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塊劍碑上所記載的一段武技,就叫作九霄劍術,也是敖家子弟在武魂境初期時常使用的武技。

本書源自看書網 可是現在,作為敖家命脈的那門一段武技,竟然被這個小子施展了出來,而且他所用的九霄劍術,竟然是二段戰技級別的!

這讓敖烈心中不由地轉過數道思緒,原來這世上還有戰技級別的九霄劍術,那麼,這門二段戰技級九霄劍術是否也記載在一塊劍碑之上?

他敖家得到了一塊記載了一段武技級別九霄劍術的劍碑,就已經在天火國南方數郡稱雄,那麼,如果敖家得到那塊記載了二段戰技級九霄劍術的劍碑,又將強大到何處?到那時,即使成為整個天火國的主載,是否也不在話下?

「小子,你所使的這門二段戰技級別的九霄劍術是從何得來的?說出來我可饒你不死!」敖烈再度向孤劍雲大聲喝問,然而孤劍雲卻根本懶得理他,沉默的臉上只有一片冰冷,手中的劍則更冷。

劍只為殺人,人也只為殺人!

敖烈心中所想,卻是大錯特錯了。天雲宗劍雲峰的九霄劍術一共只有八段,孤劍雲怎麼可能施展出戰技級別的九霄劍術來,他剛剛所使的,實際上是萬化劍決。

孤劍雲的魂技萬化劍決可化一切劍系武技於一身,他以前所學的九霄劍術同在其中,故而孤劍雲施展出的萬化劍決里,便有了九霄劍術的影子,卻被敖烈錯認成為戰技級別的九霄劍術。

魂技的品階與武者修為對應,孤劍雲目前是戰魂境第二層修為,他的魂技萬化劍決就是一段戰技級別。

只不過與以往的所有劍系武技一樣,萬化劍決在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被孤劍雲領悟了武技真髓,又融合劍技無數,其威力在二段戰技之中也是頂級存在,對戰力的消耗卻只有一段戰技水平。

孤劍雲以精妙劍法對抗敖烈的強橫修為,初時二人還能打個旗鼓相當,但很快地,孤劍雲手中地階下品的神風劍,在與敖烈手中地階中品寶劍的對抗中受損,劍身上出現了數道裂紋,眼看就要徹底毀掉。

神兵武魂孤劍雲如果沒了劍,戰力至少要打五折!

孤劍雲不得不改變戰法,在交手中盡量避免雙方兵器的接觸,這樣一來卻陷入極大被動,被敖烈徹底壓制下來!

「小子,交出你修鍊九霄劍術的劍碑,饒你不死!」敖烈獰聲大喝,這個修為只有區區戰魂境第二層的小子竟敢跟他單挑,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他手中的劍碑,必也是自己囊中之物!

孤劍雲的眼神冷得徹骨,兵武魂武者都可以算作天才,覺醒了兵武魂之王劍武魂的武者,更是真正的天才!對付一位戰力非凡的天才,孤劍雲能跨四層而戰,本身已是奇迹!

但由於孤劍雲在兵器上的劣勢,在交手中他要同時保護自己和兵器,精妙的劍招終於出現破綻,挨了敖烈一劍。

長長的劍傷,起始自孤劍雲胸骨末端,一路斜向下,劃過孤劍雲小腹,最後從其髖骨左側離開身體。

原本這一劍只是堪堪劃破孤劍雲皮膚,但熬烈的水系戰力,使這一劍上的攻擊後勁格外綿長,持續的刃力深深切入孤劍雲體內,將他腹中腸胃都絞成了一團肉糜。

如此嚴重的傷勢,是孤劍雲自出道以來受過最嚴重的傷,與敖烈的這場血戰,也是他有生以來經歷的最大一次危機!

然而巨大的危機中,往往也伴隨著巨大的機遇!

重傷之下,神風劍也幾欲碎裂,孤劍雲已無力再戰,他一邊全力防護,體內最大的一份戰力,則全用在了逃跑上。

修鍊風系功法的孤劍雲,其飛行速度並不在修為高了他一期還多的敖烈之下,孤劍雲抽身飛退,將敖烈引向一名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所在。

孤劍雲雖然一直沒有言語,但他也聽到了敖烈的話,他知道敖烈所要的劍碑是指什麼,他也知道,敖烈在得到劍碑的下落之前,絕不會殺死自己,更絕不會放過自己!

轟!

敖烈果然對孤劍雲緊追不捨,他們飛至一名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所在,一根直徑丈許的大鐵棒突然就橫空掃來。

大棒上纏繞著一層棕色戰力,顯見這名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的攻擊,並不是普通的一棒,而是他的天賦戰技棒法!

「滾開!」敖烈一聲大喝,手中寶劍同時亮起一層水藍色光暈,一劍劈出,狂暴劍氣直如大海波濤,轟然撞在那名蠻巨人的大棒之上。

砰!

這名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的力量高達同階人族武者的五倍,他這一棒中不僅蘊含五倍力量,更有體內龐大戰力支持的天賦戰技,一棒就將敖烈劍上波濤打成了粉碎!

敖烈實在是高看了自己!妖獸在肉身和元氣總量上都比同階人族武者強大了太多,人族武者想跟同階妖獸戰平,哪怕只是一般的妖獸,也得天才級的武者才行。

更何況是蠻巨人這樣的上位妖獸,以敖烈的資質,也不過剛剛夠格與同階蠻巨人交手,他想憑一記遠攻戰技破掉蠻巨人的近戰棒法,簡直是異想天開!

蠻巨人大棒擊破敖烈劍技之後,仍有四五成的威力氣勢,繼續掄向敖烈!

敖烈原本以為他剛剛那一劍已足夠抵擋蠻巨人大棒,因而一劍擊出后,便轉過身來專心追殺孤劍雲。

然而只聽得一聲戰技對撞的巨響之後,敖烈忽覺背後一股勁風刮來,心下猛生不妙,慌忙向下方飛逃。

武者在空中飛行之時,倉促逃跑方向一般都是向下,因為向下不僅有自身飛行之力,還有地心重力的幫忙。

但饒是如此,敖烈也不過堪堪躲過蠻巨人的一棒,頭頂束髮玉冠被棒風擦中,登時碎裂成一片粉末,害他滿頭長發亂披了下來。

敖烈抬起頭來,雙目又猛得一睜,那個剛剛被他追殺得一味鼠竄黑衣小子,在剛剛他躲避蠻巨人大棒之際,竟未趁機逃離,去尋求那位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的保護,而是待在原地沒動!

「小子,既然你找死,那老夫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交出劍碑吧!」

敖烈怒須一張,大喝聲中又朝孤劍雲衝去,這時孤劍雲才開始拔步飛逃,就像在專門等待著敖烈,要與他進行這場追逐遊戲!

然而孤劍雲的傷勢依然很重,他剛剛服下了寶丹,卻一直沒有精力煉化,現在的傷口不過堪堪止血,被絞碎的腸胃,依然如漿糊一般癱在體內,嚴重流失的生命和劇痛,已經讓他的臉色蒼白如紙。

「孤小兄弟,到我肩上來吧,有我護著,他動不了你!」旁邊那位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朝孤劍雲大喊,他也看出了孤劍雲處境的不妙。

然而孤劍雲只是用冰冷的眼神望了這位蠻巨人一眼,簡單地吐出同樣冰冷的四個字:「不必,多謝!」

孤劍雲繼續逃竄,敖烈緊追不捨,然而孤劍雲的逃跑路線時不時就落入這位一階中期戰獸境蠻巨人的攻擊範圍之內,這位蠻巨人便一直用大棒狂打敖烈,阻礙他對孤劍雲的追殺。


但饒是如此,孤劍雲依然步步危機,不久后又被熬烈劍氣掃中,一條小腿凌空爆碎。

「孤兄弟,快過來啊!」那位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又朝孤劍雲急聲大喊,他實在是為這個冷漠而又固執的年輕人著急了。

這個蠻巨人身為禁殺捕鳥陣的一員組陣者,身體無法移動,攻擊靈活性較低,但只要孤劍雲徹底進入他攻擊範圍之內,他就可以為孤劍雲提供完全的保護。

可是這個固執的少年,卻不知因為什麼原因,始終不肯進入他可以保護的範圍內,只是在萬不得已,眼看就要被斃之時才暫時進入他攻擊範圍,獲取一點幫助。

敖烈同樣不知道孤劍雲在搞什麼鬼,但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孤劍雲不去找蠻巨人的幫助,正好方便敖烈活捉他!

又是一劍!

嚴重的傷勢,已經讓孤劍雲的飛行速度大不如前,再次被敖烈追上,而此刻的孤劍雲,距離那位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的攻擊範圍還有幾丈遠的距離!

敖烈雙目圓睜,嘴角單邊翹起,只要這一劍下去,就可將孤劍雲打成重傷,然後將之挾持,作為人質幫助敖家剩餘強者離開這個蠻巨人大陣,同時日後還可以從這小子口中得到劍碑的下落。

「孤小兄弟,小心!」旁邊這位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大聲呼喊,他夠不著敖烈,心急之下,竟將手中大棒丟出,砸向孤劍雲與敖烈之間。


然而就在這危機關頭,孤劍雲飛逃的身影卻突然在空中靜止,然而轉過身來,盯向了敖烈。

不,準確地說,孤劍雲的目光盯的是敖烈手中的劍,那把朝著自己身體砍來的劍!

這一刻,時間彷彿放慢了無數倍,敖烈的驚喜、蠻巨人的著急、孤劍雲的冷漠,三人的表情在空中定格。

飛行中的敖烈、他手中刺出的劍、還有劍上逐漸迸發的水藍色光芒,都變得極慢,在慢慢朝孤劍雲的身體靠近。

還有一柄長達七八丈的巨型鐵棒,正在空中緩慢飛旋,但是距離孤劍雲與敖烈,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

轟!


一柄黑色的劍影突然浮現在孤劍雲頭頂,無限放慢的時間隨之告破,恢復原態。

本書源自看書惘 突破需要修為的積累,還需要契機的出現,而突破契機最容易出現的地方,就是生死之間!

與敖烈的纏戰,每分每秒,孤劍雲都在死亡線上跳舞,隨時可能隕命,而這是孤劍雲故意給自己製造的危局!

直到那柄黑色的劍影出現的時候,敖烈才知道孤劍雲在做什麼。這個沉默冰冷的少年,竟然一直將自己逼在生死線上,逼著自己突破!

天,這樣的事,得是有多少魄力、多少膽量、多少自信,還有多少毅力的人才能夠做得出來?這樣的事,敖烈不僅聞所未聞,在神話故事中都沒有聽說過!

但是這個年輕得不像話的少年,竟然就在自己眼皮底下這樣做了,而且還成功了!

「啊!」敖烈的腦海中剛剛轉過這道思緒,他的身體突然就僵住了,手中寶劍上即將放出的戰技,也如燃盡的蠟燭般迅速熄滅。

在敖烈的紫府中,一柄藍色的寶劍正在止不住地擅抖,他感覺自己的心臟也被一隻大手緊緊握住,每一次跳動都變得極費力,甚至他想動一動自己的手指,也如要移動一座大山般困難!

敖烈的雙目猛然睜到極限,他的全部目光,都被孤劍雲頭頂的黑色巨劍吸引,那柄黑劍就像一座萬鈞大山,死死壓迫著他的身體,還有靈魂!

神兵武魂,乃是兵武魂之皇,作為與孤劍雲的神兵武魂同樣各類的劍武魂,更是會受到來自上位武魂的壓迫,就好像普通獸武魂碰到真龍武魂時受到的血脈壓迫!

空中巨大的黑色劍影一閃而逝,孤劍雲的修為也在這短短瞬間突破到了戰魂境第三層,他全身的傷勢,除了那條失去的小腿,也在突破瞬間恢復了七七八八。

孤劍雲猛地舉起手中寶劍,朝敖烈咽喉直刺而去!

絕殺!

這是叫敵人躲無可躲的必死刺殺技,原為孤劍雲自創,現已成為萬化劍決中的一招!

而這時候,敖烈武魂受到的壓迫已經消除了,但他的精神依然在剛剛的震驚中沒有恢復過來,這時正是殺他的最好時機!

而考慮到敖烈身上可能穿有寶甲,神風劍又已受損,所以孤劍雲選擇的攻擊位置,是致命、脆弱,而又沒有保護的咽喉!

但敖烈畢竟是一名戰魂境第六層強者,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很快就從震驚中清醒過來,迅速將手中穿達半尺的地階中品寶劍舉起,想要擋在自己喉前。

敖烈雖然慢了一拍,但孤劍雲的劍已刺過來時,他手中寶劍雖未完全擋在自己喉前,但也刮到了孤劍雲的神風劍下側。

這柄早已布滿裂紋的殘劍,在這一刻終於再難支撐,登時碎裂成了十幾塊!

敖烈心中終於輕鬆下來,雖然孤劍雲已成功突破,但沒有了劍,他終究不會是自己對手!

「額!」但就在這時候,敖烈想要吸一口氣,卻突然發覺無論如何也吸不進去,就好像喉嚨被堵了一般。

下一刻,敖烈手中突然沒有了力氣,那柄價值連城的地階中品寶劍,從天空墜落。

寶劍落下,便露出了敖烈的咽喉,此刻那裡已然一片血紅,其中鑲嵌著數枚漆黑色的金屬碎片,那是神風劍的劍尖!

短短瞬間,敖烈的眼神變化了三種狀態,從放鬆,到震駭,再到完全失去了神采,然後他的身體也如那把劍一樣,從高空墜落。

孤劍雲扔掉了手中最後剩餘的神風劍劍柄,轉頭看向了身旁這位一階中期戰獸境的蠻巨人,輕聲問道:「謝謝,你叫什麼?」

這位蠻巨人還未回答,突然從遠方傳來一道暴躁的聲音:「卡猛,你他娘的鐵棒子砸到老子身上啦!」

。。。。。。

最艱難的一處戰局,在狄嘯雲這裡。

狄嘯雲、皇甫頂天、盛宏明三名戰魂境前期強者聯手對付一位拜劍山莊的戰魂境第七層強者,此人是敖烈的叔叔,叫敖炳,武道天賦可並不比敖烈差多少!

三人之中,皇甫頂天手持在雷龍國新得的兩柄地階中品長槍,憑藉十倍力量與敖炳近身纏戰,狄嘯雲在稍外圍以煞龍骨劍不斷襲擾,同時對皇甫頂天形成策應,盛宏明則在最外圍調動破壞力極強的雙系戰力,以遠攻戰技肆機偷襲。

但就是在雷龍國三位最頂尖武者如此配合之下,也不過與敖炳打成平手,三人幾乎是死撐下來的!

禁殺捕鳥陣中當然有一階後期的戰獸蠻巨人,而且足足有三十九位,但是狄嘯雲三人卻無法得到他們的幫助。

因為大陣中各修為階段的蠻巨人都是均勻分佈的,整個七百餘戰獸蠻巨人組成的大陣,被均勻分成了面積相差不多的三十九塊區域,每一個區域中央都有一位一階後期戰獸境的蠻巨人鎮守。

但是這些區域的範圍很大,區域中央的一階後期戰獸蠻巨人,沒有遠攻型天賦戰技的,其攻擊範圍只能覆蓋到自己鎮守區域的小半,也就是說,在大陣之中,存在一階後期戰獸境蠻巨人打不到的空白。

而敖炳不像敖烈,不是非要抓著狄嘯雲三人不放,他不想去一階後期戰獸蠻巨人附近,狄嘯雲三人引不過去,也逼不過去。

實際的情況反而恰恰相反,是狄嘯雲三人必須要困住戰魂境後期修為的敖炳,否則敖炳就會去攻擊戰陣中無法移動的一階前中期蠻巨人,將禁殺捕鳥陣破掉!

大陣中的一階前中期戰獸蠻巨人同樣是均勻分佈的,在每個一階後期戰獸蠻巨人鎮守的區域內,又分成許多分別由一位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鎮守的子區域。

不過一階中期戰獸境蠻巨人數量不少,因此那些子區域範圍並不大,每個一階中期戰獸蠻巨人只需要保護四到六名一階前期戰獸蠻巨人,因此幾乎沒有攻擊範圍的空白。

所以被困在陣中的拜劍山莊戰魂境初中期武者不需要管,他們跑到哪裡都會遭到同階蠻巨人的攻擊,大陣中的蠻巨人在戰魂境中期強者面前也有足夠的自保之力。

先前孤劍雲去尋求卡猛的保護,只是跑了很短的一段路程,他實際早就進入了卡猛的攻擊範圍之內,繼續朝卡猛飛,更多地是在告訴他:「我沒法兒跟身後這傢伙單挑了,幫我擼他一棒子!」

因為蠻巨人用的鐵棒太大,一棒下去很可能有誤傷,所以孤劍雲與敖烈交手之時,周圍的蠻巨人即使能夠到,也不會出手摻和。

皇甫頂天來到雷龍國之後,這個戰鬥狂與雷龍國諸多天才不斷交手,修為早已超越從前,達到了一階前期戰獸境的中間階段,也就是相當於人族武者的戰魂境第二層修為。

只不過妖獸在某一期內的修為長進只是一種修為的積累,並不經歷突破過程。

此時皇甫頂天的手臂力量,已經達到二十多條幼龍之力,也就是相當於一名戰兵境第二層強者的肉身力量!

但是如此強大的力量,再加上蟲族強悍的體格和外骨骼的防禦,還有兩對蟻翅帶來的靈活飛行速度,皇甫頂天仍然無法與戰魂境第七層修為的敖炳抗衡!

敖炳劍法超群,皇甫頂天雙槍中的攻擊皆被盡數破解,他肉身上的種種優勢,更多地其實是用在防禦和保命上。

狄嘯雲則在敖炳身周亂飛,萬劍無生、真龍爪,甚至還有煞龍骨劍的飛劍攻擊,不停地往敖炳身上招呼。

以煞龍骨劍的恐怖威力,一旦刺中,敖炳必死無遺,但是狄嘯雲的每道攻擊都被敖炳接了下來,無一遺漏。

有時敖炳正在與皇甫頂天正面激戰,狄嘯雲突然向其背後偷襲一招,但敖炳背後就彷彿長了眼睛般,一邊將皇甫頂天死死壓著打,隨意后撩一劍,就準確無誤地破掉了狄嘯雲的攻擊!

但狄嘯雲沒有放棄,依然在不停地打,如果沒有他和盛宏明的不斷偷襲,消耗了敖烈的大部分注意力,皇甫頂天說不定早就被幹掉了!

但狄嘯雲除了在不停地攻擊,還在不停地亂飛,他這可真得是在「亂」飛,身體快速地遊走在敖炳四面八方,毫無章法。

誠然戰境武者的飛行並不需要消耗太多戰力,但是這麼個飛法,對戰力的消耗也絕對不少,狄嘯雲搞不好連一個小時都撐不過去。

皇甫頂天和盛宏明雖然對狄嘯雲的行為多有不解,但長期以來狄嘯雲一直是團隊中的決策者,二人想狄嘯雲這麼做必然有他的道理,便都沒有過問。

狄嘯雲當然不是在胡亂浪費戰力,他這麼做,是因為自己在亂飛中發現了一點東西!

幾天前狄嘯雲在那顆天降隕石中走了一趟之後,就獲得了對空間的奇異感知能力,這回,在繞著敖炳飛行的過程中,他又感知到了新的奇怪的東西。

在高速飛行中,他竟產生了這樣的一種感覺,他直覺得自己從一處飛到另一處,還有一條更捷徑的路線可走,直線飛行其實也是繞了遠,而且是繞了很遠!

因為即使直線飛行,也是在空間中移動,但他從一處到達另一處,本是不需要經過空間的!

那條捷徑,就是直接繞過空間,到達目的地!

這樣的感覺雖然聽來荒謬至極,但狄嘯雲意識中這樣的感覺不僅清晰,而且無比地真實!

於是,狄嘯雲就圍繞敖烈不停地高速飛行,一遍遍體會著這種感覺,並一遍遍嘗試著,將這種感覺落實!

他想要找到繞過空間的方法,找到那條捷徑,並成功地從這條捷徑中行走!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罔 沒錯,只有能切實感知到空間存在的人,才有可能繞過空間,擺脫空間的束縛,而一般的人連空間是什麼都意識不到,如何能繞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