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剛纔那一聲“唐哥,救我!”

大哥,我不認識你啊!初次見面不至於帶這麼多“大禮”吧!

但是!作爲一個部將!和惡靈戰鬥就是他們御士軍最崇高的使命!

再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拼吧!不拼也沒招了,這小子跑得太快,眼瞅着要到面前了。

“衆將士聽令,隨我攔住惡靈!”只聽得唐樹森一聲大喝。

“你嗶嗶尼瑪呢!有能耐你攔一個試試啊!”爲首的一個惡靈破口大罵。

江北眉毛挑了挑,惡靈這玩意,智商可以啊,活學活用,給你點個贊。

“吼!”唐樹森跟惡靈打了半輩子了,哪受到過這種侮辱,當下就忍不住了。

雙腿一夾,身下的馬沒動,不敢上,惡靈太多了。

“都傻愣着做什麼呢!給我衝啊!”唐樹森再一聲大喝。

這幫愣住的御士終於反應過來了,一個個喉嚨滾動,今天可能要爲國捐軀了……

衝吧!硬着頭皮衝!

畫面悽慘到一時間不忍直視,江北也不看,調頭往小山坡後面跑。

地境以下的惡靈倒是弱智了一些,跟着唐樹森這幫人就搞了起來。

但是!那八頭地境初期的,其中七個是地境一階,明顯比江北弱,關鍵是有一頭地境二階的!

眼下這八頭幽魂已經把江北團團圍住了。

“跑啊,小子,接着跑啊!你不是說追上了就讓我們嘿嘿嘿嗎?”爲首的一個幽魂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一句話,彷彿是說出了其他起頭幽魂的心聲。

怒氣值+166+177+222+233……再來一波循環提供。

確認過眼神,是那個地境二層的,實力很強。

江北看了一眼小面板,不給力啊,這才兩千多怒氣值,一階晉級二階都這麼刺激,二階上三階五千點還能夠嗎?

“咳咳,如果我不停下來,真以爲你們能追上我?”江北突然笑了。

瞬間,這幫幽魂傻了,一個個渾身顫抖起來,彷彿是見到了什麼了不得東西。

臥槽,這小子說得對啊!剛纔追了一道都沒追上,怎麼突然他就慢了!


“少特麼廢話!你再跑一個試試啊!”幽魂一聲冷喝。

再一看,八頭惡靈同時伸出右手,大喝一聲:“魂杖!接引你的使者!”

江北:???

臥槽!這幫惡靈還帶傢伙事兒的!完了!老子沒武器啊!

江北心裏這個悔啊,再看看這幫幽魂,一個個手裏握着權杖一樣的東西,還散發着綠光,很嚇人。

再看看自己這赤手空拳的樣子,壓下心中的悔恨,主動開口說道。

“那什麼……幽魂兄弟們,大家修煉到現在都挺不容易的是吧?”

爲首的惡靈沒搞懂狀況,點了點頭。

“所以吧,你們剛出來,還沒享受過生活的美好,這樣死了殘了的,不值得,我們不要武鬥,來文鬥!然後大家握手言和如何?”

“你看,我的速度比你們快那麼多,說明我的境界高,靈力也足,真打起來,哼哼,你們懂得。”江北再次提議道。

一時間,惡靈的陣容有點亂,一個個大退一步,惡靈也不傻,都被困了十多年了,心裏苦。

“大哥,他說的好像有點道理,修煉不容易。”

“大哥,我也覺得他說得對,我們剛出來不能就這麼栽在這……”

“對尼瑪對!剛纔這小子這麼侮辱我們,言和?不可能!”

只見這幾個人的頭頭一步跨出,江北懂了,這是想打了!

魂掌暗中激發於手心,幽步憋在腳心上,吞天功法發動,整個人的靈力開始凝結到關鍵的幾個位置!

正所謂一擊必殺!

“小子,講和?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幽魂頭子一臉的狠厲。

大腳再向前一步。

“怎麼文鬥!”

“你是在想屁吃!”

二人同時開口了,但是江北出手了……

純黑色的魂掌順着江北的右手直接透出,變大,在變大!

最後足有半個人那麼大的手掌,還是純黑色!直接拍向了這幽魂頭頭。

頭頭傻眼了,就這麼愣愣的看着這大手掌,不是,說好的不動手呢?我們還等着王座來支援呢……

要說用魂掌對付惡靈,真是個非常完美的方式。

加上江北地境二階的實力,也算是牛逼了起來。

惡靈爆了,整個上半身都沒了,只剩了腰部及以下,乾癟,小蚯蚓,擦,辣眼睛。

“我也能秒殺同境界的了!”江北很驚喜,很不可思議!

但是隨即他發現不對勁了,剩下的那七頭幽魂根本就沒有畏懼他!

一雙雙綠色的眼睛開始透出紅光,一眨不眨的盯着江北。


江北的嘴角抽了抽,事情好像還是很不樂觀。

眼下還有七頭,雖然境界差了一些,但是人家以量取勝啊!

江北乾咳了一聲,掩飾一下尷尬,主動開口道:“大家先不要着急搞來搞去的,沒有必要。”

“我們還沒到那種非要弄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惡靈們齊齊點了點頭,但是有一個明顯有些另類了。

“你,殺了大哥,你需要爲此付出你的生命!”

然後惡靈們彷彿聽到了什麼真理,再次點頭。

劇情的走向出現了問題!江北猛然大喝一聲:“不對!”

惡靈們擡起頭,再次看向江北,眼中的紅光更盛。

江北再次說道:“你們大哥是想文鬥,你們要繼承他的遺志!而我出手,則是因爲我覺得他想弄我!他往前邁了兩步,那麼可怕,我肯定慌啊!”

……

“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大哥剛纔太過分了。”

“就是,說好的文鬥,大哥連踏兩步,太過分了。”

“好!你說!如何文鬥!”

這下江北犯了難了,同時跟七頭惡靈搞,他沒那個自信。

就算是剛剛秒殺了一頭地境二階的,但是體內的靈力也抽調了不下一半。

還剩了一半,得忍忍,萬一老哥沒打過那什麼幽鬼呢?他還得帶着他跑路。

“有了!這樣,我們原地坐下!閉口禪你們懂吧?誰都不許說話,誰先說話,誰就輸了!”


“如果你輸了,你要爲此付出生命!”剛剛那惡靈再次吼道。

“老弟,別動不動就付出生命,我把你們大哥都給……”江北說着一擡頭,看着一個個越來越紅的眼睛,趕緊改口。

“你們大哥那麼猛,還是被我弄了,所以我不想跟你們動手,我有仁慈之心。”

“他說的有道理,大哥那麼強都被弄了。”

“我們可能真不是他的對手,到時候付出生命的可能是我們。”

“聽他的吧,眼下不能打起來,要等王座那頭的戰鬥結束。”

“我有預感,王座要勝了。”一個矮小的惡靈也接着說道。

只見之前說話的那頭往後大退了一步,儼然是新晉的頭頭了,開口喝道:“你說吧!如果輸了,如何懲罰!”

“輸了……就抽嘴巴子吧,這是我能接受的極限了,如果你們不願意……”

“我們同意!”七個惡靈齊喝。

所以,場面變成了七頭幽鬼繞着江北坐,江北坐在中心,在這大眼瞪小眼,足足半個鐘頭。

突然,那個矮小的惡靈哭了。

但是就是不說話,而其他的也不看他,閉着眼睛,把嘴巴封住。

時間不長,天邊傳來一聲大喝:“你們,都得死!” 聽到這聲音,江北激動了!

是老哥,是老哥的聲音,老哥把那頭幽鬼給弄了!

再穩一穩,現在還得穩住這七頭幽魂,千萬不能崩!

下一刻,只見踏空而行的老哥一下摔在了地上……


衣衫襤褸,看起來慘啊,天知道老哥和那頭幽鬼搞到了什麼程度。

看着老哥一步一步艱難的走過來,頭髮散亂,但是多了一些殺馬特的風格,江北也想給他理個髮了……

不對,想哪去了!

江北主動站了起來喊道:“哥!你沒事吧!”

“沒事,你這是……”江南也沒看懂江北和這羣惡靈在這坐着幹什麼,但是這麼和諧?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新晉的惡靈頭頭瞬間就跳起來,指着江北大喊道:“人類!你輸了!”

“輸尼瑪輸,死鬼。”江北撇了撇嘴,好像形容詞用錯了啊。

“魂掌!”但是已經無所謂了!可以開始搞了!

幽步灌注於雙腳,一步跨出,直接來到這幽魂面前,一隻手拍向他,另一隻手也不閒着,拍向旁邊的那頭惡靈。

兩發魂掌拍完,兩個爆炸的聲音發出,江北有點虛了,這是種很累,想睡覺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