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真是那樣,他們還真夠可惡的,大家沒有找他們理論嗎?”蘭德斯對這種見死不救時分的厭惡和氣憤。

“個個基地的事情還沒處理完,死者爲大,先要處理王者的後事!”森藍也想找他們理論,可是要處理這裏的傷亡。

“是不是還有刺客公會的人員沒有受傷?”蘭德斯忽然想到,身爲刺客要有一定的警覺。

森藍搖着頭,“他麼深知刺客公會的可怕,所以最後才向他們出手,並不是暗殺,而是擊殺,等各大公會強者回來,一切都晚了,從偷襲到結束纔有五分鐘而已。”

“我們出去看看,順便祭拜死者!”蘭德斯站起身來,準備出去。

可這時一名劍士走了進來,“長老,太陽神教紅衣主教求見,說有要事相商。”

“什麼,他們還敢來這裏?”森藍一天是他們,怒氣立刻爆發,手中一晃多出一柄金色利劍,準備去斬殺這名主角。

“等下,如果我們沒有猜錯的話,此人應該是來解釋的,不要衝動,會引起兩派很大的衝突。”蘭德斯拽住長老的衣襟,大聲的提醒着。

“就聽你的。”森藍帶着蘭德斯二人和剛纔那名劍士,走出大帳。

“這··”蘭德斯發現,這是一個小型的營地,只有十幾頂帳篷,佔地連百米都不到,可是在這小小的百米範圍之內,血腥之氣濃重,面地鮮血,殘缺的兵器更是隨處可見,有幾頂帳篷更是坍塌在地。

在森藍的帶領下,衆人走進了最中央的一頂帳篷,可一進來,就看到正面放着供桌,上面放着十幾個靈牌,香爐升起的白煙在靈牌間環繞,但不見屍體,蘭德斯猜想一頂是用傳送陣運回去了。

大帳當中一名高大劍士陪着一名身穿紅衣,頭戴免冠的老者,在靈位前祭拜。

“森藍長老您好,我爲這裏不行的遭遇感到萬分悲疼。”紅衣老者又對靈位深深一躬,“我這次來是商議下洞一事的!”

“哼!你們昨天見死不救,今天就催着下洞,是何居心,不是和暗族有勾結把。”森藍怒斥紅衣主教,“你看看我們,怎麼下洞?”森藍指着十幾個靈位,大聲怒喝。

“森藍長老息怒,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的下洞人員比你們還悽慘!”紅衣主教趕忙解釋,“我們的三名下洞的精英後背,現在全部都瘋傻掉了。”

說完這名主教也垂頭喪氣的一言不發了。

幾人對視一眼,舉得莫名其妙,昨晚他們那發生了什麼?怎麼會全都瘋傻了呢?

主教解釋,幾人也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就在昨晚,五名刺客行動之前,就佈置好了一個幻夢魔法陣,有兩名聖魔導師在裏面主持,大陣的效果是使人進入夢境,陷入噩夢的輪迴,就算是神級先衝出夢境,也需要時間,就這樣陣法的效果完全籠罩了太陽神教和戰神宮的營地。

不出意外,營地的人全都在睡夢中進入到噩夢的輪迴,到剛纔幾名神級強者才衝出自己的噩夢輪迴,設法祛除了陣法的效果,但可悲的是,除了幾名神級和聖級的人,其他人全部瘋傻,無一例外。


蘭德斯和比爾聽完,腦袋嗡嗡直響,睡覺都能遭到偷襲,是在是太可怕了,暗族這麼用心的陷害終人,是何目的?

“原來這樣,我錯怪閣下了,不知道閣下有什麼指教。”森藍聽見了全過程,態度也和善了很多。

“不必這樣,要是我身處您的位置,未必比您冷靜多少。”紅衣主教拜拜手,接着說道,“我來的目的是解釋情況,也是找各部分的主事人員開個會商量下接下來的對策。”

“好,我真有此意,不知道時間是?”森藍也正想商議下洞取神兵一事。

“就在墓穴洞口,你看如何?”紅衣主教開口言道。

森藍點頭,“此地在最中心,又是中立地帶,甚好,只是我不放心這邊。”

“這好辦,大家在洞口開會,把剩餘衆人全部集中到哪裏。”紅衣主教的提議得到了森蘭長老的同意,由紅衣主教聯繫其他人,森藍帶領剩下的人員,一起趕往墓穴洞口。

劍士工會的基地在一座小山坡上,基地所有人員加在一起不過九人,個個愁眉不展,低頭像上坡之上前進,越過了幾道山樑終於看到一個守衛森嚴的小山谷。

“對了森蘭長老,爲什麼公會沒有前來真神級坐鎮,有他們在應該不會出此禍端。”蘭德斯豁然想到了劍士工會應該不缺少真神級強者。

“真神級強者不是想出動就出動的,這裏雖然有神兵問世,但還不夠出動真神級。”森藍介紹中,劍士工會有一整套完整的系統,這裏的級別不夠出動真神強者的。

“我們快到了。”比爾指着前方不遠的山谷。

一行衆人來到山谷外圍,發現此處有一陣迷霧,完全把山谷之內的情況遮擋住了,森藍掏出一跨令牌,用手彈射,一道流光衝進霧氣裏,不多時霧氣散開一個兩米高的入口。

“走隨我進去。”森藍長老帶頭而入。

“就是哦這個墓穴嗎?”蘭德斯一眼就看到,這裏不過有百多米,四周全都被霧氣送籠罩,在最中心有五名老者,盤膝作於一個洞口邊上。

“你們就在邊上呆一會,中心地帶你們還不要過去,以免生疑!”森藍囑咐一聲直奔中央而去。

“這裏應該被什麼陣法所覆蓋,外人進不來!”蘭德斯環視四周得出結論,他和比爾站在一處和其他幾人略微分開。

“是啊,我們也被帶到這裏,等於被困,希望不會出什麼事就好。”比爾自己祈禱着。

一道光芒射進霧中,被中央的一名老者接到,看清之後,揮手間打開霧氣放進一夥人,這些人個個身穿魔法袍,但臉上沒有魔法師的高傲,二是垂頭喪氣。

“魔法公會的人,和我們一樣,都遭到了襲擊。” 前世緣:戰神嫡妃

在這期間又有數對人馬來到此地,不過都是一臉的喪氣。總共加起來有十二隊人,分別代表了四大公會、戰神宮、太陽神教,其他六對人全是個個家族或者小團體的聯盟。

一羣老者在洞口附近商量着什麼,離得只有一百米,但蘭德斯什麼也聽不到,好像這些人光張嘴不說話一樣。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衆神級老者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隊伍裏。

森藍回來之後對大家說,“現在情況緊急,你們就留在此地,以免在遭到毒手,靜等公會援手到此。”之後又對蘭德斯傳音,“我們一致認爲,暗族絕對不是衝神兵而來,可能這座墓穴還有其他不爲人知的祕密,何能和他們暗族有莫大的關係。”

“是啊,我和比爾也在說此事,裏面一定另有文章。”蘭德斯也肯定的說道。

“兩天之後援手就會到,但下洞人員不好在從新選撥,我想請你和比爾代替公會下井。”森藍的一句話說完,蘭德斯愣了半天。

“答應他,裏面有好處··”暗夜君王說出了一句簡短的話,就再無聲音。

“好我答應。”蘭德斯痛快的應了下來,“但從新選拔也飛不了什麼功夫啊?”

星宿永恆

“哎!暗族已經把藏身在底下的傳送陣徹底破壞,我們已經沒有援軍。”森蘭長老一臉的愁雲。

“森藍長老,是什麼事請令你那麼憂心?一直愁眉不展?”蘭德斯看見森藍如今的樣子,簡直老了十歲,根本沒有神級強者的風範。

“是啊,是不是昨天暗族來此搗亂的緣故?”比爾也插進話來。

森藍長老搖頭嘆氣,一屁股坐在了二人對面,“何止是搗亂啊,他們派出一名真神級和一名神級,搶奪黑龍鎧甲,另外派遣五名聖級刺客,暗殺了各大公會和家族的下洞人員,一夜之間血洗小城!”

“什麼!”兩人聽聞,感覺大吃一驚,怎麼有這樣駭人聽聞的事情,難道沒有任何防範嗎?

“全都遇難了?怎麼他們如此容易得手。”蘭德斯對此十分疑惑,個大組織都有神級強者坐鎮的,怎麼會

防不住聖級刺客?

“因爲昨晚受傷的人太多,大多數人都在廣場救援,有一部分去追黑龍凱,場面十分混亂,一點沒有組織性。”森藍說到這後悔不迭,連連嘆息,“各大公會和組織都把基地設在洞口的小山附近,五名刺客分開行事,一起出手暗殺了基地裏大部分人。”

蘭德斯和比爾聽到這裏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沒有幸免?”

“也有,幾個還沒有到這裏的人,自然倖免,我們劍士工會就有一人到現在還沒有抵達,所以也只剩他一個了。”森藍說到這怒火中燒,“離這裏不遠,就是太陽教和戰神宮的營地,他們絲毫都沒有受害,但根本沒有伸出援手,可惡至極。”

蘭德斯和比爾對視一眼,都明白了緣故,太陽神教和戰神宮,沒有去參加拍賣,高手都在營地,所以刺客沒有敢過去,而兩大教的營地是和各大公會分開的,聽到這裏喊聲也沒有前來。

“要真是那樣,他們還真夠可惡的,大家沒有找他們理論嗎?”蘭德斯對這種見死不救時分的厭惡和氣憤。

“個個基地的事情還沒處理完,死者爲大,先要處理王者的後事!”森藍也想找他們理論,可是要處理這裏的傷亡。

“是不是還有刺客公會的人員沒有受傷?”蘭德斯忽然想到,身爲刺客要有一定的警覺。

森藍搖着頭,“他麼深知刺客公會的可怕,所以最後才向他們出手,並不是暗殺,而是擊殺,等各大公會強者回來,一切都晚了,從偷襲到結束纔有五分鐘而已。”

“我們出去看看,順便祭拜死者!”蘭德斯站起身來,準備出去。

可這時一名劍士走了進來,“長老,太陽神教紅衣主教求見,說有要事相商。” 困在這座霧氣昭昭的防禦大陣裏,已經有七八天了,一沒有援兵,二沒有下洞,只是在這裏乾乾的坐着,打坐修煉是爲一的事情。

蘭德斯也做出了自己分析和理解。

暗族現已雷霆之勢,搶走黑龍鎧甲,那是讓強者唯一有機會進入到地下墓穴的東西,而後趁衆人大亂,派殺手擊殺各組織的三級以下的所有人員,刻畫大陣致使戰神宮和太陽神教大部分人瘋癲,衆人唯恐再遭毒手又怕洞口被暗族攻破,所以全部集中到洞口防禦大陣的護罩之內,可這時暗族集中全部優勢,一舉破壞了身在地下密室中傳送陣。

現在這種情況,幾大公會和衆多組織聯盟,都被被暗族死死的困在了,防禦大陣之內,從開始就是一步一步設計好的陷阱,絲絲入釦環環相套。

“這樣想來,他們是把我們大家都困在這裏,可是有防禦大陣在,他們也休想進來,暗族他們打得什麼算盤?”蘭德斯皺住眉頭想不清其中的道理。

“不是有一位風系的真神級強者在嗎?爲什麼遲遲不出現!”比爾想到了拍賣當天那名真神級強者,最後追逐暗族而去,到最後一絲消息也沒有。

“你們說的是皮亞前輩嗎?”一道堅毅的聲音從兩人身側傳出,“聽說他追逐暗族而去,但不敵對方的那名強者,敗退而回,險些丟掉性命。”

蘭德斯側頭一看,是劍士工會倖存的一名叫藍提,是名堅韌只人,“怎麼會這樣,真神級都是一個級別茶几有那麼大嗎?”

蘭德斯和比爾都十分疑惑。

兩人現在纔是二級劍士境界,有沒有名師指點,沒有系統的學習和教育,對整體的知識缺乏理解,這是他們二人最缺少的地方,對於高級境界的理解不多也很正常。

“哼!不知道上頭怎麼派你來這裏。”一聲冷哼在大陣內響起,接着一陣金光模糊,森蘭長老在大陣之內顯現出來,單手提着一年輕人人,就好像拎着一個包一樣,輕鬆無比。

“哎呦··”這名年輕人揉揉屁股做了起來,白質的肌膚,碧藍的頭髮,炯炯有神的雙目,穿着一身白色制式板甲,身後揹着長劍和盾牌。

這個人長得也算帥氣,可蘭德斯看他總有些彆扭,不知道問題出在那裏。

“啊··”這名青年伸展懶腰,單手捂嘴打了一個大大哈氣,然後眼皮上翻看看自己頭上的護罩,然後雙手五里店垂下,簡直是一步一挪的走到劍士工會衆人跟前,一手枕頭,不顧別人異樣的眼光,呼呼大睡起來。

“簡直就是極品,懶到家了,在這種環境下都能睡着,可見睡覺對他多麼重要。”蘭德斯終於知道了自己的感覺,那就是懶散,懶散到家了都,不是一種動作帶出的感覺,而是從骨子裏帶出的一種氣質,一種懶散的氣質。

“懶成他這樣,也就算到頭了!~”比爾也不住搖着頭。

“哼!沒有用的東西!”森藍長老怒氣衝衝的走了過來。

很多人都圍了過來。

“長老,外面情況怎麼樣?暗族有什麼動靜!”

“傳送陣如何!”

衆人七嘴八舌,都在關心現在的局勢。

未曾說話,森藍先嘆氣,“這裏缺少材料,沒有辦法修復傳送陣,也根本沒有辦法吧信息傳到公會裏面!”

從這裏到最近有傳送陣的城市,聖級飛行也要兩個月,到那時暗族早就做好了一切部屬,可現在他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於是派出一名神級連夜飛行趕路,去找援軍。

“這麼嚴重,暗族那邊刻有什麼動靜?”蘭德斯也看出了事態的嚴重性,暗族究竟是爲什麼了什麼,這麼大動干戈,神兵再大也不會出動真神級。


“我出去巡視之時,並沒有看到暗族之人在這一代有所活動。”森藍瞪了一眼那個睡覺的男子,“倒是被我看到了,我們準備下洞的第三人。”

蘭德斯一愣,原本下洞是選出三人,有兩人不幸遇難,但第三人遲遲未到,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原來就是他!

蘭德斯愣愣的看着地上的男子,十分不解,劍士工會怎麼會選這個人來去神兵呢?

“他是因爲在這周圍的山林裏迷了路,後來在樹上睡着了,睡了五天五夜才餓醒,被我巡視時候發現。”森藍看着地上的男子,眼睛都噴出火了。

“真有這麼能睡的人?”蘭德斯從沒見過這麼能睡的人呢,但是腦筋一轉突然說道,“現在我們劍士工會的三人湊齊,能不能提前下洞,怎麼也要趕在暗族之前!”

森藍光顧生氣,被蘭德斯一提醒,纔想到直接誒個問題,“這也不錯,我先去和那幫老頭商量一下。”


坐在洞口處聚集着十五名老者,各各精神矍鑠,皆都是神級強者,森藍走入其中,與他們商量這什麼?不是的還回頭看向蘭德斯。

看着森蘭長老垂頭喪氣的樣子,蘭德斯就有了答案。

果然三欄一回來就咒罵,“這幫人看着我們眼紅,不容許我們自己單獨進入,生怕有好東西被你們拿到,哼!我看暗族也是捷足先登他們什麼臉色!”

“是啊!到了這個時候都不能團結,這就是暗族爲什麼有膽量下手的原因。”蘭德斯也只能無奈的搖搖頭,可這時比爾突然的一句話下到了大家。

“你們說,暗族會不會找到這座真神級前輩古墓的正確入口。”比爾大膽猜測,“我們守住這個洞,只是一個盜洞,不是入口,按理來說應該有個入口才對。”

“我門業想到過,要是找到應該我們也能感應到,整座山都被我們下了巨大的封印,只要破壞這裏就能知道!”森藍相連想還是否定了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