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無意間從自己納戒中翻找出來的,應該是某個修者隕落後的納戒,無意間留下的物件。

楚南猜測,極有可能是青冥子與噬靈鬼祖身上的,因為在進入冰凌之墓時,楚南根本沒有發現過這個玩意兒。

火紅的令牌,不含絲毫靈氣,也不是任何靈器。好像就是一塊普普通通的令牌,除了那張牙舞爪,詭異的火焰惡鬼圖案之外,並沒有特別之處。

令牌箭頭處,刻著幾個很小的字體,楚南逐字逐句讀了出來:「九幽聖火令?」

「這是什麼玩意兒?」

他問過血之鳳凰,血之鳳凰也表示自己不清楚。

而拓跋流雲聽到這幾個字后,眼神神態明顯的有了一絲波動,隨即稍縱即逝,裝作若無其事。

不過這微妙的神態變化,還是沒能瞞得過楚南。

楚南立刻盯著他,冷聲問:「這個東西你認識?」

拓跋流雲被嚇了一跳,左顧右盼,神色閃躲,支支吾吾道:「呵,呵,怎麼可能!不認識。」

這樣子,明顯就是在撒謊。

拓跋流雲本身說謊話根本不帶紅臉的,不過,這幾日他的花花腸子在楚南面前,除了偶爾被多揍一頓外,根本毫無用途。

現在拓跋流雲在他面前撒謊都心虛了,立刻就露出破綻。

「哦,不認識嗎?」楚南眼中浮現一抹戲謔,大叫道:「小青!」

遠處的小青立刻張望過來:「少主,您有什麼吩咐?」

拓跋流雲嚇得好像老鼠見了貓,小雞啄米般點頭焦急道:「認識認識認識,大爺,快讓那個姑奶奶走吧!」

他真的是被小青嚇怕了。

楚南嘿嘿一笑:「那就老實交代,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等小青扭過頭去后,拓跋流雲才從楚南身後探出頭,吐出一口氣團,好像從鬼門關走過一遭,擦了擦臉上的冷汗,說出一句讓楚南變了顏色的話:「青冥子,是你滅殺的吧。」

在這剎那,楚南的目光中頓時爆發出一陣攝人的殺意,不過漸漸又消失了。

「沒錯,正是死在我手中。」楚南滿臉輕鬆的承認了。

以這拓跋流雲的口碑,恐怕他就算是說真話,極北之地也不會有人信。

拓跋流雲由衷敬佩的伸出根大拇指。

一個洞虛境強者死在御靈境強者手中,這說出去肯定沒人相信,拓跋流雲也不會傻著自己找麻煩。

不過,楚南認可之後,拓跋流雲還是大吃了一驚。

那青冥子在洞虛境沉浸數十年,一身修為變幻莫測,卻死在楚南手中。這個看似只有十**歲的少年,真正的實力,到底恐怖到何種地步。

拓跋流雲不敢再往下想。

他重新穩住了下心神,這才幽幽的道:「這九幽聖火令,是開啟極北之地最大秘密的存在!」 第364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擎天山中。


數名修者屍體,橫七八豎的躺著,橫屍遍野,滿身鮮血。

他們的腦袋都是被轟擊而開,紅黃渾濁物流淌了一地。

這些人,還保持著臨死前,驚恐的神色。猙獰扭曲的五官,顯現出他們隕落之前看到極為恐怖的場景,以及不可置信的模樣。

妖妃與萬堅掌教,則是冷眼看著這些屍體,眼神中流露出冰冷暴怒之色。


「稟報,稟報掌教,還是沒有……」

一名冰雪谷弟子,臉色極為惶恐,單膝跪地支支吾吾的說著。

「沒有!?」

萬堅掌教陡然暴怒了,地面上的雪花無風自動,瘋狂咆哮升騰而起,凝聚成冰龍頭,轟然擊打在雪石上。

「轟!」

如房屋大小的雪石,轟然碎裂成無數齏粉。

「怎麼會沒有!」萬堅掌教臉色鐵青,忍不住連連咆哮:「腰牌呢,腰牌到底去哪兒了!這些人,難道一個腰牌都沒有嗎!」

這冰雪谷弟子臉色惶恐到極點,一屁股坐在地上,滿臉驚慌:「沒,沒有。」

「啊!!」萬堅掌教仰天咆哮,將全部怒焰傾瀉而出,殺意騰騰,聞著紛紛側目震驚。

眼見著萬堅掌教有暴怒的跡象,李少新立刻揮手讓這弟子滾蛋,自己則是又去探查了一翻,在屍體上一一翻找過後,搖了搖頭:「的確沒有。真是奇怪。」

「咱們這些天來,在這裡設下埋伏。所斬殺的修者,沒有上百也就幾十,竟然連一個腰牌都沒有,到底搞到哪裡去了?」李少新也是滿腹狐疑。

萬堅掌教余怒未消,目眥欲裂,露出兇狠的神色:「我只關心,到底是出了什麼岔子?」說著,萬堅掌教立刻看向了妖妃,露出陰狠之色。

「怎麼?」妖妃冷然一笑,譏諷道:「你懷疑是我的人偷偷將這腰牌收走了?這些人可都是咱們一同斬殺的。我就算是想做手腳,也瞞不過你?

??眼睛。除非是你眼瞎。」

妖妃的話雖然說的不客氣,但是卻挺在理。


擎天山一共就只有兩條道路,這兩條路乃是必經之地。

妖妃與萬堅掌教已經達成協議,各自佔據一處山路,死守山路。過往的修者哪裡知道,在這裡會有埋伏。

而且是數名洞虛境強者,布下陣法。簡直是龍潭虎穴。

過來的修者,只顧著想急切的上山獲得好的名次,考慮不到其他。

所以紛紛中招,在李少新,還有困鎖八方陣以及萬堅掌教的合擊之下,盡皆被滅口,無一活口。

但是,每次滅殺修者后,萬堅掌教等人都發現,這些修者的腰牌好像不翼而飛,一塊都找不到。

這讓萬堅掌教極為氣惱,但又無可奈何。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實則,與他們打著一樣的主意的,不僅是他們兩家。

山下還有一波,早已提前他們一步。

……

山下。

拓跋流雲神秘兮兮,一看又準備賣關子的模樣,讓楚南給了他屁股一腳:「廢話少說,這九幽聖火令到底有什麼用?」

拓跋流雲撓頭笑了笑,這才道:「傳言中,九幽聖火令起初是冰凌之主的至寶,乃是通往一個真正神秘強者地域的唯一鑰匙!起初, 重生之無限網遊 ,實力暴漲。所以,九幽聖火令因此成名。不過這麼多年過去,自從冰凌之主隕落之後九幽聖火令逐漸離開人的視線範圍。沒想到今日,又重現天日了。」

「什麼大陸?強者領域?」楚南被吊起了胃口,再追問下去,拓跋流雲也表示自己不清楚了。

罷了,有時間再好好研究吧。

楚南暫且把這個念頭壓下來,將九幽聖火令收入納戒之中。

拓跋流雲看著眼饞,但是無可奈何。現在他的小命都在楚南手中,連,連保命都難說,更別說奪寶了!

此刻,小青笑意盎然的走了過來,手中搖擺著幾個串在一起的腰牌。

「少主,您真是深謀遠慮,知道這些修者都必須要過來。咱們在這裡布下陣法等待自投羅網,除了洞虛境強者放走之外,其餘一律扣下腰牌,嘖嘖,這些腰牌都不知道能換好多玩意兒呢!」

楚南自然一笑,看著這些腰牌。

每個腰牌都代表一個積分,積攢多了,可以回去之後兌換仙草靈藥。

楚南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不過他並不殺人,只是讓人把腰牌交出來就放行。

這樣一來,修者們見著小極宮人多勢眾,而且占著小極宮的名頭,也不敢亂來。

這些時日,楚南等人已經將腰牌掠奪的差不多,他們就好像一個漁網,將所有修者一網打盡,害的萬堅掌教等人累死累活,還損失了不少弟子,結果最後連個屁都沒撈著,氣的恨不得吐血。

見時間差不多了,楚南這才從石頭上站起來,穩住身形,抬頭望了一眼那擎天山。

這些時日,他心中總是有一絲不詳的感覺,從擎天山中飄出來。

好像裡面蘊藏著很大的危險,正等待著他自投羅網。

可是這僅僅是猜測,楚南也有些拿捏不定,最後自嘲一笑,是不是這段時間自己太過小心翼翼,草木皆兵了。

「走吧!」楚南大手一揮,招呼起在一旁清數著腰牌的小極宮女弟子:「進……」

就在此刻——

小雅的驚叫忽然從前方傳來:「有敵來襲!」

話音落下,眾人對視一眼,不用吩咐便紛紛隱藏起來,身形錯落,不一會兒便擺出八方滅殺陣。

小青在陣法上的造詣爐火純青,在她的命令下,這些女弟子井井有條,絲毫不紊亂。

從她們之間默契的配合,可以看出來這些人都是經過很長時間的磨練以及訓練。

一旦陣形成功,面對洞虛境強者都渾然不懼。

真不愧為安憶如的得力幹將。

片刻之後——

一道倉皇的人影,極速的從擎天山上飛躍下來,好像在逃命般,渾身冒著通紅的火光,是精血燃燒血遁,產生的光芒。

很明顯這個人的內力已經掏空,完全是運用損耗著精血與壽命。

在他逃命!

這人的速度極快,但是再快也快不過設下天羅地網的楚南等人,瞬間便將他關入陣法之中。

十數道身影,頓時躍出,殺氣騰騰。

那人沒有意料到,這下面還有埋伏,大吃了一驚,嚇得肝膽欲裂。

噗通一屁股坐在地上,驚慌失措,趴在地上抖若篩糠,眼神中滿是恐懼:「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看樣子,他是真被嚇破了膽。

楚南看這人身上的打扮,再定睛一看那人的臉:「是你?」

這個人,正是那雲麓閣的中年人,曾經在楚南的洞穴中借宿一宿,最後一大早就跑掉了。

沒想到會在這裡再次碰到他。

中年人聽到這聲音,心情才稍微平靜,發現是楚南並不是山上那一撥人後,好像全身都抽空了力氣,他有氣無力,稍微平復了下心情,可是語氣還是忍不住的顫抖:「楚,楚南前輩。」

「山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人的模樣狼狽到極點,滿身血污,很顯然是剛才經歷過一陣苦戰廝殺才逃離出來。

中年人頓時哭出了聲,眼眶通紅,嚎啕大哭:「都死了,都死了!弟子們都死了!」

楚南詫異。

這雲麓閣按理來說還是有五六名御靈境修者,再加上他是洞虛境強者,在冰雪之森也是一股不大不小的力量,怎麼會如此落魄,遭人追殺成這樣。

小青看著這中年人隱約已經有發瘋崩潰的跡象,立刻驚喝一聲。

「哞!」

清明的聲音,沉重大氣,讓人精神一振。

中年人的神色這才緩和了一些,精神力也好轉許多,清明起來。

「話慢慢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上面,到底是誰在追殺你們?」楚南耐著性子問。

中年人微微喘著氣,穩住心神,聲音還是有些顫抖:「是冰雪谷,是冰雪谷的人乾的!」

他的眼中冒出仇恨的目光:「這冰雪谷,在通往擎天山的山路上設下埋伏,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而且還設下極為詭異的陣法。根本逃不出去。我雲麓閣眾人,全軍覆沒啊!!」

中年人聲音帶著哭腔。

這次來的是整個雲麓閣的中堅力量,全軍覆沒,他都不知道回去之後如何交代!恐怕得百年才能夠恢復過來元氣。

如果有勢力趁機聯合起來打壓雲麓閣的話,恐怕雲麓谷離沒落到三流勢力不遠了。

「冰雪谷?」楚南皺了皺眉頭。

他答應過安憶如,要保全小極宮的實力。不想與冰雪谷硬捍,而且冰雪谷設下天羅地網,自己一頭扎進去,九死一生。

如果不通過的話,會被堵死在山腳下。

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一旦時限已過,擎天山頂的唯一出口,就會徹底關閉封死。

錯過了這個時間再想要出去的話,就要等下個十年了。

在這裡生活十年?去他嗎的!

就在楚南犯難之際,小青忽然插言道:「少主,這擎天山通往山頂的道路,除了這條山路之外,不是還有一條捷徑麽?不如咱們走這條捷徑?冰雪谷的實力再強大,但是這次他們來帶的只有四十多名弟子。只能夠守住一口路口,應該還沒有那麼大本事,將兩條捷徑都封死吧!」

這個提議,立刻引起了大家的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