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塔塔爾卻像頓時陷入了昏睡一般,倒地再也沒了動靜。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對虎王做了什麼?最好說清楚,不然我們就是舉全族之力也不會放過你們!」

塔羅知道面前的兩個人實力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但目前看來此事有古怪,自己等在沒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也不敢貿然的出手,萬一誤會惹上一個那麼恐怖的勢力,那虎族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想都能想到,還僅僅是年輕的一代就擁有了空間之力,那上一輩的實力豈不是更加的恐怖?

「塔羅龍力奇,你們還看不出來嗎?這虎王就是被這個東西給控制了!」

塔羅等人聞言也是大吃一驚,他們只知道近來虎王確實有點古怪,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情況,可是自己怎麼知道這個小子說的是真是假?

「可是我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現在我不想和你解釋,等我們處理完了這個東西再說!」

趙庸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和他們啰嗦,那黑色的氤氳有了仙兒光明聖光的壓制,實力應該被有所限制,自己得趕緊想辦法把這個傢伙給抓住,可是這個神秘的傢伙根本就沒有實體形態,要想抓住他還真是不太容易。

龍力奇和塔羅等人也只好扶起塔塔爾,站到一旁旁觀了。

「小子,用你的精神力去感應,這個傢伙沒有實體的形態,但是只要有生命的存在,就會有魂核,用心去感應他的魂核,然後用你的黑炎籠罩包裹住他,他就跑不掉了!」

靈祖的聲音突然的從趙庸的腦海里響起,要不是靈祖主動的說話,趙庸幾乎都忘記他的存在了,自己也是突然的想起,這靈祖也是沒有形態的,他說的話應該沒錯的,他來的還真是時候。

「極力壓制住他!」


趙庸對著仙兒一聲低呼,磅礴的精神力頓時瀰漫而出,頓時把這片空間給輻射籠罩了起來,龍力和塔羅等人頓時感到那龐大的精神力壓力如同一座大山般壓力過來,眾人也是盡出自己的精神力加以抗衡來緩解自己的壓力,就是如此他們也是感到一陣陣的頭暈目眩,頭上的冷汗「唰唰」的就下來了。

仙兒的情況也是好不到哪裡去,要不是有手中的光明權杖,別說是有精神力壓制那什麼的氤氳了,就是自顧也是吃力,可是她卻在這個時候不敢放鬆,咬牙忍著頭腦里劇烈的陣痛,拚命的把魔力注入權杖,來維持聖光的壓制。

她知道這是一個機會,如果這次放跑了這個神秘的傢伙,打草驚蛇,估計這場戰爭就會提前爆發,幾萬年前的那場生靈塗炭的情況就會重新上演! 趙庸在自己的精神力的感知中,仔細的探知這這片空間的每一處地方,果然沒過多久,一個隱藏在黑色氤氳中有拇指大小珠子就在自己的腦海里顯現了出來。

那是一個近乎透明的珠子,可是卻不斷散發出黑色的氤氳霧氣,如果用肉眼去看,就很難發現它的存在,更何況在那黑色的氤氳霧氣的掩飾下就更難發現了。

「就是它了!」

趙庸心裡暗暗道一聲,疾風訣瞬間展開,魔法的吟唱聲也在這片空間盤旋迴盪起來。

那黑色的氤氳霧氣也似乎感應到了危險,突然四散而開,可是趙庸一旦盯上了那神秘東西的魂核,怎麼會就此輕易的放過,就是那魂核四處飛速的移動,可是怎麼快得過已經施展開疾風訣的趙庸,吟唱聲一落,趙庸手上的碗口大小的一個黑**罩就倏然的把那顆近乎透明的魂核給包裹了進去。

看到趙庸得手,仙兒也收回魔力的輸出,近乎虛脫的癱坐在地上,本來就雪白的臉頰變得更加的蒼白,臉上的汗珠也是滴滴下落,如果趙庸再不得手的話,自己估計也是撐不下去了。

龍力奇和塔羅等人也好不到那裡去,僅僅是片刻的工夫,他們就如同經歷了一場大戰,精神萎靡,渾身乏力!

趙庸看著黑炎可兒一口吞掉那魂核,囑咐留它條小命,自己還想從他那裡知道更多的信息呢。

道武自然 ,估計是易了容的,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族類,竟然能擁有如此的實力!

趙庸從乾坤袋中拿出一顆魔力丹遞給仙兒,看著滿臉驚疑的仙兒,估計她又在想自己是不是煉丹師什麼的了。

「不要多想,趕緊恢復要緊!」趙庸然後又轉向塔羅等人,「塔羅,能不能把你們的虎王弄醒?」


塔羅點點頭,和塔隆、塔道、塔典三位虎族長老一起向塔塔爾輸入魔力,不一會的工夫,那塔塔爾就醒轉了過來,雖然醒了過來,可是精神還是很萎靡。

塔塔爾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眾人,也是迷惑不解。

「我王,您還記得先前發生過什麼嗎?」

塔典問道。

「發生了什麼事了?我只記得自己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後來我好像在夢裡又睡了一覺,醒來就……」

塔塔爾拍了拍腦袋,自己做了好長的一個夢,說是夢可是感覺又跟真實的一樣,自己到現在還是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現實中還是在夢中。

「我王還記得在此前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嗎?」

塔羅看著塔塔爾,沒想到那黑色的東西控制起來是那麼的奇怪,竟然能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就著了他的道。

「沒有,是不是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塔塔爾也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

塔羅就把剛才發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聽得那塔塔爾也是膽戰心驚,沒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就被控制了,想想就覺得可怕。

「多謝這兩位小兄弟了!這控制我的是什麼族類?」

塔塔爾也知道欠了面前這兩個年輕人一個大人情,如果不是他們任由這樣發展下去,自己一族估計不知道將要被帶往何處,前途也是堪憂。

「我目前也不知道是什麼勢力,估計不僅是你們,我懷疑就是龍族也是被控制了,還有其他的族類情況估計也是不容樂觀!」

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其他的數得著族類估計也是已經被控制了,現在的每一刻都有爆發戰爭的可能,目前就有一個難題擺在自己的面前,自己是把塔塔爾解救了出來,可是這龍力奇該怎麼回去交差?

如果這塔塔爾不去的話,那肯定要引起龍族那邊的懷疑,一旦引起那神秘勢力的警覺,戰爭隨時都有可能提前爆發,這也是趙庸目前最頭痛的事情。

「什麼?他們這麼做有什麼目的?」

龍力奇聞言也是大驚失色,以龍皇的實力都能被控制,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勢力,能具有如此大的能力?

「你們沒有經歷過幾萬年前的那場浩劫,也應該聽說過吧?」

「難道是幾萬年前的那一幕要重演?」

塔塔爾也是倒吸一口冷氣,那場戰爭不僅是人類的災難,更是獸族的一次大劫難,就是經歷了幾萬年的休養生息,現在也是沒有達到那個時候的規模和實力,在獸族的典籍上,那也是一次最大的災難。

當時的幽離控制了八大帝獸,驅動獸族發動了那場戰爭,到頭來卻沒有一個真正的贏家,無數的族類在那場戰爭中甚至於銷聲匿跡,從這個大陸上徹底的消失了,一些族類雖然倖存了下來,可是實力大損,族內的精英盡失,到現在還是沒達到那個時候的巔峰實力。

就是那八大帝獸,其中的一些也是從那場戰爭后不知所蹤,現在的龍族也不是那個時候的龍族,而是帝獸靈龍的一個雜支,也是失去了靈氣,淪落到了普通的神獸,和先前的靈龍的實力已經相去甚遠!

可以說那場戰爭他們獸族就是充當了一個士卒的角色,也是幽離野心的犧牲品,就是戰爭取得了勝利,他們獸族也是沒有抬頭的機會。

龍力奇也是知道獸族的典籍上記載的那次戰爭的,難不成幾萬年前的那一場戰爭真要重演?

「很有這種可能,在西陸的西部,已經有大批的魔獸對人類居住的地方發起了攻擊,我懷疑這裡也有什麼狀況,果然不出我所料,這裡還是出了狀況!」

「你是人類?」

塔塔爾聽到趙庸的話內心一驚。

「我是不是人類還有那麼重要嗎?如果這場戰爭爆發,對人類和獸族來說都是一個空前的災難,不僅是你們,眾多的獸族還有多少可能最後倖存下來?」

趙庸神色凝重,其實這個時候,人類的利益是和這獸族的利益是那麼的一致,估計這也是歷來所沒有的。 塔塔爾點點頭,這面前的少年說的沒錯,如果真能阻止這場戰爭,這不論是對人類來說還是對獸族來說,都是一件大好事。

「可是接下來這麼辦?」

塔塔爾問道。

趙庸知道對於這些獸族來說,要他們出謀劃策確實是不靠譜,雖說他們有獨特的方法能幻化成人形,但是智力方面可是不能幻化的。

「接下來這麼辦就要看各位的了!」

趙庸知道就是自己出的主意再好,他們不配合那也是枉然。

「好吧,到底怎麼做,我們聽你的,只要能阻止這場戰爭,我們會不遺餘力的配合你!」

塔塔爾看了看趙庸,而後又看了看龍力奇,自己也只是代表了自己一族的意見,至於龍族,也只有龍力奇在場,只有看他的了。

「嗯,好吧,為了龍族一脈,我就是拼上了這條小命也值得了,要怎麼做儘管說!」

龍力奇堅定的說道,隨後看了看自己帶來的那些龍族侍衛,那些侍衛推薦龍力奇如此一說,豈有不明白他的意思,也都紛紛單膝跪地宣誓。

「好,龍力奇先回去向龍皇稟告,就說塔吉爾違反虎王的命令,挑起和龍族的爭鬥,所以虎王先要穩定族內,追捕懲罰塔吉爾,一旦處理完了就會馬上前去龍族,這件事情只有你和你的手下的這些侍衛知道,不準宣揚,以免走漏風聲,引發戰爭提前爆發。另外你的那個黑色的令牌我得借用一下!」

「好,我這就上路回去,我會盡量拖延時間!」

龍力奇說完,把那黑色的令牌遞給了趙庸,就領著一眾龍族侍衛離開了。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塔塔爾看見龍力奇走了,接下來就看這邊這所謂的龍族少年怎麼辦了!

「你們哪裡都不要去,安心守在你們的地方,不過你們要把獸族數得上的族類情況說給我聽,我們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解除那神秘勢力對他們的控制,就剩下龍族一族,估計也就成不了氣候了,相信那個神秘的勢力也不是傻蛋,去冒險去做沒有把握的事情,那樣的話就是把他們自己公開與天下,引起所有族類的警覺,他們就不能成功了!但是我們阻止戰爭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還有就是梅達兄弟,就要麻煩你去請一些援助來了,光靠你自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持續的完成對那神秘傢伙的壓制是不行了,你根本就沒有時間來恢復,所以明天一早你務必做到把援助給請來,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事不宜遲,你現在就動身!」

「你的主意是不錯,可是你說的容易,從這裡到東陸數十萬里之遙,就是飛也得好幾個月,一夜之間這麼可能辦得到?」

仙兒點點頭,趙庸說的不錯,就是搞定一個塔塔爾自己就近乎虛脫了,要是連續的作戰,自己根本就堅持不了,看來也只有把光明神殿的四大殿使都得召過來了,可是要是一夜之間辦到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個你放心!」

趙庸說完,心念一起,那空間精靈就歡快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素兒,能不能畫個東西,可以讓她快速的回來我這裡?」

趙庸比劃著,先前幾次那空間的傳送門就是這空間精靈給比劃出來的。

「嗯嗯!」

那空間精靈連連點頭,雙手飛快的在空中畫了起來,不小片刻的工夫,兩個個繁雜的符文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然後小手一揮,就隱入仙兒和趙庸的手上不見了,看來只要仙兒激發符文,不論趙庸在哪裡,他們都能準確的出現在趙庸的面前了。

塔塔爾和仙兒等人也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小東西,沒想到它竟然還有如此的能力。

「你過來!」

趙庸一把把仙兒拉到自己的身邊,一隻手掌就要抵上仙兒的額頭,卻被仙兒一把給打開了。

「你幹嘛?」


仙兒怒目以對,這個傢伙不是又趁機占自己的便宜吧?

「這個空間符文你激發不了,所以我傳輸給你一些靈氣,你把它儲藏起來,用來激發這空間符文!」

最強武醫狂婿 ,時間要緊。

「噢!」

仙兒舒了一口氣,不過就是自己知道趙庸的用意,自己的一顆小心臟也是忍不住咚咚的亂跳,長這麼大,除了自己的父親,自己可沒有被其他的男人如此的接近過,而且算上這次就是兩次了被趙庸這個傢伙如此的有肌膚之親了。

趙庸那手掌抵於仙兒的眉心,一邊囑咐她:「引導它到你的氣海,不要讓它亂跑,激發符文的時候把它引導到那符文上就行了!」

趙庸做完這些,又對那空間精靈說道:「素兒,把她送到東陸,可以嗎?」


「嗯嗯!」

空間精靈點點頭,伸出小手在面前一劃,一道空間裂縫就出現了,仙兒一步跨了進去,隨後那道空間裂縫就倏然的合上不見了。

塔塔爾等人沒想到這個小東西竟然具有空間之力,看來剛才隔離禁錮空間的也是這個小東西了,在他們驚奇的同時,也暗自舒了一口氣,這少年還沒有恐怖到擁有空間之力的地步,不過能擁有這般的手段讓一個這樣的一個小東西聽他指揮,也是不容他們輕視的。

送走了仙兒,這樣就把素兒進去自己為它特製的瓶子里讓它恢復去了,隨著空間精靈在靈氣里泡的時間越長,現在它恢復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了。

「塔塔爾虎王,你最近還是不要拋頭露面,管好族內的族眾,千萬不能出現什麼岔子,我們先進去,你給我介紹下其他一些獸族的情況吧!」

趙庸送走了仙兒,她那邊去請援了,最近這邊也得找好準備,只等仙兒一回來,他們就可以聯合動手了。

「好,小兄弟請!」

塔塔爾對趙庸以兄弟相稱,可以說這個少年是把他們一族從危險的境地給拉了回來,說他是自己一族的救命恩人也不為過,如果戰爭爆發,那麼在被控制的自己的帶領下,可能自己一族就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甚至帶向滅亡! 趙庸和塔塔爾等人在虎族說道了好久,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來,才回到了那龍狐的居住之地。

自己剛一走進他們的領地,早就有龍狐的不少族人在迎接自己了。

那小黎也是一臉扭捏的來到趙庸的面前詢問趙庸的情況,趙庸也是因為天黑和自己想著那獸族的事情而沒有發現,那小黎的臉上是一臉的潮紅,那情態就像一個小妻子在迎接丈夫的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