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面的本章說還是很多的,前面的段落,評論都已經是達到了999+了。

算得上是人聲鼎沸了,從這些章說裏面,也能夠看的出來,這本書是真的火!

大火的苗頭已經出現了,就是不知道能走到哪裏了,或許,這本書巔峰期的時候,可能在躍文會鎮壓一世了。

他輕輕的點開第一句話的段落評論,看了一眼之後,眼睛瞬間瞪大了。

沒辦法,五當家傻眼了。

「卧槽!」

這啥?

沙雕網友:「我孩子出生了,請萬能的網友給自己取個名字吧,我姓齊。」

沙雕網友:「趁著沒人,吃口shi沒人在意吧。」

沙雕網友:「好活,只是有點爛,不過也是挺好的,可惜對我來說比較爛,只是太好了,沒體現出爛的感覺,所以相對來說還好,只是有點爛。」

「……」

五當家,「???」

999+都是這玩意兒?

說好的討論劇情呢?

他突然想起,作者曾經在章節後面說過,建議屏蔽本章說食用,難道就是因為這?

他又往下翻了翻,這是,真沙雕網友!

能把沒的說成有的,能在一個簡簡單單的成語上開車。

看來作者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直接讓屏蔽本章說。

但是,好像沒有什麼效果啊!

讀者什麼時候會在意你作者怎麼想。

這明明是一本很嚴肅的書啊!

五當家的世界觀瞬間被顛覆了,這一群沙雕網友,可真夠沙雕的!

他拜服!

這群人的想像力也真夠無敵的。

書本身的質量很強,但是搭配上沙雕的本章說,似乎神秘感蕩然無存了。

瞬間變得歡樂了起來。

可能,這本書有本章說和沒有本章說是截然不同的體驗。

盜版讀者和正版讀者看的說是兩本書也不為過!

但是卻也讓他鄭重了起來,這本書,真的可能會依靠着玩梗出圈!

每一本出圈的大火書,都是證道白金的基石。

這書,才這麼點字數,就已經有了白金的底子了?

五當家臉色微變,這才意識到,這本書,是真的可以達到一個難以想像的程度。

轉念想想,這也不是什麼壞事。

可能,懸疑文的春天真的來了。

又是看完一遍之後,繼續對着這本書嘆服。

可能這就是不出世的天才寫的吧,或者,作者有着豐富的閱歷,像是一位智者,看遍了中華上下五千年。

但是,怎麼看怎麼像是真的盜過墓的呢。

寫小說,一看天賦,二看努力。

努力和天賦都重要,但是,一百倍的努力,也比不上一分的天賦。

他翻開評論看了看,同樣也被雷的不輕。

「你投票,我投票,作者牢裏睡大覺。」

「你多投,我多投,作者明天被帶走。」

「作者這小日子真是越來越有判頭了,這章寫的好啊,什麼海獸葡萄鏡,什麼墓室的耳室至寶,是不是真的盜過墓啊,對坑口都了解的這麼熟悉。」

「作者的洛陽鏟都快按捺不住了吧,盜墓能寫成這樣,絕對是親身經歷過的。」

「書名叫日記,根據作者真實事件改編……」

「作者哪一天不更新了,我們絲毫不會意外,可能是去吃免費的飯了。」

「不要啊,作者只是一時糊塗啊……」

書評區倒是沒有玩梗,不過卻都想把作者送進去……

看到這裏,五當家有些忍俊不禁。

整本書看起來,作者確實是像真正盜過墓的,墓室結構,層次,都是極為的熟悉,甚至能寫的一清二楚。

只是,裏面的文物,他查了一下,還真是沒有出現過,哪怕是國外的交易平台上,都沒有出沒。

想想也是,這本書已經算是稍稍有點靠近玄幻一點的了。

精彩的,也正是那些超現實的東西,會把整本書籠罩上神秘的面紗。

雖然沒有寫的那麼直白,但絕對是玄幻色彩還是有些的,只能說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所以說,說是作者真正的去盜過墓,好像還不太確切。

可能,作者真的只是一時糊塗了……

二刷看完了之後,五當家開始給七叔發消息。

「要不咱們也去四大站試試?這種懸疑咱們雖然寫不來,但是我覺得我們的風格再加上現在的玩梗元素,還是很不錯的,應該也有市場。」

過了一會兒,七叔才回復。

只有兩個字,「可以。」

「那就這麼說定了,就躍文吧,你沒和你們網站簽長約吧,會不會綁人?」

「我是以工作室名義和網站簽的,這邊我可以用自然人身份,不會涉及到版權問題。」七叔說道。「但是試水歸試水,我們的風格是真的不契合四大站,你確定要去試試?」

「試試唄,我覺得還是有搞頭的,我寫都市懸疑玩梗流,你寫玄幻+靈異,我覺得都不錯,再加上《盜墓者日記》裏學到的這種環環相扣的劇情,可能就真的有出路。」

七叔想了一陣,「好!」

他也覺得這個想法不錯。

無論是都市靈異,還是玄幻靈異,只要是能寫出味道來,肯定是可以出成績的,至於這種懸疑的味道,他們兩人,則是完全不擔心。

都是千年的狐狸了,根本不擔心這些小場面。

至於節奏問題,他們剛剛不是學了么,看了一遍,他們就能把節奏摸個大概,自己寫的話,按照這種節奏,可能真的有門路。 第844章

想到那個男人,慕安安突然感覺心臟一陣暖意。

「我是被一個男人養大的。」她沒有像之前一樣,沉默度過這個話題。

而是看著張雲說,「那個男人跟我說過,我可以不用多厲害,但遇到事情一定要有自保能力,起碼是在他找到我之前,要好好活著。」

張雲表情震驚。

她張了張口,想問這個男人是不是其父親。

可一想,慕安安眼裡那種,提到那個男人的溫柔與光芒感,卻不像是一個女兒對待父親的態度。

而是像一個滿懷熱忱的少女,在提起自己心上人時的那種溫柔,又有點小酸澀的感覺。

張雲笑了起來,「小姐,我之前想著,你受了傷又要打拳,覺得你最多是在青銅階就會消失,結果沒想到你走到現在,甚至能……做第一個敢下賭注的第一人,我現在,是真的相信,你或許可以成為這裡的奇迹。」

「我說過,我不僅會活著打到第九個,我會震蕩整個九階拳台。」慕安安自信的揚起下顎。

只是後面的話突然輕了許多,「我不僅要回家,我還要帶著妹妹一起回家。」

「妹妹?」

「下午黃金階籌碼。」慕安安簡單說。

張雲聽聞過此事,當即忍不住捂住嘴,「天啦,她是你妹妹?這……這怎麼會這樣。」

在感慨時,張雲看著慕安安的眼神都是帶著同情的。

慕安安是沒想到小九竟然會被抓到這裡來。

但她從來都是一個看準現狀的人。

此時慕安安並不想管小九是怎麼被弄進來,又怎麼成為這些人的籌碼的。

她只知道,作為京城宗政家九小姐,小九頭頂八個哥哥,各個天之驕子,雖然小九經常吐槽她被欺負,可這些哥哥不管怎樣都是護著這個妹妹,寵著這個妹妹。

慕安安更可以確定,小九長這麼大,除了學習上,以及跟父母之間的矛盾,其他時候都沒有受過委屈。

哦……

有!

在面對七爺時,小九還是被收拾很慘。

可,這樣被人當成籌碼的委屈與羞辱,小九絕對沒有遭受過。

慕安安一想到,小九被捆綁在二樓,推出來面對這些人目光時,那種恐懼與茫然,就覺得心疼和內疚。

不管如何。

她一定要把小九帶回家!

張雲看著慕安安,在處理完慕安安身上傷口后,突然抓緊了慕安安的手。

慕安安意外,「阿姨?」

「小姐,我真心希望你能夠帶著你的妹妹一起離開這個地方。」張雲說,「這個地方的主人,其實跟小姐挺有緣分的,小姐一定見過的。」

此話一出,慕安安表情當即一頓。

張雲沒有把話說清楚,甚至帶著一些隱晦,而目光卻是緊緊盯著慕安安,手也不斷用力。

慕安安心裡一跳,有了大膽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