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也是,最著急的恐怕也只有顧彤一個人。

因為她知道前世今生。

可是……

程冰對其可是一無所知。

自然也是沒有感覺的了。

「你下午還要上班嗎?」顧彤順勢拋出了一個問題。

「正常來說還要值班,不過我可以跟朋友串串,改到明天。」程冰的心理正常來說,自然是工作第一了。

可是顧彤難得會來東區,若不是產檢,她們也許沒機會相聚,乾脆就決定放下上班的時間,選擇好好跟她在一起了。

這也是極其不容易的妥協!

「好!」顧彤二話不說,直接將程冰推走,道:「那你快去請假,我去門口等你。」

「……」要不要這麼著急,前腳剛說完話,後腳就直接攆人了……

程冰沒有辦法,只能順勢奔著辦公室走去,想看看其中還有沒有人,順便找人串個班兒什麼的。

顧彤也沒有多言,直接奔著門口走去,開始尋找在外面打電話的厲焱了。

厲焱的動作很快,幾乎是一會兒的功夫就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正準備往回走,就看到了迎面而來的顧彤,道:「怎麼了?」

或許這就是夫妻之間的默契吧,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顧彤的臉色不對。

顧彤抿了抿唇,道:「給你一個特殊的任務,可以嗎?」 「什麼任務?」厲焱顯得有些緊張,完全沒有懂得顧彤言語中的意思。

「等會,你把程冰灌醉了!」顧彤直截了當,說出了這句話。

「……」啥?

厲焱的嘴角抽搐了兩下,就差一口血直接噴出來了。

顧彤讓他灌醉自己的同學?

這是什麼情況?

顧彤頓了頓,道:「我這位朋友不勝酒力,人又實在,三兩杯就會被撂倒的,等會兒你就簡單的提議幾杯,就能把她喝的彌天大醉了。」

「等等……」厲焱頓了頓,道:「為什麼要灌醉她?」

他整個人都處於懵了的狀態,全然不知道,顧彤真實的想法。

顧彤解釋一句說道:「她心裡有事很痛苦,所以我想把這些話套出來,我想幫她,若是可以……你就幫我把她喝多,然後我負責來聊……」

「……」行吧……

自家小女人做事自然有她的道理。

厲焱同樣沒有多問。

想來這位名為程冰的人,應當是顧彤非常好的朋友。

否則就不會用如此手段了。

……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程冰就下樓了。

收拾得整裝待發似的,看起來非常的幹練。

顧彤上前一步,緊握著她的手,然後將其拖上了車子。

程冰有種硬被人帶走的感覺,更沒有覺得,自己好像是要去吃飯的樣子。

不免有些莫名其妙。

顧彤趁熱打鐵,坐在後排聲音壓低,道:「你上學的時候,有沒有什麼追求者?」

以前在學校的事情,顧彤都沒有多問,不過現在倒是可以問一問了。

「你問這個做什麼……」程冰的眼神有些閃避,試探的說道:「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些什麼了?」

她們兩個屬於是一座學校的,所以有些事情自然瞞不過顧彤的耳朵。

程冰本身就是做賊心虛,說話更是小心翼翼,緊張不行了。

「沒有。」

顧彤看到她的表情可以確認,肯定是有事情了。

不過心中卻沒有慌張,反倒是一喜。

有事情才好,有事情才好解決,若是現在沒有事情,那倒是有問題了。

「那怎麼突然問這個,莫名其妙的。」程冰再次躲避一下,故意把眼睛看向窗外,就裝成一副全然沒有事情發生的樣子,可是心緒不寧,道:「你平常都不關心這些事的。」

以前,顧彤確實不會關心這些事情,平日里都不在學校待上幾天,哪有時間了解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了。

不過現在她非常後悔,若是當初多了解,多關心一些,是不是就能知道程冰的心理狀態了,最起碼也能在她擇偶問題上,幫上一點忙啊。

「可能是因為懷孕了,所以直覺更准一點,我覺得你肯定有事瞞著我,而且還不是什麼小事。」

顧彤結合前世的經驗說上一句,腦海中拚命回憶當初程冰說過的那些問題。

若是記憶無錯……

程冰以前是有一位男朋友的,而且就在這個時間點,他們之間的感情發生了非常大的問題。

若不是因為如此,成冰也不會另嫁他人了! 當然,先前的那位男朋友,就是後來等待程冰的人,果然初戀是抹不掉的真愛呀。

「你就是瞎猜。」程冰趕忙打亂了話,不願意讓其繼續說下去了。

一顆心拚命的來回跳動,忽上忽下的很緊張。

前方主駕駛座位上的厲焱,回頭望了一眼,對於顧彤的套話技巧,不由嘆息一聲。

自家的小女人也真是的,竟然連犯罪心理學都用上了,要不要這樣誇張……

……

許是……

程冰不好意思了,所以一路無言。

直至到了飯店,這才逐漸有了活躍的跡象。

這家飯店屬於是厲氏集團下面的企業,東區的分店。

厲焱直接要了一間包廂,環境也算是優雅安靜,不容易被打擾。

小嬌妻懟天懟地懟霸總 飯店的經理點頭哈腰的出來迎接,態度恭敬的不行。

程冰看到這一幕直接傻眼了,悄悄地拉扯了一下顧彤說道:「他們……對待鬼閻王是這個態度……」

若說恭敬確實是沒有問題的,可是恭敬的過分了,就不免讓人產生遐想,程冰甚至覺得這裡面有問題。

顧彤瞥了她一眼,解釋道:「這是厲焱自己家的產業,旁人不知道的……」

「自己家的……」程冰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卻又壓低了聲音,道:「厲焱不是農村的嗎?而且你那個婆婆還是出奇的刁鑽,怎麼……」

最開始還因為這層身份,程冰認為門不當戶不對的,還替顧彤惋惜呢,怎麼就突然身份改變了呢。

這些事就說來話長了,顧彤竟也不知道從何說起了,道:「其實……厲焱是被那個惡婆婆撿回去的……實際上他是厲家的孩子,也算是因獲得福,現在已經認祖歸宗,身份當然也就變得有些特殊了……」

對於昔日的好友,顧彤覺得沒有隱瞞的必要,而是坦誠布公的說了出了真相。

反正這些事情早晚大家都要知道的,什麼時候說也顯得沒有那麼有所謂了。

「你的意思是說,你家的厲焱是大家族子弟,是公子哥……」

程冰的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全然被驚得瞠目結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一切。

這未免有些太過於駭然了吧,一般人哪裡能接受得了這樣的突然襲擊……

「算是吧。」顧彤平靜的回應了一聲道:「不過當大家族的少爺也沒什麼好的,從踏入厲家開始,就是一大堆的糟心事,家族之中的宅斗是不可想象的,現在雖然基本捋順了,可矛盾仍然層出不窮,全都是麻煩的事情。」

「這個……」程冰再次表示驚恐,整個人都好似懵了一樣。

仔細想想大家族的少爺,肯定也會麻煩事情不斷的,光是普普通通的小家,就三五天總是有煩心的事,更別提那種豪門大戶了。

「不過你這也真夠讓人羨慕的,原本嫁給鬼閻王,就已經羨煞旁人,現在又鬧出這樣一遭,豈不是更令人眼紅了嗎?」

程冰口中的這個旁人,自然是暗有所指,針對的便是剛開始,羨慕、妒忌顧彤到不行的秋雪了。 光是鬼閻王的身份,就足以讓秋雪恨透了顧彤,現在又加上個厲家大少爺,還不得氣瘋了。

「誰能保證剛開始她不知道呢。」顧彤淡淡的笑上一聲,道:「秋雪的生母,也是首城裡家族子弟,有些事情沒準通過小道消息打聽到了,然後就替兒女籌謀起來了吧。」

程冰瞪圓雙目,臉上又是一陣驚訝不已,若聽顧彤這樣說,好像確實沒有任何問題。

秋雪向來是一個無利不起早的人,突然之間對鬼閻王產生興趣,不免令人懷疑頗多。

若是按照顧彤如今的說法,那麼就應該是秋雪一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不惜一切的因利而聚,想搶奪厲焱了。

人呀,當真是可怕……

明明都是同齡人,秋雪竟有這樣的深謀遠慮,為了自己能攀上高枝,青雲直上,所用的手段和謀略,都是同齡人所望塵莫及的,實在是嚇人不輕了。

這並不是所謂的稱讚!

而是為其感到可恥、悲哀……

小小的年紀,本應該處於無憂無慮的玩樂之中。

竟然全心全意都想著這些事,秋雪太過於可悲了……

「行了,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顧彤淡淡一笑,順勢指了一下等待的厲焱,道:「今個,咱們可要好好放鬆一下,不醉不歸。」

「醉?你還想喝酒嘛……」程冰趕忙反應過勁兒來,瞪著眼睛,道:「你可是懷孕了,不能喝酒的!你今天到底還有多少驚人的事情呀?想嚇死我嗎?」

「少喝一點沒事。」顧彤平聲靜氣的說上一句,卻也顯不出來所謂的態度。

其實她當然知道孕婦是不能喝酒的,不過為了等會兒灌程冰喝酒,最起碼的樣子還是要裝一裝的。

畢竟,厲焱同程冰並不熟絡,總不能一味的灌著她喝酒吧。

「你家的鬼閻王若是同意,那才是真的瘋了。」程冰漫步走進了包廂,翻了個白眼對著鬼閻王說道:「你家顧彤不知道抽什麼邪風,居然饞酒了,還想要小酌兩杯。」

程冰的語氣全然是開玩笑的,明顯沒有把顧彤的話多麼當真。

厲焱想起之前顧彤的吩咐,無奈的搖了搖頭。

程冰又說道:「孕婦是不能喝酒的,你可要好好的看著她。」

「少喝點果子酒沒事吧。」顧彤見縫插針,順勢說上一句,道:「這裡的果子酒非常有名,若是不喝上兩口,未免也太可惜了。」

「……」程冰嘴角抽搐兩下,道:「你想喝,可不見得我未來的乾女兒想喝呀,你就老老實實,消消停停的不行嗎,別張羅了。」

顧彤褪下了外套,順勢扔在了椅子背上,然後對著服務員道:「拿一瓶紅酒。」

程冰:「???」

厲焱:「……」

服務員趕忙應聲,道:「好的。」

程冰瞪圓雙目,道:「你來真的?」

不是開玩笑而是動真格的。

面對顧彤非要喝酒的行為,程冰表示特別的驚恐。

這到底是不是親媽呀,居然都不管孩子的安危了。 以前也沒覺得顧彤的酒癮這樣大呀……

「我不喝,你們喝,行了吧!」顧彤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道:「紅酒的度數低,你們少喝一兩杯熱熱身體也沒什麼,而且你當初還沒喝上我的喜酒呢,現在算是給你補上了。」

「喜酒還有補上的說法……」程冰無奈的笑了笑,卻也覺得沒有什麼。

平日里程冰也是很注意養生的,偶爾也會喝上一兩杯紅酒,為的是活血養顏,倒也從未喝多過。

今天,可能是老友相聚,顧彤的心情好,所以才故意張羅這一遭的。

然而,她哪裡知道,顧彤一心一意就是要將其灌醉的。

所準備的酒也是度數很高的紅酒,跟程冰平常喝的度數完全不同。

厲焱並不明白顧彤究竟要做什麼,便沉默不語,只是禮貌的笑著。

小女人想做什麼就隨她去好了,總不能一味的攔著她。

……

幾個人坐了半晌,閑談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酒店的服務生就直接將美味佳肴全部上來了。

這是厲焱之前就定好的,全都是酒店之中的特色菜肴,感覺不同尋常,看上去就食慾大開。

程冰道:「我這是跟你們夫妻兩個吃香喝辣了,也是沾了你們的光了。」

「胡說。」顧彤平聲一笑,道:「以前我們在大學的時候,我跟程冰在一個宿舍裡面,平常我不做飯,都是程冰做給我吃的,每天三餐蹭吃蹭喝,吃的非常完美,可是卻辛苦了程冰。」

厲焱輕笑一聲,道:「那你們怎麼不去食堂吃?」

大學裡面的食堂,飯菜花樣翻新,口感很不錯,平日里學生都很喜歡吃。

厲焱曾經代過大學的課,對於大學生活也是了解的。

程冰歪了歪腦袋,無奈的說道:「那就要問問你的好媳婦兒了,當初在大學的時候,無數的男孩追求她,只要她現身食堂,就是一道風景線,還有各個班級的老師,看見顧彤就好像看到了稀有物種似的,全都蜂擁而上。」

「每次她吃飯的時候還總是拖著我……弄得我也跟猴子似的被人圍觀,各種小情書,小紙條塞的我滿口袋都是,最後實在受不了,我們兩個就在寢室里自己做飯吃了。」

顧彤:「……」所謂好漢不提當年勇,這怎麼還聊上以前的事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