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會是……人蔘?不對……

看著從自己手中溜走的娃娃,她額頭黑線,這是千年人蔘娃娃。

看著躲在紗簾後面,一雙大眼睛正含著水霧看著她的小傢伙,她擺擺手。

那小傢伙頭上梳著一個衝天辮,一雙烏黑的眼睛含著水霧,穿著一個嫣紅描金的肚兜,看起來呆萌可愛。

閉上了眼睛,暫時不理他。

看著四周的景色,夜千絕皺皺眉,那是泉水?那是果樹?

看著那綿綿無絕期的水流,數不盡的果樹,延綿起伏的群山,纏綿著迷霧煙雲,看起來似仙境般。

再一轉眼,那是……房子?

看著那些幾十間連在一起的古典樓閣,她有些汗顏,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第一間,滿地的金銀珠寶,寶珠無數,碧玉無盡。

第二間,滿室的衣服布料,紗、羅、綺、綾、綃、錦、緞、絨、緞、絲、夏布、軟煙羅、青蟬翼……

第三間,滿滿一室的架子,上面擺滿了各種毒藥,連帶著各種解藥。

第四間,各種格式的暗器,飛鏢、暗針、飛石、飛針、飛叉、匕首、袖裡箭……

第五間,各種武器,應有盡有,刀、劍、斧、鞭、鐧、鉞、戟、鈀、匕首。

……

夜千絕睜開眼看著手指上的戒指,深吸了一口氣,她終於知道為什麼鳳蒼穹那廝富可敵國了。

這戒指到底是怎麼來的?

看著那高貴古老的戒指,她有著強烈的熟悉感。

移開眼,不再去看它。

「小人蔘,你叫什麼?」她看著那瞪著眼睛看著她的小人蔘,忍不住問道。

那小人蔘邁著小短腿跑到她面前「我叫參兒。」

皺皺小眉毛「你為什麼要把我拿出來?」看著眼前這個高貴絕美,分不清男女的人,人蔘小娃娃有點迷糊。

「……」她僵了僵,難道要說她不知道自己拿的是個人參娃娃?

「要不,我再把你扔回去?」她挑挑眉開口道。

那娃娃點點頭「嗯嗯,要不爺爺會擔心的。」

扶額,你還有爺爺?

拎起那短胳膊短腿的小娃娃,她意念一閃,那娃娃直直消失了。

「啪!」

夜千絕眼角一抽,看了眼掉在地上的紅球。

一陣紅光閃爍。

暗血揉著頭,嘴中不滿「暗夜,你怎麼也不接住我?」痛死了。

「神獸也怕摔?」她看了眼那嘟著嘴不滿的暗血,戲虐的開口。

「神獸也是肉做的,怎麼就不怕摔呢……」他瞪了眼夜千絕,

「把你頭髮換個顏色,小心一出門就被人圍觀。」夜千絕看著他那一頭赤紅色的長發。

他扯了扯自己的頭髮,意念一變,那赤紅色的頭髮立刻變成了黑色。

「少主,外面有人見你。」空氣中發出聲音。

夜千絕眉心一蹙「見我?」

「是。」


……

……

夜千絕手中拿著茶盞,慢悠悠的喝著茶「你怎麼來了?」

冰藍色衣著的少年一笑「逃婚。」

夜千絕一口茶差點沒噴出來「還逃?」上次你不是逃了一次么?

「上次的是逃了,等我回去的時候人家都嫁給別人了,但這次我爹又找了一個。」他怏怏的耷了著腦袋,說起這事他就煩挺,那個該死的老頭!

「上次是千金小姐,這次是什麼?」她瞥了眼宮冰雪,很是幸災樂禍的問道。

「……公主。」他看了眼夜千絕。

「……你這是抗旨呢?」她瞪著眼睛,不相信。

「廢話。」他瞪了眼夜千絕,明知故問。

「那你來我這幹什麼?」她挑眉。

拿起鑲金的茶杯「當然是來這抗旨啊,找你庇佑,好歹你也是一國太子!」

「……」默默地飲了口茶,原來是拉她下水的。

「暗夜,我餓了。」這時,某位傲嬌狐狸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身血紅色的狐裘沾滿了雪花,甩甩烏黑的長發,看向夜千絕。

夜千絕嘴角一抽,為什麼餓了找她?不應該去廚房么?

而宮冰雪看著眼前這明顯是小受一枚的紅衣美人,天,絕色啊,雖然臉被側發擋住了,但這身段,妥妥的小受啊!

「絕世小受啊!」他眼裡冒著星星,很是興奮地叫道。

暗血聽了這話,用手撥了撥頭髮,看向宮冰雪。

「哇!」那玉手,太好看了!

「你才是小受,你全家都是小受!」暗血好看的眉毛一皺,傲嬌起來了。

宮冰雪鼻子一熱,高挺的鼻樑,勾人的狐狸眼,殷紅的薄唇,的確不是小受類型……

不過……

「咳咳……」聽了他那話,宮冰雪尷尬的咳了兩聲,傲嬌,真傲嬌,這是千絕哪弄來的傲嬌?

不過現在更像是傲嬌美人受。

夜千絕差點笑出來『你才是小受,你全家都是小受!』實在是……

「千絕,這誰啊?你男寵?」他看向夜千絕,一副你行啊的表情。

「噗……」夜千絕一口茶水半點不浪費的都噴了出去。

宮冰雪眼角一抽,反應要不要這麼大?

暗血怪異的看了眼宮冰雪「神經。」

宮冰雪眼睛瞪得老大,差點炸毛,什什麼?他說什麼?神經?!

夜千絕放下茶盞,看向宮冰雪「你腦袋是什麼做的?真的神經了吧。」

「也對哈,雖說這位大美人長的不錯,但也不能和天啟墨邪王媲美,簡直沒有可比性。」他看著夜千絕的眼神,有點發毛的笑道。


「呆著吧你。」夜千絕給了他一記冷眼,轉身向門外走去。

「啊喂!千絕!沒有你這樣坑隊友的!」他一臉悲痛的看著那越走越遠的兩個身影,悲哀啊!

……

「暗夜,你哪來這麼……三八的朋友?」暗血皺著眉毛,很是正經的問道。

夜千絕看了他一眼「撿的。」

「咳咳……撿的?」他一張漂亮的臉蛋皺了起來。

「嗯對。」她點點頭,突然停住。

「為什麼你餓了來找我?不應該去廚房么?」她看著眼前的傲嬌狐狸,很是疑問的開口。

「……」

「我只吃果子。」他抖了抖身上的雪花,這天啟的雪可真大。

夜千絕「……」狐狸是吃素的么?

看了眼他,手中出現了幾枚橘黃色的果子。

「給。」

「你、你確定?」他眨著眼睛看著夜千絕。

「怎麼了?」夜千絕不解的看著他。

他咽了咽口水「這是靈麴果,是上好的提升境界的果子,你要拿來給我當飯吃?」他實在是不忍心把這樣的果子當飯吃。

夜千絕皺了皺眉「貌似這果樹那裡面有好幾十棵……」很珍貴么?

暗血直接就愣住了,好幾十棵……這是在逗他么?

「暗夜,你發了,你絕對發了。」他很是鄭重的看著她,嚴肅的開口。

「呵呵……」她低聲笑了笑,她的確發了。

不知道清韻怎麼樣了,也不知道幻藍怎麼樣了,唉……

天空依舊飄著雪花,漫漫無絕期,不知何時才會停下來。

稱著那火紅的雪梅,顯得無限的美感。


三個月了,她三個月沒有上朝了,明早該去了吧?

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了,看了眼身旁的暗血「小狐狸,你哥哥是不是比你成熟得很?」

暗血聽了這話,點點頭「的確,我和他相差了幾年,但是他卻比我成熟好多。」他實話實說,也不怕被笑話,要是笑話的話,她早就笑了。

「要是你當狐王的話,恐怕整個狐族都會滅亡……」她看了眼身旁傲嬌的某位狐狸,很是不厚道的說。

「……」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暗夜,鳳蒼穹呢?」他看著夜千絕,很是納悶,那個恨不得對暗夜半步不離的人去哪了?

「哦,他有事離開了。」她手指一頓,隨即開口說道。

「哦……」他閉上了嘴,選錯了話題。 溫暖的宮中,夜千絕坐在書案邊,聽著身旁暗芸把近三個月的事情簡略說出。

「你是說父皇派了十皇弟去江啟一帶查案?」夜千絕皺皺眉。

江啟一帶是天啟的南部,四季如春,山美水美。

「是,因為自一個月前,江啟一帶的村莊消失了很多人,大多數都是整個村子都消失,並且裡面沒有大量的血跡,看樣子像是被抓走的。」

「因為接連不斷的事件發生,不光是失蹤,還有命案,江啟以南的一個村子裡面,一夜之間,血流成河,但卻沒有屍體。逆」



「還有更奇怪的是,有一個村子的人也在一夜之間全部死亡,但是那村子沒有半滴血跡,只是屍體遍布,看不出來是什麼傷口,可大約過了一天,那些屍體全部不翼而飛,一點蹤跡也沒有。」

聽了暗芸的話,夜千絕慢慢皺眉,分析起來鼷。

失蹤,整個村子的人都失蹤,血流成河,卻偏偏沒有屍體,有屍體,卻沒有流血,然而屍體還在一天後消失了?

這些情況都和血、屍體有關,難道是……

她眼眉一跳「鳳鎏霜去了多久?」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嗯……十皇子大概去了半個月。」暗芸想了想,隨即答道。

「帶了多少人?」夜千絕問道。

「……只有幾個暗衛。」

「什麼?!」她揉了揉眉心。

「十皇子說人太多了會打草驚蛇,所以就幾個人就夠了。」暗芸想著當時鳳鎏霜的話。

夜千絕嘆了口氣,希望不要出事……

……

……

御書房。

「兒臣請命,去江啟一帶破案,請父皇批准。」她實在是擔心鳳鎏霜,雖然知道他身份不是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