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彥也只好冷笑,和美女去了二樓,讓她挑選了剩下的幾個房間,最終,美女還是決定了一間房子。

「對了,還沒問美女幹什麼工作的呢。」陸彥好奇的問道。

「你看我像幹什麼的?」美女反問道。

陸彥琢磨了一下美女,笑著說道,「看你穿成這樣,不會是內地的記者吧?」

「哈哈,你真逗,我不是記者,不過和記者也差不多,你最好別幹什麼壞事兒,不然我就會抓你。」美女笑著說道。

「什麼,你是警察啊。」陸彥頓時驚駭,問道,「美女警官,請問你高姓大名啊?」

「什麼,高姓大名?什麼意思?」美女迷惑的皺著眉頭說道。

「意思是你叫什麼名字。」陸彥一臉無語,沒想到眼前這小警花這麼單純,不會是剛考上的警校分配下來的警員吧,不然不可能連這四個字的意思都不懂啊。

「我叫阿曼達。」

陸彥點點頭,問道,「你還有什麼行李之類的嗎,我可以幫你拿的,看你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孩子,怪不容易的。」

「不需要,我沒有什麼行李,只帶著日用品就可以了。」阿曼達低聲說道,「房間里有單獨的浴室嗎?」

「沒有,二樓就一個浴室,別墅里還有三個美女,一個帥哥,加上和保姆,一共是六個人。」陸彥笑著說道,「我和帥哥還有保姆住一樓,你們四個美女住二樓,這樣分配還可以吧。」

「你家這麼亂啊。」阿曼達一臉無奈的說道。

「不亂,一點都不亂,習慣了就好。」陸彥說道,「我先上班去了,有什麼事兒只管叫保姆。」

沒等阿曼達回答陸彥,他已經往樓下跑去。

阿曼達看著陸彥跑遠的背影,並沒覺得他是多好的人。

奇怪了,我就不相信了,周邊人家的狗狗都丟了,為什麼你家的狗還在呢,難不成周邊的狗都是你偷了賣了,想到這裡,阿曼達決定潛伏在陸彥的家裡,慢慢的尋找證據,將他繩之以法。

阿曼達收拾了一下房間,顯得無聊就下樓去和保姆聊天了。

聊的都是陸彥,這讓保姆對這個阿曼達非常的好奇。

「我家先生可是的好人啊,你怎麼老問先生的事兒啊?」保姆好奇的問道。

「沒事兒,這不是剛認識嗎,想多了解一下。」阿曼達笑眯眯的說道,「沒事兒了,你忙吧,中午那幾位美女回來吃飯嗎?」

「嗯,應該回來吧,有什麼事兒叫我,我先去廚房裡忙了。」保姆說道。

兩個人沒聊多長時間就各自分開了。

阿曼達以後要在陸彥家長住了,當然要對這裡熟悉一下,陸彥家的別墅很大,阿曼達一個人巡視起來。

在陸彥家的院子里並沒有發現異常,不過這沒有讓阿曼達失去信心,往往偷狗的人都非常的賊,絕對不會把線索留在你的眼前的。

「真夠狡猾的,家裡居然沒有一點線索。」阿曼達想了想自言自語道,「我就耐心的等著,相信狐狸尾巴總會有露出來那一天。」

就在阿曼達在院子里溜達的時候,愛麗絲從外面回來了,看到家裡來了個陌生的美女,以為是陸彥帶回來的女朋友呢。

「嗨,你好,你是陸彥的朋友嗎?」愛麗絲熱情的沖著阿曼達打招呼。

「你好,我是這裡的租客,我叫阿曼達,很高興能夠和你成為朋友,今天剛搬進來的,你也住在這裡吧?」阿曼達笑著說道,「如果沒猜錯的話,你就叫愛麗絲吧,之前聽陸彥提起過你。」

「這是真的嗎,陸彥和你說過我!」愛麗絲立刻興奮的眼睛都亮了。

其實阿曼達是看過愛麗絲的照片,所以看到本人自然就能猜出個八八九九了。

「對啊。」阿曼達笑著說道。

阿曼達看到愛麗絲那花痴的眼神,頓時無語了,至於嗎,即便是喜歡陸彥,也不用這麼誇張吧。

「你在外面看什麼,趕緊進去吧,保姆做飯了嗎?」愛麗絲說道。

「正在做著的吧。」阿曼達笑著說道,「你是幹什麼工作的?」

「我什麼工作都干,只要給錢。」愛麗絲說著,跑進了大廳。

剛一進去,就聞到了菜香,她立刻就往廚房裡跑去了。

不一會兒,愛麗絲和保姆端著菜走了出來。

「阿姨,你做的菜是越來越好了,我是百吃不厭啊,都不願意吃外面的東西了呢。」愛麗絲笑著說道。

「只要你們喜歡,每天中午都回家吃,我給你們做。」保姆謙虛的笑著說道。

看愛麗絲吃的那麼香,保姆高興的笑了。

阿曼達並不餓,就直接上樓了。

她來可不是吃喝玩樂的,而是辦案子的,這每天花的房租錢可都是從自己腰包里掏出來的呢,至於警長說報銷,還不知道能報銷多少呢,她只想儘管抓住那個偷狗的人,早點離開這裡。

非常規編劇 一個下午,阿曼達也沒有閑著,既然要在這裡調查案子了,當然要對周邊的居住環境都了解一下。

經過一個下午的走訪,周邊的人們對陸彥的評價是非常高的,並沒有人說他行為詭異這一說。

時間過的很快,美女們一個個都回來了,緊接著陸彥也從外面回來了,他手裡不知道拿的什麼,一臉高興的往家裡走來。

站在二樓陽台上的阿曼達,剛好能夠看到陸彥家院子的一切,只要陸彥又什麼異常,她都會看的到。

「這個陸彥,每天美滋滋的,到底高興個什麼勁啊,他手裡拿的什麼東西,神神秘秘的。」阿曼達心裡不由得想道。

這時,陸彥沖著站在陽台上的阿曼達,說道,「下來吃好吃的,我剛買回來的,不吃會後悔哦。」

阿曼達頓時一愣,既然要從陸彥著手了,當然不能錯過每一件事情。

剛下樓,幾個美女就把陸彥給圍了起來,貌似幾個人的感情都很好的樣子。

「你們都在看什麼東西啊。」阿曼達這才好奇的問道。

陸彥說道,「你過來嘗嘗,我是第一次吃呢,真香。」

這不僅讓阿曼達也感興趣起來,什麼東西陸彥是第一次吃過的,看他也不像是窮人,難到還有沒吃過的東西,說給鬼聽的吧。

「真的,陸彥,這到底是什麼肉,怎麼吃起來這麼香呢。」愛麗絲一般都是不挑食的主,對於吃肉來說而已不在話下,可能就是吃什麼不不長肉的體質吧。

「哈哈,我就知道你們吃不出來。」陸彥笑著說道,「最近在我們公司附近開了一家狗肉館,裡面的狗肉那真叫個好吃啊,每天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狗肉全部賣光光。」

聽到陸彥的話,這讓阿曼達頓時吃驚不小,立刻上前問陸彥,「你剛才說什麼?在說一遍。」

陸彥也好奇阿曼達的臉色,便毫不在意的說道,「我說狗肉館啊,你至於這麼大驚小怪嗎!」

阿曼達也覺得自己剛才的神情太激動了,這才微笑著說道,「沒事兒,因為我也愛吃狗肉。」

沒等陸彥回答,阿曼達立刻也吃了一口狗肉,別說,這狗肉還真的很正宗,看樣子值得去了解一下啊。

「還真的不錯呢。」阿曼達笑著問陸彥,「這家狗肉店在哪裡啊,我也想去買點吃。」

「你吃這個吧,反正買了很多也吃不了。」陸彥說道。

「不了,我還是自己去買點吧。」阿曼達拒絕道。

「你現在去狗肉店已經關門了,老闆早就把狗肉賣沒了,你去了也沒用。」陸彥一本正經的說道,「不然明天吧,我陪著你一起去。」

「是啊,今天去沒有了,那好吧,明天我去看看。」阿曼達去可不是為了買狗肉吃,畢竟最近丟狗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一個個都去報案,這個案子也不能不管不問,畢竟狗也是一條生命,也是受到人的愛護的。

本來陸彥想讓阿曼達多吃點肉的,但她沒吃幾口,就無精打採的上樓了。

看著美女們一個個吃的津津有味,陸彥就去了廚房。

經過問了保姆之後,陸彥這才得知阿曼達中午沒吃飯,下午了總不能再餓著肚子,既然住在這裡,陸彥就不能怠慢了租客,何況她們都是給租子的。

「阿曼達,趕緊下樓吃飯了。」陸彥喊道。

阿曼達並沒有要吃飯的意思,或許是不餓,也或許是因為案子的事兒而發愁,總而言之,真的吃不下。

「家裡有泡麵嗎,我想吃韓國火雞面,最辣的那種。」阿曼達一本正經的問道。

陸彥還真沒吃過那種泡麵,被阿曼達這麼一說,他也想嘗嘗了。

「韓國火雞面真的很好吃嗎?」陸彥好奇的問道。

「當然了,你從來都沒吃過嗎?太可惜了。」阿曼達笑著說道,「看來你家沒有啊,算了,我出去買來自己吃好了。」

「總吃這些東西對胃不好,阿姨都把菜炒好了,你趕緊一起來吃點吧。」陸彥關心的問道。

而其他幾位美女都覺得阿曼達這個人很奇怪,和常人不同似的,但也說不上是哪裡不對勁。

「不了,我喜歡吃火雞面。」說完,阿曼達獨自一個人離開了別墅,去對面超市買面了。

不一會兒,果然,阿曼達真的買回來了火雞面,雖然火雞面不是很貴,但陸彥覺得,女孩子吃這麼辣的東西對皮膚不好。

「過來一起吃吧。」陸彥提醒道。

阿曼達並沒有要和陸彥同流合污的意思,拿著泡麵就上樓了。

陸彥看到這裡,無奈的搖搖頭,不知道阿曼達這是為什麼,難到是她的一種習慣,可這種習慣真心不好啊。

怪不得阿曼達身材這麼瘦小呢,看樣子是吃泡麵吃的,長期吃泡麵對人身傷害可是很大的。 本來陸彥以為阿曼達不會下樓就沒再去理會,但過了沒多久,她居然拿著泡麵又下樓了。

阿曼達也想通了,既然是來辦案子的,對陸彥有所懷疑,當然得變著法的接近他才是。

「你們不要誤會哈,我下樓吃飯可不代表和你們同流合污哈。」阿曼達低聲說道。

同流合污,這話說的有點嚴重了,陸彥也聽不懂阿曼達這話的意思。

「這狗肉可是我花錢買的,你還以為我是靠非法手段得到的。」陸彥立刻解釋著說道。

「你幹嘛和我解釋這個。」阿曼達說完,立刻去廚房煮麵了。

全程下來不過五分鐘,火紅火紅的一盤火雞面就做好了,看的阿曼達都有些流口水了。

吃飯當然還是在一張飯桌上,而陸彥他們和阿曼達吃的完全不同,幾個美女見阿曼達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也都用好奇的眼睛看著阿曼達。

「看著好辣啊!」

「是啊,不過很好吃的樣子呢。」幾個美女立刻對阿曼達吃的火雞面感興趣起來,一個個都想嘗試一下。

瞬間,幾個美女都湊到了阿曼達的跟前,而陸彥買的狗肉,也只能獨自一個人享用了。

「幾個沒有良心的女人啊。」陸彥心裡不由得想到。

很快,阿曼達和別墅的幾個美女都成為了好姐妹,這一點陸彥還真的沒有想到。

第二天一早,阿曼達連早飯都不吃就要出門,剛好被陸彥看到了,立刻上前問道,「你一大早不吃飯幹什麼去?」

「我當然是有事兒了,你們吃你們的吧,不用管我了。」阿曼達說著就要出門。

陸彥立刻想到了什麼,追出去,拉住了阿曼達,「不會去那家狗肉館吧?」

「沒錯,我正是去那裡。」陸彥提醒道,「他們一般都是下午開門,早晨中午都不在的。」

聽到這裡,阿曼達頓時就吃驚不小,心道,難到他們白天作案,晚上賣狗肉。

不管怎麼樣,阿曼達都要親自過去一趟,不然這個案子該什麼時候了結呢。

「不然我陪著你去吧,怕你找不到地方。」陸彥其實想知道阿曼達到底要幹什麼,為什麼會對狗肉館有興趣。

「放心吧,我鼻子下面有嘴,找不到不會問嗎。」阿曼達冷冷的說道。

「沒良心的。」 久婚淺愛 陸彥不悅道。「我很好奇,你幹嘛和賣狗肉的過不去呢?不會你們之間有什麼過節吧。」

「被你猜對了,最近總有丟狗的,所以,我懷疑他們偷了狗殺了賣了。」阿曼達說道。

「還有這種事兒。」陸彥好奇,說道,「你來我家租房子該不是認為狗是我偷的,故意來調查我的吧?」

阿曼達一臉的無奈,扭頭說道,「你怎麼這麼聰明呢。」

「怪不得我覺得你這兩天不對勁呢,合著真的把我當成小偷了。」陸彥說道,「既然是辦案子的,現在知道我不是小偷了,我們可以能為朋友了吧。」

「這個自然。」阿曼達笑著說道,「我走了,下午見。」

陸彥點了點頭,看著阿曼達打車離開了,他這才回去。

和往常一樣,陸彥吃完早飯和博恩還有莎莉絲特去公司上班了,博恩自從來到公司里之後,真的比之前要本分了,下班回到家后,也不會想著到處去玩,這讓陸彥比較看好。

據說博恩在公司里工作非常認真,也得到了大家的肯定。

陸彥剛來到公司的門口就想起來阿曼達,她這個時候應該還在狗肉館附近吧,反正現在也沒事兒,上班還要一會兒,先去看看她也不遲。

陸彥讓莎莉絲特和博恩去了公司之後,他獨自一個人行走著往狗肉館方向走去。

走了沒一會兒,眼前的一幕頓時讓陸彥震驚不已。

狗肉館已經被警察包圍,阿曼達也在其中,貌似還在那裡指揮著什麼的樣子。

「靠,果然是個警花啊,好像還是個領導呢。」陸彥心裡想到。

「帶走,全部帶走!」阿曼達立刻命令道。

幾名穿著警服的男人立刻帶著三個青年上了警車。

圍觀的群眾倒是不少,他們也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緊緊幾分鐘的功夫,狗肉館就發生了這種事兒。

陸彥剛要上前和阿曼達打招呼呢,沒想到她也鑽進了警車裡飛奔而去了。

陸彥看著狗肉館被封,居然自責起來,或許是因為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才讓狗肉館的人被警察抓走了。

警車走了之後我,圍觀的人呢見沒熱鬧可看了,也都紛紛的離開了。

就在陸彥一臉失落的時候,突然他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安德里亞打過來的,陸彥想也沒想接聽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安德里亞的聲音。

「小陸,最近很忙嗎,有一個重要的任務需要你做,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啊,我們見個面吧。」

陸彥一聽任務來了,想必酬金是少不了的,立刻答應著道,「好啊,那我們在之前茶館里見。」

陸彥說是黛西的貼身保安,其實目前她並沒有什麼危險,與其這樣閑著,不如去接個任務掙點錢,錢掙很難,但花起來如流水啊,多掙點錢是沒有壞處的。

兩個人各自掛斷電話之後,都直奔茶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