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陀宮主怒極而笑。

「好好好,看來你是真打算和我們北疆聯盟過不去了。」

逆陀宮主厲聲道:「我不管你是誰,今天既然殺了我們北疆聯盟的人,就別想著輕易脫身。」

就算知道眼前這異族是宇宙霸主,逆陀宮主依然不懼。

漫長歲月,他沒少和其他宇宙霸主交手,但是那些宇宙霸主能傷他的都沒幾個,更別說讓他隕落。

而更重要的是隕落的幾位尊者都和他有些關係,以逆陀宮主的性情,是不可能坐視對方殺了人還大搖大擺在他面前離開,自己卻坐視不管。

雙方不再言語,兩股強大氣勢在虛空中碰撞。

「轟!」

逆陀宮主瞬間爆發,龐大身體化作一道漆黑的流光,朝著王毅飛射過來。

那顆獅子一樣猙獰的野獸腦袋上六隻眼睛閃爍寒光,四條手臂上同時抓著四把青銅戰斧,二者距離迅速逼近……轟隆……周圍突兀的一下子陷入空間法則領域中,而陷入空間法則領域的王毅也稍微被影響到,逆陀宮主趁這機會,咆哮一聲,一瞬間燃燒神力施展開殺招。

「破空斧!」

「轟!!!」

王毅感覺到前方整個空間都被凝聚成一把凝實無比的巨斧,而鋒利的斧鋒正對著自己,斧頭還未落下,嘩啦,王毅所處的空間就好像海灘上的沙堡被海浪衝擊一樣開始土崩瓦解。

早已燃燒神力保持巔峰狀態的王毅,手中的地獄刀終於動了。

一剎那之間地獄刀的血色古樸刀刃上浮現了密密麻麻的法則秘紋,秘紋複雜玄奧而莫測,有著無法形容的美麗,而隨著戰刀揮出的瞬間,更引動宇宙的火空融合法則……

「血火燎原!」

王毅的羽翼振動,身影瞬間爆發,穿過逆陀宮主的領域束縛,沖了上來。

空間法則領域對他根本一點影響沒有。

「你傷不了我!」逆陀宮主咆哮一聲。

他神體巨大,神力燃燒又能催發高等至寶鎧甲第三形態極致,還有種族天賦……這讓他即使在對上一些頂尖宇宙霸主也有底氣。

但是他臉色隨後一變。

一道璀璨無比,耀眼到極致的美麗刀光亮起。

彷彿充滿宇宙無限的奧妙,又美到極致。

同時,一股強大絕倫的意志衝擊出現在逆陀宮主的意識上。

他瞬間獃滯了微不足道的一剎那。

下一刻戰刀瞬間劈開那四把青銅戰斧,逆陀宮主的絕招在這一招面前彷彿笑話一般直接被擊潰。

這血色的刀光直接劈在了逆陀宮主的神體鎧甲上,威能之強,已經超越這件高等至寶鎧甲的極限值,令這件高等至寶鎧甲正常情況下可以削弱千分之一攻擊,現在卻僅僅能削弱十分之一的攻擊,剩下的衝擊力完全作用在逆陀宮主的神體上。

「嘭!」逆陀宮主龐大的神體下一刻被擊飛出去,如流星一樣遠遠破空飛出去,巨大的眼睛里還有些迷茫。

「怎麼回事,我……」

「刷!」

而這時候,一道身影如跗骨之蛆一樣鬼魅般出現在他身邊。

凌厲的刀光再次斬下。

逆陀宮主竭力想抵擋,但是對方刀法太可怕,速度又快得不可思議,還有那神奇的意志衝擊,竟然讓他宇宙霸主的意志意識都受到干擾。

「蓬!」

逆陀宮主再次挨上一刀。

「嘭!」

兩刀!

「轟!」

三刀!

刀光如潮,瘋狂落下,逆陀宮主只剩下被蹂躪的份。

遠處觀戰的鴻盟尊者們都被這一幕震撼了。

更讓人震驚的是,逆陀宮主神體氣息迅速的下降。

「逆陀宮主的神體在迅速削弱!」魔衣尊者難以置信。

這到底要多可怕的攻擊,才能輕易傷害到逆陀宮主這以防禦出名的宇宙霸主?

那可是上百公里的神體啊!

他們看著那渺小的黑影壓著山脈一樣龐大的逆陀宮主打,不寒而慄。

到底哪來的強者,居然能夠蹂躪逆陀宮主?

而身法和速度並非逆陀宮主的強項,儘管他也有一些絕招,卻被王毅輕易破解。

「啊!!!」

隨著一聲悲憤又無奈的吼聲,神體受損嚴重的逆陀宮主自爆了。

「轟隆……」

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方圓億萬公里被浩瀚神力波動給籠罩。

一位縱橫宇宙無數年的宇宙霸主就此隕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個小時以後,王野才把出租房裡裡外外都打掃乾淨,給司邵斐蓋的也是買的新被子。

晚上的時候,司邵斐睡床上,他就守著在地上打地鋪。

「咳咳咳——」

晚上的時候司邵斐咳得比白天還厲害,王野一個大男人就守著伺候,一開始還迷糊的睡一會兒,可當看到司邵斐又咳血,他手腳冰涼的再也不敢再合眼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明,他趕緊將人送到醫院。

因為房子就算便宜處理,也還要一段時間,王野為了能夠湊夠司邵斐手術的錢,就只能去鋌而走險的去借高利貸。

「壞人放開我!我要找老婆,老婆……」

司邵斐被王野一直鎖在床上還是掙扎的厲害,一開始還能哄,但後來你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了。

就是想跑。

無時無刻的都想跑。

王野只幾天就被他折騰的筋疲力盡的。

到最後,他鬧得厲害的時候,王野只能跪下求他:「司總別這樣,您再鬧再痴情一片,夫人也看不見啊,您何苦這樣折磨自己。」

但司邵斐就跟聽不到一樣,還只是痴痴的嚷著要找老婆,找老婆……

王野這一刻都想著要不然就成全司邵斐算了,但一想起喬顏會弄死他,王野又趕緊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段時間以來,王野一直將司邵斐藏的很好,他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司邵斐的下落,包括唐老爺子這個老師。

因為王野覺得唐老爺子向著的是喬顏,所以現在他即使再缺錢,也沒有求助唐家。

第二天,司邵斐就被王野強行送到醫院的手術室,需要做切除手術來延緩癌細胞的擴散。

『叮~』

王野在走廊里焦急的等了好幾個小時,終於等到了手術完成的那一刻。

還好,手術順利。

再加上天價葯維持,司邵斐還能再活三個月。

但看著自家主子被昏迷著從手術室推出來,臉色慘白到幾乎透明,王野想想他最近的遭遇,一個大男人眼底都濕潤了。

隨後,司邵斐被送進了普通病房,王野出去給他買飯。

臨走前,他請求同病房的人幫助照看一下:「麻煩了,如果他醒了,就立即給我打電話,這是我的電話號碼,謝謝謝謝。」

就在王野千恩萬謝離開后沒多久,司邵斐醒了。

「阿、阿顏!」

司邵斐一醒來就連忙環顧四周,但是沒有,沒有他夢裡面出現的那個人兒。

也沒有了一直看著他的王野。

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司邵斐拔了手上輸液的針頭,拖著殘弱的身子,就想要趁王野回來之前往外跑。

但他剛做完手術,哪裡有力氣,剛爬下床就『咚』一下栽倒在地上。

而被王野懇求的那個家屬,剛好有事出去了。

所以,根本沒有人管他。

「嗚嗚,老婆好疼~」

司邵斐摔在地上,別說站,爬都爬不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扶著桌子和牆壁,慢慢的顫著身子移動到了病房門口。

但隨即就被一個著急看望病人的家屬撞到。

「嘶~」

司邵斐被撞倒在地后,本能的疼的呻吟,同時下意識去抓撞他的男人,想要藉助他的身體,站起來。

但卻被這個暴躁的紋身青年避之不及的一腳狠狠踢開。

「你這人怎麼回事啊?走個路搖搖晃晃的,還往老子身上倒,是想碰瓷啊?」

司邵斐不知道碰瓷什麼意思,他只是想借力站起來,可是他越拽人褲腳拽的緊,那個紋身青年混混越暴躁。

「滾!」混混一腳對著司邵斐踹過去,然後又抓住他的領口狠狠的警告:「碰瓷碰到老子身上了,小子,你找死呢!」

「嗚嗚~」

司邵斐又被踹,身上疼的不行,但面對惡狠狠的混混,他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

「嘭~」

緊接著,他整個人就直接被混混懲治性的甩到了醫院走廊的中央。

「咳咳咳——」

司邵斐身體受不住的猛咳了一陣,等混混走後,他再次費力嘗試著從地上爬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