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柄大劍長達三尺半,劍身鐫刻着細密的花紋,在黑暗與燭火的掩映下,宛如流淌寒光,劍柄中央,雕刻着一頭金獅。

「真是柄好劍,非常漂亮。」

老闆情不自禁地讚歎,他話鋒忽然一轉,嘆息似地說道:

「可惜劍身太滄桑、老舊,並不實用,我只能付兩千摩拉。」

「有些時候,一些事物不會因時間的洗禮而腐朽,它們會涅槃重生,得到遠超出本身的價值。」

路德眼裏既沒有喜悅,也沒有難過,他表情平靜,侃侃而談:

「這把劍正是如此,你可知道這柄長劍,來自哪裏?」

「……不知道。」

「達達烏帕谷中央的風障劍冢,這把劍,正是通過風之試煉的徽章。」

路德微笑着說,「人們總是對榮耀和權財趨之若鶩,任何一個買家,都能在茶飯之餘,拿出這柄長劍,說自己歷經艱難險阻,通過試煉,解封了劍冢。」

「你想開價多少?」老闆眼神微動。

路德沒有回答,他盯着老闆的眼睛,信誓旦旦地說:

「我向你售賣的物品,不止是用來斬斷敵人的利劍,更是收藏品,此世獨一無二。」

老闆喉嚨有些乾澀,他保持沉默,傾聽青年不曾間斷的話語。

「這世上並不缺少,擁有財富,想要彰顯地位的富貴人家,」

路德攤開雙手比劃,表示兩種人群,口中如惡魔在低語,充滿誘惑:

「而想要證明自己的英勇,獲取榮耀的騎士,也絕對不在少數。」

彷彿被路德那股澎湃的氣勢壓倒,老闆乾澀的喉嚨中沒能擠出一個字來反駁。

他看着黑衣青年抬手,豎起五根手指,同時口中說了一個,在他意料之中的數字:

「五萬。」

路德斬釘截鐵,不容否定地說。

「這,太高了…」

老闆蹙起眉頭,腦袋像撥浪鼓一樣小幅度搖晃起來,他想講價:「三萬….」

路德只是輕輕搖頭,一言不發,琥珀色的眼眸,靜靜注視着老闆。

屋裏陷入一陣沉默,壁爐噼里啪啦地燃燒着。

半晌,

老闆猶豫不決地開口:「….成交。」

「成交。」

路德一笑,和他握手,接着拍拍他的肩膀:

「祝你生意興隆。」

「承你吉言。」

老闆動作利落,從櫃枱處拿來鼓囊的錢袋。

他的心中並無任何沮喪,即使這柄劍賣不出去,也絕不會懊悔。

真正精明的商家,吃了虧也不會懊惱,而是要沉下心來反思與學習。

——比如路德這份說辭,用尊嚴、榮耀來包裝物品的手段,會為他帶來更多的財富。

果然很有大家族子弟的風範。

望着黑髮青年挺拔的背影,老闆情不自禁感慨。

……

因為輕信簡單的話術,就認為和資本家的交易是平等的,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路德在衡量一件物品的價值時,會拋卻虛榮,只以『勞動』來估算。

所以,這柄闊劍,對他來說確實只值兩千摩拉。

「事情進展非常順利。」

路德不由一笑,他打開錢袋,取出一枚摩拉。

這枚精緻的金幣,在太陽的映照下,折射出燦爛的光輝。

「希望下一件也一樣順利,願風神保佑。」

他閉闔雙眼,雙手合實,如虔誠的信徒在祈禱。

反正不要錢,多少信一點。

接下來的時間,路德都在觀察蒙德內部的構造,居民房屋、騎士團執政場所,牆垛和塔樓……

時光如梭,太陽西墜到遠方的山巒之下,星月交替,黑暗籠罩大地。

路德則來到蒙德城的著名場所,一座名為『天使的饋贈』酒館前。

他推開大門,拿出幾枚嶄新、漂亮的千元摩拉,對着掌柜說了一句:

「告訴各位酒客,今晚的單,我買了。」合宿的第二天,吃完午飯後,千臨涯坐在正廳的沙發上閉目養神。

過了幾分鐘,清水剎那散步似的走過來,默默在他對面的一張沙發上坐下了。

千臨涯微微睜開眼,看到兩條筆直的長腿,遙遙伸向自己這邊,停在離自己雙腳前一個巴掌寬的位置。

少女也閉上了眼睛,似乎只是單純來這裡休息,恰

《在東京成為令和茶聖》075.嘴唇姑且是可以的十天後。「富繼往」臨時股東會由孟勻易安排,在「文博園」召開。

「會議正式開始之前,首先請允許我提議大家起立,為因病去世的雷志森董事長默哀。」

酒店會議室內,孟勻易設計的開場儀式,把全體參會股東自然帶進了對逝者敬仰緬懷和對家屬親人體恤寬慰的情緒當中。

臨時股東會按預期

《千金聚散》第一百七十五章股東會順利進行 儘管,不久以後,陸林虎將軍轉過身來,揚長而去,看上去,好像有些生氣的樣子,不過,以他們對於羅林虎將軍的理解和了解,他們知道,陸林虎將軍越是這樣的情況,越是在這種情況之下,他越是不會真的生氣。而這一點,也正是羅力虎將軍,作為一個方面軍的統帥,能夠在所有指戰員的心目中佔據着極為牢固的地位的根本原因。

不久之後,在來一位小隊長的指揮之下,整個特種作戰小分隊,大約十幾個人,終於採取行動了。夜色深沉,而如此深情的意思,現在可以說,也正好為這一支特種作戰小分隊在行動,提供了非常有效的掩護,讓他們的行動,看上去更加的有效,更加的隱蔽,更加富有成效。而這一些人,則憑藉着他們多年的訓練以及,豐富的偵查經驗,可以說,整個行動,幾乎將隱蔽性提高到了最大程度,他們快速前行,充分利用地形,為自己建立各種各樣的隱蔽手段,將它們被暴露的指數,降低到了最低限度。

―――――――――――――――――――――――――――

他們才行,有知道,並非像羅林虎將軍一開始所制定的方案那樣,去摧毀那一座敵軍的建築物,如果那樣的話,其實,那倒也未必如此的小心翼翼,膽戰心驚,如履薄冰。由於他沒下載,是要幹掉那幾架敵軍的反坦克榴彈炮,是執行如此的一項非同小可的任務,而地方,到目前為止,仍然隱蔽在叢林之中,他們僅僅隔着一個大致的位置和方向,因此,如果讓對方得知他們正在向他們靠攏,那麼,可以說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在戰鬥打響之前,一直保密自己的行蹤,是非常有必要的,作為非常有經驗的偵察兵作戰部隊,這些特種作戰部隊成員,都非常的清楚,而且他們也用自己的實際行動,非常有力地證明了這一點。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們的行徑也越來的越深入,而且,逐漸深入到對方的內部,此時此刻,月黑風高,夜風陣陣,一陣陣夜鳥的鳴叫聲,不停地傳來,讓本來寧靜可怕的黑夜,更加增添了一些神秘的氣氛。

這個時候,那一位小隊長拿出了指南針,藉助著,星光的照耀,大致的看了一下,然後,向著四周環顧了一番,果斷的揮揮手,隨即,其他所有作戰隊員,繼續跟隨着他,向前行進而去。對於這一位小隊長,應該說他們是非常信任的,就算是他引領着其他的隊員,上刀山下火海,他們也絕對永遠跟隨,指到哪裏打到哪裏,這是一種信任,更是一種可以,用生命相依託的極為珍貴的戰友之情。

――――――――――――――――――――――――――

是的,幾乎每一個人,都把陸林虎將軍的這種比較特殊的送行方式,當作是自己的一種榮耀,哪怕,在這一次行動之中,他們會犧牲,以身殉國,他們也感覺到非常的光榮,他們也感覺到這絕對是值得的。

此時此刻,維護將軍最後說道:「你們已經知道了,此次行動的目標,就是摧毀那一座帝君的建築,正是這一座建築,裏面部署著對方的作戰兵力,形成了一座非常厲害的堡壘,用非常嚴密的火力,封鎖著那一座瓦格要塞,從而,讓我們,再次佔領瓦格要塞的計劃,受到重挫!

「你妹的身上,肩負着極其重要的責任,也肩負着我們第一方面軍,甚至是整個劍蘭同盟會方面的殷切的希望,再次,我再一次鄭重地要求你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首先要保證安全,然後,伺機出擊,要充分發揮我們特種作戰部隊的機動靈活的特點,爭取用爆破的手段,幹掉那一座建築,有沒有信心?」

「有信心,一定完成任務,請陸林虎將軍放心,我們如果不能夠完成任務,堅決不回來見你!」幾乎所有的隊員,此時此刻,義憤填膺,士氣高漲,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

杜林虎將軍在看到這裏之後,非常高興,他隨後大手一揮,接着說道:「如果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我想,各位勇士們,你們現在可以出發了,你們一定能夠代表我們第一方面軍,打一個漂亮仗,出色地完成此次任務!」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為了能夠進行統一的,戰鬥指揮,陸林虎將軍特意挑選了一名最為精幹的作戰隊員,作為小隊長,負責整個特種作戰部隊的全權指揮。這一位小隊長,不論從哪一個方面,可以說,都絕對是最優秀的,戰鬥能力,組織能力,以及,獨特的眼光,都是最為出色的,對此,陸林虎將軍非常放心,他堅信在這一位小隊長的,帶領之下,這次任務一定能夠獲得成功。

可是這個時候,正是他親自挑選出來的那一位小隊長,居然出列,然後向著陸林虎將軍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斬釘截鐵地說道:「陸林虎將軍,我有一件事情,要向您進行說明,請陸林虎將軍能夠批准!」

聽到這裏之後,陸林虎將軍自然也是不由得一怔,因為現在他已經宣佈可以出發了,可是這個傢伙,究竟搞什麼名堂?一時間,讓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看了那一位小隊長半天,這才說道:「你究竟有什麼話儘管說吧,不要有任何的保留,我在這裏聽着呢!」

在說這樣一番話的時候,陸林虎將軍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這一位小隊長,目光裏面,頗有玩味,不過,他也能夠看出來,這一位小隊長,既然敢於說出這樣的話,那自然說明,他絕對是有所準備,而且,已經考慮的差不多了,估計,如果不是真正有什麼價值的話,他也不會如此的猖狂,特別是在現在這個時候,他陸林虎將軍,都已經發佈命令了,即將出發,可是,他身為小隊長,卻如此的看不出情況,真是讓人有些難以理解。

――――――――――――――――――――――――――

不過,作為一名胸襟非常寬闊的教練,陸林虎將軍自然不會跟他一般見識。,在這說了,他們劍蘭同盟會一直以來都是非常的民主,特別是,對於下級軍官,下級將領的一些建議和意見,他們都會照常遵守,都非常的重視,而且,將這一點作為他們,建立軍隊和治理軍隊的一個基本點。

這是刺客,敵軍方面的那幾架遠程反坦克榴彈炮,張銀碧在那一片叢林之中,進行短暫的休息。。由於在此之前,正是他們的強有力的攻擊,直接打掉了對方一輛天啟坦克,因此一時間,讓對方對於他們的這一支反坦克榴彈炮的存在,感到格外的重視,畢竟他們在戰場上的表現,如此的優秀,發揮出的作用,非常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期。

與此同時,敵軍方圓那一位前敵總指揮,由於是一位非常有經驗的指揮官,因此,在欣喜之餘,他也考慮到,對方極有可能已經關注到了自己的這些反坦克榴彈炮作戰部隊,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有可能,會採取一些措施,清除掉自己的這些反坦克榴彈炮作戰部隊。

是的,敵軍方面的這一位指揮官,正是站在對方的立場上,來考慮問題,才得出了這樣的一個結論。而這一點,也正是他一直以來,在指揮作戰方面,能夠勾出與其他人,表現出卓爾不群的一方面的一個重要原因。

―――――――――――――――――――――――――――

這個傢伙熟讀兵法,深知知己知彼才能夠百戰不殆的原理,一次,從這一點出發,在一些關鍵的問題上,總是喜歡,站在對方的立場上進行考慮,綜合了各方面的條件,充分琢磨對方的心理,這樣的話,最終得出的結論,最終作出的決策,也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跟實際的情景,能夠相吻合。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她站在對方的立場上考慮,意識到如果自己是對方的話,肯定,對於這些反坦克榴彈炮深惡痛絕,將他們看作是自己的眼中釘,肉中刺,必先除之而後快,這是毋庸置疑的。

比較,在剛才的那一場戰鬥之中,如果,不是這些遠程反坦克榴彈炮能夠發揮巨大作用的話,那麼完全可以想見,那些天啟坦克的猛烈炮火,將會在最短的時間之內,一舉摧毀掉那一座建築物,從而,直接導致他們整個防線的崩潰,如此一來,那一座瓦格要塞,也就會不可避免的完全落入到對方手中!

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世紀崆峒聯盟方面,那一位前敵指揮員,在案子經過了一番思索以後,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首先,轉移那些反坦克榴彈炮的攻擊陣地,這樣的話,就算是對方真的有什麼想法?那麼,對方也只能顧不空,而不會,有什麼收穫。

――――――――――――――――――――――――――

另外,為了進一步迷惑對方,他打算,在原先的,那幾座反坦克榴彈炮防禦陣地之中,部署一支特別行動小分隊,然後,用作誘餌,一旦對方,真的對這裏下手,必將讓他們有來無回。

這應該說是一個連環計,非常的共鳴,一方面解決了自己的那些反坦克榴彈炮潛在的危險,同時,又可以將那些可能到來的敵軍,一舉殲滅掉,真可謂是一舉兩得,一箭雙鵰,何樂而不為呢?

於是在此之前,敵軍方面首先完成了這一系列的準備,將他們的反坦克榴彈炮防禦陣地,改頭換面,特別是把裏面的那些反坦克榴彈炮作戰部隊,轉移到了其他的地方,當然,這一個過程是秘密進行的,作為一項高級機密,影響到此次行動的成敗,自然非常重視。

―――――――――――――――――――――――――――

最後,在成功地完成了轉移之後,他沒有交一支非常有戰鬥力的作戰部隊,部署在原先的,那一座遠程反坦克榴彈炮防禦陣地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包圍圈,設下了一個陷阱,做成了一個口袋陣,這樣的話,只要對方的作戰部隊,敢於前來,那麼勢必讓他們有來無回,全部包他們的餃子!

他們帶着一些準備,可以說是在非常短的時間之內完成的,從他們的反坦克,野戰炮作戰部隊進行轉移,到這邊的,包圍圈的試製完成,總共,用了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由此可見,對方在部隊動員方面,軍事部署方面,效率還是非常高的,而這種效率,就算是陸林虎將軍和赫拉特里隊長,也未必能夠做得到。

若是讓陸林虎將軍知道對方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居然能夠完成如此複雜的部署,他肯定會感慨萬千,為對方擁有這樣的人才,而感慨萬千。不過現在,努力,胡椒軍所派遣出去的那一支特別行動小分隊,正在,藉助著夜色的掩護,向著目標快速的行進,目標的位置,雖然說並不是非常的明確,不過,大致上還是有一個相當確切的方位,因為,他們完全可以通過對方炮擊時的位置,來進行判斷,而這一點,基本上屬於一個常識問題,對於他們這支精英,偵察兵作戰小分隊來說,自然不在話下。

――――――――――――――――――――――――――

這支特種作戰小分隊,憑藉着他們的經驗,現在,已經處在敵軍的防禦陣地範圍之內,天色依然暗淡,半空之中,陰雲密佈,看上去隨時都有可能有什麼天氣?在這種月黑風高的夜晚?應該說,進行軍事行動,特別是像這樣的軍事偵察行動,本身,就帶有着一定的隱蔽性,這也讓他們更加的大膽了。

而根據此前他們所設定的目標所在的位置,現在,那一位小隊長,拿出了夜視望遠鏡,向著前面查看了一番,然後向著其他隊員說道:「所有人員注意,現在我們距離這麼彪,只有,五六百米的距離,從現在開始,無線電保持靜默,同時每一個人,都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密切的關注,我們四周的情況!」

隨後,整個特種作戰部隊,在極為隱蔽的情況之下,繼續向前行進,而距離這個目標,自然也是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可是,在這個時候,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一位小隊長,卻突然之間,感覺到了一種,非常異樣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也根本說不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反正,是一種,非常異常的感受。

―――――――――――――――――――――――――――

對於這種感受,應該說,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他還是非常明顯的,這其實說起來從本質上是一種直覺,不能夠解釋,在開始的時候,他也曾經沒有把這種直覺當成一回事,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在多次經歷過這樣的一種感受之後,他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這一種直覺,在很多的時候,在很多的情況之下,居然並非是空穴來風,而是具有着一定的警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