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鬼面發出一陣陣毛骨悚然的笑聲,讓人渾身很不舒服。

柳無邪眉頭微皺,光明法則不可能一直施展下去,遲早會耗盡。

而陰面鬼數量又太多,分散四周,要是衝出去,天無蒼就危險了。

情況對柳無邪他們很不利,一直這樣下去,真氣遲早耗盡而死。

邪刃祭出,狠狠的劈砍下去。

刀氣落在那些鬼面之上,他們自己散開,因為不是實體,刀氣對他們形成不了任何的威脅。

其他道術估計也差不多,很難殺死陰面鬼。

想要殺死他們只有兩個辦法。

第一殺死他們本體。

第二利用魂力擊殺,因為這些鬼面都是鬼氣加上鬼魂所化。

吞噬掉了鬼魂,這些鬼面自然不攻自破,連那些陰面鬼也會死去。

柳無邪雙眼一點點變化,一道金色光點從他眼眸深處溢出,隨後他的面前,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

「攝魂!」

在鬼獸身上試驗過幾次,柳無邪還不確定,攝魂能不能擊殺陰面鬼。

畢竟鬼畜修為較低,而這些鬼族,實力極高,魂力也很強大。

漩渦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那些衝過來的鬼面,發出驚恐之聲,竟然不受控制,直接被漩渦吸了進去。

隨後一道道慘叫聲從四周傳出。

鬼面雖然是霧狀,裡面卻蘊含了陰面鬼的魂力,被吞噬之後,本體遭受極大的影響。

雖為死去,卻失去戰鬥力。

漩渦還在加速,不斷的朝四周擴大,恐怖的吸力,眨眼間的功夫,吸進來數百尊鬼面。

柳無邪不敢大面積施展,還在摸索階段。

那些鬼面被吸進來之後,很快化為純凈的魂態。

沒錯,就是魂態。

像是液體,卻也不是液體,就像是一團霧氣,聚集在一起。

這些魂態順著柳無邪的雙眸,竟然進入泥丸宮。

奇妙的一幕出現了,柳無邪的泥丸宮竟然在擴大,逐漸有跟魂海相連的趨勢。

一旦相連,那吞噬進來的魂態,就能壯大柳無邪的魂海跟元神。

這個發現,讓柳無邪欣喜過往,沒想到吞噬魂態,可以提升自己的修為。

境界沒有變化,但是柳無邪的魂力,卻實打實提升了一大截。

更為重要,陰面鬼對攝魂沒有一點反抗能力。

如果是對付人族,攝魂的時候,對方一定會反抗,元神會跟柳無邪交鋒。

鬼族不同,鬼瞳術天生就是他們的剋星。

遠處那尊鬼面站不住了,表情不斷的變化,時而猙獰,時而猶豫……

攝魂還在繼續,大量的鬼面消失,四周騰出一大塊空地。

「天兄,我們走!」

沒有鬼面的糾纏,柳無邪帶著天無蒼,一步步朝里深入。

周圍那些鬼面,居然不敢靠近,保持一定的距離。

一旦靠近,漩渦就會出現,將他們吞噬掉。

「人類,你真是該死!」

實力最強大的鬼面出手了,地面開始顫抖,鬼族很清楚,單靠鬼面無法擊殺柳無邪,那就靠著本體的力量。

鬼族本體實力遠不如人族,加上他們體型較小,戰鬥力一般。

這頭鬼族不同,體型不在人類之下,而且身體上披著一層厚厚的鎧甲,可以將自己保護起來。

強大的陰面鬼一個迸射,出現在柳無邪面前,一掌碾壓下來。

「來得好!」

柳無邪正好試試,自己的戰鬥力,到底達到什麼程度。

對付人族巔峰地玄境有些難度,但是對付鬼族,應該很輕鬆。

都是巔峰地玄境,鬼族的戰鬥力,遠不如人族。

不是說鬼族實力就比人類差,如果換成其他巔峰地玄境前來,未必是這名陰面鬼的對手。

而是柳無邪的鬼瞳術克制住了陰面鬼,才造成鬼族戰鬥力下降。

鬼瞳術祭出,這一次柳無邪沒有施展攝魂。

因為他發現,施展一次攝魂,極其消耗魂力。

剛才施展一次,消耗極其嚴重。

雖然吞噬進來不少魂力,還需要一段時間來煉化。

沒有將這些魂力煉化之前,柳無邪還需要自己的魂力來作戰。

前方還有太多的危險,柳無邪必須要速戰速決,早日見到赤腳老人。

「大寒冰術!」

祭出最強道術。

施展的那一刻,四周氣溫陡然下降。

這尊陰面鬼因為身體穿著特質的鎧甲,柳無邪發現,他的邪刃無法傷害他分毫。

那天龍印跟大五行術,估計也很難破開他的防禦,那最好的辦法,就是限制他的自由。

大寒冰術最適合不過,可以將他冰封在原地。

聚集在四周的那些陰面鬼,全部躲避不及,跟著一起遭殃,化為一座座冰雕。

不到半個呼吸時間,半個幽暗峽谷,變成了一望無際的冰原。

天無蒼站在身後,凍得瑟瑟發抖。

柳無邪煉化了寒珠,他的寒冰真氣,遠要比其他人更低,法則更純。

這枚寒珠,可是長在青冥鱷的頭頂上,可想而知,裡面蘊含遠古法則。

遠古時期,曾今有過一段冰河期,那個時候,天地萬物,都被冰封住了。

只有那些寒冰神獸,才能生存下來。

青冥鱷就是其中之一,成為遠古時期的霸主。

衝過來的強大陰面鬼,直接定格在原地,沒想到柳無邪如此卑鄙。

沒有選擇跟他戰鬥,而是用這種辦法。

禁錮住了陰面鬼,柳無邪不敢遲疑,迅速超過去。

繼續往裡深入。

還有大量的陰面鬼出現,悍不畏死,開始衝擊柳無邪。

無奈之下,只好大開殺戒。

「我不想殺光你們,如果你們還冥頑不靈,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柳無邪連續殺戮下去,陰面鬼死傷慘重。

這裡是鬼族大本營,繼續殺戮下去,有可能危機到鬼族的根基。

那些陰面鬼怎麼可能聽從他的勸告,繼續往前沖。

幽暗峽谷深處,建造一座石房子。

此刻石房子外面,坐著兩個人影子。

一個影子渾身漆黑,釋放出滾滾鬼氣。

一個人很是奇怪,光著大腦袋,除了一件破袈裟之外,腳上連一雙像樣的鞋子都沒有,竟然赤足走路。

渾身釋放出滾滾鬼氣的影子,臉上表情突然變得無比猙獰,猛地發出一聲冷哼。

冷哼像是一道波紋,不斷的穿梭,竟然穿過整個幽暗峽谷,直達柳無邪面前。

「鬼皇!」

柳無邪暗道一聲,這是鬼皇的力量。

他跟姬古交過手,對天玄境法則多少有些了解。

而且瘋長老突破修為的時候,柳無邪也接觸過天玄法則。

所以第一時間就判斷出來,有鬼皇對他出手了。

鬼瞳術施展,周圍空間一點點變化,變成了透明的顏色,任何東西都變得無比的清晰。

柳無邪看到一道聲波,直奔自己而來。

「破!」

第一時間,柳無邪祭出大空間術,將四周空間全部禁錮起來。

這道聲波輕鬆破開柳無邪的大空間術,依舊朝他奔過來。

天玄一怒,沒有人可以抗衡。

柳無邪雖然修為極高,巔峰地玄境都很難殺他,面對天玄境,對方發生冷哼,都能要了他的小命。

這中間的差距也太大了,天玄境已經問鼎真武大陸巔峰,可以調動天地之力。

「他終於來了,我等他整整一萬年了。」

那個光頭老人突然開口說話了,同樣化為一道音波,直奔柳無邪而來。 風知林的眼中帶着冷笑的神色,五指再次並在一起,就要將張少初的另一隻手臂劈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