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傳來百里泠寒的聲音。

瞬間斂住情緒,淡淡的說道:

「進來。」

俊朗清逸的百里泠寒推門走了進來,掃了一眼床上的百里泠殤。

「你不將他叫醒?」

「不了,就這樣你才能順利的帶走他不是嗎?」

「你知道我們馬上要啟程回國?」百里泠寒微微意外。他是秘密行動的,誰都沒有告訴。

「嗯,不僅知道你們,而且我還知道雲蒙國差不多都快要出邊境了吧。」

「什麼?他們竟然早都走了?我的人根本沒有收到這個消息,想必他們也是秘密行動的,你又是從何得知的呢?」百里泠寒由剛剛的驚訝變成了好奇,狐疑的看著千魅。

「不要管從哪裡知道的,你的那些廢物手下能根本小姐比嗎?」千魅翻了他一眼,傲嬌的撇撇嘴。

「可是,你不跟他再說幾句話嗎?若是他醒來找不到你,估計會鬧翻天,到時候估計父王母后都難以勸服他。」

「他若此時醒了,你更難控制住他,不如就這樣吧。你先帶他回去,早晚不都是能見到的嗎?」千魅嘴角勾起一絲弧度,看著床上的人。

「也是,呵呵。」曖昧的眼神看著千魅,語氣充滿戲謔,沒想到這次來這裡,竟然還能帶回一個兒媳婦回去,母后該是高興的不得了了吧。

「咳咳,還有,將這個帶給他。」千魅不自然地咳了一聲,瞪了他一眼,拿出一個形狀像鎖一樣的東西,只有指甲蓋大小。

「這是什麼?」

「傳音鎖,即使遠隔萬里,即使天上人間,只要他想找我,或者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可以直接通過這個來說。」就像是現代的電話一般,但也是有缺點的。

「這麼神奇?就算兩個人不在一起也可以通話,太神奇了,這要是用在戰場通訊上,定會節省不少人力無力,而且不會耽誤大事。」百里泠寒捏著手裡的東西,不敢相信,這麼不起眼的小東西竟然會有那麼大的作用。

「你丫的以為它是大白菜啊,隨處可見,這可是本小姐從黑白無常手裡搶回來的,只有這兩個,這東西必須是成雙個才能使用。而且每三天才能使用一次,每次通話的時間只有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本小姐可是廢了很大力氣才能讓它在人類之間使用的。」千魅無語的罵道。

這傳音鎖是黑白無常在人間抓鬼的時候互相通訊用的,每時每刻都可以不受限制的用,她當時見到后,感到非常驚奇,這不就是現代的通訊電話嗎?立馬果斷的拿了她在戒指中前世加今生珍藏了十幾年的曼珠沙華兩瓶中的一瓶向他們換回來的。

可是尼瑪,浪費了一大瓶酒得來的東西卻不能用,那兩個死鬼竟然跟她說是什麼水土不服,陰陽殊途,搞的她想將那兩隻鬼油炸。

她費了很大的功夫才將那個東西用於陽間,但是效果卻差了很多。

「黑,黑白,無常?還是你拿著吧,感覺慎得慌,這可是死人的東西,他們要是半夜回來拿。連帶把殤殤的魂都勾走了怎麼辦?」趕忙將東西丟給千魅,百里泠寒狠狠的抖了抖身子。

「哈哈,哈哈。寒叔叔好搞笑,無常叔叔又不是亂勾魂的,你幹嘛要那麼害怕他們啊。他們很可愛的。」包子捧腹大笑的從外面走進來,精緻的小臉萌呆萌呆,他想起那兩個搞怪大叔就想笑,不明白世人為什麼那麼怕他們。

可,可愛?

百里泠寒嘴角猛抽,估計這世上說黑白無常可愛的也就他一個人了。

… 晚上千魅換了一身男裝,帶著玉風走在京城繁華地夜市,風度翩翩,濁世公子。

不愧是京城最繁華的夜市,真是美輪美奐,一點也不亞於現代的紅燈酒綠。

「公子看看這裡的字畫吧。」

「公子,本店剛進的古董玉器,進來看看吧。」

「…。」

「…」

看千魅衣著不凡,氣質不俗,身邊還跟著一個黑衣的侍衛,猜想定是個有錢的公子,所以那些小攤販都紛紛想千魅推薦自己的商品。

千魅自顧走著並不理會,清秀卓絕的臉上一片冷然,生人勿近。

「公子,買一個簪子吧,送給心上人吧。」

這一聲吆喝,卻是讓千魅有節奏的步伐,微微一頓,側頭掃了一眼那個攤販,那些玲琅滿目的簪子,眼前微微恍惚,耳邊似乎還能聽到那熟悉地聲音。

「…。」

「那送給娘子?」

「…。」

「嘻嘻,娘子送給殤殤東西了,娘子送殤殤東西了。」

「…。」

「殤殤也幫娘子戴上吧。」

「…。」

不過短短半天沒見罷了,竟然腦中,心中都是他的身影,當真是中了他的毒嗎?臭獃子!

不知道他怎麼樣了,有沒有吵鬧,呵呵。

斂住眼中異樣的情緒,千魅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寶翠樓中——

「王爺,您知道千小姐這麼晚邀你至此所為何事嗎?」清海抱著劍站在東方滄琦對面,不解的問道。

「她來了不就清楚了。」東方滄琦輕抿一口茶,淡淡地說道。

「嘻嘻,魅姐…公子你怎麼來了。」正在收拾碗筷的果子,一見到男裝的千魅一臉驚喜的跑到她面前,臉上笑靨如花。

「呵呵,有點事情要辦,你帶我去樓上。」

「好啊,嘻嘻,公子跟我來。」

走至二樓,一排排雅間,忽然玉風停了下來,

「小姐,是這間。」

千魅點頭,轉而看向果子,笑道:

「包子說你愛吃紫薯糕點,讓我多帶了一點。」

從戒指中拿出了一包糕點遞給她。

「哇,真的?包子好好哦,果子愛死他了,魅姐姐做的東西就是好吃,么么。」

對著糕點包猛地親了幾口,果子一臉激動之色。

「呵呵,好了,你去忙吧,改日再給你做。」千魅看著她可愛的臉,忽然想起阿碧,頓時忍俊不禁。

「嗯嗯。」

果子心滿意足的抱著糕點,屁顛屁顛的跑了。

千魅這才敲門,可是剛抬起手,裡面便傳來一個溫潤的聲音,

「千小姐請進。」

千魅也不矯情,推門便進去。

千魅帶著玉風一進房間,瞬間一種異樣的氣息湧出來,但是U卻不是千魅I和東方滄琦之間,而是清海和玉風之間。

只見清海一見到玉風,眼裡瞬間迸射出興奮的光芒,似乎躍躍欲試。

但是玉風卻是一臉冰冷之色,似乎一點也沒看見清海。

千魅嘴角狠狠一抽,若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清海看上她家玉風了呢。

聽說靖王的第一侍衛清海是個武痴,特別喜歡研究武學,想必是看見玉風了,想要一較高下吧。

實在是看不下去清海熾熱的眼神,千魅對玉風說道:「你先去外面等著吧。」

「是!」

「清海,你也退下吧。」東方滄琦淡淡吩咐,他自然曉得清海的心思。

「是!」清海微微激動。

二人都退出門外,千魅微微挑眉,看著他,「你不怕他們將這寶翠樓給拆了?」

「呵呵,千姑娘都不擔心,琦的擔心豈不是多餘的。」

千魅眼裡微微閃過一絲欣賞,東方滄琦在她面前一直都是謙遜有禮的君子,雖然性情很淡漠,但是卻沒有一絲王爺的架子。

「不要老是千姑娘的叫,你不是說見過幾次面應該是朋友了嗎?既然如此你還是喊我魅兒吧。我稱你東方便是。」

東方滄琦微微一怔,朋友?她當自己是朋友嗎?


「如此甚好,魅兒。」一聲魅兒,東方滄琦心中微微一動,他們之間的關係是不是又進了一步,可是她卻要嫁做他人婦。呵呵。

「不知今日魅兒讓琦來所為何事?」

「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千魅拉過一把椅子做了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的說到。

東方滄琦微微一愣,須臾笑道:

「琦只是一個閑散王爺,除了手裡握著的一下小部分兵權,琦並沒有資格去決定皇兄所做的決定。」

「但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應該察覺到了,你皇兄想要做什麼吧。」

「的確,琦前幾日便查到,皇兄似乎經常與雲蒙國有書信來往,而且三國大會之前,皇兄也曾秘密修書,現在看來定是邀約拓跋珩秘密前來的吧。」

「呵呵,能夠在皇宮皇上眼皮子底下安插眼線,咱們衛淇的靖王果真不簡單啊。」千魅喝著茶,眼睛別有深意的看著東方滄琦。

東方滄琦眸光微閃,勾唇笑道,一張俊逸的臉,溫潤如畫,讓千魅眼前一晃。

「呵呵,東方家的祖宗打下的江山,父皇用盡心血守護的太平盛世,豈能任人糟蹋。琦不過是堅守職責罷了。」

「職責?恐怕,東方滄明不會誇獎你這個敬業精神的。」千魅勾唇笑眯眯的說到。以東方滄明那個多疑的性子來看,想必很早就忌憚了他這個皇弟了。

… 東方滄琦沉默,這個他早就感受到了,皇兄並不是完全信任自己,很多事他寧願交給身邊的大臣,也不會告訴他,但是他本就無心於朝堂,所以也就沒在意。

「你知道明妃嗎?」

「明妃?」東方滄琦明顯有些驚訝。

「她不是在兩年前就暴斃了嗎?」

「你相信她是暴斃?」千魅挑眉。

東方滄琦眼神微微一深,對於後宮女眷的死亡他並沒有去認真查過。


「難道不是?」東方滄琦語氣微微一沉。

「呵呵。」千魅歪著頭並沒有正面回答他,毫無禮節的坐在椅子上,樣子顯得非常淡然。

「還有,你有沒有發現最近幾年被判死刑的囚犯越來越多,但是為何西北卻沒有增添一個新墳,亦很少有人清明去掃墓?」


眼裡閃過一絲意味深長,千魅看著略顯驚訝的東方滄琦。

新墳?

東方滄琦眼裡越來越深,越來越陰沉,魅兒不會無緣無故的問這樣的問題,而且他也曾發現皇兄一直都很奇,皇兄會經常查問死囚地事,他以為只是在了解政事,故也沒有多問,難道這其中有什麼不為人知地事?

「魅兒是在懷疑什麼?」

「不是我再懷疑什麼,而是你在懷疑什麼?呵呵,有時候隱而不漏並不是什麼好事,若是懂得韜光養晦,抓住時機,那才是大智。」

淡淡的看著他,千魅知道他心裡已經在介意了,她相信東方滄琦絕對不是外表這樣,身在皇家,尤其是兄弟同族,他能夠立身朝堂,豈是一個戰神的稱號能成的。

東方滄琦端著杯子的手微微縮進,送到嘴邊的杯子久久未動,眼波流轉。

快速將眼中的情緒斂住,淡然的輕抿一口茶,將杯子放下,看著面前,舉止洒脫的女子,

「魅兒為何要告訴琦這些?若是皇兄知道了,你豈不是有殺身之禍?」

「為何?很簡單,他惹到本小姐了,本小姐看他很不爽。況且他現在可不能殺了本小姐,除非他想提前發動戰火。」千魅下巴一昂,像一個紈絝的少女。

東方自然是沒錯過千魅口中的說到的「提前」,眸光微閃,她果然知道的事比他還多。

「哈哈,哈哈,還真是個愛記仇的小丫頭。」

東方滄爽朗一笑,俊朗清逸。

本來有些壓抑陰沉地氣氛,瞬間被他的這一聲磁性的是笑聲打破。

「本小姐就是愛記仇又怎樣,小心以後可千萬別招惹到本小姐呦。」千魅半開玩笑的勾唇笑道。

「哈哈,愛記仇,喜歡銀子,耍無賴,這些紈絝子弟的性子你倒是佔全了。」東方滄琦無奈的搖搖頭,眼裡閃過一絲寵溺。

「你怎麼知道我愛銀子的?是不是那個自戀狂告訴你的?竟然敢壞本姑娘形象,不要讓我再看到他。否則非要狠狠敲他一大筆。」千魅一想到狄天樂那個自戀狂就來氣,口氣不善的說到。

東方滄琦淡漠從容的臉終於有了一次龜裂,形象?你還有形象嗎?

同時又為狄天樂感到一絲同情。

「他最近去南方出了一次商,應該快回來了吧。」

「怪不得這幾天都沒問道他身上的騷味了呢。」千魅撇撇嘴。

東方滄琦嘴角再次狠狠一抽,所有少女心中的紅樓公子,到她這裡卻一文不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