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個鍋甩得真溜!

那廂,沐懷璟臉黑如烏雲,下一秒就能落下一場暴雨。

察覺到氣氛不對勁兒,周正父子自沐懷璟身後悄悄走向門口,卻被老吳給叫住了,「等下,這個給你。」

老吳把燙手山芋丟過去,周正手忙腳亂的接住,打開看了眼,一臉莫名其妙,「這……」

老吳拚命給他打眼色,「回頭我聯繫你。」

想讓他趕緊離開,可頂著沐總的眼神注視,周正哪兒敢?自動屏蔽了老吳的暗示,走到沐懷璟跟前,主動遞上。

老吳在心中為自己祈禱。

厲阮畫的雖然簡單,寥寥數筆,卻也清晰明朗。

即使不明白,但是一看到吊在床架上的手銬腳鐐,還有什麼不清楚的?

周正不是太敏感,可他兒子周子迢是個精明的,而且他深諳時尚圈,尤其是名人八卦,接觸過許多常人接觸不到或者無法想象的東西,比如,圖上所示這些,一看就是箇中高手所布置的。

周子迢雙手一拍,大喜道,「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樓旭竟然是個混跡字母圈的老手,之前那張照片,我還在懷疑他到底是不是,這可是石錘啊!照片呢?」

他雙眼放光看向老吳。

老吳又聽到了這個什麼圈,怔了下,「怪不得大小姐點名讓我把照片交給你,敢情你也懂啊。」

周子迢眸子一亮,「請轉告大小姐,子迢定不會辜負她的期待!」

老吳深刻懷疑自己智商有問題,扭頭問沐懷璟,「沐總,你懂嗎?」

沐懷璟睨他,「網路是個好東西,尤其對於你這種腦子不好使的人!」

老吳,「……」

沐懷璟也不懂,但他結合這些工具稍微一想,還有什麼不懂的呢?

「所以照片呢?」周子迢心心念念的問,「我立刻回去撰稿,一經發出,樓家的聲譽將毀於一旦了!」

老吳還未開口,沐懷璟就問,「你剛才去酒店了?」

老吳回,「對,過去拍照,可全被拆了。」

「可惜!」周子迢扼腕。


「你們兩個,負責在三個小時內還原這個房間。」沐懷璟指著老吳和周子迢,下達命令。

周子迢一愣。

老吳嘖嘖稱嘆,「沐總,您和大小姐還真是心有靈犀!」

周子迢很快反應過來,「我正好有渠道可以秘密買來這些道具,吳哥,你安排一個格局相仿的房間就行了。」

沐懷璟又道,「拍照之後,先在HAPPEN官博上發個馬賽克版本的,正好接替樓旭之前的污點炒作。」

「不是樓旭,是樓衍。」老吳剛用手機搜索出來字母圈的意思,心理衝擊像是黃河決提,狠狠倒抽了口冷氣,下意識接了一嘴,「不過他們是堂兄弟,有一樣的變態癖好也說得過去。」

周子迢雙目瞪圓,「你確定是樓衍?」

「大小姐說的還能有錯?」老吳現在對厲阮是五體投地的佩服。

「天啊!這可是天大的新聞!」周子迢興奮得摩拳擦掌,樓衍跟樓旭,那可是兩個天壤之別的存在,樓衍是樓家的實際掌權人,樓旭只是樓家龐大成員中的一員,被家族流放過,被族人深深排斥……

樓家對這麼一個人尚且這麼護著,更何況是樓衍?

沐懷璟也在凝眸沉思,眉宇間跳躍著一絲算計,如此,酒店收購一事,可就事半功倍了,甚至不用等到明天……

「網上關於樓衍的新聞雖然沒有一篇完整的報道,但是小道傳聞可不少,鑽石王老五,不近女色,潔身自好,還有猜測他是gay的,原來是有這種見不得光的嗜好,怪不得他一直以來把保密工作做得這麼好了!防媒體比防賊還厲害!」

周子迢的興奮之情不以言表!

之後,三人離開,沐懷璟打了幾個電話,正要進去卧室,餘光掃到了小廚房裡走動的一道身影。

沐懷璟腳下一轉,抬步走過去,推開隔間的磨砂門。

沐秋聽到動靜轉過臉來,一看是兒子,她又是心酸又是心虛的,抓起流理台上的抹布,到處擦拭。

沐懷璟走到她身後,雙手攬住她的肩,輕輕抱住她。

沐秋身軀一僵,繼而淚如雨下。

「媽,對不起啊。」沐懷璟低語。 張蕭是整宿都沒有睡覺。


小殺認可他后,他就和小殺聊了起來,直到天亮。

小殺也是教導了張蕭殺戮的使用方法,不過張蕭也就是學會了一點。

張蕭起床后,直接走到了鏡子旁,然後一道青綠色光芒在張蕭的額頭泛起,而後張蕭的額頭上竟然出現了一朵七彩曼陀羅的青綠色圖案,張蕭可是欣喜不已。這是七彩曼陀羅的戰鬥狀態。

張蕭嘴唇蠕動了起來,念了一些晦澀難懂的話。這是小殺教給他的。張蕭現在是不熟練,只能利用這些魔咒來催動殺戮。

張蕭念完,他的腳下木元素一陣波動,隨後一株七彩曼陀羅就出現了。

「成功了!」張蕭興奮的說道。不過現在他只能召喚出一株,等更熟練,實力更強了,他就可以召喚出許多的七彩曼陀羅了。

不過張蕭沒有高興過度,趕緊把七彩曼陀羅收了起來,要是被別人看到,恐怕會引起一陣恐慌的。

不過還有一件事可是讓張蕭非常高興的,就是他的體內又是多了一種元素,木元素!雖然有些意外,但是想想自己的光明元素是如何得來的,也就釋然了。

現在張蕭收穫頗多,自然是很高興。但是想起光明之心,張蕭的心裡也是難過了起來。光明之心也是有器靈的,當初自己答應過它,一定要好好愛護它的,可是現在卻讓黑暗神殿奪走了!張蕭心裡充滿了愧疚。

「光明之心!我一定會把你帶回來的!實力!實力!」張蕭大聲的說道,給自己鼓了鼓氣!

倍速修鍊場,金元素修鍊室。

艾娜兒正端坐在那裡,潛心修鍊。

張蕭打開了門,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然後靜靜的坐在了艾娜兒的旁邊。張蕭在倍速修鍊場是隨意使用的,所以他進來也是暢通無阻的。

「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修得千世,方能共枕眠。每一段姻緣,都是我們前世努力的積澱,愛情不易,姻緣不易,珍惜眼前人啊。」張蕭輕聲說道。

艾娜兒聽到張蕭的聲音,猛的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了一絲欣喜的神色,不過馬上被她控制住了。隨後她面無表情的再次閉上了眼睛。


張蕭撓撓頭,看來不是說兩句好聽的話就能哄好那麼簡單啊!

「曾經,有一段真摯的感情擺在我的面前,我沒有珍惜,直到失去后才後悔莫及,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此,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對那個女孩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在上面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張蕭聲情並茂的說道。

張蕭也是很無奈,只能搬出了星爺最經典的一句話,來打動艾娜兒。而且這句話的殺傷力還是很大的。只不過讓張蕭鬱悶的是,艾娜兒竟然一動不動,絲毫沒有被感動。

失敗!這是張蕭評價自己的詞語。

「愛你一萬年,愛你經得起考驗,飛越了時間的局限,拉近了地域的平面,緊緊的相連。有了你的出現,佔據了一切我的視線,愛你一萬年,愛你經得起考驗,飛越了時間的局限,拉近了地域的平面,緊緊相連……」說的不行,張蕭乾脆就是來唱的。一首華仔的《愛你一萬年》,這總歸是可以打動艾娜兒了吧!

艾娜兒此刻的確是有了反應,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張蕭的唱歌功力她還是領教過的,當初在魔獸王城,面對魔笛幻音,張蕭生生用歌聲幫她脫離了幻境。那種感覺艾娜兒現在還心有餘悸。張蕭這一唱上,艾娜兒是痛苦不堪啊!

「誰啊!誰在這裡鬼哭狼嚎的!還讓不讓別人活了?!」這個時候一個青年推開了修鍊室的門,然後沖著裡面吼道。

張蕭停了下來,錯愕的看著來人,心裡一陣鬱悶,我唱歌就這麼難聽嗎?

青年一看是張蕭,嚇了一跳,顯然他還是認識張蕭的。「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您,您繼續,您繼續!」青年說道,然後一溜煙跑了。

張蕭更加鬱悶了,嘆了口氣,坐在那裡生著悶氣。

艾娜兒緊咬著嘴唇,努力不讓自己笑出來。

半晌過後,張蕭突然嘆了口氣,然後說道,「娜兒,其實我已經死了。我的魂魄到達了地府,閻王對我說,這輩子我善事做的很多,但是錯失只有一個,就是害得我的寶貝艾娜兒難過傷心。我百般請求閻王,求他可以給我一次機會。最後他熬不過,就給了我一次機會。讓我回來找你,如果你原諒了我,閻王就會讓我留下。可是如果你不原諒我,閻王還是會把我帶走的。」

「地府是什麼?閻王又是什麼?」艾娜兒問道。

艾娜兒終於說話了,張蕭興奮不已,趕緊說道,「地府是人死了以後去的地方,閻王是掌管地府的。」

「哦,原來是這樣。不過這閻王不怎麼樣啊?你這樣的人還給你機會?」艾娜兒冷聲說道。

張蕭臉上一垮,原來艾娜兒不是擔心自己,而是嫌自己不死啊!

「娜兒,不,娘子,媳婦,老婆。」張蕭叫道。

「老婆?我很老嗎?」艾娜兒不滿的說道。

「老婆不是那個意思。夫妻之間相互稱呼為老婆和老公,是相濡以沫,恩愛長久的意思。」張蕭說道。

「哦,是這麼個意思。那抱歉,我不是你的老婆。」艾娜兒說道。

「你就是我的老婆!」

「我不是!」


「你就是!」

艾娜兒站起了身,然後冷聲說道,「我沒有空和你磨嘴皮子,請你離開,不要打擾我的修鍊。」

「我也要修鍊啊!為什麼我要離開?」張蕭笑嘻嘻的說道。

「那好!我走!」艾娜兒生氣的說道。

「你去哪?我也去!」張蕭立馬站了起來。

「滾開,為什麼你非要跟著我!」艾娜兒怒斥道。

張蕭猛的上前,然後一把抱住了艾娜兒,柔聲說道,「你是我的寶貝,我不跟著你,跟著誰呢?」

「我不需要!」艾娜兒用力的推開了張蕭,「張蕭,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原諒你的!我把我的心給了你,可是換回來的是什麼?呵呵,是你在我們的婚禮之前!私會別的女人!然後因此受傷,我們的婚禮不得不取消。張蕭,我想問問你,你是真的愛我嗎?你愛我就這樣對我嗎?」

「娜兒,對不起,我是真的知道錯了!」張蕭連忙說道,「你先消消氣,不要動怒好嗎?」

「我先消消氣?你告訴我如何消氣?這事情要是攤在你身上,你會怎麼想?」艾娜兒憤怒的說道。

「我!我!對不起!」張蕭痛苦的說道。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他錯了,他其實也沒有什麼資格來請求艾娜兒原諒自己。

「對不起?對不起難道就能換回我們的婚禮?你知道嗎?當初我和三位姐姐,曾經認為我們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一切都是破滅了,被你親手毀掉了。為什麼?既然你那麼喜歡那個人,為什麼還要許諾我們一場婚姻?為什麼?你都要娶我們了,去還要對她戀戀不捨?既然你選擇了她,那麼張蕭,你走吧,我們是不可能了。」艾娜兒冷聲說道。

「我!」張蕭臉上充滿了僵硬和苦色。

「滾啊!」艾娜兒吼道。

張蕭看著艾娜兒,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然後沖了出去。

等張蕭走了以後,艾娜兒長長的呼了口氣。

「還好還好,我差一點就心軟了呢!還好芙姐姐交給了我這些話!要不然,肯定就原諒了張蕭!不過張蕭的樣子有些可憐啊!心裡很心疼他。哼!不管了,他是活該,誰叫他這麼對我們!活該讓你難受!」艾娜兒對著門吐了吐舌頭,像是在發泄自己的不滿。

「原來是芙兒教你的啊!」一個調侃的聲音說道。


艾娜兒一驚,慌忙的看著背後,張蕭竟然站在那裡!

「張,張蕭?你,你,你不是走了嗎?」艾娜兒驚訝的說道,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呵呵,傻丫頭,剛才你說的那些話,一聽就知道不是你能說出來的。所以我裝作走了,然後用空間之術返回了這裡,然後用隱匿之術暫時隱藏了自己的氣息。呵呵,這一次收穫還不小。你個小丫頭,故意戲弄我是吧?」張蕭笑著說道。

「誰戲弄你了!告訴你張蕭,我是不會…….」艾娜兒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張蕭的嘴堵住了她的小嘴。

片刻之後,張蕭放開了艾娜兒。

艾娜兒笑臉通紅,滿面桃花開。

「娜兒,我真的知道錯了,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我保證今生不再負你。」張蕭柔聲說道。

艾娜兒很是害羞的點了點頭。

艾娜兒原諒他了,張蕭欣喜萬分。

「其實我早已經原諒你了。」艾娜兒小聲說道。

「嗯?是嗎?你什麼時候就原諒我了?」張蕭好奇的問道。

「在你當著那麼多人面嚎啕大哭的時候。」艾娜兒說道。

「——」

「我靠,你怎麼知道的啊!」張蕭痛苦的哀嚎道。

… 艾娜兒畢竟還小,還是很好說話的,張蕭很快就把她拿下了。可是納蘭芙她們幾個可是不好鬥啊!僅僅是交給艾娜兒的話,張蕭就無言以對,羞愧難當,所以張蕭未來的路,任重而道遠啊!

不過這幾天張蕭可是沒有空去找她們,而是在倍速修鍊場專心的修鍊了起來。實力!實力!張蕭現在要的就是實力!馬上就要聖印大賽了,張蕭還肩負著取得冠軍的任務,所以張蕭現在更要提升實力了。至於納蘭芙她們,張蕭只能以後再去找了,正好也是能夠趁著這段時間來好好想想如何去哄好她們。

不過張蕭還是給三人每人都是寫了一封信,讓飛鷹派人送去了。自己這段時間有事情不能找她們,也是要說明一下的,要不然她們更是鬧情緒了。

月底很快就到了,而各大勢力也都是到達了聖城。

張蕭一早就被楚天瑜從倍速修鍊場中拉了出來。

「楚姐姐,幹什麼?我還要修鍊呢?」張蕭說道。

「趕快回去梳洗一番,今天各大勢力都會進入魔武學院,你和我一起去迎接。」楚天瑜說道。

「我去?跟我有什麼關係啊?有這時間我還不如好好修鍊呢!」張蕭說道。他對這個可是不感興趣。

「你是大哥的徒弟,大哥是不用出去迎接的,可是你需要。別廢話了,趕緊回去梳洗一番,換套乾淨的衣服!」楚天瑜說道。

「好吧。」張蕭無奈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