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寒翠嚇了一跳。

“莫管家,你一直跟着我?”

長着一副死魚眼的莫管家,臉色淡漠:“是的,這是老爺的意思,希望小姐不要誤解。既然,小姐討厭那個傢伙,我就替小姐處理掉他吧。”

陶寒翠知道這個莫管家的能耐,也知道他心狠手辣,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動輒滅人全族。

“莫管家,這只是一件屁點大的小事情,我自己會處理好的!你就不要管了。”

陶寒翠連忙阻止莫管家介入此事。

莫管家聲音冰冷:“小姐,的確這只是小事情,但是你如果要在公衆面前動手,就不是小事情了。老爺和家庭形象在政壇上很重要!”

陶寒翠擺了擺手:“好了,我知道了!我不公開比武了。 入股男神要趁早 諾,花花,你是一品機甲戰士,這件事情,你來辦吧,教訓一下那小子就行了!”

陶寒翠招來了先前南天在教室裏頭見過的,那個痞裏痞氣的女子。

莫管家見狀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厲芒,旋即整個人又隱藏在了暗處。 南天成立男人幫的消息,也如同颶風一樣,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彩虹學院。

彩虹學院各方反應都很激烈。

十大女強者,也就是人們口中的十位大姐大,都是一致對外,宣佈要嚴懲南天。

有關南天的資料,也逐漸浮出水面。

學院裏頭大部分人都知道了,原來南天是高級部二班的新生。

高級部二班是霸王龍陶寒翠的地盤。

“嚴懲”南天的重任自然而然落到了陶寒翠的身上。

學院中另外九個大姐大,都傳遞來消息,讓陶寒翠儘快辦好這事情,不能讓女強者們在學院中落了威風。

礙於,莫管家,陶寒翠不能盡興的親自出手,在全學院人面前,擊敗南天,讓南天好好出醜。

但是,陶寒翠想了想讓花花出手,也差不多了。

花花是一品機甲戰士,實力高強,是陶寒翠最爲得力的助手。

“你辦這件事情,速度一定要快!最好,明天就出結果!具體的,我相信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陶寒翠對花花吩咐着。

“大姐大,放心吧,我知道的。聽說那個傢伙,就在咱們學院外的酒店中住着。我今天晚上就過去了,把你綁起來,狠狠地暴打一番,然後再將他衣服扒光,到天亮的時候,丟到學校大門口。嘿嘿,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他還沒有什麼臉面,組建什麼男人幫?”

花花痞氣地說道。

陶寒翠別有深意地看了看花花:“我知道你慾望強,但是這個人,暴打一番就行了,不必衣服扒光,我知道你晚上喜歡幹什麼。免得,白天的時候,他胡言亂語,把我們形象都搞壞掉了。”

花花舔了舔嘴脣,猶豫了好一會兒,才道:“是的,大姐大!我聽你的!”

“下去吧!”

陶寒翠揮了揮手。

…….

入夜,南天在酒店裏頭的牀上盤膝而坐,運行了幾個大周天,調整了一下狀態,便準備出去到大街上好好逛逛。

京棋市是天棋星的首都,繁華無比,是天棋星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論面積大小,京棋市是星陽市的十倍!

論經濟繁榮,京棋市是星陽市一百倍!

論綜合發展,京棋市是星陽市一千倍!

星陽市的市長也就一品機甲戰士左右的修爲,但是在京棋市一個機甲戰師有可能還是學院中的學生。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彩虹學院地處京棋市黃金地帶,毗鄰殖民政府大樓,周邊商業大廈,各色各樣的小吃,五花八門的遊樂場密佈。

南天摸了摸肚子,覺得天色已晚,正好適合去小吃一條街,吃吃大龍蝦。

時值初夏,天色燥熱,來一盤燒烤大龍蝦,再沾點辣椒油,喝點小啤酒,好不快哉。

南天來到一個小攤前,狼吞虎嚥了起來。

就連一向挑食的小黑,也是按耐不住開始吃大龍蝦了。

小黑一口一盤,也不吐殼。

“老闆,再來十條烤魚,兩隻烤乳豬,一百串羊肉串!”

南天叫道。

隨着古武修爲逐漸提升,南天也是發現,自己的飯量也變越大!

“做一個快樂的吃貨,挺好的!”

南天抱着一隻烤乳豬,大口啃着。

酒足飯飽後,南天又想去帶着小黑去遊樂場玩玩。

從小吃街到遊樂場,按照電子導航的指示,如果要抄近道,有一個比較漆黑陰森的小巷子。

南天藝高人膽大,自然不怕,直接帶着小黑快步而去。

進入小巷子中,南天不禁感嘆道:“這個小巷子,的確夠陰森僻靜的,如果在這裏動手殺人,倒是不留痕跡!”

“次次”怪異的聲音傳來。

南天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對着一個拐落道:“我都說的這麼明顯了,還不出來嗎?呵呵,錯過了這個地方,可就不好動手了呀!京棋市的治安力量,據我這些天的觀察,還是比較厲害的!”

“小子,你倒是有一手,竟然能發現隱匿身形的我?”

莫管家那副標誌性的死魚眼,詭異地從陰影中浮現了出來。

“不是我本事大,是你的隱匿手法,有漏洞,有一個致命的缺陷!或許別人沒發現,但是我能發現!”

南天淡淡地道。

“哦,原來如此!不過,很可惜,你馬上就要死了!”

莫管家聲音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想殺我?”

南天眼眸中迸射出一股殺意,武神系統也是即刻掃描。

人物:莫管家

身份:銀河聯盟三等男爵,京棋市副首席執政官特聘管家

財富值:一百萬銀河貢獻點

體能:24.7(14.8)

精神力:23

生命力:24.6(14.8)

力量:24.7(14.7)

敏捷:24.6(14.6)

綜合戰力:24.32(16.38)

主職業:機甲戰士/五品機甲戰師

第一副職業:暫無

天賦等級:通靈級

“五品機甲戰師,就想殺我?哼,太狂妄了吧!”

南天不屑地說道。

莫管家陰冷一笑:“好小子,本事不大,嘴巴倒是挺狂妄的!”

“去死吧!”

莫管家召喚了機甲,豁然間,向南天出手。

南天也不懼,打了個響指,從生命之界中,把小巖召喚了出來。

熔岩巨獸可是一品機甲戰師,打莫管家這樣的五品機甲戰師,跟打螞蟻一樣。

“砰砰!”

莫管家連連暴退,很快就支持不住了。

“你到底是誰?你來自何方勢力,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護衛?”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的護衛實力絕對在三品機甲戰師以上!”

莫管家臉色蒼白,四下尋找機會想要逃跑。

“我來自何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爲什麼要殺我?”

南天神色冰冷地問道。

與此同時,小巖也把莫管家給控制起來了,只要南天願意,一個命令下去,小巖就會把莫管家捏爆。

“你是京棋市副首席執政官的特聘管家,霸王龍陶寒翠又是副首席執政官之女。看來,是陶寒翠叫你來的!呵呵!”南天心念電轉,很快就想清楚了大致的前因後果。

莫管家吐了一口血,臉色憔悴,剛纔與小巖的交戰中,受了嚴重的內傷。

“不,這件事情,閣下不必追究了。我既然無能,就要付出代價!還有我背後的勢力,不是閣下能夠輕易惹得起的!此事我死了,就算作罷吧!”

莫管家說罷,頓時咬破牙齒內的毒囊,服毒自盡了。 幹掉了莫管家,南天別有深意地又瞥了瞥另一個角落。

躲在暗處的花花心裏頭嚇得不輕。

常年跟在陶寒翠身邊,讓花花清楚,那個莫管家有多麼的恐怖。

是五品機甲戰師的絕巔強者,曾經有許多起針對陶寒翠的暗殺都被莫管家給化解掉了。

這個死魚眼管家,一雙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鮮血,無數人都爲之震怖。

可是,現在莫管家卻被一個怪異的石頭人護衛輕易地打敗了,不得不服毒自盡。

花花恐懼到了極點,她還年輕不想死。

看到,南天深遠的目光,花花不禁渾身一抖,面如土灰,靜靜地等待着死亡的到來。

小巖也發現了花花的存在。

小巖來到南天身邊:“主人,還有敵人…..”

南天擺了擺手,輕輕地搖了搖頭:“一隻小魚罷了,讓她回去傳個話吧,我南天可不是軟柿子,若想對我出手,就要考慮一下後果!嘖嘖,我想一個五品機甲戰師,放在天棋星任何一個地方,都算得上一方強者了吧,損失了一個,嘿嘿,就有點心疼吧!”

說罷,南天將小巖收回了生命之界,抱起小黑,繼續向遊樂場方向走去。

這一夜,南天要玩個痛快。

花花送了一口氣,知道自己是從鬼門關裏頭,走了一圈,終於是回來了!

花花不敢耽誤,趕忙返程,要把所有情報向陶翠寒彙報。

…….

陶寒翠在彩虹學院裏頭地位很高,學院給她單獨分了一個寬敞的單人宿舍。

“咚咚!”

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陶寒翠皺着眉頭,打開了門。

花花驚魂未定地跑了進來。

“大姐大,大事不好了,那個新來的男生,真的不簡單呀……..”

花花把事情的原委,一口氣說給了陶寒翠聽。

“莫管家不聽我命令,終究是對那個南天下手了,但是莫管家卻死了!那個王八蛋,身邊竟然有這麼強大的護衛?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莫管家可是我爸爸身邊當年數一數二的親衛呀,在京棋市是有數的高手!”

陶寒翠聽後,大吃一驚。

“是呀,大姐大!這一次,如果莫管家替我出手了,我恐怕也回不來了!真的沒有想到,看起來,那麼普通的一人,竟然會如此扮豬吃虎,底牌那麼驚人!”

“只要他的護衛在,我們就難以下手呀!莫管家都死了,我們再也找不到更強的幫手了!”

花花驚恐地說着。

陶寒翠猛地一拍桌子:“不行,這件事情,不能這麼容易的就算了!彩虹學院,可是我們的天下,他南天再牛逼,我也不能,讓他的男人幫在學院興起!”

“我還真不信了,他敢叫他的護衛,在學院大庭廣衆之下,動手打殺女生!我們的校長也不是凡人,手段厲害着呢!南天若是胡來,肯定會吃不了兜着走!”

陶寒翠咬牙切齒地說道。

思考了良久,陶寒翠拍了拍手:“花花,你即刻傳我命令,通知學院所有人,明天中午,我要和那個南天,在學院操場上來一場公平的比武。”

“哼,自己的護衛再厲害又如何?個人實力不強,又有什麼用?明天,我就要他大大出醜!”

陶寒翠揮了揮小粉拳!

“大姐大,你的父親不是參選首席執政官嗎?這個會不會……”

花花有些擔憂。

陶寒翠瞪了一眼花花:“我說花花呀,你啥時候,這麼多嘴了!莫管家都不在了,你還想管我?我父親的事情,我相信,他能夠自己處理好的。 凰舞天下之盜墓皇后 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