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神息草生長之處只會有一株

這歸屬問題她還是得先商量好的……

夏椿嘴角的笑容一僵

她有些後悔將眼前這人尋做盟友了

這也想的太周全了……

簡直不給她半分鑽空子的機會啊

她收斂了笑容

「好吧,誰先將其降服抓住,就歸誰!」

炎曦月點了點頭

「可以,明日出發?」

夏椿點了點頭

「可以…」

兩人就這樣敲定

而炎曦月絲毫不拖泥帶水的轉身就走

待她走遠

原地的夏椿才嘆了口氣

「不愧是火殿師尊的弟子,真是一點便宜都不讓占吶…」

可惜,夏椿小聲喃喃的話語並沒有傳到已經走遠的炎曦月耳中

……

此時的炎曦月

並沒有去火殿峰

斜崖山上

她靜靜站立

目光看向那個固定的位置

羲和並不在那處

平日都是自家師父尋自己

炎曦月這才想起

自己好似忘記詢問自家師父的住處了

看著周圍因為秋風已經有些光禿禿的樹木

炎曦月嘆了口氣

抬手給自家師父傳了個消息

靜待了片刻

羲和並沒有傳消息來

想來應該是有事正在忙碌

炎曦月並沒有太過在意

算了

以後再尋師父吧

她轉身離了斜崖山

……

而此時的羲和

手中靈力揮出

目光凌厲無比的看著前方

「哈哈哈,羲和,這麼些年沒見,你還是這般固執的性子啊?」

羲和冷哼了一聲

「你也像以前一般的讓人心生厭惡!」

那人抬手一道攻擊接過

兩人招式化解

只見那人臉色青灰,皮膚不正常的發白

抬起的指尖上一片漆黑

顯而易見

此人是一個魔修

實力等級還不低

而兩人顯然也是相識的

「羲仁,這名字你當真不配!」

羲和臉上是前所未有的憤怒

而對面之人聽此臉上的笑微不可察的一僵

只是手下的靈力更加凌厲了些許

「怎麼?你還會憤怒?」

羲和譏諷一笑

接著開口

「別忘了,這名字是他賜給你的,而你現在可有這個資格還用這個名字?」

羲和口中的話緩緩吐出

看向對面羲仁的目光中是毫不掩飾的殺意

「嗤,你當我愛用?不過一個名字而已…你又何必如此在意?」

說著那人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我勸你還是別在此阻撓我的好,我的後援可是快到了…」

羲和聽此神色更加陰沉了些許

「呵,這麼些年了,你這愛做夢的習慣還是改不了啊……」

「你以為,他們還過得來嗎?」

羲和口中的話意味深長

而羲仁聽此嘴角的笑徹底僵住

「你說什麼?」

他眼中終於不再淡定 龔蘭很快就出來了,跟着蔡芹一起。

她們一個個地問,還帶着她們一起到廠里看了一下,有做過衣服的,就讓踩一踩縫紉機,找找感覺。

有個小姑娘年紀不大,倒是耍得一手好剪刀,裁衣服很拿手。

龔蘭喜笑顏開,過來找陸懷安:「安哥,可以誒,她們都不錯,剛好這來了批布料,我急缺人手,縫紉機還空了十三台出來,如果可以的話,今天就能安排上機了。」

都是窮苦人家,衣裳很少買現成的,這些人家裏的衣裳,基本都是自己做。

不過是手縫和機子縫製的區別罷了,帶一帶很容易上手的。

陸懷安嗯了一聲,點點頭:「那可以,你們覺得行就留着吧,各種待遇跟新進的女工一樣,孩子不夠安排的話,可以多安排一間屋子出來。」

「好嘞。」

這邊陸懷安也給龔皓打了個招呼,女工的薪資,也是日結。

沒辦法,跟附近的女工不一樣,她們是真的,每天盼著這錢吃飯的。

龔蘭把人帶進去,眾人還有些懵。

竟然真的能留下來,能做工。

她們能靠自己的雙手賺錢,不用再乞討!

有心性柔軟的,背地裏偷偷哭了兩場。

太好了。

跟過來的男人們也沒想到會是這等好事,一個個腳都發飄。

「感覺,像做夢一樣。」

女人也能賺錢,還能把孩子一道給安排了,自家老娘過去幫忙看顧孩子,還管她們一頓飯?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充滿了幹勁。

好日子就在前頭啊!

陸懷安開始還擔心他們會很難上手,或者學着學着就要回去了。

沒想到,她們一個個還挺認真的,上手很快。

一位奶奶還做得一手好菜,炒出來那味道就是不一樣。

剛好現在工人多了,一個人做飯也難,索性請了她一起做。

吃飯的時候,龔蘭都忍不住感慨:「我算了一下,這個月訂單毫無壓力了。」

原先空閑着的縫紉機都派上了用場,各縣的訂單也終於可以如期送貨了。

「上次緩送的那兩家供銷社,給他們各送十件上衣作賠禮。」陸懷安想了想,看向錢叔:「余唐這邊怎麼樣?」

錢叔也是到處轉了一圈,昨天才回來的:「余唐沒啥動靜了,但聽人說,他們的出貨渠道,被淮揚截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