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法是一個包含甚廣的感念,不止包括以陣基布陣,還包括各種排兵布陣。

在修真領域,排兵布陣可不是簡單的打仗概念,這一門相當玄乎,手段精妙的話,可以讓群體發揮出驚人的能耐。

時間倉促,楊迪自然不可能去查找那種複雜的排兵布陣,他迅速選中了一種名為「八方六合陣」的手段。

此陣只要通宵秘法,能夠銘刻出關鍵印記,布置起來相當快捷,攻防兼備,相當不俗。

最重要的是此陣非常敏捷,屬於機動作戰的絕佳選擇。

楊迪立即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大部隊中眾人聽聞后,相當吃驚。

「小友好能耐啊,竟然通宵此等神鬼莫測的古老秘陣。」一位老者咂舌道。

石威聯盟的幾個陣術師,也是臉色相當難看,萬萬沒想到那小子竟然還有這種本事。

八方六合陣是一宗古陣,名氣相當大,身為陣術師,他們自然聽聞過,而且也清楚,與之相比,自己能夠拿出的招數,一下子落入了下乘。

楊迪臨時抱佛腳,儘可能快速的掌握了相關的東西,而後看向眾人道:「我需要六十四個幫手。」

聞言,不少人自告奮勇的站了出來,在挑選中,楊迪刻意多挑選了一些。

他擔心之後的行動中,有陣腳的關鍵人物遇難,那種情況,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有人補位,否則陣法會大亂。

楊迪親自出手,銘刻出了道法印記,交給這些人,然後開始調配眾人,大體編製出陣型。


這種缺少凝聚力的群體,想要將陣法布置的滴水不漏是沒可能的,楊迪也只能儘力而為。

轟隆隆!

周遭的獸潮動靜,越來越可怕,獸潮正在接近這邊,放眼望去,到處一片混亂。


其他群體的人,也在忙著逃命,這裡沒法呆了。

「走!」

楊迪再施手段,將附近的毒物圈解除,而後帶著眾人,以陣型模式選擇了一個方向快速移動而去。

幾個組織的人看他指揮的井井有條,皆是暫時沉默了下來,並未太過搗亂。

因為這個時候,他們自己的人同樣需要逃命,大張旗鼓的內鬥,不是什麼明智之舉,而且容易引發眾怒。

「可以加入嗎?」

看到楊迪他們這個龐大群體竟然以嚴謹陣法轉移,周圍不少中小群體皆是無比羨慕,迅速靠近,帶頭的人遠遠出聲,想要加入他們。

石天等人露出喜色,自然很樂意看到在這種混亂中群體進一步擴張。

那樣的話,事情平息后,他們在發展自身的問題上,會有更多的機會。 「不用搭理。」但楊迪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示意負責關鍵陣腳的那些人不要放外人進來。

「你幹什麼,我們當初組建的宗旨,就是接納一切修士,你真把自己當這個群體的頭目了嗎?」威倌等人聞言相當氣憤,因為這小子居然與他們的願望對著干。

楊迪偏頭掃了一眼,面無表情道:「想收入的自己出去收,那些人大肆過來,會打亂我們的陣型,而且你等真以為人家誠心加入嗎,他們不過是趨炎附勢而已,一旦安穩下來,就會離開。」

「哼!這只是你一廂情願的看法。」威倌針鋒相對。

「但問題是,眼下我們負責指揮群體,而不是你。」楊迪淡淡回應。

這番話,得到了群體中大多數人的贊同,眼下大夥都將安全放在第一位,聽聞大肆臨時收人會大亂陣型,他們自然也很不情願。

而且他們贊同楊迪的說辭,那些人並非誠心加入,只不過是想要借用他們的陣法而已。

「這小子越來越囂張了。」威倌冷怒出聲,楊迪剛才的反駁,無疑讓他顏面盡失。

這愈發堅定了他提前動手的念頭。

可是,當前楊迪他們也不笨,在指揮群體轉移的同時,自身也是處在顯眼位置。

眾人需要他們,支持他們,自然也不會坐視他們遭到攻擊,石威聯盟的人想要動手,暫時還沒有什麼機會。

但不久后,獸潮終於浩浩蕩蕩的追擊了上來,楊迪他們的這個群體,也是被迫捲入了戰鬥。

雖然有著陣法布置,但四周也是一下子變得有些雜亂起來。

這讓石威聯盟的人看到了機會,威倌朝身邊的人使了個眼色,幾名老者冷酷點頭,開始悄然移動,朝楊迪他們幾個那邊接近,想要趁亂下狠手。

「那些人果然賊心不死。」楊迪臉色泛冷,第一時間覺察到了有危機正在靠近。

目前他們需要指揮群體的全局,有些難以兩頭顧全,不過,依舊沒有放鬆警惕。

「要我出手嗎?」陸雨凡迫不及待道,現在周圍這麼亂,同樣是他的機會,悄然動用風水術法整人,也可以做得相當隱秘。

「不用。」楊迪嘴角翹起,「現在指揮全局的是我們,可以借用一下大夥的力量。」

八方六合陣中,有著許多變化,也是有著不少手段,目前他是大陣的支持者,自然也能做出對他們有利的調整。

楊迪並未遲疑,在那幾名老東西尚未靠近的時候,便傳音給所有陣腳上的關鍵人物,以他們作為旗子,牽動著大陣變幻運轉。

剎那間,他們五人周圍像是出現了一圈神秘的域場,被強大力量包裹在其中。

那幾個老傢伙故作姿態的靠近到數十米位置后,像是撞在了一堵牆上,難以再繼續接近楊迪他們。

「怎麼回事?」那幾人變色,隨後暗暗發力,想要強行闖過來。

但根本沒用,那種無形的桎梏,異常強大,縱然是他們聯手,也撼動不了分毫。

無奈之下,這群老者只能氣急敗壞的返回,彙報情況。

聯盟中的一位陣術師嘆息:「那傢伙讓他們所在的位置變成了大陣核心,有著大陣中最穩固的防禦。」

「那小子居然利用眾人的合力庇護自己。」威倌大怒道。

「但現在眾人都傾向他們,我們就算跳出來說事兒,也沒有用的。」石天臉色冷酷。

起初他還想盡量將那五人拉攏過來,為他們所用,但現在看來,那些想法很不切實際,那五人是鐵了心要跟他們作對。

「再忍忍吧,總會有機會的。」一位聯盟中地位頗高的老者嘆息,目光有點陰沉。

……

這波獸潮的規模超乎想象,而且越到後面,有著愈發加劇的趨勢。

許多小群體傷亡慘重,就算是大的群體,也面臨巨大的壓力,有些甚至被獸潮衝擊的支離破碎,人馬眼中走散。

楊迪他們雖然有著大陣防護,但彼此間缺少默契,而且這宗大陣楊迪也不算熟悉,同樣形似嚴峻。

短短一個多小時里,群體折損了數百人,這嚴重打擊了眾人的士氣,許多人都很不情願在外圍行動。

這個時候,石威聯盟的人趁機發難,指責楊迪他們五人仗著位置的便利,盜取眾人的力量為自己提供保護傘,手段卑劣自私。

楊迪也不甘示弱,淡淡道:「如果不要大陣,我可以撤除,或者你們有更好的群體手段,可以拿出來!」

眾人聞言,果然露出了驚色,並不同意撤除大陣。

有大陣保護尚且如此,如果撤去了大陣,那豈不是要被獸潮嚴重踐踏了?

「哼!」威倌冷怒哼聲,這小子太狡猾了,竟然藉機脅迫眾人,為自己壯大聲勢。

吼!

四周,獸潮愈發狂暴了,有著金髯獅、黑紋豹、蠻荒狂牛、火焰蜥蜴等大量的強大凶獸出現。

而且在轉移中,各方群體都在搶奪高地路徑,其間發生了許多摩擦。

當然,也有大群體建議合作,要共同應對這波獸潮。

因為目前四周趕路的群體,幾乎都無法單獨面對這種威脅。

雖然是臨時性群體,但楊迪他們也是受到了其他大群體的邀請,希望展開合作。

對於這種提議,石天那些人自然很不情願,因為他們的組織與那些穩固的大群體相比,暫時沒有什麼優勢。

他們擔心與大群體走的太近,會流逝人才,也就是當前這個臨時群體中意圖加入陣營的人被對方吸引走。

但楊迪五人顯然沒有這種利益衝突,以現在的局勢,合作比較有利,因而極力主張暫時聯合。

這種想法,也是得到了大部隊中多數人的贊同,眼下中立的人,沒有誰希望獨自面對獸潮的威脅。

不顧石天等人的反對毅然與其他群體展開合作后,周圍的各方立即建立了更大規模的防護,各自負責一片區域。

獸潮的可怕,在於他猶如潮水一般席捲而過,單獨的個人亦或者小批人馬一旦捲入,分分鐘就會被淹沒。

但如果修士聚集到一定規模,而且彼此間展開深入配合,其實也是有可能與獸潮抗衡的。


現在的情況,不說抗衡,起碼在抱團轉移中,要輕鬆一些。

幾大群體的代表,迅速跟楊迪他們商量好了臨時合作的策略,制定了共同的路線。

那些中小群體,看到這種趨勢,自然也不會錯失良機,紛紛加入。

一時間,在獸潮奔涌的砂石土丘間,人族修士集結成軍,浩浩蕩蕩的朝著同一個方向推進。 人數眾多,佔據內部位置的人,自然佔了大便宜,但這顯然是不行的,身在外圍的人很容易受傷,而且消耗很大,必須不斷更替分擔。

事實上,在各自負責的方向,各方群體之間,也進行了內部安排,讓眾修士輪流抵禦外圈。

楊迪他們負責東南方位上的威脅,他做出的安排也相當簡單,化整為零,按照人數需要輪流著上,誰也跑不掉。

他們的群體屬於臨時合作,因而最好的辦法,就是一視同仁,誰都必須出力。

對於這種公平的安排,眾人自然喜聞樂見,但這無疑又一次觸及了那幾個組織的利益。

TFboys之三小只的心尖寵 ,諸如石天這些人,在威脅來臨之際,都是希望保存實力,盡量讓不相干的人頂著,自己的人馬避免損失。

這也是他們一直想要主導群體的利益初衷之一,可惜楊迪不買賬,他鼓動眾人強制推行了公平策略,並且放言,誰不肯輪流出力,那就大夥一起將其轟出群體。

「閣下如此與我們作對,是否也該為你們自己多想想,閣下不會以為這樣的群體能夠一直維持下去吧?」

連此前很冷靜的石天,都是怒了,冷聲傳音到楊迪耳中,不止是警告,而且還不加掩飾的威脅。

「能否一直維持下去,與我們無關,反正我們是不結盟的,到了一定區域,就會自行離開。」楊迪針鋒相對。

「就怕到時候你們做錯的事兒太多,難以說走就走。」威倌寒聲戲謔道。

「這個就不勞諸位費心了。」楊迪冷淡回應。

下來后,雪琳鼓了鼓粉腮,看著那邊的人道:「他們又在威脅你了?」

「嗯。」楊迪點頭。


「沒事,大哥我們挺你!」小胖子陸雨凡很有義氣的說。

「只要能夠順利跑路,我們不怕。」徐白這坑貨則是要慫的多,一心想著惹了麻煩如何逃脫。

吼!

在一片陡峭地帶,遠處山谷中,一隻龐然大物突然出現,身上冒著火光,來勢洶洶。

它長著四條巨臂,約莫有著十幾米高,像是一隻火紅的肥肥,但那對銅鈴大眼,相當的兇悍,令人不寒而慄。

相隔很遠,人們就感受到了它的兇悍,許多人嚇的臉色發白。

「那是什麼?」楊迪也是心頭微凜,感覺那大怪物很可怕。

雪琳有點發怵道:「那是火山巨猿,一種相當殘暴強大的凶獸,以這尊大塊頭的氣息,他多半是這片地帶的王者了!」

「縱然幾尊超凡人物合力,都難以對他構成威脅。」元琨老人也是有點悚然道。

吼!

靠近的時候,火山巨猿突然大口一張,猛然吸了口氣,而後就看到在那個方位外圍的數十人不受控制的倒飛而出,最終飛入了它的血盆大口中。

「啊!」

那些人凄厲慘叫,可惜根本改變不了什麼,瞬間消融在了火山巨猿的腹中。

轟!

隨後,那大怪物隨手掄起一座小山丘,轟然扔了過來,一些人避之不及,直接被砸成了肉泥。

「我去,太兇殘了。」楊迪發毛,確實是可怕凶獸。

「這下有麻煩了,那尊火山巨猿在這裡多半無人可以對付,它會沖著人多的地方來,展開狂暴殺戮。」雪琳有些擔憂道。

楊迪倒吸冷氣,這豈不是意味著,各方群體剛剛組建的聯合防禦陣型,即將被打散。

無人能夠阻攔的話,這將是無法避免的事兒。

「這怪物無法爭鋒,快走!」

然而這種結果似乎比他預想的還要提前降臨了,那個方位上的修士,看到火山巨猿逞凶,早已膽寒欲裂,未等怪物靠近,就一鬨而散。

頃刻間,從那個方位開始,聯合防禦陣型開始瓦解崩潰,幾乎沒有人敢與之爭鋒,一部分出手對抗的強者,也是在一兩個照面之下死傷慘重。

但這才只是開始而已,各方的聯合瓦解后,人群扎堆的地方依舊比比皆是。

火山巨猿速度極快,比多數修士都要跑的快,它所過之處無敢纓其鋒,連那些穩固的群體,都是被衝擊的嚴重渙散。

轟隆隆!

這時候,獸潮的規模達到了巔峰,有著大量強大凶獸在咆哮,像是在召喚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