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一道雪白的影子從天而降。

這是一頭冰雪巨狼的身體,長期與這些傢伙打交道的人類,一眼就認出了這種東西。

只不過這東西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它的身體幾乎有近三米多長,尾巴粗大鋒利,一隻爪子張開足足有三個成年人拳頭大小。

而最讓人感到恐懼的是它的額頭,一隻巨大的獨眼赫立於其中。

一道道血色的光輝還在其中流動著。


此刻它的眼光暗淡,身體微微的抽搐著,脖子上滲出了深紅的血漬,一道驚人的傷口從它的脖子上貫穿而至,幾乎巧妙的躲過了那隻獨眼,幾乎快要把它的身體完全的切成了兩半。

然而詭異的是,那些傷口處,居然凝聚著點點的冰晶,很少有血液滲出,似乎是由極低的冰雪技能攻擊的。

「冰雪狼王?居然是這種東西?」

巴頓豁然站了起來,眼中充滿了震驚。

冰雪狼王,冰雪巨狼中典型的無上王者,只有那種規模上了近百隻巨狼的龐大狼群,才有可能產生這麼一隻特殊的傢伙。

每一隻巨狼王額頭都長著一隻獨眼,有時候也被稱之為三眼狼王!

三眼狼王的額頭巨眼蘊含著冰雪的能量血脈,可以釋放出來一種類似於冰刃的恐怖攻擊,相當於一級巫師的強烈一擊。

所以它的眼睛可謂是普通巫師的搶手貨色。

然而本身相當於一級巫師能力的三洋狼王,再加上恐怖龐大的狼群,不到二級巫師,很少有巫師會去招惹。

這種神奇的血脈材料,也就成了比較搶手的貨色,就連巴頓也沒有。

然而現在~

一頭活生生的,不,因該說剛剛死去的三眼巨狼就這麼赤裸裸的出現在他的眼前,到底是怎麼回事?

噠噠噠~

一聲聲沉重的腳步聲響了起來,圍觀的人類盡皆回頭望去,只見街道的最遠處,一個渾身充滿著血漬的女孩子慢慢的走了過來。

一股股濃郁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

「我還沒有參加測試!」

小女孩的聲音遙遙的傳了過來,冰冷而微弱。

但是所有人都可以感覺的到,聲音中,那蘊含著的一絲堅持。

「是她?怎麼可能?」周圍的人漸漸的看看清了這個小女孩的長相。

「不是說她已經死在了北疆深處了嗎?」

「不可思議,簡直不可思議!」

周圍的人類嘰嘰喳喳的,充滿了驚訝。

「是伊莎貝拉~她還活著,她居然還活著!」一直站在巴頓旁邊的愛瑪,捂著嘴,近乎的說道。

「什麼?她就是伊莎貝拉?」

巴頓悚然一驚,他在這段測試的時間裡已經大致的了解了愛瑪的經歷,在這個小女孩的話語中,雖然充滿了奴隸的苦澀,但是其中更多的則是溫馨,就比如她和那個名叫伊莎貝拉的小女孩的友情。

面對迫不得已,亡命天涯的伊莎貝拉,巴頓也充滿了同情。

他原本還想著幫助愛瑪狠狠的收拾一番那個阿三婆,以讓她徹底的放下過去,但是沒想到……

巴頓的眼中越來越冷,死死的看著伊莎貝拉,他在這個小小的女孩子身上看到了無盡的鮮血與毀滅!

恍惚間,他似乎看打了一位恐怖的黑色魔神矗立與女孩的身後,微微張著雙臂,似乎在擁抱整個世界。

「啊~」

「該死,你居然還敢回來!」

阿三婆的聲音,適時的響起,一下子驚醒了巴頓。

轉頭望去,只見之前一直擔心受怕的阿三婆不知道何時恢復了力氣,乍一望見伊莎貝拉,便開始大吼大叫起來。

甚至瘸著一條腿,向著伊莎貝拉衝來。

砰砰砰~

沉重的噸位砸的大地轟然作響,臨近伊莎貝拉的面前,阿三婆正準備一本巴掌扇過去,卻陡然愣愣的驚呆了。

這一刻,她才真正的看清楚了此刻伊莎貝拉的樣子。

渾身上下沾滿了血液,本來白色的衣服上,居然被染成了半紅色,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還是其他生物的。

烏黑的頭髮也散亂異常,一道深深的傷口從她的脖子上蔓延到了耳邊,紅色的鮮血還在流著,看那傷口的樣子似乎就是狼爪弄成的。

一條手臂上纏著長長的繃帶,一柄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斷刃被她死死的抓在了手裡。

伊莎貝拉感覺今天倒霉透了,本來想要早早的進入小鎮,卻不想路上居然碰到了一大群冰雪巨狼,好不容易在莉麗的幫助下,擊殺了那頭狼王后,終於在天黑之前,趕了回來。

但是眼前出現的這個人,讓她的心情一下子變得憤怒起來。

「哼!看來你的另一隻腿也不想要了!」伊莎貝拉陰沉著小臉,身上的殺氣噴涌而出。

話語剛落,在阿三婆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一道冰雪之刃瞬間從虛空中凝聚而出。

噗嗤~

一道鮮血噴涌而出,緊接著便是阿三婆的凄慘吼叫。

「啊~~痛!!」

轟隆~

沉重的噸位轟然倒地,濺起了一大片塵土。

周圍的人類盡數的愕然,一臉驚恐的看著漫步在鮮血中的女孩。

其他的幾個小奴隸也眼神閃躲,悄然的退後了幾步。

而反光巴頓,看到那道冰雪之刃后,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沒有巫師的氣息,但是卻可以釋放能量攻擊,難道是……」

「天賦血脈者?」

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心中幾乎快要被幸福溢滿。

至於阿三婆的死活,他才懶得管呢!

如果伊莎貝拉真的是天賦血脈者,那麼即使她把這一個鎮子全部屠戮了,又有何妨!

巫師們可不在乎普通泥巴種們的死活!

這一刻,巴頓眼中只有伊莎貝拉,先前感覺這個女孩子血腥啦,亦或是有些邪惡啦,都已經拋在了腦後!

一個天賦血脈者的出現,其他的東西統統不再是問題。


何為天賦血脈者?

這種人類有另一個說法,神之血脈!

每一個天賦血脈者,都擁有媲美完美資質的巫師。他們本身的資質就近乎等於完美,而且身上與生俱來的就蘊含著一絲奇特的血脈,這一絲血脈被稱作神脈!

擁有神脈者,可能一生也激發不成自身的血脈能力,但也有可能先天就激發而出。

更多的則是經過了後天的某種刺激,突然開始了覺醒。

在巴頓看來,伊莎貝拉應該就是這樣,面對在北疆深處的死亡威脅,進而覺醒出了天賦血脈!

每一個天賦血脈者,都可以成為強大的巫師,他們可以輕易的融合與自己本身血脈能量相近的異獸血脈。

縱貫整個北疆的歷史,許多名動一時強大巫師,有一大部分都是天賦血脈者!

他們強大,神秘,高貴無比。

所以也被稱作神之子,亦或是北疆之子!

每一個天賦血脈者,都是一個大勢力的頂樑柱,不可或缺。

咔嚓~


伊莎貝拉面無表情的踩著阿三婆的身體,邁了過去,一絲絲骨骼的碎裂聲在她的腳底下產生。

巴頓微小的看著伊莎貝拉的行動,沒有絲毫阻止,現在他反而感覺,這個小女孩倒是姓格十足,十分契合他們巫師學院的作風!

觀念改變的倒是夠快!

「來,孩子~用這個測試一下你的資質!」

「不不~還是用這個好了!」

巴頓先是掏出了原來的那節白骨,但是最後用拿了回去,重新掏出了一節光亮如初的新鮮白骨,似乎深怕有任何影響一般。

一滴略帶著黑色的血液從伊莎貝拉的指尖流出,巴頓根本沒去注意,而是死死的盯著白骨,眼睛也不眨一下。

「中級?高級?還是卓越?」越想,巴頓就越是激動。

慢慢的當血液蔓延到白骨之上后,瞬間無盡的血色光芒閃耀而出,轟隆隆~冥冥中可以聽到巨大的雷鳴!

都市最強神話皇帝系統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白骨上。

此刻已經可以確定,這個小女孩必定是一位擁有巫師資質的人,而且資質絕對不低!

嗤嗤嗤~

一路上,血漬瘋狂的向上涌動,劣等突破之後沒有絲毫的停留,瞬間穿越了普通等級,向著中級蔓延而去。

那勢頭絲毫不曾減小!

巴頓的眼睛越來越亮!

「照這個樣子,最少也是中等偏上啊!」

此刻的他根本就沒有奢望可以出現高等級的資質,即使是天賦血脈者,他也沒有奢望過。

畢竟那種資質太稀少了。

毀滅魔域中~

爾東晟頭上頂著小貝兒,和一旁的露露饒有興趣的看著畫面~

「到底是什麼資質呢?本座也十分的好奇啊!」

「這可是關乎著我下一步的計劃呢!」

他朝旁邊撇去,此刻一具巨大的骸骨圖像顯露而出,周圍蔓延著無盡的血肉!

……(未完待續。) 在爾東晟他們的旁邊,另一道畫面顯露而出。

那是一具處於地獄第七層的恐怖骨骼。

只不過現在這具骨骼已經被無盡的毀滅所包圍,魔網也絲絲的纏繞而上,似乎在努力的煉化這什麼。

骸骨上,額頭與胸口的血色花朵噴湧出一道道的血色能量,但是仍舊不敵擁有煉獄做後盾的魔網圍剿。

血色的能量在不斷的後退。

敗亡也只是時間問題。


周圍蔓延的是無盡的血肉,有的是來自巫師,有的是來自妖獸身上的~

「哼!一絲殘餘的意志而已!等本座把你徹底的煉化了,倒時候再加上這東西……」

一枚血肉被爾東晟逃了出來,在他的手上幻化為一枚巨大的心臟,從中流露出的氣息,幾乎與北疆意志相同!

「哼哼!現在就差本座的血液了,到時候我看北疆意志你還拿什麼來阻止我!」

「另一具分身,是時候出來了!」

爾東晟冷笑著最後把目光投在了伊莎貝拉的那邊。

此刻~

所有人都在注視著,那滴黑色的血液地落後,一路勢如破竹,迅速的穿過了一個個界限,直接畢竟了中級資質的盡頭!

「天哪,天哪!難道是……」

巴頓的一顆心止不住的跳動起來,越發的興奮!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