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強者,若非早先天地大道不顯,他或許會走得更遠,因爲其修煉的三陰之力很有來頭。

這是一種本源真力,不比九陰差,因爲三生萬物、九爲極數,皆有特殊的意義,各有千秋。

他看出了金翅強者的忌憚,龍天四人雖然看似落在下風,但也就防禦陣勢被破,四個人皆不曾受傷,戰力處於巔峯狀態。

這樣的結果便是他亦動容,差一點想要出手共同誅殺,因爲龍天等人的威脅太大了,可合力戰神道,或許不比第二階段的神道弱多少。

“吼——”

龍天催動狴犴骨珠,一百零八頭狴犴融爲了一體,宛若一頭神虎降臨塵世,再戰天下。


一條雷火大河翻滾咆哮,神紋激烈閃射,在狴犴身上刻成一條條玄奧的道痕,讓其全身都發光,威勢赫赫。

龍山神紋中亦有狴犴神紋,雖然對這種神獸圖騰涉及不多,但卻是精華所在,在神龍的組成中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龍掌似虎,而今龍天將這一奧義體現出來,龍戰玄黃化作戰龍怒吼,龍爪與狴犴合一,一掌拍向金色大手。

這是火星撞地球般的碰撞,雷火滾動金光激射,狴犴骨珠在四極大陣催動下發揮出了真正巔峯通靈兵器的威力,與屠神訣爭高下。

“轟!”

能量風暴席捲,如刀風颳過地面,地上的血煞霧氣與骨骼殘骸都被粉碎掉了,根本擋不住這種力量。

“噗!”

金翅強者吐血,雖然一巴掌拍碎了狴犴神獸,但也被雷火炸傷,身上焦黑,不復之前的威嚴形象,頭髮都蜷曲起來了。

龍天他們當然也不好受,狴犴骨珠飛了回來,有無匹巨力透空作用在他們身上,讓四人都有些臉色發白。

女友腦闊疼 老匹夫,你以爲你是神啦,還屠神訣,老不死的裝嫩,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道有道憤怒叫罵,唾沫橫飛,那叫一個激動。

他是真的生氣,無緣無故被拖下水,如今又被攻擊,換做誰都難以釋懷,會忍不住跳腳。

“伶牙俐齒的小傢伙,找死!”金翅強者怒髮衝冠,眼睛冒火,受不了道有道的嘲諷。

他雖然已經六七十歲了,但在修煉界中也算是新人,比不上那些幾百年甚至快一千年的老怪物,被道有道稱爲老不死的,自然惱火。

“轟!”

一片血海再次顯現而出,他無法再施展屠神訣第三式,但第二式卻可以信手拈來,與鳥頭神靈合一,要再次實行絕殺。

“轟!”

這時,驚變突生,藥液受到衆人的搶奪,竟然被打飛了,朝他飛過去,在空中劃出一道燦爛的弧線,宛若火焰精靈在飛舞。

“快追,不要讓它跑了!”

衆人皆驚呼,神術不要命的打過來,三陰水汽瀰漫、金色手印轟鳴,狂霸的氣勁讓虛空都要顫抖。

金翅強者一驚,而後心中狂喜,因爲他的主要目的便是藥液,殺龍天他們本來就是臨時起意而已。

如今藥液自動飛過來,他伸手探過去,手臂浮現大鵬金翅,有一根根神羽在抖動,激射劍氣,將其他攻擊格擋開,一把抓住藥液。

然而下一刻,他臉色大變,手中藥液竟然有黑氣竄出來,黏在他的掌心,要朝他的靈臺鑽過去,讓他冷汗直流。

“轟!”

金翅強者催動神力,掌中金色光芒耀眼,幾乎比對付龍天他們還要着急,想要將藥液震開。

一股巨大的恐懼感包圍住他,幾乎令他窒息。藥液突然出現的變化太過詭異了,原本如仙光一般祥和,馨香瀰漫,此刻卻成爲了魔性的載體,有至邪的力量在流動。

不過很可惜,別人並沒有看到這幅場景,因爲藥液被他抓在手中,有金色神力涌動,他們無法看清楚。

“放下藥液,這不是你可以染指的!”修煉三陰真力的神道強者大聲呵斥,眼神冰冷,揮手發出一道漆黑的三陰水汽,朝他擊過去。

“砰!”

身穿金色戰衣的男子更乾脆,一句話不說,隔着數百米距離拍過來一隻手,如磨盤般大小,像一座金山壓下來。

金翅強者憤怒,卻有苦說不出,藥液吸附在他的掌心,此刻已經鑽入筋脈之中,讓他驚懼與不安。

而三陰神道與戰衣強者的攻擊更是讓他步入了險境,不得不出手抵擋,導致藥液魔氣更加的深入,幾乎紮根在他體內。

此時唯有龍天四人和黑鳳最冷靜,沒有上前搶奪與逼迫,因爲知道某些真相,不敢去沾惹藥液。

“到底是什麼,我怎麼感覺有種邪異的氣氛?”道有道驚訝不解,認真觀察,看出了金翅強者臉上的恐懼與不安。

這絕對不是因爲受到衆人攻擊而表現出來的,身爲神道強者,他不至於會表現得如此的不堪,唯一的解釋就是那滴藥液真的有古怪。

“奇怪,他在害怕什麼,神情如此的慌亂?”欲談香也驚訝,她修煉神魂情慾之道,對人體情感的變化了解得更加的細緻。

金翅強者表現得太過明顯了,臉上的恐懼與害怕絕對不是裝出來的,且面容有些扭曲,似乎在承受着某種巨大的變故。

“啊——”

突然,被圍攻的金翅強者仰天狂吼,臉色變得猙獰而又可怖,如地獄鬼神降臨。

那隻顯化在外的鳥頭神靈也沾染上了魔氣,金色的神靈軀上露出一塊塊黑斑,最終被完全覆蓋住,成了一頭魔物。

“轟!”

滔天魔氣擴散,他竟在一瞬間打出了屠神訣的第三式,慘烈而又霸道,血海與魔氣結合,更加的恐怖驚人。 一股負面的情緒瞬間蔓延上所有人的心頭,衝擊大家的心靈世界,要於意識境中斬殺所有人。

這是驚悚的一幕,金翅強者被魔氣污染,產生了蛻變,原本金光閃閃,此刻卻一身的漆黑,雙目變成了一片空洞於黑暗。

他打出了屠神訣的第三式,魔威縱橫,伴隨這股負面的情緒而化生,形成了意識之刃,要斬滅人們的神魂。

“噗!”“噗!”……

瞬間就有人受傷,特別是養氣境的修士,元神還未凝鍊出真形,此刻在這種力量下被斬,強一點的吐口血就完了,弱一點的直接靈魂湮滅,徹底死亡。

龍天四人也趕緊防禦,動用各自的底牌,抗衡這種斬神之術,臉色都有些煞白,受到了不小的震動。

“這是怎麼回事,爲何會變成這樣?”修煉三陰之力的神道強者眼神閃爍不定,臉露驚疑,對金翅強者的變化感到不解。

他身旁有幽黑色的冰花在飛舞,一股冷冽寒氣冰凍周圍虛空,極力對抗魔威,心中非常的震撼。

得到藥液之後,金翅強者的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突兀得讓人難以接受,這樣力量,已經達到煉神境界了。

戰衣強者不說話,仍是沉默,一掌拍過去,掌心容納無量金光,似乎握着一座金山,沉重的氣息讓其他人都感到了壓抑,可想而知金翅強者所要面對的壓力。

“吼——”

金翅強者擡起頭,屠神訣第三式還未到達盡頭,有魔氣血海沉浮,那尊鳥頭神靈徹底成爲了魔神,散發出一股屠戮天下的殺氣。

這是和魔氣結合產生的後果,魔主殺伐,屠神訣也是專門爲了殺戮而開發出來的神術,兩相結合殺戮更甚。

他手持被染成墨色的通靈大劍,與身後的鳥頭魔神相合,一劍劈下來,殺氣滾滾暴動,化作茫茫血瀑衝過來。

“嘭!”

金色大手在第一時間崩裂掉,擋不住魔化後的金翅強者,血瀑繼續朝戰衣強者衝過去,一路勢如破竹,要吞沒一切。

與此同時,金翅強者仰天大吼,身後魔神縱身騰空,兩隻翅膀張開,有數百米長,遮住了整片天空。

“錚!”“錚!”……

一根根魔羽掉落,上面燃燒魔火,有一條條魔道神紋在閃爍,冷懾幽光嚇人,如億萬把利劍出鞘,要斬裂青天。

神道境界分爲了凝神、煉神、化神三大境界,金翅強者被魔化,竟然瞬間進入了煉神境,此刻爆發,等若天劫降臨。

這是一場大災難,魔劍縱橫長空,形成了密集的劍雨,這種程度的攻擊太過犀利與霸烈了,無法抵擋。

“啊——”

有人慘叫,被數根魔羽射中,頓時血肉橫飛,在空中爆炸,而後被上面的魔火吞噬掉,連殘渣都沒能剩下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爲何會這樣啊?”所有人都恐懼,這簡直就是一場絕殺,突然的變化來得太過莫名其妙了。

便是連戰衣強者和修煉三陰之力的神道強者都臉色凝重,短暫的聯合起來,一起對付金翅強者。

煉神境的強者整片戰場都沒有幾個人,基本上都是靠着丹藥強行提升起來的凝神境,他們自然也不例外。

此刻金翅強者魔化,實力超出他們太多了,一不小心所有人都要被滅殺,根本擋不住,這種境界的差距最是要命。

“三陰化形,陰兵召喚!”

三陰神道強者口中唸唸有詞,身上的陰寒之氣瀰漫,越來越多,周圍有莫名的場域籠罩,宛若寒冰地獄降臨。

“這世界上當真有寒冰地獄存在嗎?”戰衣強者看着他施展神術,眼神閃爍。

一直以來都有地獄與天界的傳說,但是太過飄渺了,至今無人能夠證明,便是連九天之主都在苦苦探索。

不過世間經常會有某些莫名詭異的現象,被認爲是天界和地獄與人世間的交集。

比如眼神三陰神道強者所展露的祕法,據說是與冥冥之中便存在的地獄聯繫,可以召喚出來陰兵作戰。

三陰之氣瀰漫,莫名的場域籠罩周圍數百米,在這範圍內的修士都趕緊退避,有些承受不住這樣陰森恐怖的寒氣。

“咔嚓,咔嚓!”


一道詭異的聲音響起,無盡陰氣凝結,一道模糊的人影緩緩浮現,手持一把黑色戰戈,渾身甲冑也是漆黑。

他擡起頭看向金翅強者,手中戰戈橫掃,帶動一片寒氣攻過去,沿途水汽凝結,冰山拔地而起。

“真的有地獄存在嗎?”這下子所有人都驚訝了,人影出現得太過奇異了,一隻籠罩在黑氣中,看不真切,彷彿真是地獄陰兵。

此刻戰戈掃動,所有人都發抖,因爲陰兵擡起了頭,雙目冰冷,毫無感情,讓人發自心底裏的害怕。

“吼——”

金翅強者如同野獸咆哮,背後魔翅揮動,掃出一片劍雨,同陰氣在空中碰撞,整個人狂野如魔。


“咔嚓,咔嚓!”

劍雨被陰氣凍結住,而後產生裂紋,徹底粉碎掉,被凍成了冰渣。

重生之修道 ,戰戈直指,竟然隔着數百米的虛空影響敵人,陰森寒氣作用在金翅強者身上,讓他的動作一頓。

“轟!”

戰衣強者趁機出手,因爲三陰神道強者召喚陰兵作戰,有些勉強,此刻神力不濟,臉色有些慘白。

他身上有一輪金色光圈顯化,定在了腦後,同時額頭上走出了一尊怒目神像,與己身結合。

這是神道強者特有的通靈之法,與修煉出來的圖騰護靈相結合,可讓己身實力大漲,是他們最大的底牌之一。

“唵!”“嘛!”“呢!”“叭!”“咪!”“吽!”


戰衣強者拍出了大手,金色手印在空中放大,傳出了誦經聲,一起鎮壓金翅強者,上面有佛家卍字印記在流轉,有一種神性的波動在擴散。

這是佛門名傳天下的六字真言,據傳修煉到了一定的境界,單單口誦真言,便可以降伏諸天神魔,是一門大神通。

“我知道了,是怒**宗的修士,竟然是他們!”道有道驚呼,認出了戰衣強者的來歷。

他曾經被該教的強者追殺過,對這一宗派的圖騰神術頗有了解。

這是一個奇異的佛門教派,門內不禁殺生,修煉的是怒佛明王圖騰,可以修出怒佛明王相,擁有強大的法相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