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蕩八荒!”

羽無傷依舊一槍甩出,只是與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槍只是針對他們兩人,血浪的範圍只是普及了半個圈,自然而然威力強大了一倍,甚至血浪中的顏色都深了幾分。

“轟!轟!”

連續兩聲爆響在羽無傷左右兩邊,兩股不同方向的氣浪將羽無傷震飛數十米開外。

反觀兩人臉色有些慘白,隆寒嘴角夾帶着一絲血跡,氣踹噓噓有些狼狽的模樣。而隆基無論是境界還是武技方面都比隆寒低了一個層次,在這道血浪對撞以後,其中蘊含的氣勁直接把隆基的右手骨骼震斷了好幾根,鮮血直流……

“四品中等武魂!冰晶刀!”

隆寒低吼了一聲,右手的皮膚變成淡藍色,手掌更是化作一塊塊冰晶所組成的大刀。周圍的空氣都在這一瞬間下降了十幾度。

隆寒催動步法,一步踏出近身到了羽無傷跟前,手中冰晶刀攔腰橫掃過去。

羽無傷微微朝後邁出半步,速度快的讓人髮指,隆寒還未斬去,羽無傷已然一槍刺去。

隆寒連忙改變刀向,穩穩的將長槍架住,與此同時滾滾的白色寒氣都從冰晶刀裏面涌入血色長槍……

隨機,隆寒暗自鬆了一口氣,他深知自己武魂冰晶刀中的白色寒氣的威力,其中蘊含的**甚至連武師境界都不敢硬抗。

正當隆寒得意之時,羽無傷左臂猛然爆發出一股巨力,將隆寒逼退了好幾步距離,雙腳更是陷在草地裏。

羽無傷左手從槍桿處放到槍尾,用力一轉,一股恐怖的穿透力涌入冰晶刀之內。

隆寒臉色鉅變,元力猶如潮水一般涌入冰晶刀,可奈何抵擋不住攻勢, 直接被震飛十幾米之遠,而手上的冰晶刀的中心之處,更是留下了一道幾寸的裂縫。

“噗~”

隆寒臉色一白,猛地朝地上吐了一口血,武魂受損他自然也逃不了,只是他實在無法相信,自己的寒氣居然對羽無傷沒有任何的左右,不禁間擡頭問道“你到底是如何抵禦我的寒氣的?莫非你身上有什麼法寶?”

“想知道?去問閻王吧!”

羽無傷雙眼蘊帶一絲血紅色的殺意,並沒有多話,長槍直入,桶穿了隆寒的胸膛。

隆寒雙眼睜得很大,死死的盯着羽無傷,幾個呼吸之後,身體一軟,低頭垂在地面……

隨後,羽無傷眼睛放在了隆基身上。

“放過我,我可以將我們龍幫這十多年來搜刮的東西全部給你~!”

隆基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表現的平穩,但是一想到羽無傷剛纔的事情,又不禁打了個顫。

“帶路…”

羽無傷平淡的說道。

隆基連忙點了點頭,帶着羽無傷回到龍幫之中……

“二當家!”

守寨的十個龍幫成員齊聲喊道。

羽無傷二話不說,精神力化作十股,直接射入龍幫成員的腦域,活活將他們痛苦而死。

隆基身體一顫,不敢說什麼,連忙來到那日羽無傷所竊聽的大屋子之中,轉動了書架上的一個花瓶,書架和後面的牆壁緩緩打開,牆壁後面出現了一個臺階。

“公子,裏面請~”

隆基一臉獻媚道。

走了沒有多久,羽無傷和隆基來到一間密室之中,其中一共有十一口大箱子。

羽無傷環視一眼,袖袍一甩將大箱子係數打開。

這其中一共有五口箱子是金幣,一箱子大約共有一萬枚,而另外的四個箱子都是一些武元器,然而卻都是一階的和一些精品的凡鐵。

最後的兩口箱子中,一個裝滿了元石,估摸着也有兩千之數,而最後一口箱子都是裝着一起奇奇怪怪的東西,一些破鐵皮。碎骨/碎紙之類的。

“公子,東西都是你的了,我是不是……”

隆基走到羽無傷面前,輕聲問道。

羽無傷沒有二話,星耀一劍劃過隆基的脖子。

“你…你騙我!”

隆基捂着自己脖子滾滾而流的血跡,氣虛的說道。

“我只說過讓你帶我來這裏,沒說過就會放過你……”

羽無傷平淡的看着隆基倒下去的屍體,輕聲說道。 “本來還以爲這龍幫密室裏面有什麼好東西,居然就這麼一堆破爛!”

羽無傷環視了十一口箱子,低罵了一聲,但依舊把這些箱子都放入了天羽戒中,按照他的說法來說,蚊子再小也是肉!

“小子!你等等!”

戰天荒和帝釋天此刻突然齊齊出聲,言語中帶着一絲激動。

“怎麼了?”羽無傷腦域也是一震,嚇了一跳,納悶的問道。

“剛剛…最後那一口寶箱裏面好像有異火的氣息。”

帝釋天遲疑地看着那最後一口寶箱,確定道。

“異火!真的假的!”

羽無傷好像兔子遇見一顆超級大的蘿蔔一樣,精神緊繃起來,語氣中帶着一股興奮。

“你打開最後的那一口寶箱看看。”

戰天荒聲音有些急促,和羽無傷此時此刻一個樣子。

話剛剛說完,羽無傷將寶箱裏面的東西都倒騰到地上,上百樣雜七雜八玩意都倒在地面本就不大的密室中。


“就是那個暗灰色的地圖,你拿起來看一看。”帝釋天說道。

剛剛說完,羽無傷手裏邊已經出現了帝釋天所說的那一個地圖,打開一看,羽無傷臉色瞬間變得震驚無比。

“這不是我們炎陽城方圓三百里的地圖嗎!”羽無傷看了三遍以後確認無誤以後,有些震驚的喊道。

“你看看地圖上面的那個黑紅色圓圈。”帝釋天說道。

聞言,羽無傷放眼一望看向地圖上面的一個圓圈,此時的黑紅色顏色已經沾滿了整個圓圈的百分之九十。

“這個黑紅色在逐漸填滿圓圈。”

羽無傷細心發現,黑紅色不斷的朝着圓圈另一端的黑紅色彙集,雖然肉眼看不出任何的增動,但是通過精神力的無限放大,黑紅色的的確確是在增加。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黑色的圓圈填滿的時候應該就是那個異火覺醒的時候。”帝釋天思索了一會兒,沉悶的說道。

“那這個是什麼異火?是聖火還是邪火呀?”羽無傷滿懷期待的問道。

戰天荒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我們那裏知道,你大師父用的是修羅業火,而我用的也是麒麟神炎,這異火也只是聽說過。”

“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異火,但是我敢確定是邪火。”

正當羽無傷有些失落的時候,帝釋天又道。

“真的是邪火嗎?”羽無傷有些失落的問道。

帝釋天再次確認道“是的!”

羽無傷撇了撇嘴,說實話他想要的是聖火,天老傳給他的焚天后面的內容清楚的寫明瞭,必須要異火,而排名前十的聖火是最佳之選,能夠發揮焚天的真正威力。

“臭小子你別不滿足,這邪火雖然比聖火煉丹效果差上一籌,但也不是一般的凡火可比,而且它戰鬥力強悍,聖火拍馬都趕不上,你這還不知足?”戰天荒看懂了羽無傷失落的表情,又是一陣白眼翻去。

“無傷,我知道那個小傢伙給你了一本精神祕籍,但是我建議你此時先收服這個邪火,將來我們有辦法剝去它的本源,到時候你在煉化別的聖火也無妨。”帝釋天也勸了勸羽無傷。

“吸血鬼,你也太高看這小子你,就他這境界還想煉化邪火,怕是邪火榜最後一個也能夠把他燒成灰!”

天羽戒內,戰天荒獨自和帝釋天說道。

帝釋天望着漆黑的虛空那片浮現羽無傷模樣的虛影,斷言道“他一定可以的!”

戰天荒不禁問道:“你怎麼這麼確定?”


“他體內流着羽天齊的血,更重要的是…他是我們兩個的徒弟,不是嗎。”

聽了這話,戰天荒不禁釋然,目光同樣放到那道屏幕,眼眸中充滿了期待…

另一頭,羽無傷也將異火的地圖放到了一個木盒中,鄭重的放入了天羽戒中一片單獨的空間裏面。

“先將赤絲血蛟蟒的蛇信煉化了,應該能夠激發第一星宿了。”

說着,羽無傷從天羽戒內將赤絲血蛟蟒的屍體拿了出來,掏出一柄專門分解魔獸屍體的匕首,將那一米多長的蛇信割出來。

“萬化星辰訣!給我化了!”

羽無傷一隻手放在蛇信上面,手中冒出一股璀璨的流光,散發出一股光芒將整個密室照的通透明亮。

密室的狹小空氣裏,夾帶着密佈的星辰光點,緩緩朝着羽無傷身體靠近。

隨後,羽無傷便發現丹田處一陣發熱,趕忙朝着丹田內視,發現正中心的御天神翼不斷的再吸收着星點。

“小子彆着急,這萬化星辰訣本來就是和御天神翼配合修煉,當年我倆和羽天齊幹架的時候,他身後那對翅膀中就是蘊含了二十八星宿。”

見羽無傷表情有些着急,戰天荒說道。

“原來如此,萬化星辰訣當中的第一星宿是朱雀中的井宿,如果激活了它,我的速度應該能夠暴增一倍!到時候配合天罡七星步,武師中期之下能和我並肩的速度絕對不過五指之數!”

丹田內的第一星宿愈加凝實,羽無傷不禁幻想了起來。

“給我凝!”

一瞬間,密室內外的星點全部灌入羽無傷體內,強大的力量直接把羽無傷懸浮一米之高,丹田內頻頻閃爍不止,當所有光點都進入羽無傷身體以後,背後緩緩浮現出一個圖案。

赤紅色的羽毛遍佈全身,一個雄雞般模樣的透露高傲的擡起,七條無彩色的尾巴微微輕翹,所有的光點都吸入了其中一條尾巴。

不到片刻時間這條尾巴便徹底被點亮,一雙一丈大小的翅膀上發着赤黃色的光芒,在羽無傷頭頂飛了一圈後,才緩緩消失。

直播嫂子太迷人

“御天神翼!”

羽無傷雙肩一抖,背後無數星點迅速凝聚,一雙一米大小的翅膀張開,周邊散發着紅色的星點。


總裁老公太危險 呼呼~”

羽無傷催動着御天神翼,雙翼擺動下,一陣颶風自腳底而起,瞬間便朝着上面衝去。

“砰!”

然而,實驗證明,羽無傷的頭並沒有鋼鐵所鑄的牆壁堅硬。

“斯~!”

狠狠摔到地上以後,羽無傷倒吸一口涼氣,一米七五的身高彎曲成一條龍蝦一般,兩隻手捂着自己的頭,一陣劇痛襲徹腦袋之上,此時此刻他感到這個世界沒有愛了,自己的首次飛行居然以這種結局告終。

“臭小子別這麼悲觀,你師父我駕馭飛行之術都用了一個多月,雖然你身上流着天羽一族的血,但是想要那麼快徹底掌握飛行,根本是不可能的。”戰天荒出言安慰道。

帝釋天故意又重複了一句,而且在二師父的二字說的格外的重“不錯,你二師父說的很對。”

“你~!”

戰天荒氣的脖子都通紅了起來,卻拿帝釋天沒有辦法,誰讓自己打輸了呢。

羽無傷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什麼,再次盤膝而坐,而在他手中更是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果子。

羽無傷拿着三竅血心果一吞而下,剛剛入喉,果實立馬變成了果水,口腔中充滿了血腥味。

羽無傷皺了皺眉頭,這股味道讓他有一種嘔吐的心情。想到突破的誘惑,羽無傷忍了下來。

一股股濃烈的血氣化作滾滾洪流涌入丹田裏面,最終凝聚成三個血團,在丹田外旋轉。

“這三竅血心果是血屬性動物的伴生靈果,裏面蘊含龐大的血氣,一時半會兒是不可能煉化掉的,每一個血團一般人都要用上十來天的時間才能夠徹底煉化。”帝釋天說道。

羽無傷眉頭緊鎖,沉聲說道“那該怎麼辦,比賽結束了只怕我第二個血團都煉化不完。”

“蠢貨,你忘記萬物之中皆有星辰之力了嗎,只要你將血團裏面的星辰之力剝離出來,煉化的速度自然大大增強。”

戰天荒罵列了一句,語氣有點鄙視 羽無傷智商的意思。

“哦~”

羽無傷撇了撇嘴,隨即催動起萬化星辰訣。

片刻以後,三個血團中一個個星辰光點從中飛出,紛紛落入御天神翼的某一處……

僅僅三個時辰的時間,羽無傷體內丹田的第一個血團便已經消失殆盡。

羽無傷感覺自己已經到達了武士境界的瓶頸,不過此時此刻還不易突破,如果根基不穩強行突破的話,後果不堪設想,羽無傷也深深知道這個問題,所有停止了修煉。

“算一算時間,還有幾天的空閒時間,還是嘗試一下怎麼樣飛行吧!”

羽無傷走出密室,望向外面湛藍的天空,有一種翱翔天際的心情。

想到便走,羽無傷再次召喚御天神翼,雙腳跺地振翅而飛,在天空上迅速留下兩條優美的平行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