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敏抹掉淚珠,露出笑容:「我時常想念你,也想念你烤的美食,所以,就自己烤點羊肉,但怎麼也不如你的紅柳烤羊肉。」

林宇聽着「滋滋」的聲響,判斷羊肉串已烤熟,便伸手拿起一串品嘗。

「嗯,味道很好……我雖沒教過你烤羊肉串,但你天資聰慧,已經達到優秀燒烤廚師的水平!」

趙敏笑吟吟地說:「我從小愛吃羊肉和牛肉,自然會烤這類美食。」

林宇問:「朱元璋的老婆,馬秀英呢?」

趙敏說:「我按照你的吩咐,把馬秀英交給白眉鷹王,十年之後,再送還朱元璋。」

林宇說:「朱元璋和馬秀英的感情深厚,他不敢違背我的命令,殺害開國功臣。」

趙敏說:「你上次離開時,說要帶我去一個神奇的地方,咱們在那裏生活,永不分開。」

林宇說:「沒錯,你願意跟我走嗎?」

趙敏用力地點點頭。

唰!穿越的光圈出現,耀眼奪目!

林宇拉住趙敏的手,被吸入光圈……

嗖!兩人穿越到現實世界,站在林宇的卧室內。

趙敏好奇:「這是什麼場所?」

林宇說:「六百多年後的現代社會!金陵城!」

趙敏滿頭霧水:「六……六百多年之後?我不明白……」

林宇言簡意賅,解釋了「穿越」的真相。

趙敏震驚萬分,瞪圓了美目。

林宇說:「實不相瞞,小昭早已隨我穿越到金陵,她很快適應現代生活,成為一名女保鏢,負責保護夢幻燒烤餐廳的女員工。」

緊接着,林宇又介紹了黛丹莉和「秦淮八艷」的身份。

趙敏站在窗前,邊聽林宇的講述,邊望着遠處的高樓大廈。

林宇說:「你如果不喜歡這裏,我可以送你回明朝。」

趙敏綻開笑容:「只要能和你在一起,無論什麼地方,我都喜歡。」

林宇摟着趙敏的小蠻腰:「現代社會中,我不是明教的教主,也不是燒烤派的掌門,而是夢幻燒烤餐廳和歡樂燒烤馬戲團的老闆!而且,有敵人恨我,也有女人愛我,你能接受嗎?」

趙敏忙問:「什麼樣的敵人?什麼樣的女人?」

林宇仍不隱瞞,講述了自己的生活狀態。

趙敏的秀眉微皺:「敵人並不可怕,我會與你並肩作戰!但沒想到,小昭居然成了你的女人……還有那個周筱雨……」

林宇笑着說:「優秀的男人,總會被女人們的愛慕!黛丹莉和秦淮八艷,也傾心於我!」

趙敏產生醋意,撅起嘴,一副生氣的模樣。

林宇說:「既然你不開心,我明天送你返回明朝。」

趙敏哼了聲:「我才不走呢!你身邊的女人如此之多,我必須留下,防止你被歹毒的女人欺騙!」

林宇的心頭涌過一股暖流,不禁把趙敏擁入懷中。

「還是小媳婦心疼我,關心我啊,你儘快熟悉金陵的生活環境,了解現代社會的基本常識,以後當我的賢內助!」

趙敏閉眼,任由林宇施展愛情的絕招,帶她駛入浪漫的港灣……

一個小時后,林宇才走出卧室。

他到小鳳仙的房內,選擇幾套時尚的衣服和鞋子,拿給趙敏穿。

頃刻間,趙敏改變了形象,成為光彩奪目的御姐,神似年輕時代的影星張敏。

林宇拉着趙敏的手,走出別墅,登上大眾途銳SUV。

發動引擎,駛向「夢幻燒烤餐廳」。

目睹街道兩旁的景象,趙敏不停地讚歎,覺得自己處於一個神話世界……

抵達「夢幻燒烤餐廳」,林宇領着趙敏和「秦淮八艷」見面。

恰巧,小昭和狄仁傑也在餐廳。

林宇把小昭拉到一旁,迅速說明情況。

小昭嫣然而笑:「既然趙敏願意跟隨你,我會與她和睦相處,一起為你分憂解難。」

林宇囑咐:「趁老狄休息的這段時間,你陪趙敏熟悉金陵城的環境,幫她儘快適應現代社會的生活。」

小昭欣然答應:「放心吧,我清楚該怎麼做!」

此刻,雷鋼盯着趙敏,目露欣賞之意。

他走到林宇面前,笑嘻嘻地說:「你從哪找了個新女友?不怕周筱雨知道嗎?」

林宇敷衍說:「阿敏是我認識很久的紅顏知己,不是新女友。」

雷鋼的濃眉飛揚:「大哥,你身邊的紅顏知己太多了,她們以後肯定爭風吃醋。」

林宇調侃:「從你的語氣中,我聽出了濃濃的羨慕嫉妒恨。」

雷鋼無奈地嘆氣:「唉……夢幻燒烤餐廳的妹紙們,全都愛慕你,把我當空氣,我能不羨慕嗎?」

林宇的臉色一正:「你之前放出豪言,七天之內,說服呂倩加盟歡樂燒烤馬戲團,現在什麼情況?」

雷鋼豎起八字眉:「呂倩跟我見面聊天,一直保持距離……」

林宇說:「這個女魔術師,非常矜持啊,她根本不喜歡你,何必再浪費時間?」

雷鋼說:「我已經把泡妞的功力,發揮到了極致,但呂倩不表態,我也不敢輕易出手,陷入了僵持的階段……」

林宇說:「你小心點,別中了美人計!吳霜和吳迪可能知道呂倩跟你約會!」

雷鋼一聽,恍然大悟……。 傀儡巨像的攻擊極為狂暴,看似壓製得米洛爾疲於閃避,卻也僅僅是擊潰一個又一個誘餌分身,可以說是被米洛爾一個人牽制的團團轉。

但能夠將刺木魔射程篩子的箭矢對上這具傀儡卻難有作為,甚至是閃電之怒也無法對其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移魂至另一隻小矮人身上的古巫醫-印都見到這一幕,似乎是覺得場上的戰力不足以壓制這幾個人類,抬手指尖點向兩隻小矮人,使得它們發出一聲慘叫,身體爆裂開來,牽連的碎肉骨骼在一陣扭曲膨脹之後化成了兩頭殭屍犬,嘶吼著撲向米洛爾。

這殭屍犬的敏捷程度絲毫不亞於德魯伊召喚的狂狼,且同樣擁有極強的防禦,加入傀儡巨像的圍殺之後,米洛爾怕是難以堅持。

「這個石室有問題!」

莫北在觀察場中形勢的同時,也在周圍尋找著可疑之處。

這些怪物全都擁有遠超實力等級的防禦,必然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加持,這裏是它們的主場,問題很可能就出現在這間巨大石室的某個角落。

佩羅娜受到提醒,當即展開精神力,在石室周圍飛奔傳送著開始了搜索。

印都不知是聽懂莫北的話還是看穿了佩羅娜的意圖,當即就調動三頭殭屍犬朝佩羅娜圍了上去。

瞬影斬!

莫北換出力量巨劍,身形連閃將三頭殭屍犬全部砍翻在地。

壓碎性打擊的效果讓他眼前一亮,這些連女武神都無法刺穿的殭屍犬,其中一隻居然被他斬折了兩條腿。

豈料他還沒來得及高興,那隻在地上掙扎的殭屍犬就像是重組肢體似的,劇烈扭曲這從背後又長出兩條新腿來,身體一擰站了起來,腦袋都還沒擺正,就再次撲向了佩羅娜。

過分了啊。。。

莫北覺得就算他用碎骨錘將它們整個拍碎,估計也還能重組起來,再看那巨型傀儡,重生能力估計也比這個弱不到哪去。

「在外面!」

佩羅娜在一堵粗礪的石壁前頓住了腳步,出聲說道。

「不要輕舉妄動!」

莫北擔心她直接傳送出去,因為這一牆之隔遭遇意外,來不及傳送回來。急聲將她喝止的同時,橫身攔住兩頭殭屍犬,將它們重劍劈翻,而後立即對着石廳另一頭喊了一聲:

「米洛爾!這邊!」

兩個女孩在聽到這言簡意賅的一聲呼喊之後,同時領會了莫北的意思。

米洛爾換出和風弓,留下一道分身之後速度驟然爆發,而佩羅娜卻是朝着一個方向傳送了出去,再次和女武神聯手對着古巫醫-印都狂轟濫炸,雖然無法將之擊殺,卻也能儘可能的壓制對方的施術。

那傀儡巨像步幅奔跑起來步幅超過三丈,幾乎就墜在全速爆發的米洛爾身後。

米洛爾在接近那面石壁之前,刻意慢了兩個身位,引得傀儡巨像巨拳連揮,終於是不負眾望地一拳轟擊在那石壁之上,將之轟得凹陷了進去。

印都在圍攻之下瞥見了這一幕,當即怪叫了一聲,準備操縱這傀儡巨像轉移目標,卻還是慢了一步。

在米洛爾閃轉騰挪之際,傀儡巨像已經再度一肘撞入石壁,直接撞進去小半個身體。

「好厚的牆。」莫北在那洞口整個顯露出來之後,對着那足有一米的石牆嘖了嘖舌,好在自己沒有決定費力去砸牆。

他在死亡神殿下面砸牆砸出了陰影,擔心這種地方也有類似的佈置。

此時牆體已經洞開,但其中黑洞洞的一片,完全看不到其中的景象。

米洛爾趁著閃避的間隙往其中丟了一枚強光水晶,這才讓其中的佈置暴露了出來。

一主三副一共四根儀祭圖騰,皆由獸骨捆縛成支架,撐開繪製着法陣的獸皮,並按着地面法陣的陣環分不開來。

但強光水晶還未落地,便被一股位置的力量震成了碎片,光芒消散,空間之內重新陷入黑暗之中。

佩羅娜閃身進入施法範圍,昏暗的空間內立即出現一圈逐漸放大的火環。

隕石墜落,卻在法陣上方炸成一團烈焰,並迅速熄滅。

她當即又翻手釋放了一道火牆,但依然還是受到那股力量的壓制,火焰沒能在地面騰起。

果然有防護。

印都見隕石被攻擊被阻擋了下來,非但沒有表現出安心的神情,反而是抽筋似的扭動了起來,隨即圍在莫北和米洛爾身旁的三頭地獄犬發生了劇烈的爆炸,碎骨彷彿刀陣一般激射而出,將二人完全籠罩其中。

莫北連切換光環都來不及,並且只能擋住米洛爾的一側,在碎骨濺射和爆炸的衝擊下自身也受到了不小的傷害,而米洛爾則只來得及用持弓的左臂護住頭臉,被炸的渾身是傷,幾乎無法站立。

這該死的。。。

巫醫會的他差不多都學全了,這個古巫醫-印都,真實的身份到底是誰!?

莫北瞥見又有三隻小矮人爆開化為殭屍犬,還未完全成型就踉蹌著沖了上來,當即反手將撞在自己後背的米洛爾撈了起來,用盾牌護着她衝鋒急退。

面對這樣的大範圍攻擊,就算閃避能力再強也無濟於事。

米洛爾的硬性防禦在三人之中,還是弱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