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腦袋一片空白,想着法子如何迎敵。

“郭龍!你帶小風去天明城柳家。”

“小風!你一定要入贅成功!”

郭鎮揮了揮手,趕緊命令道。

郭龍拱了拱手,“遵命!”

他轉過身看向郭風,“少主,若您不想被那李沃給活活打死,就趕緊隨我去柳家。”

郭風不敢遲疑,忙道:“好!事不宜遲,咱們走。”

就這樣在郭鎮的目送下,郭龍帶着郭風朝着天明城城中心行去。

而郭鎮則離開房間,出去拖延李沃。

只要拖住三個時辰,那麼郭風就能帶着柳家的人給自己撐場面!

他相信李沃一定會看在大家族的面子上,放郭家一馬!

郭府外,李沃被郭家幾十名修士團團包圍而住。

他目光平靜,神色淡然,心裏卻有些憤怒。

郭家真是一點兒也不聽話!

還得麻煩他親自來解決這場恩怨。

他親自動手跟郭鎮動手完全就不是一回事了。

“既然你家家主不老實,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在這個命如草芥的世界,李沃自然不會太仁慈。

該殺的人依舊要殺!

一道道劍氣環繞他的身子,他每走一步,必有一個郭家修士被劍氣刺穿身體而亡。

一時間,那些包圍住李沃的修紛紛後退。

面前這個少年實在是太強大了!

家主何時惹上了這一尊魔頭?

“譁!”

一道人影一閃而過,郭鎮面色慘白地出現在修士們的面前。

看到地上碎了一地的門匾額,卻是隻能將怒火的恐懼深深壓了下去,臉上還要強行擠出一縷僵硬笑容,拱手賠罪道:“是哪個不爭氣的東西惹了李少爺?還不趕緊滾出來賠罪?!”

郭家修士們面面相覷,一頭霧水,直接淚目。

他們何時惹了那個兇悍的少年啊?!

是他二話不說提劍劈府的!

“老東西,別裝了!你兒子和郭龍犯下的錯還要用別人來承擔?!”李沃對於郭鎮的表現那是越來越不滿了。

他指了指地上的幾具屍體,目光冷漠,“我給過你機會的。我現在改變主意了。”

“要麼郭濤死,要麼郭龍死,亦或者是郭家所有人都死,自己選一個!”

衆人聞言,心猛地一顫。

郭家的修士們瑟瑟發抖,一臉疑惑地盯着郭鎮,少爺什麼時候惹上了這個小魔頭?

這個小魔頭是誰啊?

“李沃!你別欺人太甚!別以爲仗着自己劍道有些天賦就可以爲所欲爲了!我忍你很久了。”

郭鎮直接撕破了臉皮,皺着眉頭吼道,“實話告訴你,我兒已經入贅天明城柳家了!柳家實力強大,更六陽宗撐腰,你孤身一人敢與柳家與六陽宗爲敵?”

他將內心的恐懼化爲了憤怒!

“這就是你的底氣?”李沃淡淡笑道,“我佩服你的自信。實話告訴你,在這片大陸,我確實可以爲所欲爲!”

話畢,一道劍氣洶涌劈出,狠狠地落在了郭鎮的頭頂。

嘭!

郭鎮整個人被劍氣劈開,肉身直接炸裂,化爲面天血霧。

“雖然我不太喜歡親自動手解決雜碎,但是我不出手,又怎能讓別人知道我真正的實力。”

留下這句話後,李沃將劍氣收斂了,一步一步踏入了郭府。


他沒有將郭家的修士趕盡殺絕。

因爲,他們與自己並沒有太多的恩怨。

而那些郭家的修士見自己的家主被李沃一道劍氣給劈成了血霧,各個雙腿發軟,不禁跪了下來。


少年實在是太可怕了!

用妖孽來形容都不爲過!


他敢動郭家,那自然無懼柳家和六陽宗!

他到底是什麼來歷?

衆人不敢多想,郭鎮已死,基本宣告着郭家覆滅。

而就在他們要離開時,李沃從府內走了出來,淡淡掃視了一眼衆人,“郭家可有珍藏的修煉功法?”

他現在已經正式開始修煉,除了從重麟那裏坑了三套天階魔功外,能修煉的人族功法一部也沒有。

他想通了。

真正強大的修道之人就是擁有最垃圾的功法,也能發揮出超越功法本身等級的威力。

他不需要太高階的功法。

心想着如果能用最低級的功法秒殺一切強者,那自己纔是真正的天才,真正的強者!

而對於郭家這種小家族來說,就算是黃階下品功法也是可遇不可得的至寶。

雖然獲得低級功法希望渺茫,但是他還是問了一下郭家的修士們。

郭家的修士們聞言,第一反應就是震驚!

劍道天賦如此卓越的少年竟然還缺修煉功法?

這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再垃圾的功法對於郭鎮而言也是無比珍貴的寶貝,又豈會讓你們知道它的存在,問了也白問。”

就當李沃轉身要離開時,一個身材清瘦的男子上前一步,額頭上冒着冷汗,顫抖着嘴脣道:“我知道!”

李沃停下了腳步。

其他郭家修士目光齊刷刷看向清瘦男子。

這傢伙知道郭家的功法在哪裏?

這小子一定是吹牛!

他敢騙妖孽少年,鐵定要被少年的劍氣斬成血霧了!

一些郭家修士搖了搖頭,替清瘦男感到悲哀。

讓那個妖孽少年趕緊離開這裏不好嗎?

非要多嘴說郭家有功法,如果沒有的話,少年大怒,斬了他也就算了,要是禍及池魚那就不好了!

衆人心驚膽戰,一臉抱怨地盯着清瘦男。

李沃緩緩轉過身。

“你一個煉氣境三重修士竟知郭鎮藏功法的地方,真是有意思。”

清瘦男嚥了一口唾沫,強行讓自己平靜下來,不卑不亢道:“我一直崇拜神偷白無淨大人,故而一直在學偷技。在一次深夜練習時,發現郭家主在後花園的假山上修煉功法。他修煉完後,就捧着一套功法進入了假山密室中。”

衆人聞言,頗爲震驚!

李沃缺覺得有些意思。

這個青年的偶像竟然是一個小偷,這是爲何?

“爲何崇拜白無淨?”李沃淡淡問道。

“他!偷亦有道!小時候我家窮,沒食物,是他偷了郭家幾十枚金幣,才讓我和病重的奶奶活下去。奶奶死後,我就來了郭家,替郭家做事,分文不取,就當還了這麼多年來花掉的金幣。”

衆人聞言,忽然對清瘦男子敬佩無比。

男子花掉金幣後並沒有忘記金幣的來源,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啊!

李沃也不禁看了那個清瘦男一眼。

“品行不錯。既然你告訴我了郭鎮藏功法地方,我便還你一個恩情。”李沃看了一眼那條茫茫大道,“你去天明城城中心,去一個叫飛雲莊的地方,就直喊李沃這兩個字,白無淨會親自找你。”

李……李沃?

所有郭家修士愣住了!

他不是那個被郭風少爺廢了丹田,又被郭濤和郭龍丟進距離青陽鎮三萬裏的黑虎山脈的乞丐嗎?

他竟然真的回來了!

而且,他似乎脫胎換骨了!

郭家修士恍然大悟,爲何眼前這個少年會來郭家滅門了。

這是來複仇的!

李沃對清瘦男交代完後,就身子一動,重新回到了郭府,來到了後花園中。 後花園中,一座巨大的假山立於中心,如同一隻巨獅一般顯得有些威猛霸氣。

假山池,流水清澈,靈氣氤氳,裏面竟然還有幾條紫色鯉魚在遊動。

“三級妖獸紫金鯉?”李沃眸光一亮,這可是修煉資源!

一道劍氣從他身上橫空斬出,盡將紫金鯉擊殺。

而那被擊殺的紫金鯉紛紛被李沃給吞噬了,並且化爲了滂沱血氣,滋養李沃的無量劍體,修爲也是在緩慢提升。

他在假山上摸索了一會兒,便找到了開啓密室的機關。

按了一下一顆凸起的圓石,只聽到假山轟隆作響,開出一條幽深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