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邑跑了,說明他根本沒把握,找出慕洛琛。

那自己和蘇鐵一伙人,拼盡全力火拚幹嗎?

只有一個作用,那就是給言邑那混賬,爭取逃脫的時間!

桑巴想到自己像個傻子一樣,被言邑利用,恨不得立刻把言邑抓到自己跟前,碎屍萬段了! 第1598章番外:以後,我就是你的親人

但無論再怎麼氣急敗壞,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只能和蘇鐵硬碰硬,繼續打這一仗。否則自己傾所有軍力,還打不贏蘇鐵的消息若是傳出去,軍心必定大亂。興兵坐鎮,最講究的是軍心,一旦軍心亂了,離覆滅也不遠了。

桑巴沉默了片刻,神色陰鷙的說:「傳我的命令下去,通知各地抽調人手,趕赴蘭卡市增援。另,發布一條通緝令,凡是能抓到言邑的,並把他的人頭送給我的,賞銀一千萬!」

敢背叛他的人,他都要對方死無葬身之地!

……

夜色沉沉——

葉簡汐醒過來,感覺到自己后脖頸針扎一樣的疼。動了動身子,想要按摩一下那裡,意識卻先一步恢復了。

想到昏迷之前發生的時回請,她立刻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在帳篷里,葉簡汐從床上坐起來,走到地上,衝到帳篷跟前,就要闖出去。

可守在門口的士兵,將她攔了下來,「慕太太,請留在帳篷里。」

「你們給我讓開!」葉簡汐嘶吼,拚命地推搡他們的胳膊,試圖衝出去。

「慕太太,請別為難我們,蘇鐵將軍有令,請你留在帳篷里。」

士兵面無表情,宛若門神一樣,堵在門口,一動也不動。

葉簡汐氣的跺了跺腳,「你們把蘇鐵給我叫過來!」

士兵沉默無言。

而就在葉簡汐抓狂時,阿伊拉端著食物,走到了帳篷前,柔聲說道:「慕太太,你別為難他們了,他們只是聽命行事。蘇鐵將軍不發話,他們不敢放你走。」

葉簡汐眼裡流露出一絲希冀,「阿伊拉,那你幫我去找蘇鐵……」

阿伊拉臉上閃過一絲歉疚,「對不起,慕太太,可善奶奶已經死了,你現在出去,也沒什麼用處了。」

葉簡汐聞言,身體里的力氣瞬間被抽的乾乾淨淨。

死了……

那個救了她,義無反顧跟隨她的老人死了嗎?

「慕太太,人死不能復生。你還是別太悲傷,先吃點東西吧。」阿伊拉出聲勸慰。

葉簡汐猛地將她手裡的托盤打翻,用力地推了她一把,聲音悲痛道:「是你們殺死她的,對不對?」

「是。」阿伊拉坦然承認,「我們不能讓你冒險……」

「閉嘴!」葉簡汐厲聲打斷她的話,捂住自己的耳朵,跪在了地上,淚流不止,是自己害死了可善奶奶。有什麼資格去責怪別人呢?要怪也是怪她呀。

葉簡汐長久跪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阿伊拉走上前,把她拉起來,說:「慕太太,你盡可以恨我們。但請你保重身體。慕先生為了你,現在還深陷在蘭卡市,如果你把自己搞垮了,他會為你心痛的。」

葉簡汐咬著牙,心臟一陣陣的抽疼。

阿琛……阿琛……她真的好想他。

……

阿伊拉強制將葉簡汐扶到床上休息,又重新準備了份食物給她吃。葉簡汐只是默默地躺在床上,沒有動一丁點食物,也沒有喝水。

帳篷外炮火連天,攻城的勢頭越演越烈。

帳篷里卻一片死寂。

淚水將枕頭打濕了大半,葉簡汐終於肯起床。不過不是吃東西,而是問阿伊拉:「阿茶在哪兒?」

「在別的帳篷。」

「我想見見她。」葉簡汐聲音沒有任何起伏的說。

「阿茶的情緒不穩定,她看到你,會傷了你的。」阿伊拉阻止。

葉簡汐眸光清亮的望著她說:「我必須要見阿茶,你如果無法拿主意,那就把蘇鐵請過來,我親自跟他說。」

蘇鐵現在正在指揮作戰,阿伊拉哪裡能把他請過來。 國民老公的一億寶妻 但葉簡汐態度堅決,如果不讓她見阿茶,又要折騰出其他事端。

阿伊拉頷首:「那我去找人,把她帶過來見你。」

葉簡汐沒有回答。

阿伊拉走出了帳篷,大概半個小時后,再度出現在門口,身後跟著兩名身材健壯的中年婦女,她們一左一右的抓著阿茶的胳膊,防止她亂動。

「阿茶……」

葉簡汐沙啞著聲音呼喚了她一聲。

阿茶看到葉簡汐的剎那,嘴裡發出刺耳的尖叫:「你們殺了我奶奶,我要殺了你們!」

她用力地掙扎。

兩個婦人幾乎要抓不住她了。

葉簡汐起身,緩步走到阿茶跟前。

「慕太太……」

阿伊拉想要阻止葉簡汐,但已經來不及。

葉簡汐蹲下身體,將阿茶溫柔的抱在了懷裡:「阿茶,對不起,對不起……」

阿茶聽不到她說的話,眼裡只剩下了濃濃的仇恨,張嘴朝著葉簡汐的肩膀咬去。葉簡汐身子顫了顫,卻是沒有把她推開,而是將她更加用力地抱在了自己的懷裡。

如果自己受傷,能讓阿茶心裡的恨意和怒火消減一些,那她願意承受。

阿茶嘴裡發出如同小獸一般嗚嗚的哀鳴。

阿伊拉實在看不下去,走上前,想把阿茶拉開,可目光落在阿茶臉上,才發現小丫頭不知不覺中已是淚流滿面,腳下的步子不由得頓了頓。

最終,她還是選擇不去管這事。

……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阿茶最後不知道是沒力氣了,還是別的原因,放開了葉簡汐,張開嘴巴痛哭。

葉簡汐抬手,擦拭她臉上的淚水,顫著聲音說:「阿茶,沒有了奶奶,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人。你放心,我不會放棄你,不管的。」

阿茶嗚咽著,沒有回答她的話。

一雙小手,卻緊緊地攥住了她衣服的前襟。

哭了兩個多小時,阿茶昏睡了過去,葉簡汐把她抱到自己床上休息。

阿伊拉走上前,說:「慕太太,你肩上的傷,還是重新包紮一下吧。」

葉簡汐這次沒再拒人於千里之外,木著一張臉,點了點頭。

阿伊拉趕緊拿出醫藥箱,親自幫她包紮傷口。

等處理妥當,葉簡汐默不作聲的倚靠在床上,出神的望著空氣中的某處。

……

黑夜漫長而難熬,但最終還是被黎明驅走。

天邊泛起絲絲的光亮,一道好消息,迅速的傳到了營地里。

「蘇將軍已經帶人,攻下了西城門,現在正往城裡進軍……」 第1599章番外:城破,請君入甕

阿伊拉聽到了這個好消息,臉上止不住的笑容,走到營帳里,告訴了葉簡汐:「慕太太,蘇將軍已經攻入蘭卡城了,應該很快能找到慕先生和莎草小姐。」

葉簡汐眸底閃過一抹欣喜,但目光落在昏睡的阿茶臉上,又恢復了哀傷:「能把可善奶奶的遺體取回來嗎?」

阿伊拉頓了頓,說:「應該可以,我去找人試試吧。」

事實上,此刻兩軍正在交鋒,浪費人力去拿回一具遺體,絕非明智之舉。但阿伊拉明白,可善對葉簡汐和阿茶有多重要,況且等戰後再去找,只怕到時候屍體成山,很難再找出來,所以……即便為難,還是答應了。

葉簡汐輕聲道:「多謝。」

阿伊拉微微的點頭,退出了營帳。

……

蘭卡市內,炮火連天。

蘇鐵在攻破城門口,便率人在城裡到處搜索慕洛琛和莎草的下落。而另一邊,慕洛琛和莎草聽到外面廝殺的聲音,兩人決定出去探探風,查看一下到底是什麼情況。

可沒想到,他們剛從地下室里出來,就碰到了後撤的桑巴軍隊。注意到人群里有莎草,那群士兵像是瘋了一樣,涌到了院落里。

「活捉莎草!」

「抓住她!」

「抓住莎草,桑巴統領有重賞……」

「保護慕先生。」莎草掏出槍,邊朝著湧進來的人射擊,邊掩護慕洛琛撤退。

慕洛琛退到地下室門口,看到莎草幾乎被人砍死,雖然險險的躲過,但對方人數量明顯多於莎草幾個人,再這麼下去,莎草遲早會有危險,於是猶豫了下,還是對其他人說:「不能丟下莎草他們,我們一起殺出去,或許還能博一條生路。躲到地下室,永遠無法真正的脫離這裡。」

眾人本就不願意捨棄莎草,只是聽從她的命令,才不得已保護慕洛琛撤退。此刻,聽到慕洛琛開口要救莎草,紛紛跳了出來。

莎草拿起手槍,欲射擊靠近她的人,但扣下了班機,發現最後一發子彈已然用盡。

眼看著鋒利的砍刀要落在身上,莎草心頭一凜。就在這時,嘭的一聲槍鳴響起,一隻有力地胳膊,把她往後拉了一步。

莎草回頭看到慕洛琛站在自己身後,緊繃的臉色稍稍放鬆,感激道:「謝謝你,慕先生。」

「先別客氣,想想怎麼解決這些人吧。」慕洛琛把手槍塞給了莎草,然後從地上撿起一把刀,和那些人拼了起來。

莎草知道此刻不是分神的時候,凝聚心思,專心的加入戰鬥。

院子里亂成一團,不停地有人倒下,又不停地有人進來。

很快,鮮血匯成了一片溪流。

半個多小時后,終於只剩下了稀稀零零的幾人,莎草筋疲力竭的活捉了其中一人,問:「外面發生什麼事了?那麼亂?」

「蘇、蘇軍攻進城了……」

聽到這句話,莎草心情大好,原本已經枯竭的體力,也恢復了不少。

蘇鐵最終還是攻進城了,他果然沒有辜負她的期望。

莎草手起刀落,斬死了跪在地上的人,轉身朝著慕洛琛跑過去:「慕先生,蘇鐵已經攻進城了,我們帶人出去跟他們匯合。」

「蘇將軍現在在哪個城門口?」慕洛琛問。

莎草愣了下,露出了懊惱的神色,「我一高興,忘記問這個問題了。」

慕洛琛蹙眉,不知道蘇鐵攻破的哪個城門,怎麼去跟他匯合?要知道蘭卡市雖然小,但桑巴幾乎傾盡了所有的兵力,也因此,每個城門口的兵力都密集道常人難以想象的地步,貿貿然出去找蘇鐵,只怕還沒跟蘇鐵的人匯合,已經在路上被斬殺了。

「我再出門口去抓一個人回來,問清楚狀況。」莎草扭身往外跑。

慕洛琛叫住了她:「你這樣出去有危險,我們換上這些人的衣服,再出去找人,會相對安全一些。」

莎草讚賞道:「慕先生,你果然聰明。」

……

一行十幾人,脫去了桑巴士兵的衣服,換在了自己身上,匆匆的跑出了門。等到了大街上,無數的士兵猶如潮水一般涌動。街道兩旁不少房子,已經被炸彈轟的破破爛爛。夜幕被不斷炸響的炸彈,照的通明,人間地獄也不過如此。

未免自己和慕洛琛暴露,莎草派了手底下一名男子出面,攔住了逃亡的士兵問:「戰況怎麼樣了?」

「蘇軍已經從西門殺過來了,趕緊跑吧。」士兵說完,推開他慌不擇路的繼續逃跑。

……

西門。

他們所在的位置是北門,兩個城門之間距離的並不遠。

慕洛琛和莎草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心領神會的拉低了帽檐,逆著士兵逃亡的反方向跑。

然而越靠近北門,情況越發的糟糕。

到處都是死去或者受傷的士兵,在地面上或橫或豎的躺著。莎草著急的尋找自己人,結果因為身上穿的衣服,差點被人砍死,幸好有人在旁邊護著她,才幸免於難。

莎草顧不得后怕,抓住那名襲擊自己的士兵,說:「我是莎草,蘇將軍呢?」

士兵看到是莎草,大吃一驚,慌亂的回答:「蘇將軍和巴圖塔將軍兵分兩路,去圍剿桑巴了。」

莎草沉思了片刻,扭頭對慕洛琛說:「慕先生,你先回營地,我去找蘇鐵。」

話音剛落,城外忽然響起如潮水般的喊殺聲,莎草目光一凜,問:「怎麼回事?我們還有增援嗎?」

「沒、沒有……」

「壞了!」莎草心道不對,蘭卡市被桑巴圍成了鐵桶,按道理說不應該那麼快被攻破。如今短短几天內,便被攻破城池,那只有一個可能——桑巴已經有了救援,故意設下陷阱,埋伏蘇鐵!

沒有時間再耽擱,莎草快速的說:「慕先生,蘇鐵有危險,我必須儘快趕過去,你趕緊出去吧!」

說罷,她頭也不回的融入了紛亂的人海中。

慕洛琛有心阻止她,可還沒開口,已經不見她蹤影了。

佇立了片刻,慕洛琛還是帶著人,撤出了蘭卡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