鳳怒視而來,咬牙切齒道:“白小鳳,你,都怪你,若是你提前通知我們,我們妖界哪會遭受如此慘重的損失?現在這局面,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白小鳳眉頭一擰,眼睛一眯,強烈的殺意陡然從身上爆發出來。

隨即,他嘴角上翹。

他愣是被氣的笑了出來,眯着眼睛鎖定了黃家家家主:“你,想死麼?”

轟!

話音剛落。

黃家家主雙眸中陡然迸發出紫色幽光,磅礴妖氣如同蒼龍直貫雲霄:“老夫,怕你不成?”“住手!”

幾乎同時,一道倩影攔在了白小鳳身前。

是諸葛青兒。

諸葛青兒俏臉陰沉,怒視黃家家主:“剛纔白小鳳提醒過你們的,你們,誰聽了?黃家家主好厚的臉皮,想殺他,先問問我諸葛青兒答應不答應!”

白小鳳愕然地低頭看了一眼諸葛青兒,完全沒料到這丫頭會突然跳出來。

不過,黃家家主的做派,確實觸到了他的底線。

他,剛纔提醒過五家家主的。

但,誰信了?

哪怕是灰家的子弟,也是他強行命令慧娘下令後撤的。

自己作的死,現在還想着甩鍋?

這麼賤的妖,他真的是第一次見呢!

白小鳳擡手拍了拍諸葛青兒的肩頭:“你,不用救他的。”

什麼?!

諸葛青兒一怔,疑惑擡頭看向白小鳳。

白小鳳冷冷一笑,指了指對面的黃家家主:“殺他,本大爺也只是一印而已。” “夠了!”

胡三太爺厲聲呵斥道:“當務之急,是想解決之法,不是窩裏鬥!”

這話,顯然是說給黃家家主聽得。

黃家家主看了胡三太爺一眼,冷哼一聲,眼中的紫光消散,妖氣也收斂會體內。

灰鎮天看了一眼黃家家主:“黃皮子,剛纔,白先生確實提醒過我等,但你們不聽,唯獨我灰家後撤了,現在,你怎麼還好意思怪白先生?”

“灰老頭,你……”

黃家家主氣的一哆嗦,咬牙切齒道:“你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疼!”

灰鎮天冷冷一笑:“咋地?你還是想怪白先生?那好啊,你和白先生打啊,我灰家絕不攔着。”

“……”黃家家主。

好氣哦。

這老混蛋,損的bào zhà啊!

他看了白小鳳一眼,剛纔也確實是一時怒火,但被胡三太爺呵斥以後,他也冷靜了下來。

這事本就是他理虧。

至於和白小鳳打,他還是有些瘮得慌。

灰家家主被白小鳳一印轟殺的場面,現在還歷歷在目呢。

感受到黃家家主的目光,白小鳳冷冷一笑:“他們是在救你,你要是想死,本大爺隨時送你去見灰家那兩隻耗子。”

說完,他便不再理會黃家家主了。

這種賤妖,有的是機會收拾。

但,絕不是現在。

“都消停一下吧,好在城池有諸葛世家的神鬼八陣圖和一衆天師的陣法加持,若是讓羣妖退回城池,應該還是能堅持一會兒,給我們重整軍心的時間。”

柳家家主常仙太爺沉聲說道。

胡三太爺吧嗒抽了一口煙,吐出了濃煙,點點頭。

此時,已經無人關心戰場前沿的絞殺場面。

血脈的壓制,就算是神仙在場,也無力迴天。

更多的是,該想想想怎麼彌補後續的作戰。

白家家主揉了揉下巴:“可是,一直有血脈壓制的存在的話,我們就算十萬大妖在城池內,也只是龜縮在城池不出去而已,完全無法逆轉這場大戰了。”

聞言。

在場的幾位全都皺眉思索了起來。

白小鳳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的確。

有真龍血脈的壓制存在,鬼盟就已經掌控了整場大戰的主導權。

是打,是留,都是鬼盟說了算。

而妖界羣妖,無非就是吊在一條繩上的螞蚱,能做的,也就只是龜縮在灰家城池這個巨大的龜殼裏而已。大道宗

仔細想想。

之前鬼盟的汪洋鬼海面對羣妖,被肆意屠戮的作戰風格,應該是故意在爲真龍出現拖延時間而已。

如果當時羣妖盡出,一鼓作氣將整個汪洋鬼海,撕裂成無數份,或許還有轉機。 豪門失憶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