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天影身形一動,朝著聖蓮皇陵的方向掠了過去。 不過很可惜,摩羅吸取了唐天豪的黑級浮屠後,仍然是差一些距離才能讓易筋經再做突破。

但這時候摩羅則是得知了唐傑的存在,而且猜測出了唐天豪十有八九將易筋經傳給了唐傑,再加上唐傑的天資不亞於自己,更是與他同樣修習種種相同的神功,所以才動了殺心,要與唐傑一戰。

在摩羅看來,一個時代只能有一個武道奇才,兩片相同或是相似的葉子是不需要的,這或許會分散本該屬於他的氣運。

畢竟那些個武道大宗師存在的年代,可沒有能與他們相提並論的武者存在!

但最後的結果卻是摩羅敗在了唐傑手中,儘管不甘,也只能嘆息接受這個事實,臨死前告訴了唐傑一些事情,作爲戰敗者的他則也交出了本來屬於自己的東西。

正如摩羅所說,敗者將成爲勝者武道的奠基石!

收起復雜的心思,唐傑開始吸取起了摩羅體內的黑級浮屠。

“這股黑級浮屠的修爲,遠勝於我!”

唐傑暗暗驚歎,黑級浮屠的境界,唐傑屬於初入這個境界,但摩羅修煉多年,再加上吸取了唐天豪的黑級浮屠,自然是遠勝過唐傑的。

呼!

一股股黑級浮屠的力量涌入唐傑的體內,被唐傑逐漸的煉化。

這兩股相同性質的力量,此時則是融入唐傑的體內,令唐傑的黑級浮屠以一個難以想象的速度攀升着。

唐傑周身黑色的氣霧瀰漫,令這修煉室內的光線都被吞噬。

“轟!”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轉眼間十天過去,唐傑將來自摩羅的黑級浮屠徹底的煉化、吞噬掉,而他體內奔騰的易筋經罡氣,此時則像是打破了某種極限似的,發出一聲巨響。

那澎湃的罡氣無論是質還是量都在發生蛻變!

“這是……罡氣在轉化爲罡勁!”

唐傑的心中升起一股興奮之感,已經經歷過一次的他自然是明白的,與童子功突破極限,由罡氣轉化爲罡勁一樣,易筋經黑級浮屠罡氣,此時則是在由罡氣轉化爲罡勁,這是突破黑級浮屠極限的境界!

“轟隆!”

就像是有一道雷霆憑空生出,劈落在了唐傑的身軀之上,頓時一股澎湃的力量溢散而出。

唐傑周身黑色的光芒閃耀,在他的額頭之上,有三道暗金色的戰紋浮現,直直的垂落而下,蔓延到了他腹部的位置。

“力量……恐怖的力量!”

唐傑驚歎的看着自己包裹着漆黑的罡勁的雙手,他能夠感覺到那股恐怖到極點的力量。

在唐傑的額頭之上,垂落的那三條暗金色的戰紋,更是神祕而又深邃,彷彿三道敞開的地獄之門,能將人靈魂都給吞噬進入其中!

這是超越黑級浮屠極限的力量。

摩羅本就修煉極爲精純的黑級浮屠,加上吞噬了唐天豪的黑級浮屠,如今一身功力盡數被唐傑融入,則是令唐傑成功的打破了這個極限,將罡氣化爲罡勁,掌握了這超越圓滿易筋經的力量!

“呼!”

唐傑意念微微一動,那股磅礴的黑級浮屠的力量,竟是令唐傑雙腳離地,懸浮在了半空中。

那漆黑的光芒更是吞噬了一切光線,令整個修煉室中都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伸手不見五指,沒有一絲的光線,唯有唐傑是這漆黑地獄的唯一主宰似的!

“黑級浮屠晉升至更高的境界,比起童子功金身訣的境界還要強出許多!”

唐傑也驚歎於這突破極限的黑級浮屠的可怕。

金身訣都比之差了一大截,一來童子功最擅長的本就不是戰鬥,而黑級浮屠卻是四大神功中戰鬥力最強的,同樣的境界,戰鬥力要壓過童子功再正常不過了!

不止如此,這突破極限的黑級浮屠,甚至能令唐傑掙脫引力,翱翔於天空。

飛行,這可是修仙者才能掌握的手段啊,唐傑卻能憑藉深厚的修爲做到這一步!

唐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離真正的進入武修的行列越來越近了。

“這飛行還行,但消耗的力量也不少。”

唐傑實驗了一下飛行的能力,他緩緩的降落在了地上,突破極限的黑級浮屠的確令他擁有了飛行的能力,但這消耗很巨大,是無法長時間維持的。

不過即使如此,身爲武者卻掌握了飛行能力的唐傑,也足以驚世駭俗了!

“這突破黑級浮屠的極限境界,在運功時身上會顯現出三條戰紋,就名爲三間戰紋吧!”

唐傑心中沉吟道。

黑級浮屠,三間戰紋境界!

這便是突破易筋經極限境界後唐傑給其起的名字。

掌握黑級三間的修爲,無疑是彌補了唐傑本該因爲童子功破功後的戰力衰減,甚至令唐傑的戰鬥力遠遠強過之前!

這一次閉關,無疑是令唐傑收穫了巨大的好處。

“另外,要去一趟風月山了。”

唐傑暗暗道。

風月山,這是摩羅居住的地方,摩羅死前讓唐傑將他的屍體葬在風月山,除此之外,摩羅自身的東西全部留在了風月山內。

唐傑必須去一趟,把摩羅的屍體埋葬在那裏,同時說不定可能會有意外的收穫!

“唐大哥,你看那顆星星好亮啊!”

夜晚,唐傑與白風花坐在院子中一張石椅上賞月,身前石桌上擺放着一些茶點,白風花十分興奮的指着天空中道。

今晚的月亮很圓,天空中一顆顆星星也很明亮,夜色很美。

唐傑見狀也一笑。

這時一陣輕風吹來,令白風花感覺到了些微的涼意,於是她忍不住向着唐傑靠近了一點,在唐傑身邊總是有一種溫暖的氣流環繞。

“今天晚上我還特意打扮了……唐大哥也沒多看兩眼。”白風花坐在唐傑的旁邊,她有些氣悶的想着。

“難道……唐大哥真的不喜歡女人?”白風花不由得想到了初見唐傑時唐傑說的話,這令她不由得胡思亂想了起來,“那……那我下次要不穿男裝?”

白風花胡思亂想之際,卻感覺一隻手攔住了她纖細的腰,是唐傑。

唐傑臉上滿是溫柔之色,他雖然是榆木疙瘩,但也不是傻子,在嵩山一戰之中,那枯瘦老者襲殺之時,白風花能夠不顧一切的保護他,也令他明白了白風花的心意,並非只將他當朋友。

白風花被唐傑摟着,她感覺自己的心臟砰砰跳動,俏臉染上了絲絲紅暈,又羞又喜。

這副嬌美的模樣讓唐傑也忍不住心中微微躁動,於是他靠近白風花,向着那粉嫩的脣瓣靠近。

“等……等一下!”

白風花此時卻是連忙按住了唐傑靠過來了的臉。

“怎麼了?”唐傑疑惑道。

白風花小臉通紅,但一臉嚴肅的道:“現……現在不行,萬……萬一你沒忍住……會壞了你的修煉的!”

唐傑聽得好笑,白風花擔心他破功,但白風花根本不知道,唐傑的童子功已經破功了!

“唔唔唔!”

於是不顧白風花的反對,吻上了她柔嫩的脣瓣。

“這兩個孩子……”

而唐天豪、白元化在院子中另一桌喝着酒,看到旁若無人的唐傑、白風花都是有些無語和好笑,但他們對視一眼,心中卻很開心,知道他們要親上加親了,這是大好事!

“來,唐兄喝酒!”白元化於是連連給唐天豪斟酒。

時間來到了第二天早晨,一大早唐傑則是要出門了。

“唐大哥,你早點回來啊!”白風花揮着手,不捨的道。

“放心吧,很快就回來。”

唐傑笑道,隨後轉身向着無雙城外而去。

唐傑自然是要準備去風月山一趟,儘快讓摩羅入土爲安,以他能夠御鳥飛行的功力,離無雙城極爲遙遠的風月山,也最多幾天就能抵達!

“從高處看下去的風景真不錯!”

天空中,唐傑單腳、負手立在一隻大雁的背上,以氣操控着它向着風月山飛去,一邊看着沿途的風景。

唐傑如今易筋經達到黑級浮屠三間戰紋的境界,能夠行雲御風,翱翔天空,但消耗太大了,長時間的趕路可耗不起!

時間來到了四天後,唐傑來到了風月山。

風月山,此地並不怎麼著名,甚至在風月山的周圍沒什麼城鎮,因此是人跡罕至,但這裏的景色相當不錯,草木叢生,幽靜無比。

“這裏就是風月山?摩羅居住的地方在哪?”

唐傑從天空看向風月山,他眼中有疑惑之色,風月山不是很大,從高空看下去一覽無遺,但唐傑並沒發現房屋之類能住人的地方。

沉吟半晌,唐傑從鳥背上跳了下去,在風月山中步行了起來。

“嗯?這前方的空氣流動似乎不太對……靈氣似乎在向着此地聚攏!”

唐傑這時心中一動,他來到風月山中十分幽靜的山谷中,感受到了此地的異樣。

唐傑本身沒靈根,對於靈氣的感知不強,但離的如此近他敏銳的察覺到了前方這座山谷中的靈氣要比外界充足。

於是唐傑邁步進入山谷之中,他隱隱感覺穿透了一層薄薄的屏障,眼前的景物也出現了巨大的變化!

原本空空如也的山谷之中,出現了一座宅院,以茅草和木頭爲主搭建而成的,在宅院之外,種着幾棵桃花樹,還有一個菜園。

“原來……這風月谷中有一個類似幻陣的東西,這山谷就是摩羅居住的地方麼?”

唐傑看到這一幕心中驚歎,這山谷簡直跟世外桃源似的,景色宜人。

這山谷中的居所自然便是摩羅閉關之處,而且摩羅應該是以靈石、陣盤之類的東西在此地佈置下了幻陣、聚靈陣,防止被別人打擾,輔助自身修行。

唐傑於是將摩羅的屍體取出,將之埋葬在了這山谷中風景最好的地方,也算是完成了摩羅臨死前的委託。

“看看吧,摩羅留下了些什麼。”

唐傑隨後向着山谷中的宅院而去。

這裏是摩羅居住的地方,房間內有臥室,也有客廳,陳設很簡陋,但給人一種安心、寧靜的感覺,在這種地方能令人心無旁騖,六根清淨。

“這是……書房?”

唐傑來到了一間房屋內,這房屋是一間書房,唐傑看見了一個書架,書架上擺放着一本本書籍。

“嗯?這是……”

唐傑來到書架前,整個人卻呆住了,他看到了一本本書籍的名字。

“破戒刀法、達摩神劍、金剛伏魔圈、金鐘罩、童子功……”

一本本書籍的名字,讓唐傑臉上無可抑制的露出了震撼之色,這赫然是一本本武學祕籍,整個書架上有近百本書籍,全部都是武學祕籍!

唐傑甚至在其中看到了金鐘罩、童子功!

“摩羅曾是少林寺自達摩以後天賦最高的武學奇才,精通少林所有的武功,看來這是他默寫下來的武功祕籍。”唐傑震撼過後,心中想到了這一點。

摩羅自小在少林寺修行,天賦出衆,掌握了少林所有的武功,堪稱是移動的藏經閣!

少林被滅後,很多祕籍都失傳了,摩羅應該是不想讓這些武功徹底的消失,纔是將這些祕籍全部默寫了出來,放在了書架上。

“是洗髓經!”

唐傑呼吸略微急促,他看到了這些祕籍中的其中一本祕籍,正是洗髓經!

洗髓經,達摩四大神功之首,玄奧無窮,需要的天賦悟性極高,自古以來能修成洗髓經的幾乎沒有。

而洗髓經修煉的也不是氣,而是神!

修煉洗髓經,能夠壯大自身的精神,達到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境界!

當時摩羅施展的應該就是洗髓經,自身進入了天人合一的狀態,更是能夠對唐傑造成巨大的影響,明明二者修爲相差不多,可摩羅卻是壓着他打,直到唐傑引爆純陽金丹,傾瀉出自身積蓄的純陽之氣,纔是將之擊潰。

可見洗髓經有多麼強大,不會愧對其四大神功之首的名頭!

得到洗髓經,唐傑心中很激動,修成洗髓經,絕對能令他的實力再上一層樓。

“這是什麼?”

不過唐傑這時一愣,他看到了在不遠處有一個書桌,書桌上則是擺放着一本書冊,書冊封面上什麼都沒有,但卻很厚,在書桌上還擺放着筆和墨水,似乎是摩羅親手所寫。

唐傑於是來到了書桌邊,翻看起了這書冊。

“今天是我進入少林的第一天,我不顧父母的反對,他們說我具有天靈根,適合當高高在上的仙人,就連方丈都勸說我,說天龍寺更適合我,可我對修仙並沒興趣!”

唐傑翻開了第一頁,他神色變得複雜了起來,這書冊並非什麼武功祕籍,而是摩羅寫的日記!

“今天方丈找到了我,他傳授了我羅漢伏魔功,說我天資出衆,具有慧根,很適合修行這門武功!”

唐傑沉默,繼續翻看了起來,這的確是摩羅寫的日記,上面記載了一些他認爲值得記載的東西。

“嗯?”當翻看到這日記的中間部分,唐傑一愣,眉頭深鎖了起來,因爲這段日記記載着有關少林滅門的東西!

“我在外修行,聽聞少林被滅門了,立即返回了少林,遇到了少林倖存的弟子,對方告訴我滅掉少林的是一個武者,我的心中很憤怒,儘管我已經一百多歲了,修身養性,身體也已蒼老,但我第一次產生了殺意,我發誓要找到這個武者,要送他進入地獄!”

這段日記是摩羅在極爲憤怒的情況下書寫下來的。

當初少林被滅門,摩羅並沒在少林寺之中,而是在外遊歷修行,當聽聞這個消息後,摩羅無疑很憤怒,立即趕回了少林寺,要找那滅掉少林之人算賬。

“經過幾個月時間的打探,我終於找到了這個武者,我與他發生了大戰,他真的很強!強到似乎不屬於這個時代,強的像是一頭怪獸!這是超越武道大宗師的境界!是步入武道,可稱爲武修的境界,一番苦戰,我竭盡全力,卻完全無法對他造成半點傷害,我動用了積蓄已久的純陽童子之氣,發出了石破天驚的一擊,終於令他受了點輕傷……”

這日記看的唐傑有些心驚,駭然無比。

數十年前少林被滅門,原來摩羅與那滅掉少林的武者有過一場不爲人知的大戰!

那滅掉少林的神祕武者實力強悍到了極致,哪怕那時候的摩羅就已經是武道大宗師,可與之對戰,用盡了全力,都無法對其造成半點傷害,甚至最後動用了童子功的純陽一擊,釋放出了積蓄已久的純陽之氣,爆發出最爲輝煌的一擊。

這也是爲何摩羅四大神功其中三種都練到了好深境界,唯有童子功在戰鬥中都沒用過的原因,因爲在那一戰中他的童子功就已經破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