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念恩掏出來的第一張就是數學卷子,紙張粗糙,是比較便宜的油紙,手寫刻板再以油墨滾印出來的那種,一手楷書端正挺拔,極有風骨。

手蹭上去,字跡立刻模糊,雪白的肌膚沾上油墨,黑一片。

「哥,我要洗手。」李星星舉起手,想趁機偷懶。

陳念恩沒被她的小狡猾瞞過,端著一張溫柔臉:「星星,做完了再洗,不然洗了手回來還得蹭上去,麻煩。」

「會弄髒衣服。」李星星繼續找理由。

「沒關係,我給你洗,不就是一件白襯衫嗎?哥再給你買一件都行。」陳念恩把她挽到中臂的襯衫看在眼裏。

李星星扁扁嘴,「好吧,其實我是想上廁所。」

陳念恩呵呵兩聲:「十五分鐘前,你才從廁所里出來,根據正常人的身體特徵,在不腹瀉的情況下,不需要現在上廁所。」

李星星完敗! 吳華將擰乾的衣服順手揮了起來,藉助海風想讓他快速干去。鐵柱見吳華始終沒有朝王晶那邊看去,不覺好奇的問道「老三,看到王晶導演,你不激動嗎?」

「我為什麼要激動?」吳華反問鐵柱,並沒有說不激動的原因。

「大導演呀,你不激動至少也該歡喜吧?那可是拍過很多很多好看電影的大導演,大名人啊,」鐵柱誇張的表達着。

「如果是這樣,以後你崇拜我就夠了。」吳華說着,順着另一個方向走去。

「啥意思?」鐵柱不理解吳華的話,但是見吳華走遠,他也跟着追了上去。

「老三,崇拜你是啥意思啊是不是你也要拍很多電影,以後你也是大名人大導演?」

「可是你那水平跟人家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能追的過人家不?」

鐵柱追着吳華不停的問問題,吳華卻是始終都沒有說話。他心裏其實很贊同鐵柱的話,他現在的水平,可能連王晶一個手指頭都比不上,拿什麼去談追上人家的高談闊論?所以,接下來的日子,更要努力了,爭取一步步踏入香港影壇。

吳華和鐵柱沿着小路走去,最後在海岸邊遇上了宋子默,宋子默一臉歡欣的把王晶的名片遞給吳華看。

「吳華,我要拍電影了,祝福我吧。」宋子默高興的說。

又是王晶?吳華皺了皺眉頭,怎麼哪裏都是王晶。

其實他也不是對王晶有什麼偏見,只是對他的一些作品不太認可,其實王晶執導的《賭神》、《鹿鼎記》、《九品芝麻官》、《澳門風雲》等,很多都是很經典的電影,也塑造出了很多經典人物,吳華以前也很喜歡看,也特別崇拜王晶。但是後來了解了王晶大導演后,發現他並不是只拍這些經典的電影,居然還有很多情色電影,這就讓吳華對這個大導演敬而遠之了。在吳華看來,專業就是專一,對自己的影視專一,對觀眾的形象專一,而不是靠那些出位電影來博觀眾的關注,王晶很厲害,很多人喜歡,但始終不是自己的菜。

「拍什麼電影?」吳華問。

「《旅途》」宋子默見吳華沒有反對,於是就把剛剛自己在小樹林撞到他們拍戲的事說了,並告訴吳華其實是王晶的男主角罷演,才會有他接演的機會。

「就是剛剛那一撥人?」吳華皺了皺眉,他剛剛其實有注意到那個女演員的穿着的,依吳華的直覺,如果是剛剛那部戲,絕對不會是什麼正經戲,很有可能就是那些所謂的情色電影了,簡稱級片。

宋子默明顯察覺到吳華的表情,以為他是擔心自己離開明日之星,所以急切的開口說道「吳華,你放心,我不會離開明日之星的,我就接這部戲,我實在太需要作品進入這個圈子了。」

「子默,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早就說過,如果你有好的發展,我會支持你,但是你要了解清楚這部電影的內容,他要拍攝的尺度什麼,你自己要清楚,我不是阻攔你,我是希望你有更好的發展。」吳華解釋道。

「放心,我會小心的,明天我就去他們公司看看,你放心,就算我簽約了,我也不會離開明日之星的,我會跟他們提前說清楚。」宋子默見吳華支持,心底更加高興,他就說嘛,吳華不是那種自私自利的人。

「好,那你自己小心。」吳華說。

原本想跟宋子默說說王晶的事情,可是此刻見他這麼熱切這件事,倘若自己再出言反對,宋子默該又要懷疑自己了,所以,順其自然吧,讓他去接觸一下,經歷經歷也好。

吳華再次拿起宋子默遞給他的名片,看了看那個寫導演、滿編劇、製片人、出品人的名片,不禁笑了笑,果然是厲害的主啊。

「反正我也不懂,我就不參與這個話題了,總之一句話,加油。」鐵柱鼓勵宋子默,可眼底卻多了一抹意味不明的複雜。

「嗯,謝謝你鐵柱。我們去吃飯吧,那邊有露天餐館。」宋子默高興的提議道,此刻他的心情,就像是被伯樂相中的千里馬,只等發揮自己的才能,期望能力被無限放大。

從南丫島回來,已經下午四點了,宋子默卻不急着回去,而是支支吾吾的開口向吳華借錢,說什麼明天去面試要留個好印象。

吳華理解宋子默的心態,二話不說就從口袋裏掏出錢遞給宋子默,吳華今天帶了一千塊錢去旅遊,除了吃飯跟坐車用了幾百塊,剩下的錢全部交給了宋子默。

「不用這麼多。」宋子默說什麼也不敢接這麼多錢,他是準備借的,於是抽出一張,說道「就夠了。」

吳華看着宋子默,頓覺無奈了,他知道子默的為人,不愛貪圖便宜,但是這點錢對他來說不算什麼,如果能幫到宋子默,他也不在乎這點小錢。

「先拿去用吧,以後賺錢了再還我。」吳華硬是把錢塞進了宋子默的手機,說道「鞋子也該換了,還有這髮型,搞個新潮點的,衣服多買幾件,去到劇組別給人看扁了。」

宋子默感動的看着吳華,想說什麼感謝的話,卻發現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吳華對自己這麼好,如果這次能發展起來,他一定不會忘了吳華的。

「不用這麼看着我,要還的。」吳華見宋子默還在那裏糾結,就換着法兒讓他化解糾結。

「一定會還的。」宋子默點了點頭,而後說道「那我先走了。」

「早去早回。」鐵柱揮着手,兩人目送著宋子默迅速離去。

「老三,你說子默能紅不?」鐵柱問。

吳華轉過身,朝着旅館走去,並回答道「能吧。」

他也不知道宋子默能不能紅,但是朋友間都有個期待,也許宋子默就紅了呢,沾光的也是他們這幫朋友不是嗎?

「我倒希望他不要紅。」鐵柱嘀咕著說道。

吳華挑眉,看向鐵柱問道「為什麼?」

鐵柱嘟著嘴,一臉不高興的樣子,而後又接着說道「誰不知道宋子默是你一手培養的,眼看着有些起色了,就跟人家跑了,這不是替他人做嫁衣了嗎?」

吳華停下腳步,認真的看着鐵柱,說道「老二,你不要有這樣的想法,子默有好的發展,我是真心的替他高興。」

他知道鐵柱是為自己抱不平,可是自己真的沒有不高興,他一直都說過,任何團隊里的成員,如果能找到好的發展,他同樣會祝福支持他們,因為自己還沒有能力給到他們發展,憑什麼留着他們一起拼搏奮鬥?更何況這個拼搏,還不一定是有結果的事情。

「老三,現在不是你仁義的時候,別人都不講情義了,你還講什麼道義?」鐵柱一臉無語的看着吳華,他就不明白了,宋子默有發展了,對老三有什麼好處,這掏心掏肺的,還給他掏腰包裝飾自己,這圖什麼呀?

「老二,你不懂我的意思。」吳華感覺鐵柱就是糾結在宋子默要離開明日之星的事情上,於是便說道「我現在能力還不夠,也幫不了子默發展,如果他能在王晶那裏找到平台,從而發展起來,這何嘗不是一個好機會?」

「可是人家發展起來就未必記得你是誰了,到時候人家大紅大紫,你就一路人。」鐵柱陰陽怪氣的說道,自古忘恩負義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他宋子默一個。

「那就看他的良心了。」宋子默笑笑「我相信,我吳華交往的朋友,都是實在可靠的。」

鐵柱不以為然,冷哼道「你以為誰都跟我對你一樣不離不棄?」

「哈哈。」吳華大聲笑了起來,雖然鐵柱這句話很平常,但吳華心裏聽的暖暖的。

「走吧,回去沖個澡,帶你去吃牛腩面。」

哥兩個有說有笑,肩並著肩回了旅館。

第二天一早,宋子默早早地便起身打扮,準備去一趟王晶創作室。經過昨天的一番「重金」打造,宋子默儼然換了一副樣子。爆炸頭、喇叭褲、蛤蟆鏡,儼然一副當紅巨星的模樣。

當荀舟睜開眼,起床準備進衛生間刷牙洗臉時,看到這一番新模樣的宋子默時,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你是宋子默?」鐵柱眨了眨眼睛,隔着很遠看着鏡子裏的宋子默問道。

宋子默正在修眉毛,從鏡子裏看到荀舟站在門口,突然回過頭,心情大好的跟荀舟打着招呼。

「早上好,荀舟。」

看到宋子默正臉那一刻,荀舟確實看愣了,這傢伙一改行頭,倒是搞得有模有樣的,簡直換了一個人。

「你搞什麼名堂?」荀舟不解的問道。

宋子默一向沉穩安靜,這會搞得花枝招展,是要鬧哪樣?

宋子默見眉毛修的差不多了,於是放下手中的刀片,一臉高興的說道「我被王晶導演邀請擔任電影的男主角,一會去他公司簽約。」

荀舟這幾天都去跟劇組了,晚上回來說的神氣巴巴的,這會逮著機會在他面前炫耀一番,宋子默當然不會錯過。說起來荀舟跟他,現在可是同行了,只不過荀舟是群演,他是男主角,個人優勢在那裏。 平一城在前,詭異視線在後,趙風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

「這絕不是錯覺,可究竟是什麼導致的?說起來……這視線是在見過平一城之後才出現的……剛才也是看到了平一城才在同一時間感應到了身後的視線……難道真的和平一城有關?」趙風給出了一個初步的推斷,實在按耐不住心中的不安,他回頭看了看,依舊是空無一物。

「阿風?怎麼,有邀請其他人嗎?」白澤看到趙風回頭,以為他在等人,便問道。

「不是……就是活動下身體……」趙風重新坐正,也在此時,一名拍賣官走到了主拍賣台上,拿起拍賣台上的木錘敲了下,敲擊聲經過收音設備放大,傳遍全場每一個角落。

「歡迎來到本次游龍號娛樂拍賣會現場,我是本次拍賣官·廖吳嘉,接下來由我為諸位貴客講解一下拍賣規則:首先,此次拍賣會的所有拍品在完成拍賣后,當場交付,不接受空頭支票。」

「此外,一些特殊拍品的拍賣底價較為特殊,例如,一塊玉佩為拍品,物主要求底價為五百克黃金,則拍賣方在成功拍下玉佩后,必須提供五百克黃金的底價需求,再補足後續加價項目,不接受五百克黃金同價值的貨幣或其他物品。」

「拍品加價,接受以物代價,而物品的定價將有主辦方相關專業人士現場鑒別,物品的價值不由物品原主決定,若物品原主不滿意主辦方人員的定價,可以撤銷當前加價行為並失去當前拍品拍賣權。」

「以上三條為基礎規則,若在拍賣過程中遭遇規則之外的爭議局面,主辦方保留暫停拍賣,進行結果商議的許可權。」

砰!砰!砰!

木錘連落三下,拍賣師語氣高漲:「現在,拍賣開始!」

「第一件拍品,帝王綠……」

「第二件拍品,唐寅失傳真跡……」

接連七件拍品為世俗之物,一二樓熱火朝天,大批富豪子弟或為炫耀,或為博紅顏一笑,一擲千金,好不熱鬧。

相較之下,三四層全員門庭緊閉,半聲不吭,直至第八件拍品被展車推上拍賣台。

「接下來這件拍品比較特殊,諸位且看!」

推著展車的禮儀小姐掀開拍品紅布,紅布之下,赫然是一個女人,而且趙風還認識這人:妖府醫仙·華真真!

「哇!買賣人口?玩這麼刺激的嗎?這女人雖然戴著面紗,可這身段、這眼神、這氣質,嘖嘖嘖!這要是拍回去,怕不是一天內就精盡人亡了!」

「這不比那些什麼一線女明星有氣質?就這眼神,少爺我今天非要把這女人拍下來!」

「美人莫慌!等我將你拍下來就放你自由!」

一二樓顯然對這件拍品很感興趣,再加上這些人大多是國內一線的富家子弟,對於看上眼的女人,都是屬於一定要拿下的,對他們而言,玩女人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太低了,用錢就能拿下九成女人,剩下的那一成,他們也不會介意用點法外手段。

「呵呵,我能感覺到諸位來賓對這件拍品的熱情,不過,還是請諸位先聽我解釋一下,這件拍品並不是這位華女士,而是她的能力!」

「華女士的弟弟身患重疾,若在場有人能救醒她弟弟,則華女士的能力將在十年內為此人所用!此為底價!請諸位……」

砰!

「叫價吧!」

拍賣師說罷,又一架推車被推上台,上面躺著的正是孫少爺。

「好感人啊!當姐姐的為了救弟弟,竟然不惜出賣自己!這位華姑娘,我爸在國內外的醫界小有名氣,中西醫相結合,一定能救回你弟弟的!」

「別逗了,你連人弟弟患的什麼病都不清楚!照我看來,這小弟弟說不定是植物人了!就目前全球的醫術而言,沒有人敢說絕對能救回一個植物人的!」

一二層的議論聲逐漸高漲,卻在此時,四樓七十二號包廂內傳出一名老者的聲音:

「此子體內傷勢,是陽氣過盛,疏導有誤導致的陰陽逆轉,陽氣大量流失,多虧仙子以精湛醫術吊著最後一絲陽氣,才為此子續命至今……但此法畢竟有其極限,如今陰陽雙缺,命數降至,最多半月,只怕……好在老朽手頭有一株百年回陽花,可以為此子接續陽氣,維繫一年壽命,不知仙子以為如何?」

台上的華真真起身沖著四樓老者的方向鞠了半躬,婉拒道:「老先生的回陽花只能續命一年,而且這一年裡,我弟弟仍會是這副模樣,這並不合我的要求,所以,抱歉了。」

那老者聞言嘆了口氣,也沒有再說什麼。

華真真見狀,朗聲補充道:「我提出的救醒,不單單是為我弟弟短暫地續命,一方面,我要他能轉醒,像正常人那樣生活,另一方面,必須為他保有至少三十年的壽命,這樣才算達成我的要求。」

此時,三樓十一號包廂內傳出一聲冷哼:「哼!救醒他,還要給他三十年壽命,卻只換你醫仙十年的醫術使用權?說到底,連你醫仙都救不回來的人,如果在場有人能救回來,那還要你醫仙的醫術做什麼?你這拍品從一開始就不公平!」

華真真聞言沉默了,其實她也考慮到這一點了,只是實在沒其他的辦法,正如四樓那位老者所說,她為孫少爺吊命的手段所需要消耗的靈石太多了,這一年多以來,已經將她數十年的靈石儲備消耗殆盡,且越往後,所需消耗的靈石只會更多!

眼看著現場已經沒有其他人叫價,華真真一咬牙,再度開口道:「我現在增加拍品附加,除了我十年的醫術使用權,我另外附加——妖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