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無聊的男人,其實搭配那位樂觀積極向上的女子是很好的。

突然外頭有人急切叫喚,「梅神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飄梅臉色不好,這大清早的吃頓早飯,也這麼不令人安生。

「什麼事?這般大呼小叫的?」

「是唐家的人,沖了進來!」下人彙報道。

一聽姓唐,梅頌淡定從容的臉頰上出現了一絲裂痕。

飄梅突然反應過來,「好像那個胖女子,叫唐什麼,也是姓唐……」

「那唐家的人來到底所謂何事呀?」

那下人捏了一把汗,「梅神大人,你們有所不知,這唐家的大小姐好像得了什麼病!一病不起了!現在全城都在貼告示,找良醫呢!」

沒錯,這還有后話,自從鳳藍瞧到告示,立馬出了個主意,喬裝打扮成大夫,混進了唐家,美其名曰給唐糖瞧病。

不過看到病床上的她,著實嚇了一條,唐糖臉色慘白無血色不說,渾身身下,體無完膚,一道道猙獰的疤痕。觸目驚心。

而大夫們擠破腦袋,用了各種葯,都沒能將唐糖給呼喚醒來。

鳳藍直接沖著唐家二老說,這是心病,心病需要心藥醫。唐小姐,已經思念梅神大人成疾,還是請梅神大人出面吧!

所以,才有接下來,唐家的人,急匆匆趕來梅庄。

唐家在當地也是小有名氣。

一大幫子人,氣勢也不小。

只不過唐家的二老後面還跟著一位紅衣閃閃的媒婆。

一見到梅頌和飄梅出來,二老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跪拜了下來。

這導致梅頌等人,摸不著頭腦。

只聽唐父說道,「唐某有個不情之請!」

「請,梅神大人,娶了小女吧?」

這也是不情之請,誰叫女兒喜歡呢,唐父已經顧不得所謂的顏面了。

「唐某,知道很令梅神為難,但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梅頌此時才聽出蹊蹺,「唐——大小姐是出了什麼問題么?」

說起這個,唐母嚎啕大哭了起來,「還請梅神大人大發慈悲,收了我女兒吧?要不然我女兒都不願意醒來了!躺在床上就是個活死人!」

此話,在梅頌心底重磅開花,他不可置信,前幾日,那個叫唐糖的女子,還活蹦亂跳在他面前,底氣十足喊著要嫁給她!

怎麼現在醒不來了呢?

他滿腔疑問。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此話,在梅頌心底重磅開花,他不可置信,前幾日,那個叫唐糖的女子,還活蹦亂跳在他面前,還底氣十足喊著要嫁給她!

怎麼現在醒不來了呢?

他滿腔疑問。終究忍不住好奇,梅頌前往唐家,看望那所謂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兒。

當再次和她相見,他的心中有一種悸動。

無法想象,生龍活虎的她,一下子蒼白了血色,躺在床上,了無生息的模樣。

唐母在一邊哭得厲害,死死哀求梅頌,「梅神,求你救救我女兒吧?」

「我們知道這非常令梅神左右為難,我們唐糖不介意做小的!」此話一出,如重鎚打在他的心坎上。

「知道我們唐家和梅族地位懸殊,唐糖可以做小!」見一位母親,已經喪失僅有的尊嚴,苦苦哀求。

場面哭哭啼啼,聽得肝腸寸斷,終於,梅頌開口,「你們以為她嫁給了我就可以醒來了么?」

他幾步上前,拉起床上的女子,似乎要拽她清醒過來,「難道這不是你們使用的苦肉計,逼本神尊去她么?」

哪知道,當他的手攥住她的肌膚時候,冰冰涼涼的,由於拽動的力道足,唐糖直徑從床榻上翻滾了下來。

可是她依舊沒有睜開眸子醒來。

梅頌眼角閃過道不明的情緒,他不可置信,以為這是唐糖聯合家人出的苦肉計!

她除了微薄的氣息還在,真的昏迷不醒,好似墜入了萬古的深淵。

唐母焦急,抱起自己的女兒,抽噎,「梅神大人,我們沒有騙你,唐糖真的……」

聽他們細細道來,唐糖因為偷跑出去,回來被父親一頓惡打,結果惡傷加身體虛弱,高燒不退,昏迷不醒!

現在高燒退了,但是身體薄涼,氣息單薄,好似螻蟻一般,輕輕就可以捏斷她的性命。

「大夫說,她是心病,不肯醒來,心病還需心藥醫……她喜歡梅神大人你,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了,您行行好,救救我女兒吧?」

「就當死馬當活馬醫吧?」

這境況,任再鐵石心腸,也會忍不住動容。

梅頌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回答,沉默不語,望著床榻上的她。

下意識的靠近,將她抱進了懷裡,二話沒說,轉身就走。

飄梅一見弟弟這麼做,立馬心領神會,「即日,咱們梅庄的聘禮就送到貴府上!」

——————————————

寒雪城吹吹打打,鑼鼓熏天,大辦喜事。

唐家的人也喜出望外,梅頌非但去娶了唐糖,還是明媒正娶的正妻。

在梅頌的眼裡,娶誰都是娶。

既然她心中最大的希望是成為他的妻子,他就暫且成全她的願望吧!

望著,她靜謐的臉孔,合著睫毛濃濃密集,投下弧形的陰影。

望著她,竟然會發獃,思緒飄遠,他竟然會懷念,她死皮賴臉,跟在自己身後,寸步不離,胡攪難纏的逗人模樣。

他的記憶里,她是活蹦亂跳。而現在呢,安靜的空氣里,除了她薄涼的呼吸,就再無其它了。

靠在床頭,他忍不住伸手握住她手心,呢喃道,「明日,拜堂,我等你呢!」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他的記憶里,她是活蹦亂跳。而現在呢,安靜的空氣里,除了她薄涼的呼吸,就再無其它了。

靠在床頭,他忍不住伸手握住她手心,呢喃道,「明日,拜堂,我等你呢!」

因為這場婚姻,多少帶著點沖喜的意味。


很可惜,她依舊沒有醒來,她是被媒婆扶著,拜堂成的親。

這場親事,在眾人眼裡帶著調侃,皆是為梅神大義凌然鼓掌,誰都知道這場婚姻是不平等的,多少帶著沖喜的意味。

這萬一心娘子永遠不會醒來了呢?

「公主殿下駕到!」疏忽,嘹亮的聲音劃破天際。

眾人一瞧,米黃色香裙,外披孔雀金絲密密縫製的小棉襖。墨色的髮絲,如芙蓉一笑,百媚開。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編貝,明媚一笑,魅眾人。

就聽女子銀鈴般的嗓音響起,「這麼喜慶的日子,怎麼能少了本公主呢?」

說完她一拍手,後面尾隨的將衛,端上來送親的大禮。

「本公主送的是,天然翡翠玉碗一對,蘭陵美酒琥珀酒!」鳳藍親自上前將琥珀酒斟滿,「還希望這一對新人,不要辜負了本公主的好意。」

鳳藍的出現,是個意外的插曲。

但是,人家是公主,身份尊貴的王族。

人家好心好意,送上美酒,哪有拒絕的道理。

梅頌接過玉碗一干為盡。

唐糖被人喂著喝下美酒。

見目的達到,鳳藍笑呵呵,了不開支,「來!來!來!筵席開始了,一起去熱鬧熱鬧!」

夜幕將臨,紅色紗幔,紅色香燭,鴛鴦酒樽。

新郎官在外頭招呼客人,心中自有苦澀,將酒精喝得嚎啕,尤其是有個千杯不醉的鳳藍,使勁往他身上灌酒。

弦月高掛蒼穹,酒精充斥,腦袋暈乎乎的,梅頌蹣跚著腳步。

鳳藍嘻哈一聲,「看來,新郎官已經暈頭轉向了!」

「那麼送梅神去洞房吧?畢竟春宵一刻值千金!」

被眾人哄鬧著送進洞房,梅頌暈暈乎乎,靠在弧形的檀木拱形門外,若有若無的紗幔擋著,在進去一道,就是侍寢的空間。

他豁然覺得感觸頗深,他就這樣成親了么?

好似也沒有意料當中那邊厭惡呢!

「梅頌哥哥?」疏忽見,女子清脆悅耳的聲音划入他耳際。

惹得他身子一愣,以為是錯覺。

「梅頌哥哥——」那女子再次重複一遍,且越來越靠近。

梅頌拉開帘子,滿目驚艷。

女子紅衣喜袍,雍容華貴,綽約中多了少女的可愛之氣。

她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

因為身子孱弱,淚光點點,嬌喘微微。

卻是美目流盼,靈秀天成。

她喜極而泣,衝上去,撲到了他身上,攔住他腰身,」梅頌哥哥——我好想你——」

她告訴他,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夢裡她哭著喊著,很多人反對她,唾棄她,打罵她,拆散她的愛情!

她說著說著竟然哽咽四起,淚眼婆娑,眼淚打在他的衣襟上。

情不自禁,他伸手扣住她的下巴,一個吻貼了上去。用最紮實的吻,堵住了她所有的慌亂無措。

她的圓目瞪得抖大,心跳急速,誰來告訴她,這是不是做夢,梅頌竟然主動吻她?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情不自禁,他伸手扣住她的下巴,一個吻貼了上去。用最紮實的吻,堵住了她所有的慌亂無措。

她的圓目瞪得抖大,心跳急速,誰來告訴她,這是不是做夢,梅頌竟然主動吻她?


他的身上帶著醇香的酒氣,吻著吻著,唐糖也是醉了。

桃花映紅,凝眸似水,紅妝綽約,她的纖指若蘭透骨香,緩緩上升,勾住了他的脖頸。

因為身子無力,唯有此,支撐著倚靠在他身上。

而他凝望她,嬌艷欲滴,小臉圓圓的,如粉桃,伸手摘取她鳳冠,鬆開玉簪,青絲如瀑落。

也在下一刻,「啊」的女子驚慌四措的叫聲。

男子已經橫抱起她,兩人雙雙融進了床榻里。

他的發和她的發,纏繞打結。

仿若千千結,扯不開了。

他的吻帶著酒氣,鋪灑在她渾身,衣衫滑落,露出女子豐|盈|柔|軟的一面。

他的眸子上閃過****,也有心疼,因為她白瓷般的肌膚上,還有青青紫紫的一道道傷痕。

想來,為了他,受了很多苦呢!

他用口形說道,「這是何苦呢?」


她仿若心有靈犀般,都讀懂了,開口卻是帶著喜悅的笑,甘之若飴,「為了你——什麼都可以——」

——————————————————

「若是你永遠都醒不來了呢?」他反問。

她思忖了一瞬,猛地回抱住他,緊緊不漏一點縫隙,「我想成為你的妻子,做夢都想!就是我醒不來了,我也會在夢裡眷念你——」

「妻子?」他呢喃著口形叫喚,她拚命點頭。

他豁然輕笑,擒住她流盼美目,帶著調侃,「那你知道妻子的義務么?」

再次見到她臉上的靈動,他顯然有一絲絲喜悅在湧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