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嘯猛地站起來,「你……」

話還沒有說完,他就感覺自己暈頭轉向,「咚」的一聲他一頭栽了下來。

「詹少。」

大家扶著他,酒勁徹底上來了,他只感覺天旋地轉,身體好像都不能受自己控制了。

林均站起身,「你輸了,希望你能遵守你自己說過的諾言。」

詹嘯看著那身穿正裝的人,連領帶都沒有歪一下,自己卻如此狼狽。

「我只說了我不會再找她,但可沒說她主動找我我也不搭理。」

林均輕笑一聲:「這就夠了。」

說罷他推開人群離開,詹嘯腦中有一種感覺,難道他真的可以解決這次的事情?

怎麼可能,他只是一個助理而已。

洛洛會來求自己的,一定會,他閉上了雙眼。

林均推開那幾個找他搭訕要微信的女孩,直接離開。

「哇,他好帥耶。」

「喝了這麼多還不醉,簡直太有型了。」

等四下無人的時候,林均蹲在地上,手指狠狠捂著他的胃。

其實那些人要是觀察得再仔細一點就會看到林均的頭上有著一層細密的薄汗。

他的胃病比司厲霆還要嚴重,剛剛一口氣喝了那麼多酒,他不是沒有醉,而是胃疼著不讓他醉。

緩了一會兒他才起身,打車回家。

回到家隨便吃了一點胃藥,整夜都被胃病折磨得睡不著。

痛苦的熬到天亮,他的酒總算是清醒了,想到昨天答應譚洛汐今天要去看房。

他起床洗了一個澡,對付著吃了一點早餐和胃藥,這就去醫院接母女兩了。

譚媽媽心情好,恢復得不錯,嚷著要去看房。

譚洛汐看到林均憔悴的臉色,一臉蒼白,「你昨晚沒睡好嗎?」

林均對昨晚的事情隻字未提,「嗯,昨晚在看東西,沒怎麼睡。」

「你幹嘛要這麼辛苦?都周末了還不放過自己,公司的事情哪能操心完的。」

她一臉擔心的樣子,林均覺得自己昨晚的痛苦都不算白受。

「好,以後就不辛苦了,我們走吧。」

「嗯。」

林均接著兩人去看了他早就看好的房子,他的眼光很好,譚媽媽讚不絕口。

譚洛汐尤其喜歡那棟海景房別墅,睜眼就可以看到海,而且周圍也很漂亮。

「喜歡這裡嗎?」他溫柔的問著。

譚洛汐想了一下售價,「商業區的大平層也不錯的,要不然就買那裡?」

林均點點頭,「好,那就都買下,周一到周五住平層,周末在這裡當是度假。」

「好浪費。」

「對你不叫浪費。」

「均哥哥,這裡太貴了……」

「我說了沒關係,只要你喜歡,你媽媽喜歡就好,其它都交給我。」

譚洛汐看著他額頭冒出來的汗水,「均哥哥,你是不是很熱,我看你一直在冒汗。」

「是有點熱。」林均不想說是他胃的問題。

「林先生,這是合同,麻煩你簽一下字。」

林均簽下自己的名字,「洛兒,過來。」

譚洛汐問他,「怎麼了?」

「簽字。」

譚洛汐懵了,「我們還沒有結婚啊。」

「沒關係。」他將筆遞給她,「我所有的東西都是你的。」

這不是幾百萬的事情,說不感動是假的。他說他以後的人生都是她的,不管是錢財,還是其它,都是她的。 兩人簽好合同,譚洛汐雖然不是一個物質的人,不過林均這麼相信她,她還是覺得很暖心。

她在乎的不是那價值多少千萬的房子,而是林均對她坦誠相待的心。

譚媽媽心情似乎更好了,這男孩一看就很靠譜。

還沒有結婚就對自己女兒這麼大方,細膩又貼心,洛洛的終生大事她終於不用操心了。

幾人正要離開,林均卻突然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譚洛汐嚇得花容失色,「均哥哥!你怎麼了?」

回答她的是林均的昏迷不醒,譚媽媽也擔心死了。

「這是怎麼了?小林不是身體看著挺好的。」

今天一早譚洛汐就覺得他很虛弱憔悴的樣子,他說昨晚熬夜,譚洛汐也就沒有多想。

「媽,來不及說那麼多了,我們馬上送他去醫院。」

母女兩手忙腳亂將林均送去了醫院,一經診斷他是急性胃炎。

醫生責怪她這個做女朋友的這麼晚才將病人送來,病人活生生疼暈了。

譚洛汐想著每天早晨他都那麼在意自己是不是吃早餐,還說不吃會對胃不好。

顧錦也說過林均的胃病比司厲霆還要嚴重,為什麼自己就不上心呢?

譚洛汐守在他身邊,林均對自己無微不至的好,然而自己卻像是一頭豬,什麼都不懂。

林均在她心裡就是神一樣的存在,他睿智,不僅智商高,情商也高。

只要他在,自己就不畏懼所有的風雨,可是神一般的男人倒下了。

「均哥哥,對不起,以後我一定好好照顧你。」

看著吊針裡面的液體一點點注入到他的身體裡面,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啊。

突然她的手機里進來了一條信息,是詹嘯一個死黨發來的。

「他為了你都進醫院了,你都不來看看他?好歹他那麼愛你。」

林均進醫院,他也進醫院?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你自己看吧,昨晚不知道從哪冒出來個神經病非要和他拼酒,還說誰輸了就放棄你。

結果詹嘯喝到人事不省,現在還在醫院,你要是還有一點良心就來看看他。」

她的手機裡面多了一個小視頻,譚洛汐看到視頻中混亂的場面。

但她一眼就看到了林均,那個穿著西裝打領帶的男人,雲淡風輕喝了一杯又一杯。

他有嚴重的胃病,以這樣的方式喝這樣的烈酒,詹嘯一個正常人都喝進了醫院。

而他居然還堅持了下來,不僅如此,今天還陪自己去看房子。

如果不是他都痛昏迷,自己壓根就不知道他胃痛。

那段視頻她看了一遍又一遍,她一直在看視頻中的人。

都是自己說了那句話,讓他不要對付詹家,所以他找到了詹嘯。

淚水一滴滴滑落,他對自己的深情自己怎麼才能回報。

「怎麼哭了?」

耳邊響起林均的聲音,譚洛汐猛地抬頭,對上林均關心的雙眼。

她撲向他的懷抱,「對不起均哥哥,真的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我不該和你說放過詹家。」

「我還以為是什麼,就是這件事,他答應我,以後不會再糾纏你了。」

「均哥哥,你太傻了。」

林均輕笑一聲,「都過去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

「好什麼好,都到了醫院,你太不把自己的身體當成一回事。」

「我是男人,這本來就是我應該有的擔當,我自己的身體我清楚,休息一下就好了,我沒事,別哭了,你哭會讓我心疼。」

明明他才是受傷的那一個,到頭來卻要反過來安慰自己。

譚洛汐趴在他懷裡哭了半天,並且表示她以後一定要好好照顧他。

她要去報烹飪班,以後好好養好他的胃。

林均微笑著:「好好好,只要你不哭,什麼都好。」

雖然是住院期間,林均也沒有閑著,他答應要解決譚家的事情。從旗下公司調了一批貨過來,先製作成品,只要在規定時間內交出貨,那這件事就圓滿解決了,他只需要花一些錢填補他本公司的貨錢就夠了。「這樣就可以了?」譚洛汐

眨巴著眼睛,聽到林均打了一個電話,足以壓垮她們譚家的大石頭就這麼被解決了?

「嗯,可以了,等你姐姐的電話通了,我會安排她和帝凰的公司做一下交接。

需要的話,我可以安排一些工人過來幫她做。」

「均哥哥,你怎麼能這麼好。」譚洛汐緊緊抱著林均,林均輕笑一聲。

「傻瓜,我是你男朋友,我不對你好對誰好。」

伯爵酒店。

譚晴和詹乾解除了誤會和心結,兩人一夜纏綿。

哪怕彼此都沒有了力氣,身體卻還是緊緊纏著,不想要離開。

譚晴懶洋洋的躺在他懷裡,「以後打算怎麼辦?」

「阿晴,我們結婚吧。」他直接道。

「可……」

「蹉跎了三年,你沒有放下我,我也無法放開你,為什麼我們不能好好在一起呢?

當年我剛畢業回來根基不穩,現在詹家雖不是數一數二的大公司,至少我已經站住了腳跟。

我不需要商業聯姻,我愛的人從頭到尾就是你。」

男人的表白讓她心動不已,還有什麼比破鏡重圓更美好的事情呢?

「可是你家人都以為你和霍湘感情很好,她現在還有了孩子,你突然要離婚,她們怎麼接受?」

詹乾戳了戳她的腦門,「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為別人著想?多為自己想一下咱們也不會走到今天的地步。

誰告訴你我和她結婚了?我們一開始就沒有領結婚證,只是辦了一個婚禮而已。

當年我答應過你,我的戶口本上只有你,除此之外不會娶別人。

沒有結婚,哪來的離婚?而且我和她早就約定好了,如果我找到真愛,想要結束這段荒唐的假婚姻,我隨時都可以結束。」

「你們居然還訂下了這樣的條約。」

「你以為我真傻啊?綠帽子什麼的我可不喜歡。」

譚晴眼中有些期待,從學生時代就想要嫁的男人,曾經看著他牽著另外一個女人的手走進婚禮殿堂。

她傷心欲絕三年,沒想到她還有一次機會和他再續前緣。

婚心如故:陸少的心尖寵 「我……真的還可以嫁給你嗎?」

「阿晴,我們互相深愛對方,為什麼不能?你已經是我真正的女人了,難道你還想要嫁給別人?」

她猛地搖頭,「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嫁給別人,我愛你,也只愛你。」

「那就對了,我家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會擺平。

你只要答應我一件事,這次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再放開我的手。」

他眼中的神情是那麼堅定,譚晴真的很心動。

「好……」

「我回去取消你簽訂的合同,以後我會幫你一起經營譚家。

過去我才畢業,你不相信我,現在我已經成長了很多。

阿晴,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好好愛你。

你只是一個女人,沒必要扛著不屬於你的責任。

如果你還不願意相信我,我會一點點證明給你看。

我只希望以後你哭的時候不是躲在角落,而是在我的懷抱,讓我為你擋風遮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