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整個朝廷都啞了。

這一次,公主神佑讓朝廷再次靜默了。

申學宮門口靜坐的那群學生,被人解開了身上的繩子。

有的被老父抓住就一頓打,打的抱頭躥。

有的還一陣茫然,獃獃的坐著。

有大聲的哭聲傳來,是徐太君的哭聲。

她帶著一群家婢,鶯鶯燕燕,全是女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哭喪。

哭到後頭,徐太君轉頭問一個纖細的女子:「你表哥要去蠻荒了,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那女子亦是哭的眼睛腫的如桃大,卻是點著頭:「表哥去哪,我也去哪。」

徐太君忽然嗷一嗓子大哭道:「你們就把老婆子我丟這裡?」

徐家寶還來不及和表妹深情對視,慌亂的安慰祖母和表妹。

一片亂麻。

游祭酒還呆呆傻傻的。

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來了。

陳學監扶著牆站起來,然後才把老游拖起來。

「你要去跟你的紅顏知己告個別了。」

游祭酒苦笑道:「哪有什麼知己,只不過用詩換酒,用名換菜。」

他們想看一看那個紅色身影。

沒有看到。

就見到她拿著刀的背影。

然後看到了那個送吃食來的黑衣少年。

除了吃食還有棉衣。

黑衣少年明顯比徐太君靠譜。

徐太君帶了一群人只是哭,人人以為是來哭喪的。

此刻大家有的站著,有的坐著,一口一口的吃東西,裹上新棉衣。

如同城邊的乞丐一般。

尤其是老先生,形容更是邋遢,像是年長的老乞丐。

黑衣少年給大家發了吃的,默默不吭聲。

顯然他很生氣。

明知不可為,而為,不是大膽,是沒腦子。

沒腦子要讓別人收場。

這個別人,是他的妹妹。

所以他不高興。

更多的是迷茫。

就這樣。

妹妹要去聯姻,要嫁人?

這是什麼世道?

是誰犯錯了?

他們有何錯?

妹妹又有什麼錯?

這一刻,他甚至想,你們都去死好了。

穿書之女配大殺四方 可是面上,他終究還是沉默又溫和,如同平日一樣。

學子們有劫後餘生的感覺,沉默的吃著東西,也有被家人領走了。

這樣的畫面,很古怪。

天之驕子們,像乞丐。

有個黑衣人在發食物,像是在施捨。

也許會久久的留在申城百姓的印象中,可以作為很久的談資了。

……

曹九下朝回去了。

在朝堂上的時候,他情緒激動的要死。

整個人都在鼓動。

然而他一言不發,就只是沉默。

可是他的內心要爆炸了。

看著朝堂中間那個舉刀的少女。

看著她落淚。

看著她把刀對著她自己。

他恨自己沒有用,恨自己懦弱,恨自己膽怯,甚至都要淡忘了過去。

以為自己就是一個禮部官員。

一步一步往上爬。

和上峰學習周旋。

和同僚鬥智斗勇。

成為官場中靠前的一名官員。

入朝的時候,他的隊列位置已經一步步的朝前挪動。

先是一位,然後是三位,然後又是一位,然後是兩位。

尋常人前走一步,都極難。

他已經很厲害了。

互相聊天的時候,他也有點沾沾自喜。

而且在吳羅巷那對父母,他也妥善的安置了。

是真的妥善安置了,讓人挑不出毛病。

那對夫婦得知曹九成為官員之後,威脅了曹九一次,說曹九是因為他們兒子的命才活著的。

曹九把他們送走了,離開了申城。

他現在住在平昔街。

離皇宮不遠不近,離吳羅巷很遠。

離禮部尚書家很近。

下朝後。

曹九回到了家中。

沒有吃東西。

他一個人躺倒在床上,兩眼無神的望著屋頂。

屋頂有雕花。

這是一座很雅緻的院子,但是不大。

他躺了一會感覺自己要睡著了,有僕役敲門道:「三小姐來了。」

三小姐是禮部尚書的孫女,排行三。

三小姐長的不像老尚書家的基因,可以說十分好看了,雖然臉略長了一點。

但是曹九不太喜歡她。

經歷了家族巨變,他很難去喜歡一個人。

而且三小姐的好看,還不如以前的他自己。

他也不明白原本對自己冷眼相對的三小姐,為何忽然轉變了態度。

總是喜歡跑來找自己,或許就是從上回自己開始給她泡茶那次。

不過此刻,他還是翻身起床,開門。

外頭陽光明媚,地上的雪被掃乾淨了。

三小姐沒有淑女的樣子,提著裙子飛奔著跑過來。

「九哥,你快跟我說說,那個新公主的事情,她真的要去和親嗎?她拿刀威脅皇上了嗎?哇,九哥,我決定以後開始崇拜神佑公主了,她太厲害了!」 落雪后,院子里沒有雪。

因為曹家的僕人很勤勞。

曹家的僕人是老尚書幫忙請的。

從這一點來說,老尚書真的很看重曹九,連僕役這種小事,都給妥善的操辦了。

沒有雪,自然也沒有雪景可以賞。

院子里有個小亭子。

小亭子里有一張小方桌。

旁邊有幾把椅子。

椅子上有厚厚的棉墊。

三小姐來的時候,最喜歡坐這裡。

原本這也是尚書家的一個別院,三小姐小時候總來這裡玩耍。

後來轉手賣給了曹九。

老尚書這樣的家自然不缺錢。

賣給曹九是因為想給曹九。

曹九用合理的俸祿買了房,價格不高不低。

但是相對於院子的裝飾傢具,絕對是佔了大便宜。

鐘鳴鼎食之家,那些傢具布置才是真正花錢的。

曹九不明白老尚書為何對自己這麼好。

他對別人的格外的好,都有戒心。

哪怕是老尚書說了希望他娶他的孫女。

他以前都不覺得自己是那種讓人一見就喜歡的人,現在更不敢這樣覺得了。

只是此刻,他坐在亭子里。

亭子燒了爐子,圍了一圈。

隔絕了外頭的冷意。

方桌上擺著精緻的飯菜。

主食是放著綠葉的麵條。

冒著煙氣。

看著就開胃,聞著也清香。

很適合疲憊的時候吃。

曹九沒有拒絕,嘩啦啦的吃完一碗。

抹了一把嘴,才抬頭看對面撐著下巴的少女。

少女眼睛小小的,下巴尖尖的,但是很鮮活。

「九哥你一點都不像奴僕之子啊,感覺你吃飯比我哥哥還要好看,現在吃飽了,可以和我說說公主神佑的事情了嗎?聽說你們以前還住一個生舍的。」

曹九沒有立刻回答。

也沒有在意對方說奴僕之子的事情。

讓僕役撤下了麵條碗。

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 僕役又端上來幾碟子水果,還有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