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阿姆利商會的會長,克魯斯會長自然也可以從中看出水泥的特別之處。

待攪拌均勻后,萊利主管拿起一塊磚石,熟練的抹上泥灰,再穩穩地砌在牆上。

根本不需要等待水泥幹了后的結果,光是憑藉手感,萊利主管便發覺,這個水泥攪拌后的泥灰遠比之前使用石灰粉攪拌的泥灰好用得多。

看著萊利主管將這一灘泥灰用完,砌好了兩層牆面,克魯斯會長看向許亦,眉頭深深皺起。

「許會長,你這是什麼意思?」

許亦輕鬆地笑笑:「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剛好從一本古書里發現了一個水泥配方,所以想讓兩位這方面的專家來鑒定一下。」

兩人當然不會相信許亦的鬼話,什麼古書中記載這種東西?就算有,他們這些在建築行業里摸爬滾打了一輩子的人還會不知道?

不過這可不是和許亦較真的時候。克魯斯會長沉思半晌,沉聲道;「許會長,大家都是聰明人,就不要繞彎子了吧。我承認。這個水泥我非常感興趣,如果你願意交出配方,什麼條件我們都可以談。」

許亦皮笑肉不笑地呵呵兩聲:「克魯斯會長,這你就太沒誠意了吧?交出配方?你覺得這可能嗎?」

克魯斯會長沉默下來,他當然知道自己的要求許亦絕對不會答應,不過這個水泥的性能實在太過優秀,由不得他不動心。

想了一會兒,克魯斯會長再度開口:「好吧,許會長,提出你的條件。你既然專程約我到了這裡。顯然還是有和我合作的想法吧?」

「那當然。不然的話,我又何必白費功夫呢。」許亦又指了指地上沒用完的水泥道:「實不相瞞,克魯斯會長,這個水泥也是我們新飛商會最近才研製成功,現在剛剛投入批量生產。我約你見面。就是想告訴你,現在有這樣一個東西出現了,你們阿姆利商會不知道感不感興趣呢?」

克魯斯會長冷哼一聲:「許會長,你就不要明知故問了。這個水泥你打算怎麼賣?有多少我們阿姆利商會都要了。當然,大家都是聯合會的朋友,還希望你給出的價格不要太過分。」

許亦哈哈一笑:「克魯斯會長,你把我許亦當成什麼人了?這種水泥我的定價是一噸六枚金幣。你覺得還公道嗎?」

「才六枚金幣?」克魯斯會長和萊利主管同時失聲喊道。「這……這也太……」

好在兩人都是精明之人,這才勉強將「太便宜了」這四個字給吞了回去。

但是從兩人臉上的震驚表情來看,顯然他們都被這個價格震得不輕。


要知道就算是石灰粉,現在的市價也是一噸超過六枚金幣,這個水泥的性能很明顯要遠遠超出石灰粉,兩人早就做好了許亦開出天價的心理準備。卻沒想到許亦居然給出的價格和石灰粉一模一樣!

這個價格,當然是太便宜了!

「這……許會長,你說的是真的嗎?」好一會兒后,克魯斯會長才一臉不敢置信地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為什麼要騙你們?」許亦微笑道。「怎麼樣?你們覺得這個價格公道嗎?」

「公道!公道!當然公道!」克魯斯會長連連點頭。好像生怕許亦反悔。頓了頓又道:「不過許會長,看在大家都是聯合會的朋友的份上,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還請你答應。」

「請講。」

「既然你說這個水泥才剛剛開始大量投入生產,那麼想必產量也不是很高吧?既然是這樣,那你們商會現在生產出來的水泥,不管多少,我們拉姆利商會全都要了!而且我還可以在價格上給你加一點兒,六枚半金幣一噸,你看如何?」

許亦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考慮了好一會兒,這才緩緩點頭:「好吧,蘭科會長早就說過,大家都是聯合會的同伴,一定要互相幫助才行。看在這個份上,我們新飛商會兩年內生產出的水泥,只供應給你們拉姆利商會一家。除此之外,我還會給你們提供一些水泥的多種用法,比如說鋼筋混凝土什麼的……」

聽到許亦只答應兩年期限,克魯斯會長和萊利主管都有些失望,可是再聽到後面許亦說的「鋼筋混凝土」,兩人又同時兩眼放光。

既然是許亦專門提出來的東西,那麼想必一定也有著非同一般的性能。

只要阿姆利商會能夠提前掌握住水泥的用法,那麼阿姆利商會必然會在建築工程商獲得飛一般的進步,說不定會因此踏出邦塔城,成為蘭帕里王國內數一數二的建築工會! 向克魯斯會長兩人道別後,許亦獨自駕著馬車向邦塔城內進發。

走到一個僻靜的地方時,許亦身邊的空間微微扭曲,一陣攜帶著清香的微風飄過,身邊的座位上便突然多出一個人來。

「許會長,剛才你向那兩人說,想要他們商會協助改造一條河流的堤防,是指我們部族的那條河流嗎?」亞妮絲一臉期盼地看著許亦問道。

「你覺得我還需要去修築別的什麼河流的堤防嗎?」許亦笑著反問。

「這麼說,你真的打算幫助我們了?」亞妮絲臉上的神情頓時變得興奮起來。

許亦無奈地搖了搖頭:「亞妮絲小姐,我可從來沒說過不幫你們啊,原來你從頭到尾壓根就沒有相信過我。」

亞妮絲微微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對不起,部族的長輩們從小就教育我不能相信人類。」

「你們精靈族對我們人類的偏見還真夠大的。」許亦嘆道。「雖然我承認,我們人類中有很多姦猾的人存在,但是我們同樣也有很多講究誠信的人在啊,比如說我。你們精靈族被人類騙過幾次后,就一棍子把我們全人類都打死,這未免太偏執了。」

亞妮絲搖了搖頭:「不僅僅被騙過幾次,聽長老們說,我們精靈族的歷史上,被人類騙過的次數根本是不計其數,所以我們精靈族對人類的共識就是不能相信。」頓了頓,亞妮絲又一臉疑惑地問道:「許會長,其實我很奇怪,為什麼你們人類同為一個種族,每個人類卻都那麼不一樣呢?」

許亦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道:「難不成你們精靈族裡所有人都一個樣子嗎?比如說都像你這樣天真的跟個單細胞生物似的?真不明白你們部族的長老怎麼想的,居然把你派出來向別的種族尋求幫助,也不怕別人把你給賣了。」

亞妮絲眨了眨眼睛,一臉的不明所以。

「許會長。單細胞生物是什麼?你覺得我很天真嗎?」

許亦搖搖頭,懶得在和這個精靈族小姑娘糾結這些問題,道:「行了,你剛才也聽到了。我要求阿姆利商會協助我改造河流堤防,但是無論是熟悉水泥的特性,還是掌握我剛才交給他們的混凝土的用法,甚至是連混凝土攪拌機的研發都需要一段時間,所以想要改變你們種族的用水困難暫時是沒辦法的。對了,亞妮絲,你們就沒有想過取地下水來用嗎?雖然河流改道了,但是地下水輕易情況下是不會改道的,落雨之森的植被豐富,地下水源應該也很豐富才對。」

「地下水?」亞妮絲想了想答道:「長老們也嘗試過。像你們人類一樣在地上打出一口深井採用地下水,但是我們挖出了十幾米深后,發現地下全都是很厚的岩石,然後就挖不動了。」

「那是你們碰到地下岩層了。根據我的經驗,只要穿透岩層。就會打通地下水源。你們難道就這麼放棄了嗎?」許亦又問。

亞妮絲臉上浮現出一絲黯然:「長老們說地下的岩石非常厚,以他們的能力也打不透。想要打通的話,就算是人類的高級土系魔法師也辦不到,恐怕必須要土系魔導師使用禁咒魔法才行。可是魔導師就算是在你們人類之中也是最頂尖的大人物,我們不要說把他請來,根本見都見不到。」

「那可不一定。」許亦微微一笑。「只要你們能夠給他足夠的好處,就算是魔導師也一樣可以請得動的。」

亞妮絲有些無奈地道:「可是我們部族根本拿不出什麼報酬足夠打動一位魔導師。」

「或許只是你們沒有發現自己的價值罷了。比如亞妮絲。單單隻是你,在我看來就已經蘊含著非同尋常的價值了。」許亦大有深意地看著亞妮絲道。

亞妮絲愕然指了指自己:「我?我只是一個最普通的精靈,有什麼特別的價值嗎?」

許亦哈哈一笑:「現在你還不知道,以後你就懂了。至於解決你們部族用水的問題,聽你剛才所說,我突然想到一個辦法可以暫時幫你們解決。」

亞妮絲頓時雙眼一亮;「真的嗎?什麼辦法?」

「耐心等一段時間。我會給你答案的。」許亦道。

亞妮絲便不再追問,只是目光炯炯地看著許亦,眼神中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懷疑。

不知不覺間,她已經開始信任起眼前這個其實接觸並不久的人類。

###

馬車在城內一座偏僻幽靜的小院外停了下來。

許亦跳下馬車,徑直推開大門走了進去。就看到斯蒂爾正站在小院後方的小花園裡,身著一襲淡紫色長裙,手中捧著一盞昨天才由拉努大師和坎比等手藝最精湛的矮人們聯手打造出的魔法燈,微微低下頭,神情恬靜,嘴角輕輕上揚。

只是瞥了一眼,許亦不由自主地便心中一跳。

斯蒂爾本來就容貌秀麗,現在擺出這樣一個造型,將她原本陽光奪目的氣質一下子變得內斂沉靜,巨大的反差頓時給了許亦一種另類的衝擊和震撼。

而一旦斯蒂爾變得沉靜下來,配合她這一身剪裁合度的淡紫色長裙,更是將整個人的氣質都升華了一般。

單單隻是看她現在這個造型,便無愧於她「邦塔女神」的稱號。

距離斯蒂爾不遠處,安利索斯大師面前擺著一張巨大的畫布,正在聚精會神地想要將眼前這一副動人的景象繪製在畫布上。

許亦知道安利索斯大師此時正沉浸在繪畫的世界中,遠遠地瞥了一眼,見畫布上的繪圖已經接近完成,便靜靜地站在一旁,不敢打擾。

然後這幅畫的收尾卻足足花去了半個多小時,許亦雖然覺得在這裡欣賞斯蒂爾難得一見卻同樣絕美的神態並不無聊,但腳卻站得有些酸了,好不容易見安利索斯大師完成最後一筆,收起畫筆,連忙走了過去。

湊近畫布上一看,許亦不由自主地贊了一聲。


畫布上幾乎完美地複製出了斯蒂爾現在的美麗神態。雖然終究及不上真人那麼動人,但卻已經足夠傳神,任何人只要看到這圖圖畫,第一時間就會被斯蒂爾將目光吸引過去。

不過在看了一會兒后。許亦卻發現了一個問題。

這幅畫上斯蒂爾的確是格外動人,也格外吸引人的眼球,但是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斯蒂爾吸引走了,卻恐怕沒多少人會注意到斯蒂爾手上的那盞魔法燈。

要知道許亦請安利索斯大師來繪製這幅畫,目的可是為了給新飛商會即將推出的魔法燈做廣告,假如把這幅圖掛出去的話,那就是在給斯蒂爾做宣傳畫,而不是給魔法燈做廣告了。

「許會長,只要斯蒂爾小姐能夠吸引來足夠的目光,那人們自然而然地就會把注意到她手上的魔法燈了嘛。我覺得這根本不會有什麼問題。你太多慮了。」對許亦提出的擔憂,安利索斯大師卻是不屑一顧。

這時斯蒂爾也走了過來,看了一眼繪圖,想了想,也向安利索斯大師道:「大師。我覺得許亦說得對,您還是多強調一下魔法燈吧。實在不行,完全可以把我的臉描繪得模糊一下也可以啊。」

安利索斯大師連連搖頭:「那怎麼可以。斯蒂爾小姐你如此美麗動人,把你的臉模糊掉,那簡直就是如同摘取掉天空中的太陽一般,整幅圖就完全失去了意義。不行,我堅決不同意這麼做。」

「嗯。這一點我也同意。斯蒂爾,如果把你的臉弄模糊了,那我還要求你來當這個模特做什麼?隨便找個人就行了。」許亦想了想道:「安利索斯大師,我的意思並不是模糊斯蒂爾的存在感,而是強調一下魔法燈,畢竟這幅圖是為了給魔法燈做廣告。首先需要突出的就是它。」

「是啊,我只是陪襯。」斯蒂爾笑道。

見兩人都這麼說,安利索斯大師無奈地皺起眉頭想了想,在畫布上又添了幾筆。


雖然只是寥寥幾筆,但斯蒂爾手中的魔法燈卻立即變得顯眼了許多。足見他繪畫大師的功力。

許亦看了一會兒,還是覺得有些不太滿意,但是他對繪畫一竅不通,也說不上具體哪裡不好。

看出許亦似乎還有些疑問,安利索斯大師的表情微冷下來:「許會長,這幅畫的改動最多只能做到這種地步,如果你不滿意的話,我可以重畫一張,但是酬金就要另付了。」

許亦瞥了他一眼,心裡有些不爽。但是這個安利索斯大師畢竟是邦塔城內最為出名的畫師,除了他之外許亦一時間也找不到合適的人代替,而且之前他也和新飛商會合作過多次,雙方處得還不錯,許亦並不想因為一時的分歧就破壞掉這個關係。

「另外畫一幅就不必了,這一幅很不錯,就是它了。」許亦想了想道。

安利索斯大師這才神情緩和下來:「好,那許會長,這次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許亦擠出一絲笑容,和安利索斯大師握了握手,目送他離開。

待安利索斯大叔離去后,斯蒂爾瞅了一眼許亦臉上的表情,眼珠一轉道:「許亦,我聽說卡爾瑪城也有一個很有名的畫師,不如我們去試試找他?」

許亦搖了搖頭:「你說的是卡薩丁大師吧?我打聽過,這個卡薩丁大師的畫技還不如安利索斯大師,如果我們找他的話,就相當於和安利索斯大師決裂了,這可不是什麼好選擇。」

斯蒂爾蹙起秀眉,想了想,嘆息道:「可惜邦塔城畢竟是個小城市,找不到更多更好的選擇。要是安威瑪爾城的話,就可以找到更多比安利索斯大師更加優秀的畫師了。」

「沒辦法,這就是現實。」許亦拿起剛才安利索斯大師畫的畫,看了一會兒后,卻又滿意地點了點頭:「嗯,很不錯,雖然作為一副廣告畫來說有些失敗,但是作為斯蒂爾你的肖像畫來說,卻是非常出色的。你看,這幅畫上可是把你的神態抓得非常准。我想任何不認識你的人看到這幅畫后,一定會誤以為你是一個非常文靜優雅有內涵的美女。」

「誤以為?」斯蒂爾秀眉一豎,瞪起雙眼。「你這是什麼意思?」

許亦哈哈一笑,根本不做解釋,氣得斯蒂爾忍不住狠狠地一拳砸了過去。

誰知斯蒂爾拳頭剛剛揮到一半,兩人身旁的空間突然一陣扭曲,一個人影猛地冒了出來,迅速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斯蒂爾的胳膊。

「不許傷害他。」亞妮絲的聲音從斗篷下傳了出來。

聽出這個聲音居然是個年輕女孩子的聲音,斯蒂爾禁不住更加愕然,掃了一眼亞妮絲,向許亦問道:「她是誰?」

許亦也被亞妮絲突然冒出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不過聽到斯蒂爾這個問題后,再看看全身都被斗篷包裹住的亞妮絲,忽然腦內靈光一閃。

有了! 夜幕籠罩下的邦塔城,遠不如白天那樣喧囂熱鬧,除了一些夜間還在營業的商家之外,整座城市似乎都已經逐漸陷入了沉睡。

如果此時從高空望去,下方必然是一片黑暗,只有幾處地方亮出光芒,而不會像地球上的哪些城市一般,就算到了夜晚也是燈火通明。

在這亮起的幾處光芒中,許亦的家也包含在內。

和平常的燭火不同,現在在許亦家中客廳的桌子上,擺放的卻是一盞魔法燈。

透過淡綠色玻璃罩釋放出來的夾雜著一絲綠意的光芒不僅將整間屋子都照得通透明亮,也將用一隻胳膊支起腦袋,微低著頭做出一副沉思模樣的斯蒂爾照得更加明媚嬌艷。

看著斯蒂爾即便在燈光直射下依然也看不出任何斑點,白皙嬌嫩、毫無瑕疵的皮膚,許亦禁不住讚歎道:「斯蒂爾,其實我覺得,你完全可以去給香奈兒商會做代言人了。以你這樣出色的皮膚做廣告,保證會讓香奈兒商會的香水和粉餅什麼的比以前更加大賣!」

斯蒂爾雖然依舊保持著姿勢不動,臉上的表情也基本不變,但卻從鼻子里輕輕哼出一聲,輕啟朱唇道:「討好我也沒用。你如果不告訴我這個精靈為什麼會跟著你,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許亦看了一眼正在斯蒂爾對面,手中拿著一塊畫板,聚精會神作畫的亞妮絲,苦笑答道:「我不是吃晚飯的時候就告訴過你了嘛,她是為了來找我幫忙解決她們部族遇到的問題,之所以跟在我身邊,是想等我處理好這邊的事情,然後帶著我去她們部族。你說是吧。亞妮絲?」

「啊?」亞妮絲正在專心作畫,忽然聽到許亦提起自己的名字,愣了一下抬起頭看向許亦,然後一臉茫然地點點頭。「啊。對。」

看到亞妮絲這幅模樣。斯蒂爾又哼了一聲:「許亦,你想和她串供的話。起碼也要花點兒心思吧,這個樣子,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許亦頓時哭笑不得。

「我們又不是犯人,串什麼供?」

許亦剛要再做解釋。卻忽然看到斯蒂爾的臉上掠過一絲黯然,心中一動,後面的話便說不出來。

屋內陷入了一陣頗為尷尬的沉默。

許亦盯著斯蒂爾看了好一會兒,忽然道:「斯蒂爾,聽卡米拉大魔法師說,我從安威瑪爾城回來的那天晚上,你親自下廚做了幾個菜想請我去你家吃飯?」

斯蒂爾臉上的神情僵了一僵。隨即表情淡然地道:「那天你沒來,菜我都倒了。你突然說起這個做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突然想起來,然後想跟你說聲謝謝。」許亦道。「在這個世界上。除了薇薇安之外,還是第一次有別人在家裡做好飯菜請我去吃飯,我挺高興的。」

坐在許亦身邊一直沒說話的薇薇安眯起眼睛,神情中略有些得意地笑了起來。

斯蒂爾再也保持不住姿勢,訝然抬起頭問道:「第一次?以前都沒有過嗎?」

「沒有。」許亦搖了搖頭,心想雖然在地球上有過,但是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第一次。

斯蒂爾好像第一次認識許亦一般,上下看了許亦幾遍,臉上突然現出笑容道:「好吧,看在你還知道感謝的份上,我這次就原諒你了。另外我給你一個特權,以後只要你想吃我做的菜的話,隨時告訴我,我做給你吃。當然,這個特權只有一次,你可要珍惜點兒用。」

許亦不禁莞爾:「那還真是太感謝了。」看到斯蒂爾臉上開心的笑容,又忍不住感慨道:「斯蒂爾,我收回下午的那句話。雖然你沉靜文雅的一面也很好,但我相比較起來,我還是更喜歡看到你開心的笑著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你笑的時候,我就會覺得安心得多。」

斯蒂爾的俏臉上浮起一絲紅暈,白了許亦一眼,輕叱一句:「傻瓜……」

正當許亦和斯蒂爾兩人都陷入一種莫名的情緒時,亞妮絲忽然拍了一下巴掌。

「好了。」



「好了?這麼快?」斯蒂爾愕然放下胳膊,起身來到亞妮絲身邊,附身看了一眼亞妮絲手中的畫板,立即情不自禁地驚嘆喊道:「太美了!」

許亦頓時失笑:「喂,斯蒂爾,那上面畫的可是你,你用不著這麼自戀吧?」

斯蒂爾瞪了許亦一眼,從亞妮絲手中搶過畫板,翻過來面相許亦:「你覺得不美嗎?」

「我當然覺得……」許亦的目光落到畫板上,立即像是被磁石吸住一般牢牢定在畫板上,根本不願意挪開。

這幅畫上,斯蒂爾用左胳膊手肘支在桌子上,手掌撐著左邊臉蛋,右手則放在桌面上,伸出兩根手指在桌面滑動,神情慵懶,似乎在想著什麼,又好像什麼都沒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