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裏高階戰師比比皆是!”

“這還不正常麼?所以,這些低階弟子都是在外圍啊!”


“切!”齊勁鄙夷的目光投來,“你不知道?每個宗門派遣的弟子都是由高手帶隊的?”

舒炎是獨行,自然是不知道。

“每個小隊伍都是由高手帶隊,自然平常高手就不能將這些人奈何。”齊勁有理有據的分析,讓舒炎也漸漸重視起來。雖然長槍依舊指着昏迷的天樂堡大師兄,但,殺心漸漸消退下去。

“從這兩天碰到的弟子不難看出,不論是一流門派,二流門派的弟子,都在往外圍跑,卻不見一個高階弟子,爲何?”

“爲何?”

齊勁目光一閃!

“裏面定然發生了什麼大事情,纔不要低階弟子參與其中!”

舒炎贊同的點點頭!

“噗!”

長槍一刺,直接捅入天樂堡大師兄的左手手臂之上!

“啊!”

天樂堡大師兄刺痛之下從昏迷的狀態之中醒來,剛想破口大罵,可目光瞟到四周的情況,神情一陣懼怕!

“別•••別•••別殺我!”

“裏面發生了什麼?”

舒炎不由分說,長槍一抽,再次插入天樂堡大師兄左腿之上。

“啊!”又是一陣驚呼,齊勁皺皺眉。還誇張的蒙着雙眼。

“別裝蒜!”舒炎長槍一抽,也不知道是對慘叫的天樂堡大師兄說,還是對假裝受不了的齊勁說。


“老實說,不然,死路一條!”

舒炎從來不喜歡麻煩,從來都是一如既往的簡單粗暴。

“說•••說什麼?”

天樂堡大師兄根本不知道說什麼,他根本沒有想到,伏擊兩個俊逸少年,竟然會是這個下場!

“說戰場中央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何你們這些低級弟子都往外面撤退!”

“我•••我•••”

“恩?”舒炎長槍一晃,顯然極爲不滿意。

“我說,我說,幾天前,我們的帶隊大師兄叫我們全部撤離,說裏面出現有異常情況,不知道是妖獸還是什麼東西,我們就被師兄命令出來了!對面不遠的正道弟子都一樣,還有戰場山賊都來了。”

“妖獸?”舒炎心中一驚,什麼樣的妖獸,讓裏面這些高階弟子都如此懼怕。

舒炎進入天風平原不久,在齊勁的帶領下,也並沒有碰見什麼樣的危險妖獸,心中自然疑惑。

齊勁確實皺皺眉頭,他知道天風平原中的妖獸不一般,若真的是這樣,就連一向無利不起早的戰場山賊都出現,只怕事情有些大條!

“真的?”

舒炎看到齊勁疑惑的表情,自然知道齊勁已經有了判斷。

“千真•••萬•••萬確!”


“噗!”

舒炎根本不由分說,連齊勁都沒有反應過來,舒炎的長槍已經捅入天樂堡大師兄的脖頸之中。速度之快,下手之狠,讓齊勁都有些驚歎。

“還要不要去?”

齊勁目光票飛到遠方,正是天風戰場的中央,雖然是疑問的語氣,但舒炎卻看到他眼光中的好奇。

顯然,這齊勁也想去看一看。

舒炎雖然不知道齊勁究竟是有真本事,還是單純的好奇,但他暗自估量自己的實力,卻是發現有些不足。

若是暗暗的摸索進入正道的地盤,舒炎還敢冒險一試,但是,要讓他貿然和魔門之中的高級弟子以及正道年輕高手交鋒,舒炎還沒有完全的底氣。

他也僅僅是修煉一年不到的人而已。

“你怕了?”

齊勁掩嘴一笑,竟然又是那一副;娘娘腔的做派!

“我當然怕!”

也不知道是齊勁的動作刺激了舒炎,還是因爲舒炎的確想去見識見識,總之,他已經擡腿向天風戰場的中央地帶前進。

齊勁眼中精光一閃,顯然舒炎的選擇還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趕忙跟了上去。他可是要去見識見識所謂的超級妖獸。

天風戰場之上的年輕修煉者,雖然是來自不同的門派,但,修爲至少都是四階以上。

雖然現在的修爲,即使加上他那神祕的被龍化的右手,也不過是五段戰師的修爲,在高手頗多的各門派精英之中,也不過是中等水平。比他修爲高的人自然也不少。

所以,不要看舒炎進入天風戰場無所顧忌,包括殺人什麼的,都是輕鬆異常。

但,這也僅僅是因爲時間很短的原因,更加重要的原因是,他根本就沒有碰到過真正的高手。

就在舒炎齊勁兩個人前進不久,第一批被叫出來的年輕弟子也回到補給基地之中,天風戰場中央有牽扯高階妖獸的神祕事件消息不脛而走,不少宗門在天風戰場的負責人都是作出了相應的安排。

有神祕事件,大部分時間都牽扯着寶物,更何況,那神祕的高級妖獸,本身便是一個寶藏!

所以,同一時間,不少的年輕強者,都往天風戰場的中央地帶進發。

目標都是天風戰場中央的神祕事件。

而引起這一切的,究竟是神祕妖獸,還是? “看來撤退的第二波弟子已經開始撤退了!”

“你看剛剛那幾個弟子的修爲,明顯比第一次我們遇見的弟子要強橫不少,大部分的修爲都達到二段三段戰師的地步!看來事情已經更加嚴峻了!”

齊勁和舒炎曲着身子,剛好能夠在草叢之中隱藏好自己的身形。

“嗯!”

舒炎點點頭,情況確實如此,他們進入天風平原的第三天,前些天遇見天樂堡的人過後,就決定加快前進的速度。

即使這樣,兩天的時間,兩個人大部分時間都在躲避不必要的戰鬥,以及沼澤泥潭。走走停停,一天也只前進不到二十餘里。

不靠戰氣,舒炎一天也能夠前進一兩百里,何況是修爲提升過後,身體異常強橫。

這是舒炎之前完全沒有意料到的情況。

前進的路途,越來越艱難,其中不少道路上,還有不少的魔門弟子正在等候。

而往往繞一個十來丈寬的沼澤地,就要繞上幾裏的路途。

何況,還有瘴氣妖獸的阻攔。

前進速度,可以用龜速來形容!

“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話,再前進十餘里,就進入核心的區域,到時候,危險性就不是現在可以比擬了!所以,今天我倆一定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好好的休整一下。救下來的日子,只怕都是惡戰。”

齊勁如此說,舒炎自然之道齊勁的意思。舒炎這個時候才真切的感受到天風平原的恐怖之處,天風平原面積並不算大,但是如此渺小的距離,卻是幾千人戰鬥的地點。

每天的奮戰不計其數,若是伏擊一個敵對的人,說不定,打着打着,對面便是多跳出來三四個人,這樣的情況屢見不鮮。

兩個人馬上就要進入妖獸區域,到時候不光是有魔門弟子的歹毒心腸,還有妖獸的襲擊,更加重要的是,若是他們一路苦戰,到達中心地帶。

可以說,到時候的情況就是四面皆敵的狀況。加上正道人士,依舊戰場山賊的存在。只怕到時候舒炎和齊勁的戰鬥將不會有停歇的時間。

既然料到有如此的情況,兩個人也都不是傻子,所以,小心翼翼行走一天。找到一個安全的位置,在齊公子的戒指中拿出不少的食物,吃完便都各自調戲恢復而去。

天風戰場之外的天風鎮,同樣是風起雲涌。

不少魔門的年輕豪傑紛紛到來。

與舒炎有關聯的,自然便是東殿的高級弟子。

據說,天榜之上前二十的任務,有五個都聚集到了天風鎮,所爲的不必多說,自然就是最近各大宗門的十分關注的天風戰場神祕事件。

其他的大勢力也都蠢蠢欲動。

包括齊公子所在的修羅道,出人意料的派出了一位王牌精英。

另外比如無間煉獄的西南北三個分殿,也有不少優秀的弟子派遣而來。目的,自然不用多說,都是爲了分一杯羹!

雖然,到現在爲止,還沒有人知道,這天風戰場之上的神奇之處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但,千真萬確的是,這天風戰場發生了某種神祕的事件。

對於千奇百怪的修煉界來說。神祕往往就伴隨這某些神祕的物品。

君不見不少正邪大能都是通過奇遇,通過某些神祕的變化而站在如今的位置之上的麼?

至於極樂派這種好事者,自然也不例外。

這一次,也緊急的從總部之中抽調來十來名青年高手。想要一探這神祕事件的究竟。

Wωω▲тт kan▲co

天風鎮,極樂一條街的某座小院之中。

“廢物!廢物!”


“他媽的,全都是廢物!”

邱渠到現在爲止,還只有一隻活動的左手,右手早已經被舒炎扭斷,雖然有神醫救助,但終究還沒有痊癒。而唯一活動的右手,殘缺的小拇指處,看得人心頭髮麻。

這就是當日舒炎的傑作。

依舊是那座小院,依舊是那一間房間。

不同的是,邱渠的身邊不再是兩個如花似玉的美人,而是兩個面色陰翳的青衣少年,一人腰間一把長劍。目光堅定,根本沒有理會旁邊對着手下咆哮的邱渠。

“我爹不是派了許多高手來麼?怎麼還沒有抓到人?你們幾個廢物倒是給我一個個的說呀!”

滲界

這幾天,他命令手下可以說是將整個天風鎮翻了過底朝天,卻依舊沒有抓到當日襲擊他的兇手。

可以說,他現在經過舒炎的驚嚇,就連房事之時都得提心吊膽。

找人去讓天風鎮的主子幫忙,卻是被“好言”拒絕。

邱渠忍無可忍之時,卻是傳來消息,天風鎮之中不知道何時,多出來許多大宗門的優秀弟子,就連邱渠所在的陰司宗都有不少的精英弟子前來。

邱渠最先還以爲這是他父親給他安排的高手,卻沒有料到,這些弟子到了天風鎮之中,領取掉一些重要的補給品,便是直接揮師東進,直接進入到天風戰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