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闊的平原之內,不時想起一大片驚起爆炸的沉悶巨響,宛如破天的雷霆,震得人耳旁失聰,在這般瘋狂的殺戮之下,林寒所帶領的小隊早已衝到了異獸的中心位置,四面都是影影重重的龐大黑色身影,攜帶著滔天的凶意,讓人心裡都快透不過氣來。

啊!

而在堅持到這裡之後,小隊成員中終於開始有人支撐不住,被瘋狂的異獸直接頂飛在地,隨之而來的,則是巨足的碾壓。

「小心!」

林寒面色一變,身子轟然爆炸,直接化作模糊的影子,出現在了那名弟子的身邊,鞘中秋水劍躍然而起,直接將異獸分為了兩半,隨即抓著這名弟子的手臂,將之拽了起來。

「隊長,我堅持不下去了,留在這裡只會給你們拖後腿,我走了!」

剛剛從鬼門關繞了一圈回來,這年弟子的臉色還有些發白,不過很快便直接清醒了過來,伸手捏碎了自己的身份玉牌,立刻便被傳送了出去。

嗡嗡!

同一時間,周圍頓時亮起了好幾道熒光,這些弟子有的已經支撐到了極限,有的則是因為收到了重傷,直接給幻境傳送了出去,在接連斬殺了好幾頭異獸之後,林寒環顧四周,發現鷹門的小隊人數已經銳減到了一半左右。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時間越久,對我們越不利,沖吧,能過去多少是多少,直接殺出去!」

虎岳伸開瑩白色的巨掌,將其中一頭異獸撕碎成了兩半,腳步有些虛浮,喘著粗氣大聲道。

「好,快衝!」

戰鬥發展到這裡,除了搏命一途,所有人都已找不到任何別的出路,伴隨著這道大喊,所有人成員都放棄了聯合防禦的姿態,轉而匯聚在一起,有如一柄插入敵人的心臟的利劍,瘋狂地朝著那道龐大的主殿方向衝去。

「我來給你們開道!」

身材最為魁梧的魯修也在此刻站了出來,滿是肌肉堆積的手臂上,彷彿關押著一頭斑斕猛獸,腳掌一跺地面,好似化為了一輛人型坦克,口中爆發出歷喊,一往無前地衝進了洶湧的獸群之中,居然憑著體型,撞飛了兩頭身形較小的異獸。

「十字長刀陣!」

魯修的身後,汪長沖拔刀在手,兩柄長刀轟然相擊,爆發出一道脆響,很快便有凌厲的鋒芒湧現,催生出一道雪亮的刀影怒芒,將幾頭正欲撲向魯修的異獸斬殺。

兩者身邊,陳凡、乾雲、劉仲……一道道虎狼般的身影飛撲,各自施展出最為得意的攻擊手段,在異獸的擁堵中趟開一條血路,拼了命地對著前面衝殺而去。

「林寒,我們也走!」

混亂的戰場之上,孫恨手掌翻飛,一連轟倒了好幾頭異獸,最後來到了為小隊殿後的林寒身邊,拍了拍後者的肩膀,對他提醒道。

「好,」

林寒暴喊一聲,也跟著孫恨直接朝著魯修等人的方向衝殺而去,金黃色的劍影揮灑,在密密麻麻的異獸群中左衝右突,也不知究竟揮動了幾千次,連肌肉都近乎麻木了,方才徒然感覺到身邊的壓力一輕,身邊的異獸已經不知在什麼時候變得越來越稀少。 白瑜將月牙原來的軍服脫下來,用一個木盒裝起收進了乾坤戒指,又當著風霸刀的面換上了新軍服。新軍服的肩章已經換成了金黃色的,而且還刻了一枚六角星。

看見白瑜收起原來的舊軍服,風霸刀滿意的點點頭:「你宗飄天的事情結束后,必須要儘早趕到延風虛市,我在延風虛市等你。」

白瑜不解的問道:「這次虛域的魔人偷襲,難道延風虛市還在我們手裡?」

情動99次:總裁大人饒了我 風霸刀不屑的說道,「就這些虛域魔人,別說他們拿不下延風虛市,就算是拿下來了,最後也必須要歸還給我們三十三天仙域仙人軍。你不用擔心這個,只管來這裡就好。我見你很富有,仙玉什麼的我就不給你了。你抓緊時間去吧,我要將這裡的戰場收拾一下。」

白瑜臉色微微一紅,他不知道風霸刀是看見他留在戰艦上的仙玉這樣認為,還是知道什麼,總之一下就將他缺乏資源的理論給推翻了一般。

「王伯當,我打算去宗飄天,你的打算呢?」白瑜和風霸刀的談話已經結束,他準備走了。他對王伯當印象不錯,如果王伯當願意和他一起去宗飄天的話,他是不介意的。

王伯當對白瑜敬了一個軍禮,大聲說道:「我也願意加入鑲紅旗,成為白少校的親兵,請白少校準許。」

風霸刀在邊上說道:「白瑜,你已經是校級軍官,是可以做主這種事情的。」

白瑜對王伯當的駕船能力和重情義很是欣賞,聽到風霸刀的話,立即說道:「那我同意王伯當成為我的親兵,只是我想幫王伯當升到少尉,卻不知道怎麼弄。」

風霸刀哈哈一笑:「你有這個權力了,但是你現在還做不到,這樣吧,我先幫你這個忙,你到時候也盡心儘力一些。」

風霸刀說著,已經隨意的幫助王伯當更換了肩章。

王伯當大喜,趕緊向白瑜和風霸刀感謝,心裡更是覺得自己的決定沒錯。他從沒有普通士兵到士官就花了數十年的時間,現在從士官到尉官只用了半天。

果然是跟對了人,陞官跟做火箭一樣。

白瑜也對風霸刀這個統將印象不錯,至少對方說話做事都很乾脆果斷,不轉彎抹角。

··································

告辭了風霸刀后,王伯當控制戰艦調了一個方向,迅速向宗飄天而去。白瑜將風霸刀給他的遁符煉化,關鍵時刻只要一個神念就可以激發。

花月末有些緊張,看著正在認真研究聖將級戰艦的白瑜,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有種醜媳婦要見公婆的緊張感。

可是白瑜卻渾然不知,雖然這聖將級戰艦裡面蘊含了很高級的煉器仙術,可是也蘊含了不少科技流手段,就拿那仙玉炮來說,威力的確驚人,但是消耗卻不成比例,實際上還可以繼續加強,減少仙玉炮發射時的消耗和揮發。

而且一門仙玉炮也實在太少,萬一被敵人圍攻,如果沒有像他這樣的高手坐鎮,很容易就被人強襲登陸。

所以白瑜必須加強聖將級戰艦的防禦仙陣的威力,同時多加裝兩門仙玉炮,只是口徑要大幅度減少,卻要提升射速,以組成火力網包圍。

既然想到,就馬上研究,反正仙器術和仙玉炮的技術跟當初在人間界的上品仙玉炮差不多,相信很快就能研製出來。

花月末好似知道白瑜在忙碌,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不敢去打擾他,乖乖到隔壁船艙里修鍊,她很清楚現在的局勢,如果她不能儘快跟上白瑜的腳步,那遲早會被拋棄,就算白瑜一直不喜新厭舊,因為實力相差太遠,最終也只能呆在一個地方修鍊,偶爾見上一面,不能時刻跟隨在他的身邊。

駕駛艙內,王伯當心裡在驚嘆白瑜這個少校的富有,用上品仙玉驅動聖將級戰艦不說,還要在加裝仙玉炮,要知道聖將級戰艦最珍貴的地方就是他的仙玉炮了,整艘戰艦也的價格也只是跟仙玉炮扯平而已。

已經有所領悟的白瑜將戰艦交給了王伯當控制,他自己回到艙內取出了那個虛域天仙境仙人的乾坤戒指。這個天仙境仙人來頭似乎不小。不知道他的乾坤戒指裡面是不是也一樣讓人值得期待。

一個天仙境仙人的乾坤戒指,白瑜很快就煉化了。當白瑜看見堆積如山各種材料,差點不敢相信這只是一個天仙境仙人的乾坤戒指。不要說一堆一堆的仙靈,就是那些煉器材料也是一堆一堆。相對這些東西來說,數百萬上品仙玉在這個戒指裡面算是不起眼的。

這傢伙到底是幹什麼的啊?難道是搞材料收集的?或者的後勤大總管?

欣賞了好一會,白瑜才滿心歡喜的將這乾坤枚戒指收起來,他並沒有一個個的去查看。

他取出一些檔次較低的煉器材料,開始煉製他心目中的仙玉炮。

次日,白瑜看著手中只有50MM口徑的仙玉炮,無奈搖了搖頭,威力勉強只達到真仙境仙人的攻擊,而且射速太低,最關鍵的是沒有辦法連續發射,一旦連續發射十幾發,就會造成炮管太熱,很容易炸膛。

「或者是材料太低級,而且鍛造炮管的程度不夠。」白瑜將仙玉炮放在一邊,拿出當初在鳳凰峽谷取出來的七級煉器仙材風韻鋼,這種仙材煉製的法寶,可以大幅度增加使用者的速度,而且材料異常堅硬,比起一般的八級仙材也絲毫不讓,唯一的缺點就是增加使用者速度這個效果實在太單一了,如果再多一兩個屬性,成為八級仙材也不是不可能。

兩日後,白瑜看著眼前風韻鋼煉製的仙玉炮,炮身通體翠綠,長兩米,口徑100毫米,裝上專門煉製的炮塔,可是達到每分鐘四十多發,最關鍵每一發的威力一點也不比地仙境仙人攻擊差多少,而且在下調射速的情況下,可以將威力提升到一倍多,直逼初入天仙境高手的全力一擊。

「好東西!」白瑜有些小激動,但是他沒有立即將仙玉炮裝上去,距離宗飄天越來越近,他必須要將凌雲翼給煉化,增強自己實力,畢竟現在整個宗飄天說不定已經淪陷了。

對於凌雲翼這種東西,他一定要儘快將其凌雲翼煉化,催發天鳳翅。這種東西越早變成自己的越好。

王伯當專心控制戰艦,他極少有機會開這種頂級的聖將級戰艦,對於能操作這種戰艦,他甚至比白瑜還要興奮一些。

白瑜看了一眼全心全意修鍊的花月末和一直保持興奮狀態的王伯當,重新布置了隔離陣法后,全力投入了煉化凌雲翼當中。凌雲翼是天然寶物,能得到絕對是了不起的事情。一旦泄露。那會引起無數人的爭搶。

時間瞬息而過,王伯當的戰艦一路上也遇見了一些虛域魔人,因為戰艦速度太快,臨近下仙域的虛域魔人都是一些修為低下的,倒也沒有什麼阻攔,或者根本就來不及阻攔。 「終於衝出來了嗎?」

感覺到身邊的壓力一輕,林寒愕然愣神,這才抬頭髮現,自己如今所處的居然是一片真空地帶,周圍除了自己小隊中仍在喘著粗氣的成員之外,竟連一隻異獸都看不到。

而在自己的身後,則遍布著黑壓壓的異獸大軍,仍在朝著自己這邊發出暴吼,只是彷彿受限於某種可怕的禁制,駐足不前,不敢輕易靠上來。

「娘的,終於闖出來了!」

所有的鷹門成員都忍不住長舒了一口氣,歷經這麼久的廝殺,他們的數量已經被消磨掉了一半,剩下的人也都多少帶著一些傷勢,氣息顯得有些萎靡。

不管怎麼說,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總算是闖出來了,每個鷹門弟子的眼神中都浮現出一抹狂喜,胸膛處在劇烈的起伏當中。

「又有人出來了,會是誰?」

短暫的沉默之後,林寒突然將目光轉移向了身後的異獸大軍之中,瞧見邊緣處突然掀起了一陣極為猛烈的勁氣波動,配合著一陣陣爆炸聲,很快便有一支小隊從裡面飛速地躥了出來。

「是雷天宇!」

林寒面色陰沉,默默地注視著那支同樣損失了一部分成員的小隊,不過他們的情況,看起來似乎比自己這邊要好上一點。

「呵呵,居然被你搶先了,還真是讓人意外啊!」

就在林寒望向雷天宇的同時,後者明顯也察覺到了他的目光,先是冷冷一笑,隨即卻又重重地冷哼了一聲。

想不到,鷹門的小隊居然能夠從這場殘酷的廝殺中堅持到最後,而且所收到的損失也並不算太重。

「喝!」

婚色撩人:狼性總裁輕點愛 而就在這個時候,眾人身後的異獸大軍中再次有著一道嬌叱聲傳來,冰冷的劍氣橫掃,攜帶著深入人骨髓的寒意,將後方的異獸掀飛了一大群,隨後,立刻便有二十幾道玲瓏的身影自其中狼狽地飛掠而出,喘著粗氣停留到了這片真空地帶。

「全都闖出來了!」

三方勢力的成員皆是精神一震,唯有雷天宇的臉色卻變得不怎麼好看,他沒有設想得到,居然連整體實力最弱的鳳閣殿也會有這麼多人堅持到了最後。

「呵呵,看起來你倒是挺意外的,怎麼樣,我和你的恩怨,不妨現在便一併解決掉了吧。」

闖過了異獸大軍,剩下來的試煉部分,便需要各自為戰了,鷹門和雷門之間,總要分出個勝負。

吼!

撩婚_初塵 不過,就在林寒說出這話的同一時間,自不遠處的那座龐大的殿宇之內,居然直接躥出了一頭體型碩大的猙獰巨獸,通體泛著黑紫色的精電光芒,身形似虎,步履如電,幾個來回間便已直接竄到了眾人所處的區域,睜開滿是獠牙的巨嘴,發出一陣霹靂般的咆哮。

此獸一出,整個區域頓時便被一股滔天的凶煞之氣所填滿,幾乎連空氣也在同一時間變得凝固了下來,巨獸龐大的巨足狠狠地躲在地面之上,竟將主殿外圍的青磚給震懾的寸寸崩碎。

「前面還有!」

目光凝視著這道體型分外龐大的異獸虛影,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從此獸那散發著凶煞氣息的軀體之內,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源自洪荒般的殺戮氣息。

「這是……獸靈!」

感受到自這頭猙獰巨獸體內瀰漫出來的滔天凶焰,即便是林寒,也忍不住眉頭一皺,面色有些凝重。

說起來,在場還剩下六七十人,個個都在內宗里具備著不錯的排名,若是一擁而上,自然不用懼怕這扁毛畜生,只可惜鳳閣殿的女弟子倒還好,然而雷天宇那邊,只怕卻絕不會和自己一條心。

再加上一旦衝出獸潮,三個小隊的合作關係便算解除,互相都處在一個敵對的態度上,這些傢伙是否會趁火打劫,可還真是說不準。

吼!吼!

然而還沒等林寒在心裡盤算出打算來,接連兩道巨大的虎嘯聲卻又接連響了起來,眾人凝目一望,立刻便瞧見了另外兩條氣焰同樣威猛的巨獸,自主殿的陰暗角落裡走了出來。

「原來如此,我草,難怪後面的異獸不敢靠近這裡,原來這鬼地方居然有著三頭這麼恐怖的獸靈,實在太他媽倒霉了!」

如果是在別的地方碰見異獸,這幫弟子說不定還會歡欣鼓舞一番,然而在這四處都有著強敵環視的區域內,同時碰上三頭實力這麼強橫的傢伙,不得不說是這幫弟子倒了血霉。

「雷天宇,看來咱們的恩怨又得留到以後再算了,不如你我的小隊各自挑選一頭獸靈,先把眼前的威脅解決掉再說吧!」

腦海中一瞬間盤桓過各種念頭,隨即,林寒也只得長嘆了一口白氣,將目光轉移到了眼神有些閃爍的雷天宇身上,建議道。

聽他這麼一說,在場所有人都感覺有理,甚至連雷門的徐斌以及手下的弟子們也點了點頭,全部都將期待的目光轉移到了雷天宇的身上,期望他們答應林寒的提議。

其他小隊害怕遭人暗算,雷門的弟子也同樣如此,若是一個不慎,讓林寒他們率先斬殺了一頭獸靈,再調轉矛頭只想自己這邊,那情況可就大為不妙了。

「呵呵,林寒,你的打算的確很好,不過,我拒絕!」

然而在眾人期待的目光注視下,雷天卻突然飛掠向了遠處,冷漠的笑聲傳出,一段話說完,卻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面露不解之色。

「隊長,你……」

徐斌頓覺萬般詫異,在他的心裡,雷天宇雖然對林寒恨之入骨,卻還沒有失去理智到這種程度,難道他為了報自己弟弟的斷臂之仇,已經不願意再做任何等待了嗎?

「哈哈,你們這群白痴,來到鳳天神閣,還真以為這裡會有什麼美好的事物在等待著你們?全都下地獄去吧!飛雲宗年青一代最優秀的弟子,我要你們全都去死!」

雷天宇沒有說任何話,反倒是一直站在他身邊的段騰突然鬚髮皆張,渾身都開始湧現出了一股極為邪惡的凜冽氣勢,火紅色的頭髮飄揚,如同野草般瘋長,氣勢居然很快便拔高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層次。

而伴隨著突然的大笑聲傳來,他的身體表面也開始浮現出了一團飄忽朦朧的深色灰霧,滾滾的灰霧升騰,將之整個人都瀰漫在了其中。

「隊長,你在說什麼啊?」

距離段騰最近的一個雷門弟子急忙走了出來,朝著渾身氣勢勃發的段騰詢問道。

「我在說什麼,我要你去死啊!」

瘋狂的獰笑聲中,段騰灰黑色的手掌卻是快如閃電,倏然抓向了這名弟子的胸膛,自前胸灌入,再次出現在後背的時候,手掌上卻已抓住了一團血淋淋的事物,仍舊處在緩緩地跳動之中。

突然間發生的異變,很快便將在場所有人都震懾得大腦一片空白,尤其是盯著那顆血淋淋的心臟,許多膽子小一點的鳳閣殿女弟子,差點直接暈了過去。

隨即,林寒的高呼聲立刻便響徹在了每個人的耳邊,

「快離開他們,那傢伙是地底……不,他們很有可能是血魂殿的人!」

「什麼?血魂殿!」

聽見這個陌生的名字,許多資歷較淺的弟子尚且還處在疑惑之中,然而像孫恨這種呆在內宗多年的老生卻是直接臉色劇變,目光上揚,一臉森然地望著嘴角含笑的雷天宇,歷喝道,

「混蛋,你們居然背叛宗門……」

他這呵斥聲還未講完,一爪掏空了那名雷門弟子胸膛的「段騰」卻突然轉過身子,猩紅的嘴唇一掀,露出滿口的森然白牙,獰笑著沖了上來,猶自沾滿鮮血的大手一抓,立刻便出現在了孫恨的胸膛之上。

「滾!」

磅礴的氣勢湧出,孫恨原本溫和的臉色在徒然間變得無比森然,手掌中涌動出一層青綠色的勁氣怒芒,不閃不避,直接硬轟在了深灰色的爪印之上。

嘭!

勃然一聲炸響傳來,孫恨的身子頓時有如一顆炮彈,朝著後面倒掠出了十幾丈遠,口中噴出一口鮮血,目光駭然,注視著眼前的「段騰」,失聲道,「你…….氣境強者!」

「哈哈!」

尖利的怪笑聲傳來,「段騰」原本中氣十足的嗓音突然變成了另外一幅沙啞的模樣,殷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嗤笑道,

「只是一幫還未長大的老鼠而已,天宇,讓這幾頭獸靈陪他們玩吧,你趕緊和我進去辦正事!」

一掌拍飛孫恨,段騰到並未痛下殺手,而是直接詭異地倒縱回了面無表情的雷天宇身邊,負手而立,朝他說道。

直至此刻,在場的所有人方才徹底反應了過來,全都用一種噴火的目光注視著雷天宇,尤其是雷門弟子們,更是個個飽受屈辱,恨不得一擁而上,將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給直接撕成碎片!

「真可惜啊林寒,我本來很想親手宰了你的,不過,把你丟給這幾頭獸靈,也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無視周圍那仇恨的目光,雷天宇手掌一揚,掌心深處頓時便浮現出一抹深黑色的光芒,直接掠進了那三頭異獸的鼻翼之中,緊接著,他的手印翻轉,結成了一道繁瑣的印記。

吼!

也不知雷天宇究竟用了什麼手段,等到他手印結完,三頭獸靈的眼中頓時湧現出一股嗜血的紅光,咆哮一聲,頓時攜帶著滔天的凶威,朝著場中的所有弟子飛撲而來。 第十一天的時候,一直閉目握住一對凌雲翼的白瑜忽然睜開眼睛,他的背後猛地張開一對雪白的翅膀,翅膀微微煽動,天鳳仙焱瞬間浮現在翅膀的周圍。

白瑜欣喜的站了起來,這天鳳翅跟別人的的不同,裡面蘊含著一股風之法法則,凌雲九霄之上。

凌雲翼被他完全煉化融入天鳳翅內。

白瑜仔細看了一下。雪白色的翅膀邊緣帶著淡淡的金色霞光,讓白瑜恨不得立即就飛出去試一試自己的這一對凌雲翼。

他下意識的扇了一下後背的雙翅,一道強大的風流掃出去,自如圓潤無比。

白瑜強壓住內心的驚喜和喜悅,在三十三天仙域,他又多了一種手段。多一對翅膀。絕對可以讓他的小命多一層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