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楓聳聳肩笑道:「實力強不代表什麼都要藉助它,淋雨是作為一個普通人的該有的享受,那裡能被力量剝奪了。何況,當初淋了一場雨沒有騙到你,這一次看看能不能騙了你。」

夏妃暄心中跳了跳,但轉眼她就笑罵道:「你當你那些小伎倆誰都能騙啊?哼,當年我就看穿了你。你當現在還能騙我嗎?」

許楓很是無奈的搖頭:「也是!看來當年的演技也太差了,不過我很融入感情啊。」

夏妃暄聽著這句話,心猛的觸動一下,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呸了一聲說道:「你是在這裡繼續淋雨,還是去我那裡坐坐?」

許楓聳聳肩,自然跟著夏妃暄進了她的府邸:「還好!比起當年的待遇好多了,當年可是淋了那麼久的雨,還不能進你家坐坐。」

夏妃暄也撲哧一聲笑了起來,這撲哧一聲,笑容驚艷,絕美異常:「誰叫你當初名聲那麼壞!要是再來一次,還不讓你進去,應該讓你多淋淋雨讓你冷靜冷靜。讓你知道,本小姐不能隨便做人棋子。」

許楓見夏妃暄還記恨他當初讓她做棋子的事情,許楓很無辜的說道:「非常時機,只能做非常的事情!所以……」

「哼!那你怎麼不拿依琳做棋子?不拿葉思姐做棋子?」夏妃暄惡狠狠的看著許楓,她都不知道自己這麼會說出這句話。

許楓見著女人真的發暴了起來,縮了縮脖子不敢答話。這個女人的強悍他可是領教過,自己可不想招惹她。

見許楓默默跟在後面不說話,夏妃暄突然展顏一笑,看著許楓說道:「許楓!問你一個事情?」

「什麼事情?」許楓皺眉,心猛的警惕起來,這些女人都不是簡單貨色。她們不屬於胸大無腦的那種,這群女人都屬於胸大也有腦的那種,折磨起人來很恐怖。

「不要這麼緊張。就是想問問你,當初你是不是對葉思姐說過一句『在她面前做一個壞人,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夏妃暄笑眯眯的看著許楓。

「啊……有嗎?我說過嗎?絕對沒有,葉思姐胡說吧?」許楓打死也不會承認,心中卻哭笑不得,他如何想到葉思會把這句話告訴夏妃暄。

「你確定你沒有說嗎?」夏妃暄笑眯眯的看著許楓,雖然笑容很是甜美。可是許楓卻感覺,面前的夏妃暄彷彿化身蕭依琳了。這笑容不該出現在冷艷的夏妃暄身上,而應該出現在蕭依琳身上。

「那個,好想,應該,或許……我忘記了。」許楓弱弱的說道,許楓此時覺得很丟臉。一個一直以強攻自詡的他,此時卻宛如一個小受小媳婦一樣。

「是嗎?忘記了?」夏妃暄突然站起來,看著許楓說道,「沒關係,你要不要繼續欺負欺負我?」


「啊……!這不可能!我從來不欺負女人!」許楓看著夏妃暄說道,「我想,你一定是聽錯了。」

夏妃暄白了許楓一眼,見許楓死不承認,很是鄙夷的說道:「沒膽量的男人。」

許楓聽到夏妃暄鄙視他,也當做沒有聽到。作為一個智商沒有出問題的男人,都知道不要和女人爭強好勝,因為你永遠爭不贏的。

夏妃暄把許楓帶到了府邸,看著許楓一身濕透,對著許楓說道:「你要不要換一身衣服?」

許楓點頭,伸手就解開自己的扣子,絲毫沒有把夏妃暄當一回事的樣子。

夏妃暄見許楓如此,她面色紅了紅,背過身子,聽著許楓悉悉索索褪去衣衫的聲音,面色有些緋紅。

「當年我看了你一次,我不介意你看回來的。」許楓很沒心沒肺的說道。

「呸……」

聽著許楓胡言亂語的話語,夏妃暄口中呸了一聲,不過面色卻發燙了厲害。

在許楓把所有衣衫都換號之後,夏妃暄這才轉過身子,看著許楓一頭濕淋淋的頭髮,皺了皺眉頭,取來毛巾,伸手幫許楓擦拭頭上的雨水,

許楓倒是很享受這樣的服務,任由夏妃暄幫著他擦拭著滿頭的濕發。

夏妃暄的動作十分輕柔,用毛巾擦拭的時候,手輕輕的觸碰到許楓的肌膚,許楓能感覺到她手臂傳來的清涼。

許楓閉著眼睛任由夏妃暄幫著他擦乾雨水,在夏妃暄幫許楓臉上的水珠都給抹掉的時候,許楓這才張開了眼睛。

此時的夏妃暄,正好惦著腳幫許楓抹了一把額頭,她身體微微前仰。那張冷艷絕美的臉頰距離許楓很近,許楓甚至能感覺到她鼻息呼吸到許楓的身上。

紅潤的嘴唇離著他也不過幾厘米的距離,紅唇吐著蘭氣,噴在許楓的臉頰上,痒痒的,讓許楓心中也跳了跳。

如此近的距離,許楓只要微微向前,都能碰到夏妃暄誘人性.感的嘴唇。

兩人的眼眸對視在一起,兩人的眼神交融,都獃獃的立在了原地,都能感覺到對方噴來的氣息,火燙而曖昧。很快夏妃暄也發現了這曖昧的一幕,她臉猛的通紅了起來,手也忘記了了幫許楓擦拭,丟掉毛巾,身體猛的退後幾步。

「那個……」

許楓還未說什麼,夏妃暄猛的跑到了一個房間,把門反鎖了起來。在門后的她,使勁的捂著自己的胸口。她感覺到自己的心在瘋狂的跳動,臉頰如同火燙一樣緋紅。她想到剛剛的那一幕,狠狠的搖搖頭,把腦海中的情緒排除出去。可是,她越是這麼想,就越是做不到這點。

許楓看著緊緊關著的房門,他也愣在了原地。剛剛兩人的姿態,讓他也有些不由自主。要不是夏妃暄反應的快,許楓都不知道他會有什麼表現。這讓許楓苦笑了一聲,輕呼了一口氣,想要排出心頭情緒。

今天寫的有些卡,估計會晚一些。 大雨持續了整整一月之久,在一月之後,天空這才放晴。當然,從那天之後,夏妃暄又開始有意無意的避開許楓。再次回到以往那種冷淡的關係。

一個月的時間內,刺天等人早已經把暗閣的事情安排好,許楓也沒有什麼補充的。刺天帶著不少人,率先前往中域中。

而周揚也因為實力快到大能大圓滿,要回鶴城他族的聖地和許楓離開,在一個個離開,夏妃暄也借著有事和周揚一起前往鶴城。這讓羊城只剩下他和紫嫣。

許楓原本準備回一趟帝都的,但是周揚夏妃暄一眾人見到,他也沒有回帝都的心情。和紫嫣商量之後,兩人攜手準備再次前往西疆。聖族的至陽聖器得到,那就去看看鬼術士祭壇有著怎麼樣的華夏聖物。

有美同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許楓和紫嫣站在一起,紫嫣嬌艷魅惑的嬌軀,引得無數人貪婪,這一路上,許楓趕跑了不少前來打擾的人群。

當然,和紫嫣許楓關係雖然進展。可是從那一次之後,卻再也沒有碰紫嫣。這女人從那一次后,就不再給許楓機會。甚至碰到她,她都會很警惕的避開許楓。

紫嫣的這種態度讓許楓哭笑不得,看著嬌艷如同美女蛇,搖曳著誘惑性感嬌軀在他面前的晃蕩紫嫣。他有種吸毒上癮,而卻又要生生逼他戒毒的感覺。許楓覺得無比的鬱悶!

紫嫣看著許楓無精打采,嘴角揚起了一絲弧度,妖艷絕美:「哼!混蛋!身邊這麼多女人,以後都別想動我。」

許楓自然聽不到紫嫣的嘀咕,和紫嫣在養目和痛苦中前往。有著傳送陣配合他們的實力,到達西疆自然不會太麻煩,許楓此時的實力,也可以撕裂空間,在空間中短距離的行走,速度能快不少!

只不過讓許楓有些嘆息的是,逍遙遊明明到了要突破的層次。但是,卻始終突破不了,這讓許楓感覺頭疼。

許楓到了西疆之後,就直奔鬼術士洞穴而去。但是紫嫣卻搖頭:「我得回術士公會一趟。我已經達到了大能頂峰,隱隱要步入傳奇。要回去接受屬於我的道統。」

「不和我一起到了祭壇再離開?那裡說不定有適合你的聖物。」許楓笑道。

紫嫣搖搖頭道:「不了!你自己去吧!你到了祭壇要千萬小心,此處吸引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其中怕是連閉關不出的巨頭都出現。」

聽到紫嫣的話,許楓點頭說道:「我會看清楚情況的,要是強者太多,我不會動用聖器。」

紫嫣點頭,隨即笑道:「我先回術士公會,告訴我師尊這件事情,讓他來幫你一把。不過,到時候得到的聖族遺物,要分他一些。他的脾氣就是這樣,要不然我也請不動他。」

「可是請動那個瘋……呃,前輩!」許楓心中大喜,術士公會會長也是一個曠世人物,要是有他幫忙,自己也不怕。

紫嫣點點頭道:「所以我得回術士公會一趟。」

許楓看著紫嫣嬌艷的臉龐,這才知道這女人其實還是把他放在心上的。許楓身影一閃,落在紫嫣的身前,用著力量一卷。把她卷到懷中。

呼吸的紫嫣有些窒息,許楓這才放開紫嫣說道:「你在術士公會等著,將來我一定會來找你的。」

紫嫣面色通紅,緋紅髮燙,強硬的說道:「誰要你來找我?等下次來,術士公會的聖子也回來了,要是知道你對我做的事情,一定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的。」

聽到紫嫣的話,許楓大笑道:「我還怕你們的聖子不成?他日,我定然腳踏七彩祥雲,身披神甲,前來你術士公會。」

紫嫣聽著許楓的話,只當許楓在說瘋話,白了許楓一眼,身影閃動向著遠處激射而去,留下一句話語:「你萬事小心!至於術士公會,你少來為妙。他日,會有機會見面的。」

紫嫣的聲音配合著她曼妙的身影消失在許楓的實現中,許楓直直的盯著對方,看著對方帶起的漣漪失神。

這個女人很是妖嬈魅惑,也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人,非常讓人痴迷。最重要的是,許楓和她在一起,有著一種陰陽調節的感覺。許楓回想起自己身上的道痕已經陰陽分明,就覺得紫嫣身上有著不少的秘密。

「他日,定然要再去術士公會一趟,真正的明白,紫嫣身上到底帶著什麼秘密。」

許楓目送紫嫣離開,他的身影也向著祭壇的方向激射而去。

鬼術士墓穴旁邊,已經有著不少的人影,其中不乏強者。雖然沒有碰到傳奇級別的人物,但是許楓前往鬼術士墓穴的時候,大能卻碰到幾個。

許楓看著鬼術士墓穴,此時的鬼術士墓穴只剩下一個祭壇。而在這祭壇旁邊,十頭巨大的如同山丘的巨虎匍匐在那裡,其中還有這一隻只鬼體,從他們身上湧現的道痕來看,這些鬼術士煉製成的傀儡,實力也最低達到傳奇的級別。

而十頭猛虎,當初眾人領教過,恐怖至極,一般傳奇能被它們輕易撕裂。

而在這十頭匍匐的巨虎面前,前面是一灘灘的血跡,許楓不用想,也知道這肯定是想要衝擊祭壇的玄者血跡。

祭壇旁邊依舊圍繞著不受玄者,可是祭壇面前的灘灘血跡告訴著這裡經歷過多麼慘烈的戰鬥。沒有一人敢踏入其中。

十頭金虎散發著耀眼的光芒,許楓看著這座高聳入雲的祭壇。神色變幻,也不敢輕易的踏足其中。


而就在許楓等待的時候,一聲怒吼突然響起:「大家一起再上,我們已經十波攻擊了,十波攻擊都有傳奇尊者帶路。這十頭金虎就算再強,他們也要有著力量支撐。我們不信,它們一直能支持下去。」

「是啊!大家一起上啊!這可是聖族遺物啊!得到的話,說不定成為神靈般的存在,萬族共尊。」

「大家一起上啊!此次有著三位尊者手持聖器前來了,雖然不是聖族的聖器,但是也是至陽聖器,說不定能破開這祭壇。」

在眾人鼓動之間,三個身影騰飛而起,恐怖的氣勢暴動而出,在他們手中手持著散發著熾熱氣息的聖器,氣息滅絕天地。

這氣息暴動而出,一個個駭然不已,同時無數玄者心頭也泛起了心思,一個個驚呼:「真的是聖器啊!說不定真能破開!」

「沖吧!說不定,真能得到祭壇的聖族遺物。」

「你們不要命了吧。這十頭巨虎的強勢你們不是沒體會過,再去不過就是找死而已,沒有巨頭出手,誰是對手?」

「對啊!別被蠱惑前去送死啊!」


「……」

眾人爭吵不斷,許楓目光也看著三個傳奇尊者,這三個傳奇尊者實力恐怖,暴動而出幾乎毀天滅地,顯然都是達到五尊境以上的恐怖存在。

當然,許楓不認為他們是最強的存在。聖族遺物的誘惑力,肯定能吸引更多的人前來。這其中說不定就隱藏著巨頭人物。

三個傳奇尊者手持聖器,一步步踏前,很快就驚動了十頭巨虎,巨虎震動,爆發驚天威勢,衝擊而出,直轟這三個傳奇尊者而去。

三個傳奇尊者也不是簡單人物,手持聖器,爆發驚天之力,直直的迎了上去。力量攪動天地,爆發恐怖的力量,衝擊巨虎而去。

這畢竟是聖器爆發的力量,儘管以往傳奇在巨虎身上留不下痕迹。可是聖器暴動的力量轟擊在巨虎身上,巨虎身上還是裂開了一道道口子。

如此威力讓眾人驚駭,一個個獃滯的看著這一幕,其中不少玄者驚呼出口道:「終於可以傷這巨虎了。」

眾人興奮不已,以往巨虎的力量打的他們心寒。不管多麼強大的力量轟擊在巨虎身上,巨虎身上都不會留下一點痕迹。可是,在聖器出動下,這巨虎終於不能復原了。

許楓看著這一幕,心中也震驚聖器的恐怖,聖器暴動之間有著法則的波動,打在巨虎身上,居然不能讓其復原。

許楓細細的觀察,很快就發現這巨虎的力量都是祭壇提供的。這十頭巨虎越戰越勇,把三個傳奇尊者擋在外面。即使這傳奇尊者手持聖器,也奈何不了這十頭巨虎。

而就在兩方相持不下的時候,那些鬼術士的傀儡暴動而出,衝擊三個傳奇尊者而去。

「不好!這些傀儡實力都恐怖,不弱十頭巨虎,他們要是加入,三個傳奇尊者必敗。」

「……」

眾人驚呼,一個個駭然不已,原本希望有人能破入其中,帶著他們接近祭壇,可是沒有想到,即使手持聖器,也奈何不了。

就在眾人嘆息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激射而出,這道身影激射而出,力量揮舞之間,直直的避開這一個個傀儡,其中甚至有著傀儡爆裂開來。

這人出現守護在三個傳奇的面前,對著他們喊道:「你們手持聖器前往祭壇,這十頭巨虎我擋住。」

「嘩……」

對方的一句話,讓眾人一片嘩然,一個個獃滯的看著對方。而許楓面色變了變:「果然,這裡有著巨頭的存在。」

許楓輕呼了一口氣,看著激射而去的三個傳奇強者,他身影閃動,也向著祭壇激射而去。難得見對方擋住十頭巨虎,機會難得,正好進入其中。

第二更,今天就更到這裡了。大家想想,其中會是什麼華夏遺物呢?

…… 很多玄者也趁著這個機會,向著場中暴動而去,想要趁著十頭巨虎被擋住,進入到祭壇旁邊。

可是就在眾人激射的時候,那一眾傀儡激射而來,向著眾人撲了過來。剛剛從十頭巨虎中擺脫出來三個傳奇尊者,見衝擊而來的傀儡,一個個面色凝重,手中的聖器舞動,舞動之間直衝這些傀儡而去。

三個傳奇尊者力量暴動,聖器劃破一個個傀儡。但是,其他玄者卻沒有這麼好運,被傀儡撕裂,血雨飄散下來,化作一灘灘血跡,散發著刺鼻的血腥味道。

許楓此時也一道道力量暴動而出,力量卷向傀儡。身為鬼術士的他,雖然實力比不上三個傳奇尊者。但是卻也能如同他們一樣,逼開這些傀儡。

三個傳奇尊者見他們動用聖器才能逼開這些傀儡,而身邊激射而過的少年舉手之間就能讓傀儡散開。他們對視了一眼,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

心中無法理解,這只是爆發傳奇氣息的人物,為什麼對付傀儡比起他們還顯得輕鬆。

許楓沒有理會他們的驚訝,一道道力量暴動而出,雷電激射,轟擊逼開這些傀儡。雖然許楓實力確實比不上他們,但是身為鬼術士,他能最快的找到傀儡的弱點,用最合適的手段收拾傀儡。這些傀儡自然擋不住他。

「轟……轟……」

一聲聲巨響不斷響起,那位巨頭手中力量不斷,轟擊著十頭巨虎。這十頭巨虎也十分強悍,雖然被對方法則壓制,但是卻也能拖住這個巨頭。而暴動的傀儡,卻不斷的殘殺著想要進入祭壇的人群。

在殺聲一片中,許楓落在祭壇之上。三個傳奇尊者在許楓到了祭壇后,也落在了上面。

落在祭壇上的傳奇尊者,三人對望了一眼,無視許楓,體內的力量全部用處,瘋狂的灌輸到他們的聖器之中。一道道力量從聖器中湧現,熾熱至陽的力量暴動而出,這股力量衝擊而出,攪動風雲,三人咬破嘴唇,血液激射而出融入到聖器中。聖器化作一道劍芒,劍芒橫掃而出,帶著毀天滅地般的無窮氣勢,直直的劈砍在祭壇上。

「轟……」

一聲巨響,整個祭壇瘋狂的搖晃起來,所有暴動的至陽氣息都被祭壇吸收。在祭壇上也裂開了一道裂縫。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睜大眼睛,直直的盯著祭壇,拳頭握的緊緊的。心中也擔心這祭壇真的被對方破開!

三個傳奇尊者也屏住呼吸,看著至陽的氣息融入祭壇,祭壇的裂痕擴大,驅動著力量不斷的橫掃祭壇。

可是這裂縫並沒有裂開多大,祭壇就有著一陣光芒閃動,光芒閃動之間,把裂縫覆蓋,祭壇瞬間就恢復了原狀。

「該死!」三個傳奇尊者大罵了一聲,卻不認輸,力量爆發到極致,聖器重湧現翻天蹈海一樣的至陽力量,這股力量暴動,劈砍到祭壇之上,無窮的至陽氣息被祭壇吞噬,祭壇也因此而搖晃。但是卻沒有一絲破開的痕迹。

這一幕讓無數想要激射進祭壇的玄者止住了腳步,一個個搖頭:「果然不是華夏聖族的至陽聖器無用!」

眾人有欣喜的,有可惜的。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別的辦法都沒有。沒有華夏聖族的聖器,是絕對破不開這祭壇的。

三個傳奇尊者不斷的暴動力量衝擊祭壇,但祭壇遠比他們想象的神奇,任由他們爆發怎麼樣的力量,都不能損壞祭壇一分一毫。

被十頭巨虎纏繞的巨頭見到這一幕,他也皺了皺眉頭,對著三個傳奇尊者喊道:「退!」

三個傳奇尊者雖然不甘,卻沒有別的辦法,身影閃動向著祭壇外退走。這祭壇不能久待,既然他們找來的至陽聖器都無用,那呆在這裡也沒意思。

三個傳奇尊者和巨頭身影閃動,片刻就到了祭壇之外。十頭巨虎沒有牽制,目光瞬間就轉移到許楓身上,這十頭巨虎配合不少傀儡,把許楓包圍在中央。

看著包圍在中心的許楓,一個個玄者嘆息不已,心想這個少年怕要被撕裂了。可惜啊,一個如此年輕的強者,還未成就一方霸主,就這樣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