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不到鍊氣五層以上的境界的修仙者,除了恢復力比凡人強一些,和凡人幾乎沒有什麼區別。

修鍊速度過慢,無法突破高境界,那即便是法力威力有增幅,也沒有了任何意義。

林炎熟悉了這幾種法術的釋放,心中也對法術有了一些感悟。

所謂法術,需要咒語、法力波動、法訣三者的配合。咒語可以提升施法者的精神凝聚力,法力波動則是法術的核心,唯一強弱與此有關,法訣則是記錄了一種順序,按照法術的不同,法力波動可以隨着法訣變化而變動。

法訣分為基礎法訣與衍生法訣兩種,道門的基礎法訣,是道家所流傳的九字真言,為臨兵斗者皆數組前行,九字之中,每一字都代表着一種印法,大部分的法術法訣都是根據此九字真言印法進行排列。

九字真言,分別對應着獨古印、大金剛輪印、外獅子印。內獅子印外縛印、內縛印、智拳印、日輪印、隱形印。

每一道中的基礎法訣都有不同,比如風水師一道,基礎法訣便和道門的不同,還有魔門和佛門的基礎法訣也有很大的不同。

除了基礎法訣之外,還有衍生法訣,乃是基礎法訣融入仙文後衍生出的法訣。

高階的法訣,只有踏入氣動期之後,才能在內門中修習得到。

將幾種法術盡數掌握,林炎便再度閉關,專心鞏固鍊氣七層境界。

一天之後,紀嫣然來到小屋。

「獨孤城還沒有回來。」紀嫣然在內門中找到了陳巧雲和伍情,從她們的口中得知了他們分開之後發生的事情。

獨孤城擔憂林炎的安危,跟着宗內的築基期修士進入了小世界中,現在生死不知。

那裏情況太複雜了,很多宗門的人都進去了,龍蛇混雜,到處都是築基期修士,甚至有不少散修都進入了其中,尋找一些機緣。

「他居然進了小世界。」林炎皺眉,他的確沒想到獨孤城竟然會冒着如此之大的風險進入小世界。

「現在那邊的情況很複雜,出動了兩大首座,在那裏佔據了一座山頭,派遣門中的核心弟子坐鎮,要打開五指山,尋找機緣。其他門派也都是這個想法,若是貿然進去,只怕還沒見到人,我們就會被其他門派的人盯上。」紀嫣然見林炎出了神,開口道。

林炎深吸一口氣,知道紀嫣然這麼說是怕自己衝動,再進一次小世界。

「我知道師姐的意思。憑藉我現在的力量,別說是進入小世界,便是在關山之中,都自身難保,更何談救他。」林炎苦笑道,「現在只能靠他自己了,有門中這麼多的師兄保護,應該可以保他無恙。」

獨孤城修鍊到了先天境界,肉身不凡,若是不冒進,跟着核心弟子,應該不會出事。

凌霄天宗的威名擺在這裏,巨頭之下第一宗門,不是普通的宗門能惹的。

聽到林炎沒有衝動,紀嫣然才鬆了口氣,道:「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要保證自己的修行,只有自己強大了,才有足夠的力量自保。」

在小世界中,她有兩次巨大突破,但面對築基期修士,依然是弱小無比。她也要閉關修行,掌握這個境界的法術,同時徹底鞏固築基初期。

以她的天賦,絕對有能力在短時間內提升實力,在築基初期這個境界基本無敵。

「嗯!」林炎點點頭,他也打算閉關,提升仙道和武道的實力。

「還有一件事,三年一次的外門大比要開始了,就在三個月後。」紀嫣然道,「本來這件事是由外門長老告訴你的,不過既然我過來了,便先告訴你。」

「外門大比?外門弟子之間的比試嗎?」林炎問道。

紀嫣然點頭,道:「這算是外門難得的盛會,屆時,每一峰的外門都會展開大比,選出每峰最強的外門弟子。每一峰的外門前十,將有機會前往搖光峰,參加外門最強弟子試煉,獲得前十的弟子,會有豐厚的獎勵。」

「靈石、功法、法術、法器,獎勵幾乎涵蓋各個方面。」

「你若是只修鍊你的武道,這種盛會不參加也罷,畢竟,外門之中沒人是你的對手,但若是你想要修鍊仙道,那便可以去嘗試一番,用你在仙道上所習得的法術,與各峰弟子展開交鋒。」紀嫣然深深地看了林炎一眼。

她一開始便知道林炎修鍊的乃是早就在歷史進程中失傳的武道,並且有不俗的成就,可以與氣動修士比肩。若是林炎專修武道,那麼在外門大比對他來說便沒有了意義,反而會暴露自己修鍊武道,說不定會引來一些別有用心的覬覦。

但是,林炎在修鍊武道之時還修鍊仙道,並且達到了鍊氣七層,那麼對於其仙道修為來說,這是一次極為難得的機會,與各個境界相差不大的修士同台競技,挖掘自身在仙道鬥法之上的潛力,增強自身的仙道見識與修為。

林炎笑着道:「師姐的意思我明白,我會好好準備的。」

紀嫣然俏臉浮現一絲笑意,道:「我很期待你在外門大比的表現。」

「我會努力的,這段時間,還煩請師姐關注一下從關山回來的弟子,一旦有獨孤城的消息,立刻通知我。」林炎正色道。

「我會留意的。」紀嫣然點點頭,從儲物袋中取出兩塊玉簡,道:「這兩塊玉簡,一塊記錄了火屬性初階法術,真炎術,在初階法術中,算是威力極強的一種法術了,若是能夠將其掌握,在與其他高階鍊氣修士鬥法時也可不落下風。」

「另一塊則是我在鍊氣境界之時的一些心得,希望可以幫你少走一些彎路。」聽到紀嫣然介紹真炎術之時,林炎心中還算是平靜,但聽到第二塊玉簡中記載了紀嫣然修仙一途的心得體會,頓時眼睛一亮。

他在這將近兩年的時間內雖然一直在彌補仙道方面的見識,但是因為自身的修為限制,所知所得皆是有限,就連那外門之中定期的內門弟子講道,講的也都是一些大眾的東西,沒有再深入的心得體會,因此林炎在這一道上的成就,多是通過武道的修行經驗,結合仙道推演出來的,有着許多不足。

紀嫣然給林炎送來這塊玉簡,便是贈予了林炎現今階段最急缺的東西。

「若是能夠將其領悟個三四成,外門大比,你至少可以晉陞最頂尖的一個梯隊。」紀嫣然道,當然這是沒有算上林炎自身的肉身力量,否則光是依靠肉身力量,林炎便可以橫掃一切鍊氣修士,沒有任何難度。

林炎點點頭,道:「這東西,倒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他要開創自身的道,便需要對這一道有更深刻的理解,紀嫣然是先驅者,在六年內便晉陞至氣動境界,她的感悟自然有極大的參考價值。

「另外,還有一件事,我去見了師姐,聽她傳音說,估計外門大比之時,她也應該出關了。」紀嫣然笑着道。

「姑姑?」林炎心中也是對這個神秘的姑姑充滿了好奇。他記憶中只有還是凡人時期的楚傲雪記憶,而且很淡,不去深究幾乎想不起任何片段,更何況是其容貌長相,因此,楚傲雪對於林炎來說,可以說是完全的陌生人。

正是因為她,他才會被接到凌霄天宗,成為天璇峰的外門弟子。

「師姐這次成功突破至築基後期,而且將一種強大的術修鍊成功,戰力無敵,可以說是完成了一場蛻變。」紀嫣然笑吟吟地道,「這一次,或許在萬仙英傑榜上再前進幾個名次。」

萬仙英傑榜,排得不是修為境界,而是修士的潛力與天賦,因此受到了各個階段修鍊的影響,楚傲雪能夠在十幾年內修鍊至築基後期,絕對可以在萬仙英傑榜上,排到前二十的行列。

萬仙榜前二十的存在,若是不隕落,必然能在四百年內成道,而且未來有着一絲可能,可以接觸到合道層次。

「我很期待與她相見。」林炎笑着道,他也想見見這位名震凌霄天宗的天之驕女,他名義上的姑姑。

紀嫣然只留下了兩塊玉簡,便離開了。倒不是她小氣,不贈予林炎一些修鍊的丹藥,而是非常清楚,在丹藥方面,林炎是最不缺少的。

林炎的儲物袋中,還有這幾個儲物袋藥材,若是全都煉製成丹藥,足以支撐到林炎修鍊到氣動期大圓滿。

這便是小世界的機緣,無數年的演化,小世界中煉丹藥材豐富得驚人,這還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已,礦藏、藥材、妖獸,每一項都是令人眼紅的資源。 直到上了車,雲曦才回神過來,轉頭看向帶着她去雲家對質的蔣老爺子。

「蔣爺爺,您相信我?」

她必須要確定這一點。

否則,到時候梁秀芹這個親媽擺出種種證據,賊喊捉賊,局面對她反而更不利。

「爺爺我一把年紀了,看人的這點眼力還是有的。丫頭,你放心,你是爺爺認定的孫媳兒,爺爺不會讓你吃虧的!」

「謝謝蔣爺爺!」攥着手裏的玉佩,雲曦微微嘆息了聲。

不管上一世還是這一世,她總是親情緣薄,外人給她的溫情反而更多。

不過也好,沒有感情,也可以少一些牽絆。

這一世,她除了要把那些傷害過她的人送進地獄之外,更要為自己好好重新活一回!

很不巧,雲老爺子跟老友去臨鎮鄉下會朋友還沒回來,兩人到雲家撲了個空。

梁秀芹一聽說雲曦在門口,領着梁欣怡和雲紫菱匆匆跑了出來,生怕晚了一步人又不見了。

可當看到門口站着的蔣老爺子,頓覺不妙!

沒想到死丫頭竟然真拿玉佩去找了蔣老爺子!

蔣家他們得罪不起,可她也不願意放這顆喪門星進門。

兩邊為難,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雲紫菱生怕自己嫁進蔣家的美夢破滅,急急的拉住梁秀芹的手,小聲咬耳朵。

「媽,不管怎麼樣,你都要咬死了是她偷了玉佩,她才是假的雲曦。你要是讓她進門,先別說這門親事落不到我頭上,老爸正在選舉關鍵時刻,她進了咱們家影響了老爸的運氣怎麼辦?你別忘了,你是要當局長夫人的!」

真雲曦和假雲曦還是有區別的。

真的他們操控不了,而且刑克六親克他們一家人!

她要是進了雲家,以後跟蔣家定親的可就成了雲曦,她就別指望了!

可假的不一樣,假的有求於他們,必然會乖乖聽話!

讓梁欣怡把婚事讓給她,她肯定會同意!

與其把真的弄進來克他們,還不如扶持這個假的,最起碼好處多多!

這點考慮,梁秀芹不是沒想過,可她沒想到那個死丫頭鄉下住了那麼多年,竟然能找到蔣家去!

「哪有那麼容易,現在蔣家老爺子都出面了,我根本得罪不起!」

「你是親媽,不會認不出來自己的孩子,你說她是假的就是假的,老爺子肯定會相信的!你都還沒聽他們怎麼說,怎麼就肯定老爺子不會站在我們這邊。咱們先別自亂陣腳!」

梁欣怡點了點頭,幫忙勸道:「是啊!她身上就一個玉佩,我身上還有鐲子和身份證,咱們底氣足!老爺子總不至於相信一個陌生的騙子不信我們!」

梁秀芹想想也覺得是這個道理,一致對外,就不信還能被一個死丫頭碾壓!

一想到這,梁秀芹又覺得希望回來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雲曦身上不僅僅有玉佩,還有一份救命大恩。

「老首長,您來了!」

梁秀芹賠著個笑臉去開門,側過身堵在雲曦站着的那邊,打定主意不讓她進這個門。

蔣老爺子也是個牛脾氣,睨了梁秀芹一眼,冷哼了聲,「我聽說,你不讓雲曦這丫頭回家,有這回事嗎?」

「老首長,您開什麼玩笑!雲曦早就回來了,一直在家啊!」眼見著水上隼人與榮倉奈奈擁抱完,濱田岳還以為怎麼也輪到自己了,怎料水上隼人看都不看他。

「來得正好,剛剛我們幾個主演還說一起吃飯呢,人多熱鬧,一起吧?」

榮倉奈奈也是個搞怪的性子,明顯get到了水上隼人的信號,無視著濱田岳點頭道:「好吖好吖,我正好餓了呢。」

「沒問

《向陽處的日娛》第三百六十三章職業吃瓜人榮倉奈奈 「李泉你還是別回去了,我覺得爸爸安排的人肯定還在那裡守著我,他們的功夫很厲害,不要為了一點生活用品去犯險了。」

李泉原本就在想著去哪裡找傷害秦思雨的人,這不得來全不費工夫嗎?他會怕那兩個小嘍羅嗎?

自己學的大衍拳法,到現在還沒有好好的施展一下,如今正好派上用場。「

「思雨你是不相信我嗎?還是你忘了我的能力有多少了?你放心,我一定會替你報了這個仇,然後幫你把生活用品拿回來的。」

說著李泉的眼神就開始變得凌厲,他把自己的手從秦思雨那裡抽回來,便扭頭走了出去。

雖然他不知道秦思雨之前住在哪裡,但是系統知道,他非要讓那個兩個人好看不可。

果不其然,李泉跟著系統的指示找到了秦思宇的公寓,就看到兩個身著黑衣的男人站在門口。

看這樣子應該不是為了想把秦思雨給抓回去的,很有可能就是來這裡給秦思雨一頓教訓,讓他乖乖聽話的。

一想到秦思雨被他們嚇得一晚上都沒有睡好,李泉就氣憤的拳頭握緊我的都在那裡咯吱亂響。

他平淡的走上前去,讓眼前的兩個男人沒有意識到危險正在向他們來臨。

「先生不好意思,這邊不許入內。」

李泉抬頭挑釁地看了他們兩個一眼:「怎麼?這裡是你們的住處,所以不允許我進入嗎?」

李泉的語氣極其輕慢,更何況還是國語,讓那兩個男人的眉頭不由的皺了一下。

這是哪來的東西?這麼不知輕重,在這兒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