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移動的雙手伴隨落下的話語。聚集了全身的靈氣。這一次,羅天全身的靈氣被瞬間抽光聚集在手掌。那雙看似無力的手掌跟隨自己的意識揮去。

浮黎宮。空蕩蕩的宮殿。揮去的手掌在跟隨意識施展的瞬間。實在沒有攻擊對象的手。只好對著地上的石碑碑座。

一掌下去。沒有開天闢地的響聲。更沒有石破碎空的姿態。一切都是那樣的平靜。平靜的讓羅天的抓狂。一掌下去,腳下的碑座竟然好吳損傷。

無奈的搖搖頭。倍感委屈的羅天算算時間。已經在浮黎宮快頓了一年。這一年雖然沒有突破到武王。可。體內的經脈足以超越武王。那『陀掌施』展現的威力雖然不大。羅天可以確定在緊急關頭。佛陀掌絕對是保命的武技。用一些時間研究它,並不算浪費。

羅天哪裡知道。具有規則之力的佛陀掌青玄修鍊的時候。也用了十年。前後不到一年的參悟修鍊。能完全的施展。這已經算是最快的時間了。雖然羅天還不知道什麼是規則。

出了浮黎宮。羅天並沒有打算停留。這個無名山丘。並沒有給羅天留下懷念。腳狠狠踩在山頂的青石上。藉助七彩羽衣的幫助,飛在空中的羅天不停用鴻蒙補充丹田。

半個月的趕路匆忙而緊湊。沒有休息、沒有城市停留。經過了半個月的趕路。已經飛到邊境的羅天看著那高大的城牆。心裡一陣舒暢。

走進城池。看著喧鬧的人群。不知道去往哪裡的羅天嘆息一聲:「還好自己就一段時間沒有生活在人群中,要是在深山老林修鍊個十年,估計張口就不知道話怎說了。」

有點凄涼的羅天拿掉自己的斗笠。在轉身的瞬間。看到了一個提著板斧的壯漢。他怎會出現在金龍帝國的邊關。

感覺被人注視的漢子。轉身看著那微笑的臉孔。長大嘴巴。走了過來。「羅天!」

「黑熊大叔。好久不見。」對於黑熊的驚訝,羅天並沒有感覺奇怪。

「你真是羅天男爵。羅嵐團長的心肝。」黑熊收起斧子。一臉興奮。

「是我。黑熊大叔。」聽著羅天的確認。激動的黑熊上來一個擁抱,帶有哽咽的聲音說道:「你還活著,活著就好。走,我請你喝酒。」 黑熊帶著羅天來到一個傭兵酒吧。酒吧不大,去也雅緻。這個時候,也只有幾個傭兵酒鬼零散的坐著喝酒聊天。說著他們的『英雄事迹』。在平靜的生活中找點自信。由於是白天,正是酒吧生意的低潮。小二招待的異常銀請,畢竟夜晚才是酒吧的高潮。

要了兩杯麥芽香。黑熊放下斧頭。端起來喝了一口。對於羅天的改變。黑熊根本沒有仔細觀看。性格大條,身體粗狂的黑熊要是細心觀察一下。就能看出羅天身上的衣服乃是靈師才能穿的天麻布衣。可惜。黑熊就是黑熊。憨。傻。又有真情。

「真沒想到能在這裡遇到你。當時羅嵐團長被吳家攻擊的時候。我在魔獸森林。那幫小子真不夠意思。聽說也沒出力。團長對我們那樣好。現在想來還真慚愧。」黑熊喝了一杯酒。吧唧、吧唧嘴巴。

「事情都過去了。吳家也受到了滅門的懲罰。黑熊大叔你來金龍帝國做什麼?」要知道金龍帝國和金陵帝國乃是兩個敵對的國家。來往之間除了嚴格的盤查外。還要收高額的通關費。

「前階段不是金龍帝國舉辦靈師大會嗎?我閑著無聊。就找一個任務。想賺點生活費。自從羅嵐團長倒下。羅嵐傭兵團也就散了」黑熊說的無奈。一口把酒喝完。在也沒有添加。看的出來黑熊不是不想喝。而是在忍著。應該身上缺錢。沒找到什麼好工作。

「我也出來了一段時間。羅嵐姑姑受傷。需要一些藥材。現在找到了一些藥材。正打算回金陵帝國。要不。我們就一起回去好了。」羅天的好心卻換來黑熊的白眼。

「救團長,我也可以出分力。你一個小孩。不適合在外跑。你告訴我藥材名稱。我幫你去找。」黑熊的話讓羅天頗為感動。經歷了靈魔和金穗的背叛。現在的羅天和先前的心性有了很大的改變。要不是黑熊是羅嵐的親衛。先前有所接觸,對其了解。羅天不會為黑熊的仗義感動。

「不用了。我會努力去找。」把自己的酒杯推給黑熊。「我不喝酒。你也知道。上臉。暈頭。」聽了羅天的話。黑熊也不客氣。端起酒杯喝下說道:「我聽說在金龍帝國和血魔帝國末日帝國的交界地,出現地火噴出的火山。聽說哪裡有火靈石出現。我打算去看看。」

「地火。火山。」聽到地火和火山。羅天猛然瞪大眼球。要是能找到地火。小七就可以從沉睡中醒來。等待回到金陵帝國。自己也就有個伴了。

「黑熊大叔。我也想去見識一下。要不你帶著我好了。」羅天說完,一臉期盼。

「你不是要回金陵帝國嗎?哪裡可很危險。」對於羅天的要求,黑熊微微愣在哪裡。

「是。我是打算回金陵帝國。可。我還缺少一位藥材。火谷。聽說有地火的地方會有火谷出現。」聽了羅天去找藥材。黑熊點點頭說道:「你一個人。我還真不放心。你就跟著我好了。我現在也不是白給的。上次團長給我幾張靈符。現在的我也有武師的巔峰的修為。」

「謝謝。」感激的羅天拿出金幣。付完酒錢后。又買了一罈子給黑熊帶上。對於羅天來說。光這個消息,都值一萬金幣。一壇麥芽香。乃是小錢。更何況是對黑熊這樣真性情的人。

「忘記你是貴族了。」黑熊也不客氣。收下酒。看看天說道:「今天我們就找個地方湊合一晚。明天啟程。去找火靈石。能遇到火谷。最好。就算是搶。我們也拼了。只要團長回來。老子也不用在流浪了。」

跟著黑熊去了一個近似貧民窟的客店。讓羅天休息的黑熊帶著酒離開了客店。羅天不用想也知道。黑熊這是去找傭兵團讓自己參加的事情去了。畢竟。傭兵團有他們的規矩。帶著一個沒有實力的團員。對黑熊來說。應該需要一番口角。

黑熊並沒有讓羅天失望。深夜回來的他。看著打坐的羅天點點頭說道:「事情辦妥了。明天你和我們一起上路。不過。領隊的是個大姐頭。性格有些潑辣。不過也講義氣。只是她身邊的那個叫風珠的女孩。你的忍著。找到藥材。我就送你回金陵帝國。」

「謝謝黑熊大叔。你放心。我能保護自己。你忘記我也是武士。」感謝一下黑熊,羅天在黑熊的雷鳴般的吼隆中打坐到天亮。對於黑熊躺下就能入睡的心態。羅天很是佩服。

青晨的陽光還沒出來。沉睡的黑熊猛然起身。抓住自己的斧頭。警惕的看著室內。仔細聽了下。嘟囔了兩句。原來是耗子。

看著耗子把黑熊鬧醒,羅天汗顏。黑熊也真能睡。

「天也不早了。我們收拾一下。到傭兵工會集合吧。」黑熊叫醒裝睡的羅天。拿起斧子,走出那殘破的客店。

換上一身傭兵衣服,從納物戒指中取出一把鐵劍。腐朽的鐵劍表面又一層鐵鏽看起來比鐵劍養眼。

看著羅天手中的武器,黑熊頗具無奈的說道:「回頭給你弄個好點的劍。這劍連木頭都砍不斷,怎殺魔獸。」

對於黑熊的好意。羅天笑笑不語。要是黑熊知道手中的武器乃是靈器,還是吞併靈魂的靈器。不知道會有怎樣的表情。

傭兵工會的門口已經集合了一些人馬。看樣子,應該都是去火焰山尋寶得。黑熊很快找到自己的隊伍。上去打個招呼,眾人對羅天的加入不表示歡迎,也沒有反對。傭兵之間的交情之在酒中。歡迎不歡迎,到沒有什麼。

「大姐頭。這是我的侄子羅天。第一次出來學習。高級武士。昨天我和三當家說好了,說可以帶著。看看行李。」黑熊恭維的模樣有點搞笑。

「黑熊。你實力在我們隊伍還算不錯。既然三當家同意。你就帶上好了。不過。他也得幹活。你讓他跟著後面的馬車。能在火焰山找到火靈石。到時候多給你五十個金幣。你願意給他多少,那是你的事。」黑熊點點頭,拍拍胸口滿口答應。

黑熊已經是高級武師。和巔峰武師只有一步之遙。黑熊的力氣夠大。和巔峰武師打。他並不吃虧。黑熊在這個傭兵團有些地位。由於好爽。就被無情的放在前面開路。相比黑熊先鋒。羅天卻更在最後邊的馬車后。聽著馬車發出的唧唧聲,漫步跟在車后。追逐。

為了不在走路中不浪費時間。閑著的時候刻上兩個十倍重力的靈符陣在劍上。開啟靈符陣。羅天每一步走的都不輕鬆。頂著陽光,汗水已經把衣服濕透。

行走了一天的隊伍在黑夜中走了兩個時辰后才停止休息。夜色下。紮起帳篷的傭兵坐在夜色下拿出酒。吹噓著自己的所見所聞。想想自己並沒有帶乾糧。無奈的羅天從納物戒指中拿出有僅存不多的玉米棒。藉助篝火,不停的燒烤。

「羅天,這是那來的。」黑熊走過來。看著玉米,楞在哪裡。大陸上,可沒見過玉米的模樣。黑熊更是不知道。

「這是玉米。你來嘗嘗味道。」黑熊吧唧、吧唧嘴巴。很是享受的吃著玉米。帶著香味的玉米引來眾多傭兵的青睞。拿出一壺酒給了黑熊。說自己要去洗澡,羅天就消失在眾人視線。

看著眼前泉水清澈。流水叮咚。跳進水潭的羅天抹光自己的衣服。暢快的叫了一聲。讓冰冷的水侵入身體,去除身上汗臭味。在水中暢遊的羅天並沒有發現岸邊的身影。任誰都沒想到。自己洗澡,實在別人監視下進行得。全程監控。

「大姐頭。他不是黑熊介紹來的落魄的大侄子嗎?他怎知道山背後有水潭。水潭的水都被他洗髒了。」一個身穿武士的女孩看著水潭中的羅天。氣的小臉都白了。


「這水潭,可是她用特殊方式找到得。如此隱秘,乾淨的水潭。竟然被自己團里的臭小子捷足先登了。看著水中的羅天一臉自得。大姐頭身邊的女孩嘴角露出危險的賊笑。

「青花。去。把壞人趕上來。好讓大姐頭洗澡。」拿出一條青蛇,吐著蛇信。四處打探。這是一條初具靈性的青蛇。是廢了好大勁才獲得。

「風珠。不要傷了他。嚇唬一下就可以了。畢竟他也是我們團的人。」大姐頭看著那吐著蛇信的青花。有點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大姐頭。我不會傷他。只是略做懲罰罷了。你放心。青花有毒不假。只要有我在。保證他死不了。」風珠說完,放下青花。等待看羅天的尖叫。

水中的羅天哪裡知道有蛇到來。洗干身上。享受著水的冰涼。心裡暢快的羅天感覺水的波動,回頭看到一條青蛇遊了過來。竟然是青蛇,還是有毒的青蛇。好大的膽子。竟然給侵犯少爺洗澡的地點。

拿起石子。灌輸靈氣對著蛇頭。心裡暢快的羅天用力彈出了石頭。嗖—–。一聲破風聲。石頭砸在蛇頭。突然出現的攻擊讓青花憤怒。魔獸的本性瞬間被激怒。

「青花被激怒了。這個笨蛋。竟然拿石頭砸青花。還不跑。」風珠說完。就看到被石頭攻擊后的青花吐出蛇信。做出攻擊得姿態。

今天正好沒吃飯。拿你做晚餐。頓一鍋蛇羹湯。應該美味。在水中的羅天手一碗,靈氣灌輸到自己的手臂。不懷好意的看著一身青花的毒蛇。

「風珠。他好像不怕蛇。要不。你把蛇招回來。免得誤傷。」大姐頭還沒說完。就看地上的青蛇已經發起攻擊。

看著飛來的毒蛇。伸展手掌的羅天靈氣外放。淡金色的火焰出現手掌。飛來的青花剛剛接觸手掌的瞬間。感覺危險的身體極度縮團。想要避開危險。青花很不理解自己的主人為什麼要招惹一個比她強大的存在。要是知道眼前的人如此強悍。青花裝死都不會來。

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葯,猶如沒有回頭的時間。帶著火焰的手掌抓制青花那盤聚的身體。剛剛抓住青花的身體。就看那蛇頭突然抬起。張開毒牙。直奔羅天的手臂——- 「狡猾的小東西。好生靈巧。竟然懂得裝死。」看著攻擊而來的青花。羅天玩性出現在心頭。微笑在嘴角,這小東西。竟然具有靈性。吃了真有點可惜了。畢竟具備靈性的魔獸很難獲得。萬個中間也不見的會出現一個。

心有不舍的羅天。在青花的舌頭攻擊手臂的瞬間。羅天那伸展的五指抬起。身子急速扭轉。看著那躲避身影。青花頭一回。攻向羅天的脖頸。

「你很靈巧。可你註定要成為我今天的晚餐。小傢伙,你要乖知道不。在這樣調皮。你也要成了我今天的夜宵了。靈蛇羹,可是大補。」伸出的手對著青花的七寸出。手一卡。卡住了蛇頭。

感覺自己被控制的青花。拚命的甩著尾巴,反抗的動作很明顯。是想捲住羅天的手臂。尋求脫身。被人類制服,青花是第二次。第一次是風珠。可鳳風珠明顯對它沒有殺意。眼前這傢伙可充滿殺意。還要吃自己。青花雖然是魔獸。可。還不想死。初有靈性的他活到現在可不容易。

看著在手中掙扎的青花。微笑一笑的羅天伸手生了一把火。用繩子系好。打算穿上衣服,找個地方燉蛇羹。

「大姐頭。他要吃我的青花,怎幫啊。」風珠說完,想去營救的風珠卻被大姐頭攔下。

「他要吃青花。」風珠帶著眼淚,看著那正在穿衣服的羅天。眼中充滿焦急。手中卻緊握自己的風弓箭。

「我知道。你不是他的對手。我來。你有機會就帶著青花走。千萬不要停留。」大姐頭一臉嚴肅的說完,拿出斗笠和黑頭巾捂住自己的臉。

「為什麼?」風珠不解的問道。

「他很危險。你沒看到他有納物戒指嗎?就算是我,都沒有一個。這傢伙卻帶著一個在手上。你想到他的實力了嗎?」大姐頭拍拍風珠的肩膀。瞄準時機,在羅天系好衣服的瞬間。攻擊過來。

刺客。

感覺身後有風。左手拿這青花。右手拿起劍的羅天。灌輸靈氣在劍身。一隻手。施展落日劍法。擋住攻擊來的身影。

「你是誰。為什麼要殺了。」手中的劍阻攔下來。話剛問出,卻看到對方又攻擊而來。

「丫的,你找死是吧?」

羅天氣息猛然暴漲。那澎湃的氣息直逼武王。雖然羅天氣息的不停爬升。輕點石頭的腳脫離地面,飛到空中。

「武王。」

看著飛在空中的羅天。大姐頭很是吃驚。真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是武王強。他真會裝。身為武王。竟然願意跟著自己的隊伍。甘心做一個看守貨物的護衛。真沒想到。這種待遇。他也能忍受。看他的年齡不出二十。這種年齡有這種實力。那一個不是把徽章放在胸口。他倒好。竟然裝作跟班的小夥計。真是一個有忍耐的人,看來這傢伙乃是一個不折不扣,扮豬吃老虎的高手。

「他是武王嗎?我沒看錯吧。」風珠說完,看著飛在空中的羅天,揉揉眼睛,都忘記了自己手中還開著弓的箭。

「既然你是武王。就請你放了我的青花。」大姐頭看著飛在空的羅天很是無奈。自己是武靈不假。可。想要想眼前這傢伙停在空中。自認還沒那水平。

「這小傢伙叫青花。難怪他如此奸詐。原來有這樣陰暗的主人。竟然玩偷襲。」看著青花。收起劍,隨後手抓住它的尾巴說道:「你看這樣好不好。我不計較他對我的傷害,也不追究你的責任。我負責把這條小蛇頓成蛇羹。分你一杯。怎樣!」

「你要吃我的青花。」大姐頭氣的牙之咬。青花可是風珠的命根子。要是被殺了。風珠還不找眼前的傢伙蛢命。就算是名知道打不過。

「你說怎樣才能放了青花。」大姐頭說完,看看到羅天落到地面。一臉無辜的說道:「你的青花在我洗澡的時候想要攻擊我。我想一定是你的注意吧。你偷看了我的身體。我就不讓你負責了。你賠償給我一些點精神損失。這事就算了。」


「你要多少?」大姐頭看著羅天一臉無辜的模樣,強壓著怒火。這該死的傢伙竟然讓自己對他負責。賠償他精神損失費。還說自己看他洗澡。你當你是帥哥啊。不過仔細看,這傢伙果真長的不醜。

「這個魔獸具有靈性。少數也的十萬金幣。這樣好了。你給我一萬精神損失費。一萬分手費。這事就算兩清了。」


「你在訛詐,我沒錢。既然我看了你洗澡。我對你負責。你放心。我會嫁給你得。」大姐頭說完。嘴角露出微笑。收起劍,張開雙臂就要去擁抱。

風珠聽了大姐頭的話。長大了嘴巴。什麼。大姐頭難道動了芳心了嗎?竟然說對眼前的傢伙負責。一項心如磐石的大姐頭。春心發了丫,可惜這不是春天啊!這是在演戲看是真的。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風珠揉揉自己的眼睛。一臉錯愕。

「對不起。我不是孩子。不喜歡母親的擁抱。」聽了羅天的話。大姐頭氣接。一年的氣。今天是全部都被激發了。回到團隊。一定要找個理由。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二百五。自己一個大美女竟然說成大媽。氣死了—-

「我沒錢。只有人。」大姐頭說完。真想拿掉斗笠和面紗。讓羅天滾出自己的團隊。

「真哀。竟然遇到了一個女流氓。算了,青花給你。算是我給你的分手費。你不要跟著我。我可對大媽沒想法。」羅天說完,甩出手中的青花。腳一蹬地。瞬間躲進了樹林。

「風珠。看看你的青花怎了。」大姐頭叫了一聲,看到青花渾身冰冷。身上有一層薄冰包裹著青花。

「大姐頭。他真的是武王嗎?你是不是喜歡他了。」把青花放在水中。等待了一個時辰后。青花畏懼的看著四周。當看到風珠的時候。眼中的恐懼少了一些。眼神幽怨增添了很多。

「好了。好了青花。是我的不對。」風珠說完。對著青花多了幾個親密的動作。轉身說道:「大姐頭。你快洗吧。我們出來的時間不短了。」

「嗯,你幫我看著。我洗好換你。」大姐頭說完。露出潔白的玉肩。然後跳下水潭。搓了搓前身的玉峰。玉臉一紅。不知道那小傢伙回到營地沒有。胡思亂想的大姐頭享受這水的刺激。感覺身體一顫。臉一紅。幽怨的說道。這個壞人—–

回到營地的羅天。看著黑熊藉助篝火還在等待自己。對於黑熊來說。羅天還是一個孩子。不具備單獨生存的能力。照顧羅天一是為了報答羅嵐。二是希望羅天能救活羅嵐。

「黑熊大叔。你還沒睡。」打了一個招呼,羅天走了過去。坐在篝火邊。藉助火光。看著天上星月。

「等你回來。好了。你休息把。我習慣了不住帳篷。怕你不行。我就找霸王說了一下。讓你睡帳篷。到前面城市。我去給你買一個。」黑熊說完,很是無奈。自從離開的羅嵐傭兵團。日子過的可謂清苦。帳篷都沒有一個。黑熊也算是混到家了。

「黑熊大叔。剛剛我在樹林中找到的果子。我吃了一個。味道不錯。你把這個吃了。解酒。」拿出一個果子偷偷交給了黑熊。對黑熊眨眨眼。

「你小子。和羅嵐團長一樣。懂得疼人。要是羅嵐團長在多好。」黑熊沒心沒肺的說完。一口吃下果子。還沒嚼,就感覺全身的毛細孔在膨脹。體內的靈氣在上升。

「難道說—–。」黑熊想了一下。盤腿坐下開始沖關。

坐在篝火前。仔細看著黑熊的模樣。怕出意外的羅天調劑一些靈氣。散發在黑熊的周身。這樣一來。能讓黑熊更加順利的突破武師中級。到達一個新境界。

鴻蒙之氣乃是天地元氣。吸收了鴻蒙之後的黑熊哪裡知道。他吃的不是什麼水果。而是可以提升實力血玉紅。血玉紅雖然少。對於黑熊,羅天還是捨得。幫助黑熊並不是羅天慈悲。而是看到黑熊對羅嵐的留戀。讓羅天動了惻隱之心。

為了不讓人打擾黑熊。羅天並沒有打坐,而是站在哪裡,看著黑熊不停的聚集靈氣。不放心黑熊出現意外,更怕黑熊被眾人打擾。不過。羅天忽視了鴻蒙元氣的調和作用。

一個時辰。黑熊的頭頂聚集了一陣風漩。伴隨風漩的加大。打坐的黑熊不停的吸收空中的靈氣。增加自己的實力。

兩個時辰,那些沒有睡的傭兵圍觀過來。對於自己的團隊恩能出現一個強者,他們很樂意見到。也很維護。戰鬥起來。團隊有強者,總不弱者要保險。

「大姐頭。風珠團長。你們回來了。」一個守夜的兄弟上來。對著從外面回來的大姐頭和風珠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