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挨著平台邊緣,向下看去。

這一眼讓他永生難忘。

天空中巨大的閃電劈下,就像是一棵倒掛的巨樹,無數的閃電分叉將這一帶的山脈全部覆蓋,其中有幾道細小的閃電,就是奔著雷星峰所在的平坦而來,看上去細小的分叉閃電,打到平台,那閃電也粗如水桶,可想而知,主閃電有多麼的龐大。

然後,雷星峰就看到金屬崖壁上密密麻麻的平台,以他的眼光,最少有上百的平台,層層疊疊的排列下方。

而在底部,有一座高達十米的金屬平台,每一次從空中落下的主雷電,就是劈在這座平台上,而這座平台竟然閃爍著幽藍的光芒,每一次閃電打在上面,整個平台彷彿都變得透明起來,看上去無比神奇。

雷星峰不敢停留太久,小心的退了回去。

回到平台側邊的房間里,雷星峰坐在地上直喘粗氣,晶紫雅道:「有什麼?」其實她也很好奇,在她的年代中,雷系修鍊者一向很神秘,而起實力超凡入聖,磁暴山脈更是名聲顯赫,只是無人知道磁暴山脈中有什麼。

雷星峰說道:「下面……有一個很大的平台,突出地面……另外,我們平台下,還有別的平台,數量很多!」

晶紫雅喃喃自語道:「竟然真的有雷神台,還以為只是傳說……」

雷星峰奇道:「你說什麼?什麼雷神台?」

晶紫雅道:「在我們那個年代里,一直流傳著一種說法,就是磁暴山脈中,擁有一座雷台,如果有人能夠經過這座雷台的洗禮,那麼這人的實力一定會突飛猛進,一旦活著下來,就是神一樣的高手,當然,必須能活下來才行,所以後來又稱呼這雷台為雷神台,只是一個傳言,大多數人都不太相信有這麼一個雷台。」

雷星峰想到那一道劈下來雷,不由得打了一個寒噤,說道:「雷神台?那地方不是我們可以去的,估計還沒有上去,就被雷劈的灰飛煙滅了。」

晶紫雅點頭道:「嗯,就算我們那個時代的大能者,也不敢進入磁暴山脈,這裡除了雷系修鍊者外,其他人都不能……不,不對,是都不敢進入裡面。」

雷星峰發了一會呆,他在想,如果自己能夠上雷神台,也許就成了雷神?很快他就清醒過來,嘆道:「雷神?上去的話,就成了灰灰神了。」

任何東西都是過猶不及,雷星峰自認為他完全不可能抵擋那道主雷電,那雷電看上去都變態,根本就不是他現在能夠抵擋的,不過,他的心思已經轉到其他平台了,想著要如何進入下面的平台。

從崖壁上飛下去?還是攀爬下去?幾個念頭在心裡一閃而過,隨即就被雷星峰否定了,太危險,而且他沒有把握禁制會不會對他這種舉動發起攻擊,到現在為止,雷星峰已經非常確定了,整個磁暴山脈被強力禁制了,而且是非常厲害的禁制,如果亂闖,很可能就死在這裡,他可能連進入鏡之界的時間都沒有,要知道雷電攻擊是最快的。

不對!

雷星峰猛然醒悟過來,他能到這個平台來,是藉助裂縫進來的,這不是正常的途徑,雖然裂縫斜坡上有幾道階梯,但是他相信這是後來搞出來,也就是說,平台和房間的建立,這個裂縫應該還不存在,那麼要進入這個房間和外面的平台,就一定有其他的路。

猛地站起身來,雷星峰沿著房間的金屬牆壁開始敲打。

晶紫雅好奇的看著雷星峰,說道:「這是幹什麼?」

雷星峰道:「我在尋找進出口,這裡一定有!」

晶紫雅說道:「不是有……哦,我明白了。」她可不傻,只是一瞬間,她就反應過來,那道裂縫並不是正常的出入途徑。

敲打了一圈下來,雷星峰驚訝的發現,牆壁後面似乎都是實體。

晶紫雅也檢查了一遍,她搖頭道:「好像沒有出路……」

雷星峰思索了片刻,說道:「如果房間里沒有,那麼就在平台的崖壁上!」由於平台是長條形,那麼出入口在崖壁上也就不奇怪了,那道裂縫在平台的另一端,那麼正規的出入口也許就在中間?

晶紫雅說道:「你去找吧。」她可不敢上平台。

雷星峰來到平台,沿著崖壁仔細檢查,很快他就退了回來,說道:「奇怪了,完全沒有出入口的痕迹。」

晶紫雅道:「這地方不會是憑空出現的……嗯,對了,你試試……對著牆壁發出雷電攻擊!」

雷星峰雖然不明白晶紫雅是什麼意思,但他依舊對著牆壁打出一道雷電,瞬間,整個牆壁上全是跳躍的電弧,就聽咔嚓一聲響,金屬牆壁裂開一道門戶。

晶紫雅都愣怔了,她也只是隨口一說,因為有的禁制是需要觸動的,而禁制有各種作用,這裡的禁制就是開啟門戶,當然,必須用雷電才能觸動,這裡可是雷系修鍊者的場所。

雷星峰興奮道:「竟然是這樣!哈哈,晶紫雅,你是天才!」

這是兩米高一米寬的門戶,竟然看不到門,就是一個通道,而且整個通道一片光明,牆壁會發出很亮的白光,非常均勻的光,就像毛玻璃後面放了日光燈,可摸上去依舊是金屬那冰冷的感覺。


晶紫雅道:「我在前面探路。」

雷星峰跟上去,說道:「我在前!我是雷系修鍊者,在這裡應該安全的很。」

晶紫雅猶豫了一下,她說道:「我們並排走!」她相信,若是有滅殺性的禁制,她應該可以擋一下,只要能夠抵擋一下,雷星峰就可以將她救入鏡之界。

雷星峰說道:「好,走!」

兩人並排向前走去,這一路倒是很平靜,沒有任何禁制限制。

這是一條很曲折的通道,總體是向下而去。

片刻工夫,兩人就來到一條岔路口,一條更加寬大的通道出現,比他們之前過來的通道最少要寬一倍以上。

順著大通道向前,大約走了幾分鐘,就看到另外一條通道,和先前出來的通道一樣規格,雷星峰道:「我明白了,一條大通道,鏈接很多小通道,而小通道應該就是進入平台的路!」

晶紫雅道:「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雷星峰轉入小通道,一路向前,很快就來到盡頭,這次不用晶紫雅提醒,雷星峰直接就打了一道雷電,瞬間,門戶打開。

果然又是一間休息用的空間,外面就是平台,隆隆的雷聲立即震人心魄,雷星峰和晶紫雅走了進去,身後的通道頓時悄無聲息的消失不見。

房間整個布局和上一個一模一樣,牆壁上也鐫刻了各種文字和圖形,雷星峰只是一眼就知道,內容一樣,房間中間一樣有一個圓形池子,裡面的雷液電漿已經快要溢出來了。

雷星峰頓時露出笑容,別的不說,僅僅是這一池子的雷液電漿,什麼都值得了。

晶紫雅忍不住嘆氣道:「暴殄天物啊!都要漫出來了,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聚集那麼多的雷液電漿。」

雷星峰笑嘻嘻道:「都是我的!哈哈!」

晶紫雅基本上就是一張撲克臉,到了這裡,聽到雷星峰的大笑聲,她的嘴角也微微翹起,只是相當生硬而已。

雷星峰別的不管,先拿出製作好的瓶子,開始收集雷液電漿。

………………………………


繼續求票求票。 收集雷液電漿有幾種手段,用容器是最簡單的,複雜點就是用小禁制憑空凝結雷液電漿,形成銀色的球,這種手法雷星峰也已經學會,不過,由於這一池子雷液電漿的數量較多,他就直接用容器裝起來,只要用小禁制封口就好。

用了半個小時,池子內的雷液電漿就被一掃而空,雷星峰咂咂嘴,說道:「我猜想……是不是所有房間里,都有這麼一個池子,嘿嘿。」

晶紫雅道:「看情形,估計都有,如果沒有溢出來的話……」

雷星峰頓時明白了,立即向外走去,打出一道雷電,迅速走入通道中。

雷液電漿有極大的破壞性,一旦溢出來,整個房間估計都要被毀掉了。

雷星峰迅速找到下一個房間和平台,同樣也是一池子雷液電漿,就差一點點就溢出池子,雷星峰道:「看樣子,我們來的比較及時,也許遲來十幾年,這裡就毀了。」

晶紫雅說道:「大概建造池子的人都想象不到,這池子可以積滿雷液電漿。」

雷星峰點頭道:「是啊,積累一滴雷液電漿,需要一個月時間,這一池子雷液電漿真不知道要累積多久,我猜,原來在這裡修鍊的人,要事先準備一些雷液電漿才夠,這裡的池子,只是當做補充。」

晶紫雅道:「嗯,以前就聽說了雷液電漿是多麼難得,沒想到這裡竟然可以累積那麼多的雷液電漿。」

雷星峰迅速拿出容器裝雷液電漿,片刻就收拾乾淨,看了一眼牆壁,上面鐫刻的內容依舊是他得到的初級雷系修鍊功法,這才離開房間,重新進入通道。

這裡共用的解開門禁的方法就是一道雷電,雷星峰讓晶紫雅開啟通道門禁,用盡各種手段,依舊紋絲不動,晶紫雅也不由得搖頭,這禁制太變態了,由於整個磁暴山脈,隨時隨刻都有雷電擊打,永不停息,所以這裡的禁制擁有無窮無盡的能量,不是正確的解開方式,根本就奈何不得,也就是說,這裡其實是一個很安全的地方,當然,這個安全只給雷屬性修鍊者。

連續不斷搜尋,雷星峰在幾天的時間裡,基本將這座山峰的崖壁上的平台跑遍,其中有兩個房間被溢出的雷液電漿全毀,其他大都是快要溢出來的池子,到最後,他手中的容器都耗盡了,只能用小禁制來收集雷液電漿,不收集都不行,因為一旦溢出,房間就徹底毀掉,當然池子也就不復存在了。

在其中一個平台,雷星峰看到對面山峰,面對自己的崖壁上,有七座相當大的平台,比他所在的這些小平台要大幾倍,可以看到劈下的雷電也粗大密集。


雷星峰判斷,那裡一定是更高一級的修鍊場所,心裡立即火熱起來。

收集了一圈后,雷星峰又來到這個平台,仔細觀察,半晌,才回到房間里和晶紫雅商量,他說道:「對面還有平台,比這裡更大,數量卻少多了,只有七個平台,雷電也更加密集,我認為是更高一級的修鍊場所。」

晶紫雅是看不到對面的,她甚至都不敢將腦袋伸出去,門口就全是跳躍的電弧,她一旦出現平台,那雷電絕對可以幹掉她。

「嗯,應該是更高級的修鍊場地,也應該有修鍊功法,可是我們怎麼過去?」

雷星峰道:「應該有通道可以過去。」

晶紫雅道:「剛才我們跑了那麼多地方,如果說可以過去的話,那就最大那條通道,我們一直沒有找到頂端。」

雷星峰點頭道:「好,我們過去找。」

順著小通道來到大通道,大約走了一個小時,就來到一處金屬大廳,這裡和之前需要雷電開啟通道的地方不同,可以清楚看到兩條路,有已經開啟的門戶。

「左邊?還是右邊?」

雷星峰指著通道問。

晶紫雅說道:「左邊!」

雷星峰道:「好吧,我們走!」兩人順著通道就下去了。

通道不算長,十分鐘就走到底部,這是一條下行通道,雷星峰很老練的打出一道雷電,瞬間,一道門戶開啟,兩人走了出去。

站在外面,雷星峰不由得苦笑道:「這是出來的通道!」他已經來到磁暴山脈的外面,由於晶紫雅還站在通道口,所以通道並沒有關閉,雷星峰只是看了一眼就退了回去,說道:「走吧,走另外一條路。」

雷星峰剛剛退入通道中,就聽有人喝道:「站住!」

遠遠有一道人影速度奇快的狂奔而來,雷星峰拉著晶紫雅急速後退,他是面向外,倒退著走,所以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人模樣,那人在極短的時間裡,衝到距離門戶一百多米遠的地方,眼睜睜的看著崖壁底端的門戶合攏。

那人爆喝道:「出來!」

雷星峰拉著晶紫雅快速後退,他不知道如何關閉門戶,但是他知道,只要脫離門戶,這道門就會迅速消失。

轟!

那人一拳打出,一團烈火飛出,直撲門戶,就在這一刻,門戶陡然消失,那團烈火就打在崖壁上,燃起熊熊火焰。

門戶消失,那人瘋狂攻擊崖壁,沒想到還打幾下,無數道雷電突然劈下,那人怪叫一聲,掉頭就跑,只是雷電似乎認準了他,連續不斷的攻擊下來,打的那人連連吼叫,直到他退出千米以外,雷電霹靂才算徹底停止。

那人恨恨的看著崖壁方向,不甘心的揮動了一下拳頭,說道:「我就不信你不出來!竟然有人能夠進入磁暴山脈,不行,我必須找人來看守!」

雷星峰將那人的樣貌看的一清二楚,這人打扮就是一副野人模樣,一看就知道是滯留在這裡的高手,以雷星峰現在眼光看,這人最少也有天君實力,搞不好就是一個巔峰天君,他可不想和一個巔峰天君戰鬥,當然,他也不怕,他可以隨時調高野出來,以他的實力,加上高野,再加上晶紫雅,他相信就算殺不了多方,也能趕走他。

晶紫雅道:「你的仇人?」

雷星峰搖頭道:「不,我不認識他。」

晶紫雅奇道:「可,可那人為什麼要攻擊你?」她雖然很聰明,但是沒有接觸到外面的兇險,從製造出來,她就一直守護在禁地,所以並不知道外面人性的險惡。

雷星峰笑道:「只憑著我們能夠進出磁暴山脈,就足夠讓他想要來抓我們了,只不過這人太心急了,如果他不是那麼激烈,擺出和善的模樣,嘿嘿,搞不好我們就上當了,只要靠近,我們就很被動了。」

晶紫雅道:「我們不需要怕他吧。」

雷星峰道:「那是當然,不過,能夠避免生死搏鬥,還是盡量避免,這裡是一塊寶地,我不想在這裡戰鬥,而且……磁暴山脈的禁制一定會攻擊那人的。」

晶紫雅說道:「我們回去吧,看看另一條路通向哪裡。」

雷星峰很快就將那人拋在腦後,他才不會擔心對方會斷掉自己的回去路,他也沒有打算從這條路出去,擁有鏡之界,離開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以他的智慧,就知道這人一定會守候在外面,不由得暗自冷笑,你就守在那裡吧!

晶紫雅相當聰明,她一邊走一邊說:「那人會守在外面吧?」

雷星峰點頭道:「幾乎可以肯定,這人一定早就想要進入磁暴山脈,只是他無路可進,看到我們竟然可以打開通道,當然會守在這裡,他一定相信,這是我們唯一出來的路!」

晶紫雅道:「那就讓他守到天老地荒!」

雷星峰踉蹌了一步,這話太強大了,他說道:「對,讓他守到天老地荒,哈哈。」

很快兩人就退回金屬大廳,沿著另外一條通道向前。

這裡的通道都極為整齊,用最短的路途達到最遠的距離,這也是一條向下的通道,相當的陡峭,雷星峰到現在都很驚訝,他無法辨明牆壁的材料,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反正和金屬不相干,但是卻發出極其明亮的光,這光雖然很亮但絕不刺眼,是非常舒服的光線。