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驕陽說,想約她見個面,有些事跟她談談。

喬夢璃並沒有拒絕,正好有時間,在車上補了個妝,便發動車子趕往相約的地點。

她到那裡的時候,人並不是很多,整個餐廳靜得有些清冷。

她尋著陳驕陽的身影,不遠處的窗邊,陳驕陽正向她招手:「小璃。」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陳驕陽還是一如既往的紳士優雅,現在只要喬夢璃肯理他,別說等一下,就算等上這輩子,那又如何。

相互問候一聲,兩人就這樣相視而坐,氣氛略有些尷尬。

尤其是陳驕陽那個灼熱的眼神,看得喬夢璃微紅的小臉不得不垂得很低。

喬夢璃一直把玩著手中的杯子,很不經意的問了句:「驕陽,你找我什麼事啊?」

喬夢璃的問話,讓陳驕陽愣了一下,這才想起兩人坐下已有一刻鐘這樣了,他竟然看了她這麼久。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剛才我失態了。」 第一百零一章

小船順著水流一路往下游游去,很快的,便出了城。城外安靜很多,齊錦繡枕著手躺在床上,聽著細細水流聲跟陣陣蛙叫,竟是舒服的睡了去。已經到春末,夜晚的風暖和得很,空氣也是清新的,便是露宿在外,也感覺不到一點寒氣。

齊錦繡這些日子也真是累了,這一覺睡得沉,待得醒來的時候,發現船已經停了。而她,此刻正靠在一個溫暖緊實的懷抱,那個懷抱寬闊堅毅,讓她莫名覺得安心得很,醒了后也不願意離開,莫名地往他身上更靠了靠。

趙昇坐在船頭,一腳彎曲,另外一隻腳則筆直攤在船板上,正目視前方,看著四周的風景。感覺到妻子醒了,趙昇垂眸望著妻子,見她剛睡醒的樣子似是一隻懶惰的小貓兒似的,趙昇面上笑容更加溫柔和煦。


「醒了?」見妻子坐了起來,他則緩緩抬了抬那隻被她枕得酥麻的手臂,依舊圈她在懷中,「睡得怎麼樣?」

補了覺的齊錦繡精神好得很,她剛睡醒的時候話都不多,脾氣也軟,聞得丈夫的話,只嘟嘴道:「沒有在家裡床上睡得舒服,家裡床軟和,還有閨女給我抱著。」她聲音甜甜糯糯的,聽著似是有些撒嬌,小聲說完后,抬手在他胸口輕輕捶打一拳,稍稍抬眼睨著他,「這裡黑漆抹烏的,有什麼好看的?我害怕。」

「有我在,阿錦不怕。」見今天的妻子似乎特別溫順乖巧,也有些黏著自己的意思,趙昇眸中笑意更深,緊緊摟住她道,「阿錦,這輩子能夠遇見你,是我趙昇幾輩子休來的福氣。若是真有來世的話,我願意生生世世都與你做夫妻。」

齊錦繡將下巴擱在他堅硬的肩頭,懶懶道:「我才不要,你這個人這麼凶,誰受得了你?你可別忘了,頭回見面的時候,你可是還想掐死我呢。你變臉快,對人好的時候就好,對人不好的時候冷漠得很。若是真有來生,誰曉得你是對我好呢,還是不好呢?」

「我既認定你了,自是一輩子對你好的。阿錦,你要相信我。」見她似是懶貓似的趴在掛在自己身上,他覺得幸福得很,大手揉了揉她腦袋,而後將她打橫抱起,湊到她耳邊道,「又困了?阿錦,今兒夜色好,你陪我說說話。」

「二哥,你明兒一早就走了,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會活著回來嗎?」齊錦繡心裡有些難受,想著這些日子來雖則跟他彆扭的時候多,可是到底是相互喜歡愛慕的,這才甜蜜了沒多久,就要分開,就算表面上再裝得不在乎,可欺騙得了別人卻欺騙不了自己。

她喜歡他,想跟他甜蜜膩歪,她還沒有戀夠呢。

趙昇沉默了會兒,而後在妻子額頭上落了個吻,承諾道:「你等著我,最多三年,我一定會回來。我跟你保證,我一定活著回來見你。等我掙了功名,有了身份,往後走到哪裡都帶著你,再不丟下你跟閨女。」

齊錦繡眼圈兒紅了,因為不舍,又有些感動,就矯情的落了淚來。眼淚一滴滴落在男人敞開衣領裡面的緊實胸膛上,灼得男人整個身子都燒了起來。他輕輕閉了閉眼,而後也不再說話,只抱著妻子。


「想看荷花花苞嗎?」良久,趙昇才開口,垂眸笑望著眼圈兒覺得紅紅的妻子,薄唇緊抿,漆黑眸光越發深邃。他哪裡捨得她哭?他恨不得將她捧在掌心來寵,她要什麼,他都能夠給得起她,只要她開心,他真是可以將心剜出來送給她。

「怎麼看?這裡這麼黑。」齊錦繡吸了吸鼻子,有些抱怨地說。

既然能夠帶著她來這裡,自是一應都事先做好了準備的,趙昇道:「你在這裡等著我,我去將蠟燭點上。」說罷,拍了拍妻子肩膀,繼而站起身子來,折身往烏篷里去,抱了蠟燭出來,掏出火摺子吹了吹,將蠟燭一一點燃,圍著船頭放好。

雖然光不強,但是比起方才的確好了很多,齊錦繡左右轉頭看了看,才發現自己所在的船置身在荷葉叢中。她站起身子來,夠了夠,便碰到了一朵脹鼓鼓的花苞,那花苞鮮嫩,她在花苞上親了親,又放回去。

「捨不得摘了?」趙昇走到妻子跟前,船頭晃了晃,趙昇穩穩扶住妻子,攬著她肩頭坐下,「娘子心善。」

「瞧著是不錯,摘來卻也無用,不若就瞧瞧好了。」齊錦繡扭頭四周瞧了瞧,深深呼吸一口道,「這裡真好,連風都是香的。」又故意湊到丈夫身上聞了聞,「連你身上的氣味也變得好聞了。」

趙昇只是笑,齊錦繡也跟著笑,笑完后,兩人都沉默了。

過了許久,齊錦繡道:「好好保重自己。」她動了動身子,縮在男人懷裡,「我又困了。」

「困了就睡吧,咱們一會兒就回去。」

齊錦繡輕輕應一聲,聽著細細流水聲,漸漸又睡了去。待得再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她緩緩睜開眼睛,似是忽然想起來什麼,立即坐了起來。閨女還睡在自己身邊,而另外一側,卻是不見了丈夫的身影。

「二哥?」齊錦繡有些緊張,因為她心中隱隱覺得,丈夫此番已經離開家了。

她話音才落沒多久,外頭趙大娘便推了門進來,眼圈兒有些紅,但臉上卻是堆著笑意。

「錦繡醒了?外頭早飯也準備好了,快,一會兒來吃吧。」趙大娘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靜,兒子離家從軍去了,可是日子還是得過。再說,錦繡沒有親眼瞧著二郎走,心中肯定難受,若是自己再苦著一張臉,豈不是叫她心中更難受?

「娘,我二哥已經走了嗎?」雖是問句,可她話說得肯定,明顯心中已是什麼都明白了。

趙大娘坐到床邊來,緊緊握住兒媳婦的手,親切道:「錦繡,阿昇也是怕你看著他走會傷心,這才趁你睡著的時候走的。想必你這些日子也是累得很,所以才睡得這般沉,你若是心情不好,聽娘的話,咱們歇一歇吧。錢是怎麼賺都賺不完的,你可別累壞了身子。」

「娘,我知道了,您放心,我沒事,也沒有怪二哥。」齊錦繡盡量保持平常心道,「二哥答應過我,他一定會平平安安回家來的。娘,您也別擔心,二哥命中顯貴,自是吉人天相,過不了多久,就回來了。」

「娘相信,娘相信。」趙大娘眸中含著淚花,卻極力笑著,見床裡頭大孫女也醒了,她探手去摸了摸孫女睡得熱乎乎紅撲撲的小臉蛋,「大孫女也醒了,來,奶奶給你穿衣裳好不好?」說罷,伸長了手去,一把抱住大孫女。

「娘……」甜寶揉了揉眼睛,見娘在,她安心了,又扭著小腦袋四處尋起來,「爹……」小甜寶將小腦袋轉了一圈,也沒有瞧見自己爹爹,她無辜地望著自己娘,嘴裡還在甜甜喚道,「娘……爹……」

「娘,我來吧。」齊錦繡抱過大閨女,讓她靠在自己懷中,如往常一樣熟練的幫她換衣裳,低了頭,順便親她軟乎乎的小臉,「爹爹出遠門了,過些日子就回來,甜寶跟娘在家乖乖等著好不好?」

甜寶將小腦袋往後仰,烏澄澄的大眼睛望著娘,不曉得聽沒聽懂娘的話,嘴裡還在喚著爹爹,卻也安靜很多,只乖乖任由娘幫她穿衣裳。過了會兒,她注意力就被今兒穿的新衣裳吸引住了。兀自低頭看了衣裳,而後怪快地撲騰起來,咿呀亂叫。

趙大娘道:「怨不得我喜歡她,甜寶這孩子真乖,懂事得很。」

幫閨女穿好了衣裳,齊錦繡抱她下地來,彎腰緊緊牽著閨女小手,抬頭對趙大娘道:「甜寶是娘一手帶大的,多虧得娘您了,將甜寶教得這麼好。娘您也說得對,往後二哥不在家,我得多抽些空陪她才是。」

趙大娘笑道:「我不過是在家看著她罷了,這孩子打小認人,還是最喜歡她爹爹跟她娘。這樣好,到底是每日哄著她睡覺的,該是親。」說著,彎腰下去,牽著甜寶另外一隻小手,「走,奶奶牽著你。」

「奶奶……」甜寶仰頭,望著趙大娘笑。

「乖丫頭。」趙大娘歡喜極了,抬手捏甜寶粉嫩小臉蛋。

錦繡齋依舊忙,不過,齊錦繡再也不會每天都熬得很晚,經常到了點就早早回家來,或者陪著閨女在院子里玩,或者抱著閨女講故事給她聽,又或者捧了錦華的書來,念書給小丫頭聽。從小丫頭漸漸懂事開始,齊錦繡就盡量多陪她,陪著她一起成長,教育她如何做人。

春去秋來,很快的,便又到了秋末,甜寶已經一歲半了。

這一日,吃完早飯,齊錦繡給大閨女念了會兒書,見時候差不多了,便拍拍她小腦袋,親切道:「甜寶,娘要去鋪子里了,你跟著奶奶在家好不好?等晚上娘回來,給你帶福記的雞蛋糕吃。」

「嬸娘,我也想吃。」東哥兒也大了一圈,依舊一直守在妹妹身邊,傻憨憨的。

「好!有吃的,怎麼會少了東哥兒的呢。」齊錦繡疼愛地摸了摸東哥兒腦袋,「東哥兒也乖,跟錦華一起在家帶著妹妹,回頭嬸娘若是回來得早了,親自下廚做飯給你們吃。」又叮囑女人道,「小姨跟哥哥要跟著阿胭先生念書,你一旁靜靜坐著,別打攪了他們,好不好?」

甜寶撲進娘懷裡,十分捨不得的撇著小嘴,聲音悶悶的:「好。可是,我想跟著娘,跟娘在一起。跟著娘,聽話的。」

見閨女這般,齊錦繡心軟了,一把抱起她來。

「甜寶真想跟著娘去鋪子?但是娘會很忙,去了鋪子也不能給甜寶說故事。」齊錦繡輕輕拍著閨女後背,哄著她。

「陪著娘,不聽故事。」甜寶趴在母親肩膀上,聲音甜甜糯糯的。

「那好,娘帶著你一起去,咱們說好了,一會兒去了后要乖乖的。」

「好。」甜寶立馬開心起來,露出糯米小牙來。

趙大娘聞聲從廚房逃出身子來,沖院子里喊道:「錦繡啊,帶著甜寶去,忙得過來嗎?要是忙不過來,一會兒娘忙完了手上的事情,也過去吧。等到了中午,娘再回來做飯。」

「娘,沒事的,我就帶著她在我的辦公間,不叫她出去。」這鋪子雖則說離家不算太遠,但是老人家年歲大了,總來回跑,也危險得很。 喬夢璃扯扯嘴角,沒有說話。

陳驕陽在西服的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放到喬夢璃面前,「我知道,你一直想進安全廳工作,所以……」

陳驕陽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不想讓她覺得這是他刻意而為,所以還是婉轉一些的好,「江銘需要一個助理,這是他的聘書。」

喬夢璃開始只是隨眼瞄了一下,但是聽到他說去安全廳上班的時候,整個眼神都亮了,拿起招聘書,不可置信的看著陳驕陽,「這……」

她真想狠狠地掐一下自己,看看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自從上次會選過後,身份暴露,她再去面試政府部門的工作就沒成功過,想不到陳驕陽竟然幫她爭取到了。

喬夢璃感激的看著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的心情。

然而,陳驕陽卻以為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急忙解釋道:「你別誤會,我只是順便幫你留意了一下,江銘說了,你可以繼續現在的工作,當他助理只是兼職,不用天天報到。」

現在和她隔閡太多,在她面前他都要小心翼翼的,不然就真的連見她的機會都沒有了。

「再說了,江銘你也認識,他肯定也不會天天去上班的……」

「驕陽,謝謝你。」喬夢璃很感激,開口的聲音有些微顫。

在她的記憶里,陳驕陽永遠做著讓她感動的事,默默無聞。

而她,一直在傷害著他。

如果沒有那件事,或許現在他們很幸福,她知道,因為面前的這個男人是愛她的。

可是現在,她沒辦法說服自己……

陳驕陽微抿著唇,笑得那般純真燦爛,她所有的猶豫和顧慮他都懂,所以他能等。

「跟我你還客氣什麼。」為了你,我願付出所有。

只希望等到最後,你的選擇不會讓我失望。

對於陳驕陽來說,和喬夢璃在一起的時間,過得最快。

桌上的東西吃得也差不多了,飲料也喝完了,能聊的話題也越來越少了。

可是怎麼辦,他就想和她一直這樣下去……

喬夢璃一直在看著手機,根本沒有注意到陳驕陽炙熱的目光。

兩人只是偶爾說說笑笑,畫面卻十分美好。

談笑間,喬夢璃笑眸抬起,不經意間瞥到窗外,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男人修長的身材,那張俊臉帥到人神共憤。

他從容的步伐,從酒店裡走出來。

而他的旁邊……

身材高挑的女子,一身藍色的職業裝,站在男子的身邊,眉開眼笑。

喬夢璃愣了一下,再愣一下。

心,緊緊的揪在一起。

那女的她認得,還在總裁辦的時候,見她去找過默宇晨,結果被小艾打發走了。

好像是吳氏集團的大小姐吳青青,默宇晨怎麼會和她在一起?

難道,他們現在一起了?

這個想法一出,喬夢璃的腦袋就嗡的一聲,整個人都不好了,臉色十分難看。

尤其是在看到他們一起上了默宇晨的車,他還很紳士的為她打開車門的時候,她就十分難受。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貼心,而且他的車,是除了她沒有其他女人坐過的…… 第一百零二章

趙小花聽說自己二嫂要帶著甜寶一道去,湊了過來,抓著甜寶軟乎乎的小手玩兒,笑著逗她道:「姑姑也在,一會兒姑姑休息時間,也去尋你玩好不好?姑姑給你買糖吃,丫頭,讓姑姑抱一抱你。」


「姑姑。」甜寶咧著小嘴笑起來,就朝趙小花伸出手臂去,「姑姑抱。」

趙小花將大侄女抱在懷裡,開心得很,那邊姚氏哄好了兒子,姑嫂三個便帶著甜寶一起往錦繡齋去。齊錦繡是錦繡齋的大老闆,每日去不去都可以,不過是她自己關心鋪子里的事情,這才堅持每日都去鋪子的。

錦繡齋從開張發展到今日,也有一年了,這一年裡,在齊錦繡管理經營下,形成了一套特殊的管理模式。錦繡齋每一個季度都有一次晉陞的機會,只要是錦繡齋的正式員工,就都有機會競爭領導管理層的崗位。

想做領導賺更多的錢,一來要的確有那個管理的能力,二來,也是要能夠給鋪子帶來過利益的。鋪子不會埋沒你的才華,但是也絕對不需要平庸之輩來擔任管理層的職位。半年前,齊錦繡第一次提拔的便是趙小花跟姚貞兩人。

雖則這二人與其是至親,可的確能力跟工作態度都擺在那兒呢,叫人不得不信服。姚氏從一進鋪子來,從事的就是導購這一塊,如今也有一年了,經驗頗為豐富,再加上她工作態度十分好,做什麼都盡職盡責,齊錦繡將導購這一塊全權交給她來管,放心得很。

而趙小花就更不必說,為人聰敏,學什麼都快,她雖則如今還是綉娘,管的也是綉活這一塊,但是齊錦繡打算開分鋪子,到時候,新的一家就交給她管,她也放心。做了中層領導,這每月工錢自是也提了上去,不包括不定期的加班費跟年節各種獎金,姚氏跟趙小花如今每月保底薪酬有六兩銀子。

齊錦繡對員工特別捨得花錢,雖則要求也高,還時常需要加班。但是加班加點都是有錢拿的,而且做好份內的事情原就是應該的,所以,只有是進了錦繡齋的,就沒人願意離開過。如今在安陽,不論男女,都以能夠在錦繡齋做工為榮。

這裡競爭機制公平,人不分三六九等,更沒有主子與奴才之說。簽訂的合同,也是十分人性化。總而言之,只要能夠進錦繡齋來做工,基本上離脫貧致富不遠了。不過,錦繡齋目前的招聘工作都是齊錦繡親自把關,不拒絕鋪子里員工引薦自家親朋好友來,但是,絕對看重能力跟人品,因此,想進來,難得很。

不少與趙家沾親帶故的人背地裡尋了趙大娘說情,想趙大娘出面說好話,讓自家兒女進錦繡齋來做工,齊錦繡為著不叫趙大娘為難,便又制定試用期制度。試用期一個月,簽訂試用期合同,但凡是託了趙大娘說情的,齊錦繡都給他們試用的機會,試用期不合格,一律不簽訂正式合約。

如此,那些背地裡走後門的,倒是不好說什麼。

齊錦繡如今自己也磨練得越發乾練穩重,在家裡她和藹親切,但是來了鋪子,絕對要擺著錦繡齋一把手的譜兒。不會故意叫人難親近,但是也會給人一種望而畏之的感覺。不但她如此,趙小花跟姚氏也是如此。

如今每日的晨會已經不是齊錦繡開,而是趙小花組織,之後,齊錦繡只需要看一下會議記錄便行。如今整個鋪子,就她一位設計師,她還是把重心放在了設計上。因為如今齊錦繡姑嫂三人會晚到,齊錦繡便給員工們留了一把鑰匙。

姑嫂三人帶著甜寶到鋪子,裡面員工都已經在了,忙了也有一會兒,見大老闆來了,連忙丟下手上的活,向齊錦繡問好。齊錦繡點了點頭,便讓趙小花開始組織員工們開晨會,制定一天的工作任務,而她,則抱著甜寶進了自己小辦公室。

甜寶很乖,進了鋪子也不說話,直到進了母親單獨工作的地方,她才活潑起來。

齊錦繡拿了抹布擦了自己辦公桌,又將昨兒畫了一半的圖紙鋪展開來,準備繼續工作。一轉頭,見閨女在小辦公間里跑來跑去,齊錦繡怕閨女磕著碰著,忙喚道:「甜寶,你來之前是怎麼答應娘的?還不快到娘身邊來,坐好了。」

「娘……」見娘訓自己了,甜寶乖了很多,搖搖晃晃小跑到娘跟前來,撒嬌似的抱住母親雙腿,仰著小腦袋,「娘,我乖乖的。」

齊錦繡彎腰把閨女抱起,攥了攥她小手,有些涼,她心疼道「冷不冷?」

甜寶使勁搖頭:「不冷,娘親手給甜寶做的衣裳,可暖和了。」甜寶兩隻小胖手緊緊攀住母親脖子,腦袋貼在母親胸膛,「暖和的衣裳。」

「傻丫頭。」齊錦繡親了親閨女,又道,「困了嗎?如果困了,娘就幫你脫了衣裳,你一個人躺床上睡覺好不好?」

「不困……」甜寶搖頭,「陪著娘。」

「好,那你靠著娘坐。」齊錦繡又搬了椅子,讓閨女站在椅子上,她則坐在旁邊。

甜寶果然很乖,一直靜靜呆在旁邊看著娘做事情,一句話都不說。

桌子上放有昨兒員工新買來的點心,這是齊錦繡給員工的福利——下午茶,齊錦繡自己沒吃。甜寶餓了,就自己趴在桌子上,夠了一塊來吃,吃得口渴了,就小聲對母親道:「娘,出去讓姑姑倒水喝,再進來。」

「娘抱你出去,親自給你倒。」齊錦繡擱下筆,抱起閨女,用帕子給她擦掉嘴角的碎屑,而後抱著她出了辦公間。外頭人都忙得很,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有人見老闆來了,想問好,被齊錦繡一個手勢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