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墓最中央,有一間最大的石室,這石室比別的大一兩倍,其中卻只有兩口棺材。

那兩口棺材,也比一般的棺材大幾倍,上面插滿了鐵管,種種死氣和屍氣混雜的能量,從鐵管中流入那兩口棺材內。

莫言下來之後,只是看了那兩口棺材一眼,臉色便驟然一變。

在別的棺材內,沒有一絲的波動,屍奴都沒有一些氣息。

然而,在那中央兩口巨大的棺材內,卻有着淡淡的波動,那兩具棺材內的屍奴,似乎並不是沒有一點意識,好像有着思擊的能力。

天屍!

莫言心中駭然,千年以上的天屍,比死前還要厲害,並且有着簡單的意識,甦醒戰鬥的本能,與人交戰的時候,甚至懂得采取合適的武技來對付敵人,能將生前的武技運用的比死前都要好!

一般來說,每一具達到千年的天屍,死前肯定是還虛境之上的武者。

但也只有凝神之境武者的屍體,煉屍堂纔會花費巨大的代價,將其變成天屍。

天屍非常寶貴,只有煉屍堂的重要人物,纔有資格擁有天屍。

每一具天屍,在煉屍堂都有記錄,煉屍堂的重要人物想要獲取天屍,必須得到教主的首肯,才能成爲一具天屍的主人。

兩具天屍!看那恐怖的氣息波動……

莫言盯着那兩口棺材,暗暗叫苦,覺得這次想要躲過一劫,怕是極爲艱難了。

“就在這裏了。”

煉屍堂的教徒,將莫言兩人帶到那兩具天屍旁邊的一間石室口,那石室中央擺放着一口空棺材,棺材內似乎填滿了各類的煉屍材料,十二根鐵管插在那一口棺材上,棺材內不斷地冒出濃郁無比的屍氣和死氣,邪惡無比。

“進去吧?”一名煉屍堂的教徒,冷眼看着莫言和穆雪晴,皺眉催促道。

“轟!”

莫言驟然撞人藥王李威懷中,骨骼碎斷的聲音,突然響起。

三個情慾磁場,猛地移動,分別將兩個毒龍谷的還虛武者困住,其中一個情慾磁場,將三名煉屍堂的教徒扯入其中。

這三個悄悄釋放出來的情慾磁場,以陰力和精元混合而成,一進入陵墓的時候,莫言便準備妥當了。

他本來還想找尋合適的機會再出手,但如今已沒有退路,對方已準備立即將他們煉成活屍,無奈之下,莫言只能迫不得已出手。

“找死!”

剩下兩個煉屍堂的弟子,臉色一變,突然從懷中取出鈴鋒,輕輕搖晃了一下。

遠處兩間石室內,七口棺材突然被屍奴從裏面打開。

七個森白的屍奴,突然從棺材內坐了起來,迅速下了棺材,死氣沉沉的朝着莫言這邊行來。

“小心點!”穆雪晴輕呼一聲。

“你也小心!跟在我身後別亂動!”莫言神情陰厲,突然暴喝一聲。

一股暴戾、絕望、瘋狂、嗜殺的煞氣,倏地從莫言身體內涌出來!

只是一霎,莫言全身便繚繞白霧,催動了負面力量。

在筋脈撕裂般的痛楚下,莫言身體的力量暴漲,雙眸蘊藏着無窮無盡的恐懼、暴戾之意,神情猙獰,頭腦卻冷靜無比。

一縷縷負面力量,涌入三個情慾磁場,將情慾磁場的威力再次增加一倍。

三個凝神之境的煉屍堂弟子,在情慾磁場內痛苦不堪,渾身鮮血止不住的流溢出來!

兩個有着還虛修爲的毒龍谷的武者,在三種力量混合的情慾磁場之內,身體內爆出紅白兩色光芒,情慾磁場內的力量只是禁錮了兩人,卻不能傷害他們的身體……

“你想將我煉製活屍?我現在就把你變成死屍!”莫言神情酷厲,催動了負面力量之後,彷彿一頭嗜血的兇獸,驟然衝向了一臉恐懼的藥王李威。

“嘭!”

藥王李威被轟的飛了出去,如一顆流星一般墜落到地上,口中吐着血沫子,一副收了重傷的模樣。

莫言驟然轉身,猛地朝着和穆雪晴爲敵的兩個煉屍堂的弟子衝去。

“嗚嗚嗚!嗚嗚嗚!”

其中一名煉屍堂的弟子,神情驚恐,猛地將手中的鈴鎖吞下口,突然放聲厲叫起來。

“咔咔!”

裝有兩具天屍的棺材,突然傳來了異響,那棺材上的厚厚木板,被移開了一角。

兩股兇厲無比的屍氣,驟然從中衝逸出來,彷彿灰白色的煙霧,在棺材上繚繞不散,邪惡詭異。 羅浮山爲當地聖地,無他,有小仙翁之稱的葛洪正是隱居在此。平靜的羅浮山一年下來也是沒有一絲的變化,然而今日天地變色。

在羅浮山的山頂,一個巨大的池塘上,一道消瘦的身影坐在巨大的丹爐前,那丹爐中的火焰使得周圍的空間都是一陣震盪。

“葛仙師,這化形丹?”旁邊說話的竟然是一棵大樹,這大樹在這仙境下竟然擁有了靈智。

“樹兄不必擔心,這是丹劫,說明這次丹藥的品質相當的好。”葛洪在羅浮山隱居時,認識了這棵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大樹。這大樹雖然擁有了靈智,但是不能夠化形成人。

轟,轟,轟……

黑色的烏雲遮天蔽日,整個羅浮山都是被黑雲所籠罩,光線瞬間變得昏暗下來。那烏雲迅速的翻滾聚集到了一起,漸漸的,電花閃爍。

“就要成了!”葛洪說道。

那大樹激動的盯着天邊的雷電,枯萎的枝條也是不由的顫抖起來。

不過,天有異象!

在葛洪疑惑的目光下,紫色的雷電不停壓縮,最終化爲一團紅色的電弧。當那電弧形成時,周圍的烏雲都是靜止下來。

轟……

那紅色的雷電在聚集到一定的程度後,攜帶着驚人的氣勢轟了下來。

“葛仙師?“那大樹驚呼出來,因爲它看到,那丹爐竟然炸了,龐大茂密的枝條迅速的籠罩在葛洪的周圍。

“怎麼會?怎麼會炸爐了?這化形丹我怎麼可能會失敗?”葛洪有些不對勁,神色間沒有了往日的那份自信,滿臉的頹廢。

“對了,我得看看那廢丹的成色,一定會找出原因的!”葛洪突然想起了什麼,急忙的衝向了那個丹爐。

在葛洪的身體還沒有接觸到那丹爐時,紅色的雷電突然從那丹爐中冒了出來,在那雷光中,一顆黑色的丹藥被包裹着沖天而去,最終劃破空間,消失不見。

“那丹藥怎麼會凹凸不平,這不可能,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即使是廢丹,那也是經過我的手法所煉製的啊!”葛洪看着那丹藥消失的空間,一陣的失落,繼而撕心裂肺的吼道。

…………………………………………………………………………………………………

平靜的海域遼闊無邊,海洋中,總是充滿着各種奇異的事物。


譁……

海面上突然掀起滔天大浪,一道倩影破海而出,烏黑的秀髮在海浪中被打溼,在陽光的映射下閃出七彩的光芒,如同神女令人失神。然而在那下半身,白色的鱗片覆蓋着那晶瑩的魚尾,這竟然是美人魚。

“啊,公主饒命,公主饒了小的吧!”在那美人魚的身前,一隻巨大的海龜不停的擺動着腦袋。

“哼,真沒勁,你這龜殼也不怎麼結實嘛!”美人魚突然擺動魚尾,兩隻白皙的人腿竟然慢慢退化出來。

在那美人魚與海龜的千米之外,一道巨大的紅芒閃過,天上浮現出一隻紅色的鯉魚,繼而一切消失不見。

“孃的,老子的命怎麼這麼苦啊!先是到那雲山,接着又是大海,老子的心臟怎麼承受的了啊!”莫凡是是二十一世界的畢業大學生,臨近畢業,自己莫名其妙的被紅色雷電吸引,於是不平凡的經歷出現了,正是應了他的名字,莫凡。

“老鬼,那有個有趣的傢伙,你不準告訴父皇,不然有你好受的,哼,哼!”那美人魚惡狠狠的說道。

“呵呵,公主放心,只要不出海域,老奴就可以做主!”那海龜伸出腦袋說道。

“哼,最好,我先過去了!”美人魚踏着海浪前進,目的地正是莫凡的所在,而她那雙人腿,竟然再次慢慢變化城魚尾。

“哎,又不知道哪個海族的小子要倒黴了,這小魔女啊!”那海龜看着千米外的莫凡,有些憐憫的說道。

“大哥哥,剛剛那景象是你弄的?”莫凡還沒有適應這突來的變化,突然耳邊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莫凡不禁看去。

“哇,美女!”莫凡看到那精緻的臉蛋,暗暗嚥下了幾口口水,不過他也是突然注意到了那美女的下半身,於是驚呼道:“美人魚?”

那美人魚聽到莫凡對自己稱呼,頓時愣住了,指着莫凡說道:“你自己不也是魚人嗎?有什麼好吃驚的?”

“恩?”莫凡聽到後,看向自己的下身,一條紅色的魚尾在海面上不停的搖擺着,竟然和他看到的美女一個模樣,莫凡愣住了。

“喂,喂,你不會傻了吧?”那美人魚看到莫凡的樣子,說道。

莫凡沒有理會,嘴裏喃喃的道:“難道我穿越了?這裏有電腦嗎?有遊戲嗎?我美好的光輝未來啊!”

“喂,什麼是電腦?”那美人魚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莫凡的身邊,說道。

“這個跟你說了你也不懂!”莫凡的心情有些低落,環境驟變應該都會這樣。

“你說說嘛,說說好不好嘛?”那美人魚的聲音很是膩人,拉着莫凡的胳膊,晃個不停。

“裏面有美女,有惡魔,也有像你這樣的美人魚,你可以看到世界上任何的東西!”莫凡受不了這美女的誘惑,敷衍道。

“哇,好有趣,好有趣,你在說仔細一點!”那美人魚高興的說道。

莫凡很無奈,他受不了這個,對於美女他沒有抵抗力的,於是很耐心的講解着,當然只是電腦的用途,盡是些有趣的東西。

這一聊就到了傍晚,海面被染上一片橙紅色,莫凡感覺到餓了,於是停了下來,說道:“哪裏有飯吃?”

“啊,恩,魚人城有!”美人魚聽的正起勁,莫凡這一句也是讓她有些沒反應過來。

“啊,對了,大哥哥啊,你叫什麼名字,你講的真的好有趣!”那美人魚說道。

“我叫莫凡,你呢?”莫凡覺得這妞很單純,所以自己也是難得的正經起來。

“我叫白萱兒!莫凡哥哥,咱們去吃飯吧,吃完飯接着講!”白萱兒說道。

“好!” 魚人城帶着海族特有的色彩,晶瑩透亮的湛藍色建築,令這裏顯得美輪美奐,如同夢境,莫凡都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龍宮?”莫凡想到自己前世,那令自己小時候着迷的西遊記,鬧天空,倒東海,砸閻羅殿,這些令他熱血沸騰的事情,都深深印在了他心裏。

可是現在他才發現,國人的想象水平太低,或者說拍攝水平太低了,那所謂的龍宮和這普通的魚人城相比,真是土屋一棟。

莫凡擺動着魚尾,和白萱兒徑直走入了魚人城,到魚人城後,莫凡再次震驚了,琉璃河,在這城內,竟然有一整條的琉璃河,河牀、河底、河邊,到處都是琉璃。晶瑩剔透,光彩奪目。河的兩旁,竟然是如同前世的街道,商品琳琅滿目。

“萱兒,這,這魚人城裏怎麼還有這麼多的商品啊?”海族弱肉強食,大魚吃小魚,這再正常不過,即使是海里其他的一些植物,都是能夠吃飽肚子,這出現的商品,太令莫凡吃驚了。畢竟,自己變成魚已經好多天了,有些習慣了海族的生活。

“莫凡哥哥,海族對這些東西的需求可是很大的,尤其是人類世界的那些東西,最爲的受歡迎,不得不說,人類是最爲懂得享受的族羣,魚人已經有了人類的一些秉性,比如這奢華的享受。”

經白萱兒這一說,莫凡也算是明白了,這就像是不同等級的人類。娶不到媳婦的,想找個婆娘;能娶到媳婦的,想找個漂亮的;娶了個漂亮的,卻又想着再包養一個。慾望是止不住的,魚人看到人類那樣的享受,自然感到不公。

“莫凡哥哥,跟我來,我帶你去吃好吃的!”白萱兒拉起莫凡說道。

wωw ✿ttKan ✿¢〇

莫凡沒有想太多,他的神經一向很是大條的,況且周圍的一切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是新奇了,眼睛有已經迷失。


琉璃河的兩旁,不僅有些人類的東西,還有海族自己的特色,況且,這個世界的人類和莫凡又沒有什麼關係,對於那些東西,莫凡依舊很是稀奇。

魚人城就像正常的人類世界一般,白萱兒帶着莫凡來到了一座酒樓,酒樓很大,整整有三層,這對於古建築來說,已經相當大了。


“莫凡哥哥,我點菜了哦,我要點這個,燒雞,烤鴨,還有這個,熊掌,好好吃啊!”白萱兒興高采烈的點着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