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龍知道這位大叔和自己一樣是不可能說出自己的姓名的。於是向蔣高昌握了握手後便告辭離去。

這時,白素和鄭豔雪都下來了。

蔣高昌感慨道:“今天真是值得紀念的日子,好久沒有這麼感動了,這樣的年輕人實在太少了。”

“好了,別老發感慨了,你想在這兒感慨到天亮嗎?素素明天還要上課,不像你現在已經退休了。”鄭豔雪說道。

三人笑笑後離去。 第84章 再起爭執

第二天,白素再見到雲飛龍的時候,雲飛龍已經對自己很是陌生了,連稱呼也改變了。她知道是昨天下午雲飛龍見到自己上了冬哥的車的緣故。


第三節課上課後,辦公室只留下雲飛龍和白素二人。

“怎麼了?龍雲老師,今天好像沒精打采的。”白素也有意的稱呼雲飛龍爲老師來,使雲飛龍更感到自己與白素的距離。

“沒有什麼?白素老師你也沒課呀。”雲飛龍實在不知說什麼好,便沒話找話。

白素暗笑了一下。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緊張的腳步聲,只見幾個學生扶着伍尚任走了進來。

雲飛龍忙站起來,跑到伍尚任的跟前急問道:“伍老師,怎麼了?”

伍尚任是個很膽小懦弱的教師,他滿臉流血卻不敢將實情說出來。

只說道:“是我不小心撞傷的。”

雲飛龍又翻回頭對那幾個學生說:“是怎麼回事?”

這幾個學生都不敢講,他們怎麼敢將事情說出來?有人以他們的性命作爲威脅。雲飛龍知道再怎麼問也問不出來的。

此時白素已經替伍尚任包紮好傷口了。

伍尚任連聲說道:“謝謝你,白素老師。”

這時,那個教務主任童光宇氣洶洶的走了進來:“龍雲,你的班級是怎麼管的?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不問情由,就當頭一棒,雲飛龍當然不甘示弱:“童主任,你一沒調查研究,二伍老師受傷在這裏,你連一句關心的話語都沒有,豈不是讓教師心寒?”

“好,限你在一定的時間之內將事情查出,給我個交代。”

“事情出在我的班級,我自然會查出,但是你少在我面前擺什麼官腔。”雲飛龍針鋒相對道。

“伍老師,傷得怎樣?我看看。”童光宇這時纔來看伍尚任的傷勢。

“沒,沒什麼?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看這樣吧,你也一大把年紀了,班級又難以控制,會影響到升學率的,不如早點申請退休吧。”這話竟然出自於一向被稱爲黑臉包公的童光宇的口中。

雲飛龍不禁對這個黑臉包公的那種鐵面無私產生了質疑。白素也不禁對童光宇的說法感到不解,爲什麼自己的父親已離開,童光宇便不一樣了?

事情總是要解決的,雲飛龍來到班上,只見班上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他們都在那裏自習着。雲飛龍掃視了全班一番,只見陳山、令狐文、範星等人是一種害怕的情形,不過雲飛龍知道事情肯定不是他們做的,他們之所以害怕自己的眼光是因爲他們怕自己去向他了解事情的真相,很明顯他們受到了某人的威脅,當然雲飛龍已經猜測出這人是誰,但是卻苦於沒有任何證據。

於是說道:“你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黑道嗎?見過一個真正的黑道之人對一個年老體弱的老人下手嗎?知道被黑道最爲唾棄的行徑是什麼嗎?”

此時白素剛好來上第四節的課,聽到雲飛龍說後不由得對雲飛龍說道:“龍老師,你怎麼向學生灌輸黑社會的思想?”

“他們的行徑連黑社會的都不如!”雲飛龍說完甩手而去。

“你——”

“白老師,你被龍老師給甩了。”姜和站起來說道。

此話一出,弄得全班鬨堂大笑,可把白素給氣的。情緒的波動下,這節課自然上的很不好。

下課後,白素回到辦公室一坐下便將講義和書本一摔,倒把在場的教師給嚇了一跳。

“白素老師,你怎麼了?”雲飛龍若無其事的問道。

“問你喲!”白素臉都沒有擡一下。

“你上課的事問我?這是哪門子的道理?”雲飛龍也沒有好氣。

白素氣道:“你班的事我再也不想管了!”

“不管就不管,我還沒求你。”雲飛龍氣呼呼的坐在一旁,將臉甩向一邊。

“你——”白素氣的也將臉朝向一邊。

其他教師愣眼着看他們兩個吵得這麼兇,其心理可真是樂得很。

朱時添接了杯開水遞到白素跟前說道:“白素老師這麼高素質的老師犯得着爲這樣的事情氣成這樣嗎?”

“對呀,白素老師歇歇氣,待會還有一節高二三班的課,真的累得慌,就讓我替你上吧。”陸富貴對誰都是猛拍馬屁。

白素白了他們一眼,並沒有接過朱時添遞過來的水杯。

兩人知道拍馬屁沒有拍中,都伸了伸舌頭,退了回去。但是他們內心卻是喜悅的,畢竟看見了雲飛龍和白素的激烈爭吵,看見白素罵雲飛龍他們會感到一種成就感和自我滿足感,會認爲龍雲不過也是如此。

“小龍,昨晚你爲什麼沒有來吃飯,害得我白白等了你很久。”樑永娟從外面進來就衝着雲飛龍發牢騷,她還不知道雲飛龍與白素爭吵的事情。

雲飛龍卻看向伍尚任的桌子,只見桌子空空的。“伍老師哪去了?”


“那老師老了,跟不上時代的步伐,被童主任請回家休養去了。”陸富貴無不趁此機會貶低伍尚任。

“當然你們是跟上時代步伐的教育先進分子。”雲飛龍挖苦道。

這時,童光宇走了進來就對雲飛龍說道:“龍雲,查出來了沒有?到底是怎麼回事?你這個老師是怎麼當得?要記住你還只是個臨時教師。”

他的一連串發問可把本身已經很氣的雲飛龍給逼急了,雲飛龍一把揪住童光宇的衣領。

“你想幹什麼?想在學校使用暴力!別忘了你還只是個臨時教師,隨時都可以被辭退的!”

雲飛龍揪着童光宇的衣領說道:“你一味的問我查出來了沒有?我問你你瞭解過伍老師的苦楚了沒有?你知道他家六口人等着他的那份工資養活嗎?他雖然身體衰弱,上課的效果不是很理想,但是你知道他在教育中付出的心血嗎?”

“你少給我講大道理,生存競爭,優勝劣汰,你有本事動我一下手指頭。”童光宇以此威脅,他知道只要雲飛龍動他一根手指頭便可以以此爲由將雲飛龍“請”出學校。

“生存競爭,優勝劣汰,這就是出自我們學校黑臉包公的名言!你知道嗎?你玷污了包公的美名!打你,髒了我的手!”雲飛龍鬆開手。

童光宇也略知雲飛龍的事情一二,便也不敢將他逼得太急,於是拍拍衣領說道:“今天是星期五,限你最遲在下星期二你要對你班級發生的事情給學校做一個交代。”這時,他再也不敢用‘給他一個交代’這樣的詞語了。

童光宇走後,多方面的氣一齊向雲飛龍攻來,他臉色鐵青的坐在凳子上,一個好好的教師不過就是因爲他的懦弱就將他炒魷魚,這給他打來多大的打擊給他的家人帶來多大的災難,他將手緊緊的掐在那隻筆筒的破裂處,筆筒沒有破,但是他的手流出血來,他並不是掐不碎筆筒,而是他要通過肌膚的疼痛來減輕內心的苦悶與心痛。

白素看到這樣的情形,心中對剛纔的氣少了大半,她知道他現在正在用自己的理智與即將爆發的怒火做對抗,但是她更擔心雲飛龍今後會控制不住火爆的性子中了那些人的詭計。於是提醒道:“小心,不要正面激怒童主任……”

本來白素是善意的提醒,雲飛龍卻在氣頭上,他朝白素吼道:“我就是我,我憑良心做事,管他激怒不激怒!”

“你——”在白素的眼中,這真是好心當做了驢肝肺。

她氣得將臉朝向牆角,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不過沒有人看見。過後才擦去眼淚向飯堂而去。 第85章 相逢在酒家


下午,雲飛龍和白素見面彼此沒說一句話,也沒打一聲招呼。朱時添他們可樂了。

第二節的體育課時,雲飛龍正在辦公室對自己進行自我反省。香香匆匆忙忙走來。

“叔叔,快,秦琴被班上的學生打了。”

又是班上的事情,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沒辦法事情已經發生了,就必須去處理。於是快步跟着香香向體育場中走去。陸富貴可真是樂了。

體育場上雲飛龍無論在哪個位置擋住秦琴,秦琴都低着頭走返回的路線,他這時是衆矢之的不方便來拉可把雲飛龍急得。

“秦琴,你到底怕什麼?誰在威脅你?”

秦琴仍低着頭不吭聲。

雲飛龍說道:“你忘了我昨日跟你說過的話了?你真的願意一輩子都在別人的陰影中過日子,你真的一直這樣委屈下去?”


秦琴表露着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

“你是不是被人控制了說話?”

哪知秦琴卻在這時跑了,雲飛龍沒有跟下去,他知道即使跟下去,秦琴也不會說的。

不久便放學了,雲飛龍點燃了一根菸,向校門外走去。他需要沉思一下,理清一下頭緒,他知道秦琴被打事小,找回她的自信纔是大,也猜的出伍尚任到底是被誰打到的?不過找出躲藏在這些事情的背後黑手纔是大事。

他一路走一路想,不覺中天色已經黑了,纔想到還沒有吃飯。於是便向旁邊的一家飯店走去,剛走到店門口卻見白素若有所思的走到門口,兩個人對望了一下,彼此沒有說一句話,

“兩位進來吧,就快沒有位子了。”一箇中年婦人對他們說道。

兩人遲疑了片刻才走進這家飯店,可是進去只剩下一張桌了。

“白素老師,你就在這裏吃吧。”雲飛龍起身離座。

“喂,你幹嘛去?那麼討厭和我一起吃飯啊。”白素衝着雲飛龍叫道。

雲飛龍只得回來坐下,兩人彼此面對面的,一下子感覺生疏了好多。

“大哥哥。”一個天真幼稚的聲音打破了他們彼此的沉悶。

一個四五歲扎着兩條小辮子的小姑娘正笑着對雲飛龍說話。

“小朋友,你認識我?”雲飛龍用手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

小姑娘天真的笑道:“大哥哥,你不認識我了?你還給過我一個麪包吃呢。”

“哦,是你?你怎麼在這裏?不是在孤兒院嗎?”

雲飛龍這時纔想起半年前在汀江西街的涼亭上見到的那個可憐的小女孩,心有不忍纔將自己預備來第二天吃的麪包給她,也就是她勾起自己對兒時的回憶,也就是那次因而結識了白天成,有了人生的第一次靈魂的洗滌。可是自己看着白天成叫昭樂孤兒院的陳院長將小女孩抱到孤兒院,可爲什麼在這裏出現?

“大哥哥,我家就在這裏。”

“你家就在這裏?你不是在孤兒院嗎?怎麼你找到家人了?”

正在這時,飯店老闆娘過來對小姑娘說道:“花花,你認識他們?”

“媽媽,這個大哥哥就是給過我麪包吃的大哥哥,那天晚上我真的很餓很餓。”

老闆娘頓時面帶喜色的說道:“原來你就是那天晚上給我女兒麪包的年輕人?那次真的太謝謝你了。”

雲飛龍忙說:“我哪裏做了什麼事,要謝應該謝明日之星學園的白總。”

白素一聽怎麼跟自己的爸爸有關係?不由得更加細心的聽了下去。

“是啊,我要多謝白總,要不是他我也不能和我女兒相認,不過我也要多謝你,那一飯之恩。”說着,老闆娘將與她女兒相認的經過說了一遍。

原來三年前花花的家裏發大水,衝散了家人,小花花流落街頭幸虧一個好心人救了她,後來不知何故又與那家人走散,幾經輾轉流落到汀江西街,幸虧遇見雲飛龍,後來被白天成收養在昭樂孤兒院,最後通過白天成的多方尋找,花花終於憑着身上帶的銀鎖片與搬家到鎮江的父母相認。

雲飛龍聽後說道:“那真的要多謝白總,也只有白總這樣的人才有這種熱心腸。”

“是啊,您和白總的恩情我一世也不會忘記。”

老闆娘接着又道:“您先坐着,我要招呼一下客人,今天的客人來得比較多。”

雲飛龍忙說:“你先招呼着,我這邊不用忙了。”

老闆娘對小女孩說:“花花,快叫你姐下來,放學回來以後成天呆在房間發呆。”

小女孩花花蹦蹦跳跳上樓去叫她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