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能同來,為的就是收拾王爭。

這一個大逼斗多大傷害啊!

將僅存的一點和睦關係,打地支離破碎!

「媽的,你敢打我!老子要不是因為你說要收拾王爭,老子才他媽不來,草!」

楊辰憤怒不已。

一聲招呼,便要帶人報復雷虎。

「要打出去打!」

胡瑩氣得哭了起來。

兩人被嚇的一跳,當即停下。

這邊的哭聲讓胡向文聽到,便走了過來。

安慰了胡瑩許久,才好了一些。

生日派對也隨之開始。

派對現場,同學們也都重新和睦了起來。

當然,這只是表面。

雷虎跟楊辰他們,自然是恨透了王爭。

一小時后。

派對接近尾聲,王爭便已經離開。

莊園門口。

候得勝坐在他爸那輛摩托車上,抽著一支無聊的煙。

「王爭,你真抵押了房子?」

候得勝猛吸一口煙,然後長長的吐了出來。

王爭點頭。

在電話里,王爭都跟他說了。

所以,他才來這邊接王爭。

「瘋了瘋了!至於么?」

候得勝十分清楚,房子對於王爭家來說多麼重要!

「猴子我問你,你甘心靠著你那鞋店過一輩子?我去考大學將來領著幾千塊的工資過活?」

「當然不甘心了。」

候得勝回道。

「那就行,走吧,先去蘇雲輝那。」

是發小,也是兄弟!

王爭要拉著他,一起成就一番大事業!

「得嘞!」

候得勝丟掉煙頭,發動摩托車。

「對了,李揚那邊有消息了,叫我們晚上十點鐘過去。」

王爭看了看手錶。

還有倆小時,時間足夠。

「嗯。」

「你說,咱要不要弄兩把趁手的傢伙?」

候得勝問道。

「別逼逼,先走。」

候得勝這好鬥的性格真得改改了。

不然,就他這麼鬧下去,就算有王爭在,他鐵定還會出事。

王爭當即便下定決心要糾正他。

一路風馳電擎。

半小時后。

來到蘇雲輝家裡。

出來迎接的是另一個人。

他身材魁梧高大,身上還穿著一件保安制服。

王爭看到他,不禁一愣!

好巧不巧,正是救了爸的那個好心人。

王爭萬萬想不到,他竟然是蘇雲輝的爸!

「你爸好點了沒?」

「好點了,原來您就是蘇雲輝的爸!」

蘇列一笑。

「我也是看了雲輝的那份協議才知道是你,你們聊,我出去買幾個菜。」

經常聽蘇雲輝提起他爸對他多麼嚴厲。

平常更是難得見到他的笑容。

更是不允許蘇雲輝去做電腦這方面的事,他覺得這就是不務正業。

但。

當看到那五十萬時,蘇列的態度瞬間轉變!

王爭和候得勝進屋。

蘇雲輝在幾台電腦前忙碌著。

先聊了一會兒。

關於雲訊互聯網科技公司的事,蘇雲輝已經選好了地址正在裝修,馬上可以投入使用。

並且他也聘請了幾個人。

讓王爭幫著看看這幾個人的資料信息。

王爭只是晃過一眼。

因為這幾個人王爭都認識。

不過,這幾個人當中有老實本分的,也有奸詐心機的。

王爭沒透露半點。

只是在開公司這方面,教給他一些知識。

他只要做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就可以說成功了!

蘇雲輝聽了王爭的話,簡直受益匪淺!

之後。

王爭打開紙箱,拿出玉雕。

「蘇雲輝,這東西一天內炒作到二百萬,能做到吧?」

嘶…

候得勝當即倒吸一口涼氣!

「炒作真能賣這麼多錢?」

「侯哥,何止呢!」

蘇雲輝拿起桌上的一份鑒定報告,說道。

「恩師,以我眼光,這個玉雕我隨便炒作都是二百萬往上,會不會太少了?」

靜海市有錢的人多如牛毛。

區區二百萬算什麼?

王爭微微一笑。

「不用太多,會引起麻煩,這也是你現在需要學的東西。」

這玉雕,若瘋狂炒作,甚至都能賣到三四百萬!

但,錢太多,對於現在的王爭來說,反而是一件極為麻煩的事情!

隨即跟蘇雲輝交代了一些細節。

比如秦氏地產,他們必然會插手其中。

叫他提防著點。

隨後,便跟候得勝離開。

往李揚那邊而去。 主人?

這人是精神有什麼毛病嗎?

蘇南卿嗤笑了一下,她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敲了敲:【喊什麼?】

對方:【主人。】

蘇南卿:【乖~】

發完了這條信息后,她的手機就炸開了,對方連續發過來了好幾條簡訊:

【我不是再喊你主人,我是讓你喊我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